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日本的斯里兰卡女生,生前曾像狗一样被对待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1-12-20 15:00:30  点击:975  属于:海外观察

1983年,日本电视剧《阿信》刚播出不久,便取得平均收视率52.6%的好成绩,创历代最高纪录。

这部剧讲述了日本佃农之女阿信,为了生存挣扎、奋斗和创业的故事。“阿信”也成为当时女性创业者的代名词。

这部剧不仅影响了千千万万的日本女性,还有远在千里之外的斯里兰卡少女拉特纳亚克。

儿时的拉特纳亚克看到《阿信》这部剧时,便被阿信的坚韧和倔强所吸引。

于是,拉特纳亚克从小就梦想着去阿信所在的日本生活。

为了实现梦想,她努力学习日语,并实现了去到日本的愿望。

但不幸的是,最终她却惨死在日本,可能在人生弥留之际,拉特纳亚克也没有想明白,历经苦难的自己,为什么没有像日本姑娘阿信一样,迎来属于自己的辉煌时代……

 

1、

 

1987年12月5日,拉特纳亚克降生在斯里兰卡的小镇甘帕哈(Gampaha)。从小,拉特纳亚克受阿信的影响,对日本的一切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并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前往日本生活。

为了去日本,拉特纳亚克努力学习日语,并在2017年的时候,说服了母亲支持自己去日本学习日语,理由是自己学成后可以留在日本当一名英语老师,挣钱贴补家用。

那一年,持学生签证的拉特纳亚克带着梦想来到了日本成田。

初到日本的她,对眼前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并兴奋地在社交软件上分享着日本的景色和自己的学习生活。

家人通过社交软件,看到拉特纳亚克在日本生活得如此丰富多彩后,也为她感到开心。

然而,让家人没有想到的是,入学后仅仅几个月,拉特纳亚克就出事了。

2018年5月,拉特纳亚克被学校开除。

据语言学校的副校长恒田说,拉特纳亚克遇到了一名斯里兰卡男生。两人同居之后,她便不再去上课,因为长期缺勤,学校只能将她开除。

被学校开除后的拉特纳亚克,来到了一家工厂工作,并想通过这家工厂,申请能继续留在日本的签证。

同年9月,学生签证到期的拉特纳亚克申请庇护,却被移民局驳回,这样一来她变成了非法移民。

为了留在日本,拉特纳亚克便与男友“藏”了起来。

等拉特纳亚克再度出现在大众视线之中时,已是两年之后的事情了。

2020年8月,拉特纳亚克现身警局,称自己遭到了男友的殴打和虐待,想回到斯里兰卡,但因为身上只有2300日元(约合人民币130元),她只能求助警方。

警察查询后发现,原来拉特纳亚克的签证早就过期了。于是,警方将她送到了名古屋“出入国在留管理局拘留中心”,择期遣返回国。

在拘留中心期间,拉特纳亚克开始筹划回到家以后的生活。不料,期间收到了那位男友的来信。

男友在信中威胁她,如果胆敢回到斯里兰卡,她和她的家人会遭到报复。

此前一直受男友殴打的拉特纳亚克,接到信后非常害怕,最后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平安,便打消了回家的念头。

于是,她请求移民局撤回自己的遣返申请,并开始寻求当地非营利移民救助组织START的帮助。

拉特纳亚克以为,自己留下来,虽然日子可能会苦一点,但起码不会遭到男友的报复。

殊不知,她接下来获得的不是救赎,而是被推向了深渊。

因为她的突然变卦,惹怒了拘留中心的官员。

非营利移民救助组织START的顾问松井泰典称,拘留中心的工作人员要求她改变当时的决定,并与她频频“谈话”。

在此期间,拉特纳亚克遭到了移民局官员的恐吓。

因恐慌和害怕,心理压力过大的拉特纳亚克于2020年12月病倒了。

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她出现了持续高烧、吞咽困难、呕吐等症状。但拘留中心的医生表示,她的不适,只是极度焦虑造成的,并无大碍。

于是医生只是给她开了维生素和止疼药。

但这些药物并没有缓解拉特纳亚克的病情,而她的处境也没有引起拘留中心工作人员的重视。

事后,日本前移民局官员表示,拘留中心的人可能认为她只是假装生病,因为她想早点被放出来。

拉特纳亚克被拘留期间写的信件,提到吃东西、喝水困难。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据报道称,在拘留所关押了7个月的拉特纳亚克体重掉了40斤,身体状况非常糟糕。

一直到今年3月4日,拘留中心的工作人员,才把奄奄一息的拉特纳亚克送到医院。

遗憾的是,两天后,她还是离开了人世。

2、

 

2021年3月,拉特纳亚克家人的平静生活,被一通电话打断了。

在电话中,斯里兰卡驻东京大使馆的工作人员通知他们说:“拉特纳亚克已经死了”。

陷入无限的悲痛之中,一直等待拉特纳亚克归来的家人,实在想不通:时常给家人报好消息的大活人,怎么会突然就没了?

悲痛之后,家人决定让拉特纳亚克的妹妹博尔尼玛前去日本,办理姐姐的身后事。

两个月后,博尔尼玛抵达了日本。

时隔4年,姐妹再见面,竟然已是阴阳两隔。

看到遗体后的妹妹急切地想知道,她的姐姐到底经历了什么。

妹妹痛苦地回忆说:“她的皮肤像老人一样皱巴巴的,看起来很痛苦”。

难过的博尔尼玛提出要查看姐姐在拘留中心最后两周的视频监控时,却遭到了拘留中心的拒绝。

在博尔尼玛的一再坚持下,2021年8月,她终于拿到了监控视频,但这是一份经过剪辑的视频,两周的视频剪辑到只有两个小时。

但这短短的两个小时视频,却让妹妹无比心碎。

 

视频中,她看到姐姐从床上掉下来,牛奶从她的鼻孔里流出来。在姐姐遭受病痛折磨时,她身边的警卫员却在哈哈大笑,仿佛是在看动物园里的动物一般。

视频中,姐姐多次呼救,旁人却无人应答……

10月,妹妹得到了一份更长的视频片段。

印象中活泼开朗的姐姐,已经虚弱到吃不下饭。

CNN在报道这段视频时,称“她像动物一样被对待”。

12月3日,日本相关团体就拉特纳亚克的死亡进行集会,要求查明真相

通过视频,显然能够说明在拘留中心的日子,拉特纳亚克没有得到该有的尊重和医疗服务。

但日本移民局对此没有过多回应。

直到舆论不断发酵后,日本移民局才公开承认,没有为拉特纳亚克提供适当的医疗服务,并为此向拉特纳亚克的家人道歉。

但移民局的道歉,并没有打消民众的愤怒,人们纷纷上街游行。

人们在东京游行抗议移民制度。图片来源:CNN

游行中的人们表示,拉特纳亚克是日本不透明的官僚机构的受害者。日本对违反制度的外国人拥有为所欲为的权力。

大部分非法移民的去留都是他们的“秘密”决定。而这些非法移民在这件事情上,几乎连申诉的机会都没有。

在这个宣称人权的国家,却不是所有人都有人权。

令人痛心的是,这不是第一起外国人滞留日本被虐待的事件了。

 

3、

2020年6月,52岁的美国黑人马克·戈登来到了日本。

但因签证过期而被拒绝入境,随后马克被移送至东京出入国在留管理局拘留中心。

令马克意想不到的是,他当时只是抱怨拘留中心发放的肥皂气味刺鼻,就被工作人员带到了惩罚室。

在惩罚室内,他双手被拷住,之后便是一顿无由来的暴打。

被打后的马克腰部持续疼痛,在他的强烈要求下,才被带到医院就医,所幸并无大碍。

被拘留近一年的马克,于今年5月被释放。

今年11月,身心受到伤害的马克,向东京地方法院提起3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69万元)的损害赔偿诉讼。

在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马克痛苦地回忆道:“我被职员当作动物看待。现在腰痛,肩膀也痛。睡觉的时候会因为恐慌而马上醒过来。”

相较于拉特纳亚克,马克是万幸的。至少,他能活着走出拘留中心。

据日本难民律师网称,自1997年以来,已有 27名移民在日本拘留所死亡。

这些人原本是带着美好的愿望来到日本的,最终却命丧于此。

若不是拉特纳亚克的死亡引起了众怒,可能还有更多的人默默地死去。

基于舆论的压力,日本官方才出来公开道歉,他们到底是安抚民众,还是心怀歉意将改革落到实处,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但是如果改革一定要以生命的代价,对于已经离去的拉特纳亚克来说,太不公平。

更让人细思极恐的是,在日本拘留中心的背后,到底还有多少没有被曝光出来的“拉特纳亚克”?

在太阳照射不到的地方,他们有病得不到医治,有苦无法诉说……

他们是人,却没有自由,没有人权。

他们不曾犯罪,却活得还不如监狱里的犯人。

如果当初他们对日本没有美好的期待,可能现在的结局也不会那么悲惨。文/木南子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