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徒手掏粪工:干着又脏又累的活,每5天就有1人死去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1-01-29 18:06:15  点击:1496  属于:海外观察

在印度这个神奇的国家,无奇不有。

 

今天,华妹就为大家介绍印度一个奇葩的职业——徒手掏粪人。

 

2018年,推特上的一张照片引发了全世界的广泛关注。

 

 

照片中,有一个捂脸哭泣的印度男孩,男孩身旁被盖上白布的是他的父亲,也是家中的顶梁柱。不幸的是,他在徒手掏粪的时候突发身亡,年仅37岁。

 

由于心疼男孩的遭遇,各国的网友们自发给这个男孩家捐赠了超过8万美元(约50万人民币)的善款。

 

而“掏粪人”(Manual scavenger/sewer cleaners)这个职业,也走进了大众的视野。

 

很难想象,在中国的城市清洁早就智能化、机械化的今天,竟然还人浸泡在污水中,徒手清理粪便。

 

 

 

1、

 

在印度,每天有100万“掏粪人”污秽为伍,他们用纯手工的方式,在齐腰深的黑色淤泥中,搜寻堵塞下水道的粪便、卫生巾、医学垃圾、塑料袋和树根等。

 

如果幸运,每天都能接到活的话,能得到每个月14500卢比的薪水,约合人民币1280元。

 

脏、累、低薪,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下水道或化粪池中通常会含有高浓度的有害气体,足以令人窒息。

 

 

他们却没有任何必要的安全防护——没有头盔、口罩和手套。

 

 

很多“掏粪人”进入下水道不久,便因为吸入毒气失去了知觉,晕倒在污水里,最终溺水而亡。

 

据印度官方的一份统计报告,从2017年1月开始,印度每5天就有1名“掏粪人”在清理下水道或化粪池时死亡。

 

但这份数据被很多社会人士质疑,根据一些民间机构的统计,真实的数据应该是每2天就有一人死亡。

 

与此同时,来自全国范围内根除“掏粪人”运动组织Safai Karmachari Andolan(SKA)的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9年中,至少有1790名“掏粪人”死亡。

 

 

就算命硬活了下来,但长时间的工作,也让很多“掏粪人”患上了皮肤病、肠胃病、哮喘、肺结核、疟疾和登革热等职业病。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掏粪人”说:“8年的工作,让我的手和腿上都有真菌感染,但没钱治病,政府也不管。即使在经常有掏粪人死去的情况下,提供防护装备的请求也被印度政府置若罔闻。”

 

因而“掏粪人”这个职业,被认为是印度最危险、最致命的一种。

 

 

相比男性“掏粪人”要全身浸泡到污水中,女性“掏粪人”相对来说没有那么危险和痛苦,她们只需要徒手清理旱厕,但同样的,她们的工资则更加低廉。

 

如今的印度,很多地方还在使用旱厕。根据2011年的房屋普查,印度有260万个这样的厕所。

 

人的排泄物排放到明渠中,必须要人徒手清理出来。

 

这些女工在清理的时候,只是用纱巾堵住口鼻,却不戴手套。

 

可是,直接接触粪便,腌臜不说,还很可能感染上细菌,患上传染病。

 

 

近些年来,为了改善女性野外如厕的状况,印度在不遗余力地推广清洁运动,为广大女性建造厕所。

 

但讽刺的是,清洁运动维护了一个阶层的尊严,却摧毁了另一个阶层的尊严。

 

高种姓的女性可以使用干净的厕所,而低种姓的女性则肩负着打扫卫生的重担,面临着致命疾病的危险。

 

 

“掏粪人”的工作环境和行业现状,都令人担忧。

 

2、

 

2019年,印度的GDP就已经超过了英国和法国,位于美国、中国、日本、德国之后,成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

 

按理说,以印度的现代化水平,完全可以用科技取代人工。

 

而且2018年,印度还发明了下水道机器人,可以独立清理垃圾,并保持下水管道畅通。

 

那为什么还要用人工清理呢?

 

 

 

原来,这里面,隐藏着印度根深蒂固的种姓歧视

 

印度的种姓制度将人分为四个不同等级:

 

第一等级婆罗门,主要是僧侣贵族;

 

第二等级刹帝利,主要是军事贵族和行政贵族;

 

第三等级吠舍,主要是商人;

 

第四等级首陀罗,在四个等级中地位最低,从事农业和各种体力及手工业劳动等。

 

然而,除四大种姓外,还有大量的“第五种姓”,称为“不可接触者”阶层,又称“贱民”或“达利特”,他们从事着最低贱的职业。

 

这些“掏粪人”绝大多数属于达利特,即最低贱的一类,他们连“人都算不上。

 

 

 

尽管印度先后于1993年和2013年颁布了《禁止雇佣人工清理旱厕法》和《禁止雇佣掏粪人法》,但依然有人无视法律,非法雇佣“掏粪人”。

 

因为这已经深深地扎根于印度的种姓制度观念当中——最低贱的工作,就应该由最低贱的人来做。

 

虽然政府颁布了法律,但其实并不关心他们的死活,所以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3、

 

2016年,YouTube的VOX频道跟拍了“掏粪人”卢赫拉的一天。

 

 

早上起来,洗漱完毕,他便拿着工具,出门找活了。

 

 

找到活儿后,打开井盖,开始日复一日的工作。

 

 

这样徒手清理污秽的工作,一天只能赚几美元。

 

这些钱,对于一家人的开销完全是杯水车薪,他不得不借钱度日,然后找更多的脏活累活来做。

 

卢赫拉说,当他下到下水道中,他也会害怕,因为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但是一想到家中还在等待他的孩子,便咬牙坚持了下去。

 

 

很多时候他都想哭,生活怎么会这么难?

 

但却无能为力。

 

 

印度小伙盖克瓦德今年22岁,从小便失去了母亲,父亲是个“掏粪人”,在他11岁的时候,父亲死于肺结核,清理粪便时落下的职业病。

 

盖克瓦德和奶奶、妹妹一起,生活在孟买的贫民窟,当地的非政府组织供他上学。

 

盖克瓦德拼命学习,考上了大学,就是想远离掏粪这个贱民的“世袭职业”。

 

 

但令人绝望的是,他发现,就算自己大学毕业,还是找不到工作。

 

“如果有必要,我会做的。像我父亲一样,因为我别无选择。”盖克瓦德的话令人心酸。

 

 

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会希望去做这样又脏又臭又赚不到钱,还随时可能丧命的工作呢?

 

因为他们找不到其他的工作。

 

而这样的工作,也备受旁人的歧视和嘲笑,“瞧,那个肮脏的掏粪人”。

 

他们忍辱负重,名如蝼蚁,如草芥,艰难地挣扎在底层,直到生命的尽头。

 

可能某一天,他们就倒在了井下,再也上不来。

 

 

 

 

这些年来,随着“掏粪人”这个职业为人们所知晓,也极大地刺激和激怒了世界各地的网友,他们纷纷在网络留言谴责印度政府的行为:

 

 

 

“就这他们还自称是超级大国和发达国家呢!”

 

“请禁止徒手掏粪。”

 

印度本国以及国际上很多人权组织也在积极为他们奔走发声,可仍然改变不了现状。

 

 

一个能够在一次性发射104颗卫星的国家,竟然不愿改用更先进的清洁方式,而是无止境地压榨、践踏底层人民。

 

这就是印度,何其讽刺,何其魔幻。文/喻汀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