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卖肾村”:穷人们以700美元高价出售,人人身上一道疤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1-11-01 15:53:48  点击:1728  属于:海外观察

10年前,一位高中生为了买苹果手机,以2.2万元的价格卖掉了自己的右肾,新闻一出,众人哗然。




“一个肾等于一个苹果手机”,也成为一句调侃的话。

为了一个苹果手机去卖肾,真的值得吗?

但是,在离中国不远的尼泊尔,有一个“肾谷”,这里的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只有一个肾。

他们卖肾,可不是为了买苹果手机,而是为了活下去。

1.

尼泊尔曾被评为世界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很多人都无法维持自己的生活。

尼泊尔2016年的人均GDP数据:730美元,不到人口大国中国的十分之一(8866美元)。

因为尼泊尔位于世界第二大地震带上,地震不仅摧毁了他们的家园,庄稼地经常颗粒无收,牲畜也很难养大,吃饱饭对他们来说都是奢望。

不仅经济凋敝,成千上万的尼泊尔年轻人还深陷吸毒和贩毒泥沼中不能自拔。吸毒贩毒,成为这个国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为了生存下去,数以万计的女性从小就被迫卖身为奴,卖肾换钱也成为他们的谋生之路。

据《每日邮报》报道,位于尼泊尔加德满都附近的豪克斯,这个村子被称为尼泊尔“肾谷”,几乎每个人身上都有刀疤,因为他们都卖过肾。




在这个村庄,人们吃用简陋,住所破败,每天挣扎在贫穷当中,活得浑浑噩噩。

贫穷是最大的罪恶,为了钱,他们不惜一切。

突然有一天,一群人给他们带来了希望,他们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对这群人无比信任。

这就是“器官经纪人”。

“器官经纪人”来到村庄,告诉这里的村民,只要卖掉自己的一颗肾,就可以获得一大笔钱,而且对身体没有任何影响,很快就能恢复。

有的“经纪人”还忽悠他们说“肾养一养还能长出来”。

当地人文化程度有限,很容易就相信了“经纪人”的鬼话。

贫穷无知的村民,在这些“经纪人”的蛊惑下,纷纷同意卖肾。

看到有人真的可以获得一大笔钱,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个队伍里去。




当地的标准,一个健康的肾脏,可以卖500~3000美元。

卖肾拿到钱后,还要拿出一部分给“经纪人”,作为中介费。

这些人又作为“托”,跟着“卖肾经纪人”走街串巷,现身说法,说服更多的人卖肾。

就这样,卖肾在这里成了一个常态。

每个人的衣服下面,都藏着一道长长的刀疤。




不光是“肾谷”,在尼泊尔,买卖器官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完整的产业链。

当地一部分人靠着卖肾,买起了房子,娶上了媳妇。

可是另一部分人却没有那么幸运,有的遇到了不靠谱的“经纪人”,卖完肾,并没有拿到之前说好的金额。

还有些人,肾卖了700美元,但交通费和治疗费花掉了600美元,回到家就只剩100美元。

还有人更惨,刚拿到卖肾的钱买了房子,就遇到了地震,新房子瞬间变成了一片废墟。




卖肾并不会“一夜暴富”,那些钱有着各种各样的用途,生活开支,子女学费……很快就花完了,但他们已经没有多余的肾可以卖了。

为了能继续生活,村民们还是要靠出卖体力挣钱,但只有一个肾的身体根本不能承受,导致身体每况愈下。

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些人虽然卖了肾,非但没有摆脱贫穷,反而是疾病缠身。

但是在尼泊尔,这个黑色行业越来越成气候,甚至在未来可能失去肾脏的人还会大幅度上涨。

不光尼泊尔,甚至全世界很多地方都有着这样一条黑色的产业链,有很多贫穷且无知的人奢望靠卖肾改变命运。

2.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估算,每年有超过10000例肾脏移植的手术,是使用从黑市上获取的器官进行的,而这只是个保守的数字。

在巴基斯坦,穷人同样为了生活被迫卖肾,当地媒体曾形容整个国家就像个“肾脏集市”。

卖肾者一般可得2500美元,但有时所得还不到这价钱的一半,而接受移植者要付6000~12000美元。

巴基斯坦有至少20家肾移植诊所,大约10%的病人是外国人,很多来自中东,也有欧洲人。

“植肾旅游”一度成为巴基斯坦的特色,因为欧美等国家严禁买卖肾脏,又有大量的病人等待换肾。

于是,欧美患者选择到贫困的巴基斯坦寻找肾源,他们只需支付6000~12000美元,就可以获得肾源,并在当地完成手术移植,后续康复治疗等。




这笔钱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孟加拉国。

在孟加拉国的卡莱村,几乎每一户人家中都有人卖过肾。

不少村民在被诱导后,在不正规的诊所接受摘肾手术,然后被拿到黑市上出售,

还有一些直接被人贩子掳走,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肾脏被摘走。




还有印度,疫情期间,长时间的封锁导致大量穷人生活变得更加窘迫,为了能换得口粮,有人表示愿意卖肾。

卖肾,已经成为那些落后国家穷苦人民的救命稻草,让人唏嘘。

可令人发指的是,在阿富汗,政府居然公开为卖肾黑市拉客。

阿富汗连年战火,加上当地农业生产条件差,所以阿富汗一直是世界上饥荒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在这片战乱贫瘠的土地上,买卖肾脏更加猖狂。

一排排的人站在医院门口,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卖肾。




政府对此不仅不管,还劝他们:“别努力了,来卖肾吧”。

毕竟对于一个无能的政府来说,帮底层人民解决贫困问题,哪有告诉他们出卖身体换钱来得快捷。

在伊朗,卖肾更是直接合法化,在器官移植手术的医院外面,墙上满是卖肾广告:“A型,25岁,我愿出售肾脏”。




伊朗也是世上唯一卖肾合法的国家。




3.

无论是尼泊尔,还是巴基斯坦、伊朗等国,无论是合法还是非法,很多人都将卖肾作为最后的谋生手段。

根本原因还是两个字:贫穷。

人体器官产业链可以绵延已久,打击不断的原因也绝不仅仅因为贫穷。

肾脏等器官交易给各方都带来了暴利,即使一些贫困国家表面上立法禁止,却没有具体的措施阻断交易,因为,这桩沾着人血的交易,只是披上了更隐僻的外壳,转为黑暗的地下交易。

买卖器官不仅不能解决贫困,还加剧了社会的不公。

另一方面自人体器官可以移植以来,资源都十分短缺,需求旺盛。

据数据显示,每年全世界大概有200万人需要器官移植,器官捐献的数量远低于需求。每天都有20个以上的人在等待器官移植的希望与绝望中死去。




但要解决器官移植的缺口,一个途径是自愿捐献,第二个途径是人造器官,第三个途径就是异种器官移植。

换句话说,肾脏产业链的地下交易不连根铲除,卖肾者的贫穷以及人体器官供应不足的问题得不到解决,器官买卖就必将长期存在。文/小幸福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