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超10万人丧命!非洲人吃假药,比印度还生猛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1-12-23 20:30:32  点击:914  属于:海外观察

看过电影《我不是药神》的观众应该都知道,印度作为全球最大的仿制药出口国,全国上下有3000多家药品仿制公司。


他们全靠仿制正品药进行生产,再将生产出来的药以低廉的价格,供应给全球买不起正品药的穷人们。

 

所以,每当提起制造假药的国家时,很多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印度。

 

但大家不知道的是,除了印度以外,“制假药”正在非洲盛行,而且比印度还要生猛。

 

 

为了节约成本,药贩子们用工业废水、石灰、油漆当制药原料,假药制成后,再拿到集市上贩卖。

 

在利益的驱使下,很多正规药房也出现了售卖假药的现象。

 

在非洲,每年因服用“伪造或不合格”药物而去世的人,竟然超过了10万人。更讽刺的是,面对假药泛滥的问题,政府却选择置之不理,因此,药贩子们变得更加猖狂。

 

而疫情的出现,更是给这些药贩子提供了“发财致富”的机会。

 

1、

 

疫情暴发后,在非洲加纳地区,一群号称“神医”的家伙,研发出了一款“神药”,据说服药30分钟,就会出现严重腹泻的情况,而病毒也会随着排泄物流出体外。

 

因为大范围的推广和宣传,这款“神药”在当地迅速地火了起来。

 

 

尽管每瓶药的价格需要330加纳塞地(400多人民币),但还是遭到了民众的哄抢。

 

难道这个药物真的如此神奇吗?为了一探究竟,BBC记者决定深入调查。

 

随后,他们将药品拿到了加纳质监局药理学进行分析,得出的结论是这款“神药”不仅未达到食用标准,而且还充满了细菌和霉菌。

 

 

服用后轻则会出现腹泻的情况,严重的则会危及性命。

 

真相曝光后,2名“神医”被药品监督局拘留扣押,但这个案件仅仅只是揭开了非洲假药行业的冰山一角。

 

在尼日利亚,一款名为My Pikin的糖浆曾风靡一时。

 

这种糖浆宣称能够帮助婴儿缓解长牙时的疼痛感,而且价格十分低廉,满足了不少贫困家庭的需求。

 

一天,一位母亲抱着自己14个月大的孩子急匆匆地前往医院就诊,几个小时后,医生告知这位母亲,孩子患有急性肾衰竭,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她怎么也想不通,原本健康的孩子为什么会突然患上急性肾衰竭。

 

在她之后,不断有孩子被送入医院,他们的症状都是发烧、呕吐和腹泻……这些发病症状和第一位患儿的情况几乎相同。

 

经过询问后,患儿的母亲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都曾服用过My Pikin糖浆。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内,出现肾衰竭的孩子竟然达到了115人,尽管医院不断为孩子们注射解毒剂,但因My Pikin糖浆的毒性太强,而且已经深入内脏,医生们最终也没能挽救回孩子们的生命。

 

 

而这起恶性案件发生的刽子手,正是那些为了牟利,使用工业溶剂替代甘油的糖浆制药商。

 

他们将含有剧毒的工业原料制成糖浆,再送入孩子嘴里,最终百余名婴幼儿为此丧生,这样的结果让人无比愤怒。

 

然而,让人更加不能接受的是,这样等同于杀人的行为,竟然没有得到相应的惩罚,最终这些药品制造商,仅仅被关押了几年而已。

 

正是因为假药利润高、犯罪成本又低,出狱后的假药商们并没有悔过自新,而是继续干起了自己的老本行。

 

所以,假药在非洲,已经到了随处可见的地步。

 

2、

 

那些售卖假药的人,通常会提着装满假药的篮子,站在街边,明目张胆地挥手叫卖。

 

 

即使这些假药盒子已经破旧不堪,或者根本没有生产日期和保质期,更没有产品批号,但他们根本不缺客源。

 

这一切,都是因为买不起正品药的穷人太多。

 

15岁的Alonge患有严重的哮喘病,由于长年服用价格高昂的正品药,他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几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为了维持Alonge的生命,他的父母决定去药贩子那里买价格低廉的“仿制药”。

 

 

起初,Alonge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应,其父母还心存侥幸,以为自己省下了一笔医药费。但好景不长,Alonge的病情突然急剧恶化,甚至陷入了昏迷中。

 

医院检测后发现,原来Alonge一直服用的仿制药里添加了过量的安定剂,虽然可以短时间内抑制住哮喘病的发作,但若是长期使用,将会危害到生命健康。

 

好在发现及时,Alonge捡回了一条命,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样幸运。

 

非洲作为全球最大的疟疾发病地,疟疾药在当地最受欢迎。但因为假药严重泛滥,每年都会有136000名儿童死于假抗疟疾药。

 

更可怕的是,这些药贩们还将黑手伸入到了正规的医疗机构,致使更多人遭受到了假药的荼毒,52岁的Hievi就是其中之一。

 

Hievi常年受疟疾和伤寒的困扰,经过诊断后,医生给他开了一些药物。没想到吃了4天药后,Hievi的病情不仅没有得到改善,反而腹部开始疼痛。

 

2周后,Hievi病情加重,最后竟然卧床不起,随后他被家人紧急送往医院接受治疗。

 

医生给出的诊断结果是,他一直服用的抗疟疾药和抗生素都是假药,而这些假药已经导致他的肾脏受损、肾功能失常。

 

4年后,Hievi因肾脏衰竭而瘫痪。

 

3、

 

即便悲惨的案例层出不穷,但贫穷的百姓依然对假药十分狂热,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字:“穷”。

 

正如电影《我不是药神》中那句台词一样:“这世上最大的病,是穷病。”

 

 

因为穷,他们无从选择,而药贩子也正是抓住了穷人的这种心态,变得更加肆无忌惮,试图榨干他们身上的最后一滴血。

 

正所谓,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在假药猖狂的非洲,政府的腐败与不作为,也是导致百姓们陷入深渊的根本原因所在。

 

药贩和制假药的小作坊,抓住了不完善的法律漏洞,并通过互联网将假药售卖到世界各地。

 

他们抱着“就算被抓到,大不了也就被关上几年”的侥幸心理,堂而皇之地在光天化日之下贩卖着假药。

 

 

但试想一下,如果政府能够给予一定力度的打击与整治,结局是不是又会变成另一番模样?

 

百姓的现状也是一个国家的缩影,穷,并不是一个国家的悲哀。真正悲哀的是,一个国家将自己的百姓置于水深火热之中而不顾。

 

相比非洲百姓面临的困境,我国的百姓则幸福得多。

 

就在前几天,我国国家医保局人员与药企代表砍价的视频,在网上引发了热议。

 

在这次的医保药品目录调整中,新纳入的药品有74种,且有7种罕见病用药也纳入医保目录,让不少病患家庭看到了希望。

 

此前70万一支用于治疗脊髓型肌萎缩症的“天价药”,纳入医保后被调整为10万元一针,同时还有治疗阿尔兹海默症的药物,降价超过了60%……

 

 

除此之外,我国政府每年都会拿出大笔财政资金用在国民医疗方面,让患者有病可治,有药可吃。

 

“每一个小群体都不应该被放弃!”而中国,正在用实践履行着这一承诺。

 

为文章点个赞吧,为了中国来之不易的今天,也为了那些正处在绝望中的人们,希望他们可以早日走出困境,在患病时能够吃上正规药。文/阿小诺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