《海外国医》连载5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2-04-07 13:43:54  点击:599  属于:文化交流
                                         国医名家
 
电邮 :1065780000@qq.com  微信公众号 :海外国医  微信号 :13910272918
招商发行热线 :(北美)778-987-3260、(欧洲)+31(0)20-6235060、(中国)13910272918

  澳洲“中医立法之父”林子强博士的 传奇人生
                                            文 / 黄嘉华

就在全球中医处于艰难时刻的世纪之 交的当口,远在澳大利亚的维多利亚州政 府却于 2000 年正式宣布 :中医(含针灸) 立法成功!并同时成立中医管理局,而此 举为中医在全球各国真正地生根开花结果 开创了历史先河! 这件令海内外华人万众瞩目的事件, 与一个人有关,因为他是中医立法最关键 的推手。当然,也可以说,这是一个传奇。 实际上,出生于越南的华裔林子强博士, 自年轻时起,便是一个传奇。 林子强的外祖父在清末年间就是一位 颇负盛名的中医,后于战乱中来到越南行 医。岁月日久,他想将一身绝技传于外孙。 但那时年少的林子强兴趣却在习武和画画, 对中医则是边学边玩儿。直到外祖父去世 后,整理老人家的遗物时,这才发现那是 一个巨大的中医宝藏。他少时从螳螂拳宗 师赵竹溪习兿并获赵宗师收为入室弟子。 当时二十来岁的他,练就一身武术已颇负 盛名。据说那时,连南越总统都是他的好 朋友,而副总理阮文好则是他的学生。他 们向他学习太极拳、螳螂拳。林子强不但武兿不凡,他同时跟从国画大师张达文学 丹青,更蒙其岳父肖湘教授金石,集医 画拳三艺于一身,有“三绝才子”的雅号。 同时,由于精通针灸而任职于军医院针灸科。

其间正逢越南内战,林子强逃难到澳 洲,又成功地考上牙科技师。半年后,在 一位当年老友推荐下,他用针灸治愈了一 位患肩周炎多年久治不愈的澳洲妇女。没 料到的是,这位患者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女 儿,她便是澳洲 ABC 电视台的主播。由于
母亲的顽症被中国的针灸治愈一事,她带 领一个团队到林子强当时工作的牙科诊所 作采访。

这一下,林子强顿时成了名人。所谓 人生祸不单行,但运气来时,也会好事连 连。接着,在这位热情的主持人牵线搭桥下, 颇具画功的他又获邀到墨尔本办画展。出 乎意料的是,画展的主持人竟然是美国驻 墨尔本的总领事。而更让他惊讶不已的是, 这位总领事是自告奋勇来主持画展的,因 为他早年在越南作为一名美国军人,曾向 林子强学拳!

画展的结果是,这位美国总领事一气 买了四幅,而总共参展的六十多幅画,第一天就卖出了五十多幅。这笔收入,成了 林子强后来买车置屋、开设自己中医诊所 的启动资金。

    二

墨尔本是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的首府, 是澳洲文化、工业中心,也是南半球最负 胜名的文化名城。林子强在此如鱼得水, 在华人社区牵头成立了中医协会。接着, 他又到中国南京中医大学深造,获得中医 学博士学位。

中医在澳洲曾经历了两次危机,一次 是 1984 年时,澳洲社会发展部在议会讨论 时打算取缔中医。林子强事先得到消息, 立刻千方百计找到一些同情中医的澳洲上 层人士,在议会狙击了社会发展部的提案, 使其论证时没被通过。 第二次是在 1989 年,澳洲联邦医药管 理法出台之际,其中一项条款欲将中医再 度扼杀。林子强得悉,马上一边通过电视 台的采访,以家族和个人的从医经历,力 陈中医的实际疗效和文化历史 ;同时又找 各大社团领袖,给议员们写信。他自己更 是联络并说服各大区的地方议员,为中医 发声陈情。经过他种种努力,使中医在澳 洲不仅再度免遭劫难,还出现柳暗花明又 一村的转机,以致澳洲议会决定指派医管 局长主动联络林子强等中医名人,商讨中 医相关事宜。 1990 年,当时恰逢“世界第一届传统 医药大会”在北京召开,林子强带了这位 曾对中医颇有成见的局长一道来到中国。

在北京和山东,他让这位澳洲医药界的最 高领导领略了中医的神奇与技艺。尤其在山东卫生厅副厅长张奇文教授的帮助下, 在青岛,他们亲临了一场中西医结合的案 例 :针灸麻醉、西医手术,摘除甲状腺的 全过程。其间,这位洋人局长还特地与病 人聊天,得悉手术中毫无痛感,不禁为中 医针灸称奇。所谓不打不相识,此行回国后, 这位局长成了中医在澳洲立法的重要支持者。

林子强经与其再三协商,最后将中医 由原来被称之为“中草药者”,更改冠名为 Chinese Medicine Practitioner“中医师”和“针 灸师”。这一关键性的改变,使中医在澳大 利亚彻底翻身。

纵然如此,林子强仍旧提醒中医从业 者们,一定要遵守相关法规!当时的澳洲, 有的中医从业者行医用药极不规范,有的 在自家就能注册一个家庭式商业公司,却 对外打上“xx 中医学院”这样的中文名号。

由于当时中医还没被政府认可,所以这些 注册都被认为是一般商业行为,并未引起 当局关注。可是一些不明真相中国人,则 往往会上当受骗。这给中医在海外的名声 信用带来了诸多伤害。

林子强誓言,不仅要改变中医的一些 陈规陋习,更要推动中医在澳洲立法。在他 的 努 力 下, 当 时 全 国 各 州 每 州 推 出 3 名中医师组成澳洲全国中医药针灸学会 联 合 会 (Feder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 & Acupuncture Societies of Australia Ltd),林子 强被选为首任会长(一直荣任至今),他提 出了两条意见 : 第一,中医学会不是一个普通的社团, 而是一个专业的组织,并将从此走上中医 革命之路。所谓“革命之路”是他的口头语, 为此他笑言 :“中医被人看不起啊,不革命怎么能成功?” 第二,必须尽一切努力,让正规的澳 洲大学接纳中医理论并能授予其学位。

这两点意见在报上发表后,在海内外 得到强烈反响。由于获得中国南京中医大 学的积极扶持,他们终于在澳洲成立了正 规中医学院。

但这还不够,必须要得到澳洲正规大 学的认可才行。于是,林子强一家一家地 游说。皇天不负有心人,最终得到墨尔本 皇 家 理 工 大 学 ( RMIT University ) 的 接 纳。

首先,在该大学的生命科学院内成立了中 医发展委员会。此后,林子强还带了院长 一道来到中国的北京、南京和山东,参观 了中国的中医学院。

      三 
作为中医发展委员会主席,林子强在组 阁时,又有心物色了两位重量级成员。其 一是联邦药管局局长,其二是维多利亚州 医药总监。由于这两位大神的作用,他们 在大学里很快注册了中医课程,成立了真 正意义上的中医学院。当年澳洲全国中医
药针灸学会联合会成立时,澳洲卫生部副 部长出席了 ;而移民部长则代表总理出席, 并交给他总理的亲笔信。信中一句“中医 科学应该值得发扬!”顿时走红,此情造 成了不小的轰动效应。接着,学院于 1993 年正式对外招生。 在惊叹林子强的组织能力时,他也笑 言 :“其中的冷暖自知啊!”这些年,他花 在里面的时间、金钱,都是别人难以明了的。 即令成功,也伴随着冷言冷语者,甚至还 有称其为“中医立法的始作俑者”。因为这一立法,极少数不规范的走江湖式的行医 方式得到了遏制,致使一些人心生怨恨。 但林子强坦言,为中医正名立法,意 在长远。他们不是仅为自己这一代,更是
为了下一代,为了中医的未来和子孙后代。

其间,一些没学历的老中医也向他表示了 自身的顾虑。林子强不仅给予耐心的解释 和劝告,同时也想方设法保护了这些遵纪 守法安分守己的老一代中医师的切身利益。

鉴于林子强在澳洲推动中医立法的成 功之路,2007 年,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 授予他“中医国际贡献奖”。在北京人民大 会堂,时任卫生部长高强为他颁发奖状。 2013 年,他又和时任国会议长的 Ken Smith 先生一道来中国,接受了央视专访,并获 国务院和央视合颁授予“2013 中华之光” 之荣耀!颁奖典礼在央视隆重举行。议长 当场表扬林子强的贡献并誉之为"中医立 法之父",一时成为佳话。

时至今日,“针灸师”在美国等一些国 家局部虽然被承认了,但“中医师”在澳 洲却是第一个被联邦政府承认的。目前全 世界只有澳洲(后有泰国)为中医立法的 层面最高,由立法院立法,并且与西医、 牙医、物理治疗师等共 14 个医疗行业共同 立法,其地位是平等的。当然具体福利仍 待改进!

由于林子强在中医立法等方面获得的 成功和经验,有人推举他加入澳大利亚党 派,走华裔从政道路。但他斟酌再三,认 为一旦参加了党派,为华裔、为中医利益 发声等问题将会受到制约,所以他最终放 弃了从政之念,而一心执着于为中医事业 在海外进入主流社会倾心尽力。

     四
林子强从事中医药已有四十多年,在澳 大利亚行医 39 年。目前,林子强任澳洲联 邦药管局互补药物评审委员、联邦副卫生部 长药政论坛顾问、维州卫生部长顾问、澳洲 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RMIT)中医发展委 员会及管委会主席、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 副主席、大洋洲主席、澳洲全国中医药针灸 学会联合会会长、南京中医药大学荣誉教授 等。2013 年,他再度荣获中国国务院及中 央电视台授予“中华之光人物奖”。

自 2000 年促成维州中医法,12 年后, 澳 大 利 亚 国 家 议 会 又 以 维 州 为 蓝 本, 于2012 年正式为中医立法,并成立了国家中 医管理局。林子强多次促成澳大利亚联邦 药管局与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签署两国 中医药合作备忘录。而林子强任会长的澳 洲全国中医药针灸学会联合会,目前全国 会员已逾千名,成为世界中医立法的先锋!

而这一切皆得益于他的努力与拼搏,得益 于澳洲的中医立法。

为此,澳大利亚议会议长弘肯·斯密 斯给予林子强极高的评价,称其为“中医
立法之父”!

行文至此,笔者希望中医在澳洲的地 位,也能逐渐向全球辐射开来,让中医在 全世界都能生根开花结果!


            吴滨江被授“国际名师”
            在曼谷收“高徒”千人见证

【本刊讯】2017 年 10 月 21 日,由世界 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主办、泰国中医师总会 承办的第十四届世界中医药大会暨“一带 一路”中医药文化周在泰国曼谷开幕。会议当天的欢迎晚宴上,世界中医药学会联 合会主席、原国家中医管理局局长佘靖为“国 际名师带高徒”项目的导师吴滨江教授颁 发“国际名师”聘书及授佩带,世界中医药 学会联合会创会副主席、原国家中医管理局 副局长李振吉为两位高徒授佩带。其中一位 是来自澳门中医药学会的石崇荣会长,另一 位是来自澳大利亚的中华针灸学院院长江泓成。两位高徒在全场近千名来自世界各国同 行们的见证下,给导师吴滨江教授执弟子拜 师礼 :敬茶及三鞠躬! 世界中联为传承名老中医学术思想和临 证经验,培养海外优秀中医临床人才, 特设” 国际名师带高徒”的两年培养项目,通过名 师带教、经典研修、临床实践等方式,在国 际上培养一批享有较高国际知名度的优秀中 医临床人才,为造就国际名中医奠定基础。

此外,吴滨江教授在第四届理事会换届 选举中,再次被选为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理事会副主席。

                 郑启明 :
        让菲律宾中医药界“东方破晓”的启明星
                            文 / 黄嘉华(世界华人周刊、海外国医杂志社副总编辑)

【编者按】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活跃着一位华裔名人。他像一位教授,也像一名医生——对, 一名大夫,但既不是西医,也不是印象中那类江湖郎中。事实上,他恰恰就是一位最地道、最传统、 又最具国际化、现代化视野的中医师。



 
郑启明医师

中医师郑启明的故事 还得从十多年前开始。 1986 年,郑启明毕业 于福建中医药大学,后任 职于厦门中医院。当年他 就看到不少海外华人和外 国人千里迢迢前来中国求 医,深感国外中医师的缺 乏。为了一个梦想,经过 反复调研,他于上个世纪 90年代,毅然决然地移 居马尼拉,作为中国海外 中医药同学会一员,开始 积极投入推广海外中医药 事业。

史 载, 早 在 公 元 10 世纪的宋代,中菲已有商 贸关系。中国输入菲律宾 的各种商品已有药材和医 疗器具 ( 瓷药壶 ) 等。而 明代,中国商船已经向菲 律宾运送胡椒、肉桂、丁香等药材。可是自此之后,又是 10 个世纪 过去,中医在菲律宾依然不被主流社会所 认可。

当年澳洲的中医立法,为海外中医带 来曙光。在亚洲,自 2000 年泰国政府正式 批准中医行医合法化以来,泰国的“中医热” 快速升温,也逐渐被泰国人所接受。而这 给东南亚各国的中医师可谓是一针强心剂。 此时,刚移民菲律宾不久的郑启明,也努力开始在菲律宾进行中医进入主流社会的 推动工作。

几年后,在菲律宾这个西医一直占据 统治地位的国家,终于开创了一个先例 : 中医基础理论课程和中医针灸术登堂入室, 进入菲律宾高等学府。而作为这两种课程 的推手和创办人的郑启明,决心通过教学, 在菲律宾逐步推广中华传统医学理论和实 践,以奠定其在菲律宾替代医学中的合法 地位。
此举意义深远。

菲籍华人仅占菲律宾总人口的 2% 左右,在以西医为主流的菲律宾,为中医课 程找到三尺讲台决非易事。在郑启明的推 动下,并得到母校福建中医药大学对教材 和课程的支持与建议,经过长达一年多的 努力,加之郑启明在主流社会的口碑和影 响力,在菲律宾医学院中排名前列的东方 大学,终于向中医敞开大门。 这样,菲律宾东方大学可谓前无古人 地开创了中医基础课程。在东方大学医学 院的中医针灸课程即将开学之际,郑启明 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的专访,他表示对主流 社会已经逐步认识到中医的价值,感到十分欣慰。



 
郑启明在与同行切磋

两年后,有 27 名菲律宾西医师和医学 院教师从郑启明手里接过中医毕业证书。 他们包括 : 美容牙医、医学博士、药物学博 士、亚洲开发银行新闻官、物理治疗学院 教务处长等。

菲律宾是东盟各国中受西方文化影响势的逐渐认可与热衷,菲律宾各阶层也开 始对中医产生不同的需求。特别是受过良 好教育的阶层,因认识到西医在治疗时产 生的副作用,而逐渐接受了中医的治疗理 念与方式。 纵然如此,传统中医在菲律宾至今尚 未获得合法地位。菲律宾法律鼓励当地西 医大夫从事中医诊疗,却禁止中医大夫开 设诊所,这无疑阻碍了传统中医在菲的拓 展。

1997 年,菲律宾出台了“传统与替代 医学法案”,旨在保护和发展菲律宾传统医学。可是在传统与替代医学中 , 中医是最系统化的医学。

在郑启明的努力下,传统中医首次走 进菲律宾课堂成为菲医学史上的一个里程 碑。医学院校长迪维纳格拉西亚认为,开 设传统中医课程不仅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 用,而且肯定了中医在菲医学史上对西医 与传统医学的互补作用。虽然中西医的理 念不同,但在取长补短、各自保留精髓的 基础上,中西医结合治疗是医学发展的趋 势。仅凭这一点,对比国内目前中西医之 间没完没了的相互拆台和口水战,菲律宾 的中医形象和地位,更显别具特色。 首批中医学院毕业生中,长期从事牙 齿整形与美容的帕兰多说,自从中医拯救 了她年迈多病的父亲,她便开始喜欢上了传统中医。目前,她的诊所已经采取了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方式,并广受欢迎。亚州 银行官员罗莎里奥身患慢性疲劳综合症, 也是传统中医疗法使他脱离了苦海。自此, 他萌发了学习中医的念头。虽然学员们学习中医的目的各有不同,但他们对传统中 医的挚爱是发自内心的。而学员们对更多
中医课程的兴趣和期待,也给郑启明带来极大的信心和动力。

被郑启明的努力打动了的东方大学医 学院院长迪维纳格拉西亚也承认,开设传统 中医课程,皆因其与西医的互补作用。尽管 双方理念不同,但只要取长补短并各自保留 精髓,中西医结合治疗将是医学发展的必然 趋势。而开设针灸课程,就是为了帮助拥有 中医基础理论的菲律宾医师,从医学理论走 向临床实际,迈出重要的一步。

郑启明清醒地认为,鉴于目前中医在菲律宾尚未获得合法地位,因此在菲律宾 展开中医教学、培养中医专业人才,急需 提上日程。而通过教学在菲律宾逐步推广 这一中华传统医学理论和实践,可以最终 奠定其在菲律宾替代医学中的合法地位, 意义更为重大。郑启明认为,贸易先行, 行业的团结,规范的经营,了解当地的政
策法规,主动和主管部门的沟通,社会贤 达和团体的鼓励支持,势必带动菲律宾中 医药从教育立法到服务的发展。作为首届 世界中医药服务贸易联合会副主席,郑启 明医师在中医药产品在菲律宾的注册、推广和经营上也开创了崭新局面,使得中国 医药产品进入菲律宾医院及主流连锁药房 成为现实。

面对中医在菲律宾前景的曙光以及困境,面对传统中医如何扩展其国际舞台, 郑启明于 2009 年创立组织了菲律宾注册中 医及针灸师学会,组织义诊和中医药讲座, 在华报开设岷江医话专栏,普及中医药。 同时,郑启明就此提出的几个问题,也令 人深思。

首先是如何加快中医术语的国际化进程,即中译英的过程 ;第二,如何逐步向 循证医学靠近,即临床时不仅是传统中医 的望、闻、问、切,还应该使用现代化的 诊疗仪器对病症做出精确诊断 ;第三,在 保留中药可以根据不同症状进行加减的特





征基础上,对药物实施现代化管理模式 ; 第四 , 传统中医的海外之旅必须走规范化和 学院化道路 ;第五 , 传统中医与西医应互信 互补,共同发展。 不能不说,在中西医相互攻击诋毁之 风愈演愈烈的当下,作为菲律宾卫生部聘 请的传统医学顾问,郑启明的观点无疑是 客观公正,较有说服力的。 郑启明还表示,身在异国他乡的菲律 宾中医药同行,非常感谢国侨办和驻菲中 国大使馆多次组织国内专家来菲义诊,加深了菲律宾社会对中医药的认识。国家中 医药管理局的领导和专家,也对“一带一 路”国策下菲律宾中医药发展如何顺势而为,提出了不少宝贵意见和指导方向。

由于东西方文化差异以及中医本身的 一些不足之处,加之少数中医执业者不规 范的短视行为,以致传统中医很多国家的 拓展之路依然任重而道远。

就在今年 3 月底,菲律宾马尼拉多间 中药店被菲政府查封。迄今,华人区已有 4 家中药店被政府部门关闭,多家药店担心 被查,暂停营业,而事情起因是华人区某 家药店遭菲律宾客人举报。该客人在药店 购买药物使用后没有效果,要求店家退款 遭拒。客人便向政府相关部门投诉,以致该店被迫暂停营业。同时,也殃及其他中 药店。而这一行动,给整个菲律宾的中医都带来不同程度的冲击和极为负面的影响。

也许,这正是“天欲降大任于斯人也” 的种种前兆。显然,身在菲律宾并立志要 弘扬中医药事业的郑启明,依旧充满了各种机会和挑战。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