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情局资助311名丹麦孤儿,背后却是一个不可告人的阴谋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2-01-15 20:14:30  点击:1056  属于:海外观察

一部纪录片,揭开了60年前美国中情局的一段黑历史。



最近,丹麦广播公司播出了一部名为《寻找自我》的纪录片,里面披露了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曾经资助过一批丹麦孤儿。

然而,好心的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那就是对这些儿童进行了一场秘密的人体实验。

CIA为什么要做这项人体实验?作为惯犯的他们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上世纪60年代,CIA与美国医疗机构以慈善的名义,共同资助了311名丹麦孤儿。

当时,由于CIA幕后基金会的支持,资助费给得也是非常爽快,第一年就出资30~40万丹麦克朗。

这笔钱放到今天,相当于360万元人民币。平均算下来,一个孩子一年能分到1.1万元。



● 报道截图

然而,这些被资助的孤儿,并没有享受到幸福生活,反而被安排进了哥本哈根市立医院的地下室,一场实验正等待着他们。

这项实验是为了研究精神分裂症与遗传或环境之间的关系,是一个美国心理学家的科研项目。但在美国国内寻找适合的“样本”难度太大,于是美国机构就把目光瞄向了丹麦,与当地一名叫做菲尼·舒尔辛格的丹麦精神病学家合作。

据实验亲历者之一,该纪录片的导演佩尔·温尼克回忆称,在他11岁时,有人问他是否想去哥本哈根市立医院做些好玩的事。当时年少的他,为了改变孤儿院无聊的生活,就答应了,并且还获得了16丹麦克朗的奖励。



● 佩尔·温尼克

然而,在医院地下室的生活并没有比孤儿院好多少,反而所做的实验超出了他的预想。

每隔一段时间,温尼克就要被迫接受一系列“测试”,看他的精神是不是正常的。

其实有一项是测试儿童是否存在“精神变态”,整个过程令温尼克记忆犹新。当时他被要求坐在椅子上,身上绑着电极,被迫聆听刺耳尖锐的噪音。

“这种感觉真的太不舒服了,当时不止我,很多孩子都遭遇过这种变态对待。”

更令温尼克不可思议的是,里面的有些人对他的了解程度比他自己还多,其实已经在侵犯他的个人权利。

不过,多年来,虽然实验早就结束,但温尼克等人其实都不知道他们曾经被当作过实验工具。




直到3年前,温尼克偶然看到了一部美国纪录片。里面相似的情景,令温尼克想到了自己儿时的经历,于是他下定决心搞明白以前到底经历过什么。

在查阅了大量公开的资料后,温尼克发现了哥本哈根市立医院地下室的研究,其实曾经得到过美国医疗机构的资助。

然而,当温尼克想要进一步了解时,却在申请查阅丹麦某精神病学中心的资料时,受到了阻拦,随后被告知相关材料已经被销毁。

该中心负责人梅特解释称,这些相关文档保存时间其实已经超出了期限,销毁是不想再违反法规。

但毫无疑问,丹麦孤儿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迫参与人体实验,明显违背了1947年的《纽伦堡法典》。

在法典中规定如果被试者参与人体实验,一定要对实验知情且出于自愿,这也是当今世界研究的核心原则。





一直以来,美国CIA都对各种恐怖实验特别热衷,尤其喜欢进行反人类的人体实验。

在2016年上映的美国科幻恐怖片《怪奇物语》中,讲述了美国私自关押了许多儿童,对他们开展人脑实验,研究“精神控制”。

在影片中出现的MKUltra计划,就真实存在于美国政府的研究中心,主要由CIA负责领导,故而又名“CIA人类思想控制实验”,目的是要对抗苏联、中国和朝鲜等国家,防止美国百姓或者士兵被“洗脑”。

这个计划一共包含150个子项目,包括精神控制、药物催眠、剥夺睡眠等令人发指的实验。



● MKUltra计划资料

这项实验其实早于1950年便开始进行,但1953年才正式获得美国政府批准,有美国和加拿大70多所高校、医院和研究所的科研人员参与。

被实验者除了战俘、罪犯和间谍外,还有大量加拿大和美国的普通公民,而他们压根不知道自己在这个项目中做过什么,甚至整个过程都是在隐秘状态下进行的。

为了让实验效果达到理想预期,实验者使用了大量极端手段,很多被试者的大脑都被一系列迷幻药控制过,同时被注射过活菌、放射性药物,还有些人曾经经历过深度催眠、感官剥夺、长期监禁以及身心凌虐等方式的摧残。

整个MKUltra计划中,最惨绝人寰的当属68号子项目,一个致力于改变人类心智的实验,目的是希望研究出可以影响和控制人类思想的方法,并且从被抵制的思想中提取出有用信息。

这个项目的主导者是来自英国的精神科主治医师卡梅隆,他同时担任美国和加拿大精神病协会主席。



● 卡梅隆

卡梅隆把患有重度抑郁症和焦虑症的病人,带到蒙特利尔的艾伦纪念研究所内进行“治疗”。

这些病人被用电痉挛疗法进行“治疗”,使用的功率是正常功率的30~40倍。同时,他们还被卡梅隆注射大量致幻药物,连续几个月都处于昏迷状态,而在昏迷期间,卡梅隆会播放一些杂音或者简单的话语对他们进行洗脑。




治疗一段时间后,所有被试者在心理上和生理上都会留下严重的创伤,由于CIA不希望美国人冒这种风险,一般都是在加拿大人身上进行。

而为了确保这个项目可以持续得到资助,卡梅隆在一个计划中,将他的实验对象选在了一名孩子身上,并且拍摄到了这名孩子与一位政府高级官员发生性关系的场景。

之后,他对该名官员进行勒索,以确保得到更多的资金。




在研究的3年时间里,卡梅隆一共收了7.5万美金,但当年那些被迫参与的实验者,所受到的伤害却是一辈子的。






一些参与68号实验的人,本身就是病患,卡梅隆的实验非但没有治好他们的病,反而让情况更加糟糕。

不少人治疗后,患上了严重的失忆症,忘记了自己的过去,也忘记了父母,甚至误以为实验员是自己的爸妈。

更惨的是,很多人都丧失了基本的生活能力,失语、大小便失禁,脑部也出现了永久不可逆的损伤。

鲍勃就曾经是68号实验中的一名受害者,他一度无法控制自己的言语,实验结束后也无法正常生活,长期与病床为伴。



● 鲍勃讲述自己的悲惨遭遇

MKUltra计划中4号子项目名为“午夜高潮”。

CIA和美国联邦禁酒局将毒品和有害药物通过妓女发放给想要寻欢的男人们。这些毫无防备的男人,被妓女们引诱到CIA安全屋,随后被灌下了大量的免费鸡尾酒。

墙上贴着大量性虐艺术画,加上酒精的刺激,这些男人欲仙欲死,殊不知他们已经被悄悄注入了大量的LSD。

LSD是一种药力非常强的致幻剂,服用后会产生严重的幻觉,让人丧失最基本的判断力,分不清现实和幻想,严重者可能死亡。




他们误以为自己“白嫖”一场,其实却沦为了CIA实验中的工具人。

其中一位男性,在连续77天享受这种“免费福利”后,已经压根分不清现实和梦幻,甚至对着马桶说有鲨鱼。

为了将LSD研究透彻,CIA还曾邀请哈佛、麻省理工等名校的几百名学生喝下。这些学生不会想到,为了15美元的报酬,却把自己的一生都葬送了,其中一人出现幻觉后,在厕所里上吊自尽。

除了药物实验,CIA还热衷于各种细菌实验。最疯狂的举动当属在本国大规模搞的户外细菌实验。他们在没有通知旧金山当地官员的情况下,曾经连续6天向旧金山喷洒红色的粘质沙雷氏菌,结果让旧金山超过80万居民深受其害。



● 粘质沙雷氏菌培养图

不少人都得了严重的尿路感染,还有人在前列腺手术恢复期突然暴毙,而医生无法解释死亡原因。

直到1972年,由于经费不断缩减,加上尼克松总统上台,时任CIA局长退休,才叫停了整个计划。当时CIA局长下令烧毁了大部分资料和报告,以为这件事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过去。

1974年,随着《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这场惨绝人寰的人间悲剧才被世人知晓。1977年,得益于美国信息公开法,与MKUltra计划有关的大量资料开始呈现于世。



● MKUltra计划文件截图

1992年,迫于社会和舆论的压力,加拿大政府宣称将给MKUltra计划中的受害者经济赔偿。但实际上只有127名最严重的受害者获得了10万加元的赔偿,其他人都被告知他们并没有受到伤害。

而事实上,从来没有人因为参与MKUltra计划受到过法律的制裁,更可怕的是,加拿大记者伊丽莎白表示其实MKUltra计划并没有终止,只是换个名字还在继续。




CIA为了一己私利,自始至终都视人命为草芥。

目前我们还无法断定,丹麦儿童被迫参与的人体实验是不是MKUltra计划中的一项,但可以确定的是,CIA不告知被试者真相,把他们当作小白鼠,这种做法已经违背了法理人伦。

西方国家总是在宣传自己多么尊重人权,可越了解,越发现这句话太像笑话了。文/歌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