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西方美女爱野兽, 中国女神们却在追屌丝?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7-05-23 15:34:13  点击:2717  属于:观点

 

在东西方童话和传说中,无论是喜欢人类,还是钟情于兽,都映射着人类最初的心理,其实我们只是在寻找内心中那个潜藏最深的自我。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朗博

 

电影《美女与野兽》上映后大热,在这个看脸的时代,有美女放着男人不爱,居然钟情于野兽,简直就是逆天的节奏。

跨物种的恋爱,一直是人类文学作品中常见的题材,人们乐此不疲地把它演绎成各种故事,千百年来被人津津乐道。

在西方文学和影视作品中,类似“美女与野兽”的爱情故事还有很多,从古希腊的神话《劫夺欧罗巴》开始,到中世纪的《青蛙王子》,再到现代的《人猿泰山》 《金刚》等,女性都是被追求的对象。

例如,提香·韦切利奥著名的油画《劫夺欧罗巴》,展现了众神之神宙斯(Zeus) 化身为白色公牛劫夺美女欧罗巴的故事场景。

在中国的文学作品里,同样是人与非人的恋爱题材,完全变成了另外一番景象:如《白蛇传》《牛郎织女》《七仙女》《聂小倩》等故事中的女主角们,无论是美丽的白娘子、勤劳的织女,还是温柔的七仙女、多情的聂小倩,这些美丽的非人类女神,不约而同爱上的对象居然是药店伙计、放牛郎、樵夫、穷书生等草根。

 

“白富美”主动追求“穷屌丝”,这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的故事,但我们读起来却丝毫没有违和感,而且早就习以为常了。

为什么西方美女爱上的是野兽富二代,而我们东方的女神却要去追求穷书生?这就要从爱情的无意识心理说起。

爱的本质:无意识的心理活动 

一百多年前,瑞士有个叫荣格的小朋友,性格怪僻而忧郁,他将自己分成了两个人,一号和二号。一号荣格同别的小孩一样,正常生活学习;但二号荣格却像大人一样,怀疑和远离他人。

这其实就是今天说的精神分裂了,体内有两个小朋友在争斗,所以小荣格经常昏厥。长大以后他战胜了自己的疾病,并成为无意识理论的心理学家。他研究自己少年状态的时候,才发现,除了一个现实中正常的自己,其实每个人内心深处还有另一个自己。

他认识到,人的意识就像一个冰山:露出水面的只是一小部分意识,绝大部分隐藏在了水下面。上面的部分是有意识的心理活动,而下面的部分就是无意识的心理活动。

 

他发现无意识的心理活动影响我们职业的选择、结婚的对象、健康的状况以及我们生活之中的每一件事情,对人的性格和行为影响是巨大的。

人类有意识的心理活动与无意识的心理活动是相反的,就像电影中的野兽一样,粗野凶狠的表面性格下,实际还藏着一颗如少女般脆弱多情的心。

无论男女,在无意识中,都好像有另一个异性的性格潜藏在背后,说通俗一点:一个男人心中还藏着一个女性的自我,一个女性的心底有一个男性的自我。男性心中那个女性的自我是阿玛尼(anima),而女性心中的那个男性自我就是阿尼姆斯(animus)。

其实人们在寻找配偶时,正是在寻找自己的心中的阿玛尼或阿尼姆斯。

美女爱野兽:女性心理的负面表达 

难道美女心中那个男性的自我就是野兽么?其实,我们心中的阿尼玛或阿尼姆斯只是童年时代对异性抽象的认识和构想,受到父母及其家庭因素的影响,孩子心中的那个阿尼玛(或阿尼姆斯)主要来源于对父母的印象。

在无意识心理学中,阿尼玛的心理意象有正面和负面的表达方式。

在男人心中,正面的阿尼玛就是女神,负面的就是女鬼、女妖。一个从小受到母亲粗暴严厉管教的男孩子,长大以后性格上比较内向,但是选择妻子的倾向往往负面的,喜欢不受拘束有叛逆精神的女孩;如果一个男孩子受到母亲良好引导的男孩子,性格开朗阳光,他心中的阿尼玛就是正面的印象,喜欢内向温柔的女孩。

同样,父亲形象对女孩子心中的阿尼姆斯也有决定作用,正面的阿尼姆斯就是白马王子,负面的就是坏男孩。因为父亲性格的不同,所以女孩长大以后有的喜欢“坏男孩”,认为“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有的则喜欢正统的白马王子。

《美女与野兽》中,美女心中的阿尼姆斯为什么是个野兽的形象?因为在美女心中男性因素是以负面的方式呈现的。实际生活中,小女孩对父亲的依赖是非常强烈的,对除父亲之外的男性缺乏信任,当然就会无意识地把追求她的男孩子当成威胁了。

当美女一旦离开父亲的怀抱,对父亲不再依赖时候,她心中的阿尼姆斯开始由负面向正面转化,所以,最后野兽变成了王子。而《美女与野兽》的故事反映了女孩子的心理成长过程。

在《人猿泰山》和《金刚》中,漂亮的女主角“菜”为什么会是狂野的野兽派?其实无论是人猿还是巨猿都是女性无意识中的阿尼姆斯。只不过她们不再是困扰在父亲和爱人之间的关系中,而是困扰在自我和现代工业文明之中。

白领女性在一个男性主导的社会环境中生存下去,压力格外大,女强人们在社会规则下失去了女性的角色本性,她们想冲破束缚,心中的男性意识阿尼姆斯往往是负面、带有破坏性的,就像野兽一样渴望自由,所以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的人猿巨猿更能吸引她们,这也代表女性在从现代文明向原始回归的潜意识心理。

中国女神爱屌丝:理想敌不过现实

《美女与野兽》中,美女最后嫁给了王子,皆大欢喜。在西方童话中,管他白雪公主还是灰姑娘,反正最后都有官二代去追求她,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但是反观中国的童话和传说,无论是牛郎还是许仙,娶的老婆都是真正的“女神”。

即便没有那么多女神,一个寒酸书生总能遇到一个非人类的女性,年轻貌美且拥有法力,总之全是“白富美”看中了“穷屌丝”的套路。虽然结局往往都是悲剧,但让我等草根男性读起来甚感安慰。

中国古代传统社会是典型的父权、夫权专制的社会。女性哪有独立的意识?更别提享受爱情的权利了。

即便现在,电视荧屏充斥着《甄嬛传》《芈月传》这样的后宫戏,爱情这个神圣的字眼早就被步步惊心的钩心斗角玷污得一塌糊涂了。电视前的直男们看得是津津有味,为不能投胎于帝王家能左拥右抱而倍感遗憾。

传统的东方女子绝不会拥有西方意义上的爱情,她们根本不是爱情专注的对象,只是男性强权下的牺牲品。我们的文化中男性缺少西方人那种骑士般的人格特征,把女性看作自己的附属品,等同于权力和金钱的玩物。

高尚一点的女性形象就是“圣母”,强调女人从一而终,贞节牌坊鼓励她们忘记自己的感情和欲望,干脆忽略女子的人性。所以,在古代男性专制的文化背景下,即便是君子也容易得直男癌。

如果一个女人想获得真正的爱情,只能避开夫权专制的现实环境了。所以,衣食无忧的孟姜女和祝英台们,想要追求真正的爱情,就要远离王谢堂下的繁华。

中国古代的女性也是人呀,她们也需要爱情,在她们的潜意识里,爱情绝对是不能和公子王孙挂上钩的。对不起,即便你是王子,也是playboy的代名词,所以在中国女性的潜意识里面,心中的那个阿尼姆斯只能是很普通的农夫或者书生。虽然你没有钱,但是本小姐需要的是爱情。牛郎和许仙只是中国古代女性爱情心理需要的符号代表而已。

但毕竟大家都是饮食男女,现实的无奈下,总要面对柴米油盐酱醋茶,爱情诚可贵,温饱价更高,所以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悲剧。爱情?想想罢了。

狐仙爱书生:中国古代直男的意淫

对于中国古代那些可怜的草根来说,特别是那些有文化有理想的穷书生,现实怎么如此残酷?富贵了三妻四妾,贫穷了连媳妇都没有,最多娶一个无法沟通的农妇。白天忙于劳作倒也罢了,晚上只能望望天上的月亮,孤叹寂寞沙洲冷。这些科举无望的穷书生的无意识中,是对残酷现实的悲观态度。

虽然没有钱,但是手中有笔呀,于是书生们通过文学创作的形式,把他们内心中的阿尼玛通过故事表达出来。他们不仅穷,而且很酸,吃饺子时读他们的故事都可以不放醋。

他们的潜意识里,还保留着中国文人的清高,很有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味道:那些追求富贵的庸脂俗粉,俺是看不上眼的,她们都不如非人类的女妖女鬼。所以,古代文人内心深处的女性意向是负面的,《美女与野兽》故事演化成了《书生与女怪》,一部《聊斋》甚是值得品味。

当然,最后女妖们牺牲了自己的感情,成全了书生的美好人生,其心中的价值规范又回到了现实之中,也算是书生们对中国入世的儒家文化的认可吧。这也是古代直男的一种意淫——现实中不可能实现的情景,做个“白日梦”还是可以的。

一个民族的爱情价值观,早已命中注定

读到这里大家会有一个疑问:为什么古代东西方女性在爱情上会有如此巨大的差距?其实这有深刻的社会原因,童话和传说反映的是人类刚进入文明的初级阶段社会状况。

中国最早进入成熟的农业社会,男性绝对是种田耕地最主要的劳动力,经济地位居主导地位,社会角色也居统治地位。而古代西方一直处于半游牧的状态,放牧对于男女两性的体力没有明显的要求,游牧民族的社会结构比较宽松,因此还保留母系社会特点。所以,女性地位相应的要高一些。

这些历史的特点就通过童话和神话沉淀下来,成为整个民族文化心理的“阿尼玛”了。其实无论个人的择偶标准,还是一个民族的爱情价值观,全是命中注定的,是我们心灵深处的最初状态在现实的投射。

在恋爱中,我们很难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爱上对方,也许,他(她)就是我们内心深处的那个潜藏最深的自己。所以,爱,不需要理由!

微信扫描识别二维码  
关注世界华人周刊微信公众号(wcweekly)
可及时收到更多更新鲜的好文章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