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乔布斯的“正念之父”圆寂:他一生救人无数,却被祖国无情抛弃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2-01-25 19:49:48  点击:826  属于:非常人物

 

 

 

“死亡这件事并不存在,因为事物永远在延续着。生死只是概念,当下就是奇迹。”——一行禅师

 

 

纪录片《伴我同行》中,有这样一个片段。

 

一个可爱的小女孩问一行禅师:“我心爱的小狗死了,我很伤心,我不知道怎样才能不那么伤心。”

 

● 纪录片《伴我同行》截图

 

一行禅师回答:

 

“当你仰望天空的时候,看到一朵非常美丽的云,而有一天这朵云不见了,你觉得它死了。

 

如果你有时间去思考,你会发现你的云朵没有死,云朵变成了雨水,当你喝茶时,你可以看到雨水在你的茶杯里,你的云朵也在你的茶杯里。你会说,你好,我的云朵,我知道是你,你没有死,你以一种新的形态活着。

 

小狗也是一样的。”

 

禅师用美妙的比喻,让幼小的心灵得到了启示与释然,小女孩嘴角扬起微笑,她明白了狗狗只是换了一种形态继续留在这个世界,生命的转化,是如此神奇与自然。

 

而现在,这位一生给无数人传道解惑、被尊为“当世第一大德”的一行禅师,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2022年1月22日,一行禅师圆寂,享年95岁。

 

● 一行禅师

 

他曾于战争中奔走游说,终其一生都在传播正念与慈悲,将一生投入到和平运动与弘扬佛法中。

 

讣告一出,山河哀恸。

 

 

 

一行禅师,俗家名为阮春宝,原籍越南,出生于1926年。

 

这个被佛选中的孩子,对佛学有着与生俱来的渴望。

 

七八岁的时候,有一天他在杂志上看到佛陀的图像,佛陀坐在草地上,安详地微笑着。一行禅师受到很大的震撼,他希望成为那样的人。

 

直到16岁那年,他才获得父母的同意,出家为僧。

 

● 一行禅师青年时期

 

在慈孝寺剃度出家后,凭借着对佛法极高的天赋和领悟,一行禅师成为了越南临济宗第42代、越南了观禅师第8代传人。

 

20世纪60年代,面对不断升级的越南内战,一行禅师放弃了与世无争的寺院清修生活,投身到救助战争受害者的运动中去,设立村庄、学校、医院,安置因为战争而无家可归的人。

 

 

他竭力反战,提倡同胞间和解,领导了一场又一场伟大的非暴力抵抗运动,更奔波于美国和欧洲之间,传播贴近普通人的生活佛法,宣扬非暴力的和平理念,呼吁美国军队退出越南。

 

而这些抗议活动,遭到了越南政府的镇压,造成许多人伤亡。

 

1963年6月,一位名叫释广德的越南老僧人,在西贡街头自焚。

 

● 越南僧人释广德自焚

 

为什么僧人要选择自焚?

 

在与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进行会晤时,一行禅师解释道:

 

“这并不是自杀,因为越南的环境太艰难了,想要让人听到你的声音太难了,有时候我们不得不选择点燃自己,来让更多人听到我们的声音。这么做,是出于慈悲之心,支撑我们的是爱,而非绝望。”

 

● 一行禅师(右)与马丁·路德·金

 

这次会晤令马丁·路德·金深受触动,促使他首次公开反对越南战争,后来两人成为挚友。

 

“这就是菩萨、佛陀的所作所为,总是心怀慈悲。”

 

但一系列的奔走呼吁和反战运动,导致一行禅师被南越和北越共同抛弃,政府取消了他的国籍,拒绝他返回越南。

 

他成了一个没有国籍的僧人,从此开始了长达39年的流亡生涯。

 

 

 

1982年,一行禅师在法国西南部创建了在全球极具影响力的“梅村禅社”,致力于正念禅修,帮助人们充满热情地安住当下。

 

正念,即“对当下此刻发生的事保持觉知”。

 

在一行禅师看来,佛教最重要的一项任务就是如何解决当代人的痛苦。

 

 

他擅长以平实的语言,教导人们如何在洗碗、喝茶、吃橘子等日常小事中修习正念。

 

洗碗时,就专注洗碗,为了洗碗而洗碗,活在当下。

 

喝茶时,就专注喝茶,虽然没有赚钱,但是得到了生活。

 

现代社会的人们,一直在追寻某种我们以为不曾拥有的“幸福”,于是奔跑和寻找成为了一种习惯。

 

要知道生活与生活之中蕴藏的奇迹,都只存在于当下这一刻。

 

● 一行禅师在梅村上村静水禅堂为儿童做展示

 

30多年来,一行禅师在欧洲和北美建立了多个“正念静修中心”,“正念”已经成为心理学上治疗抑郁、焦虑和减压的方法。

 

乔布斯、麦当娜、科比等名人精英都是它的拥趸。

 

● 27岁的乔布斯在家打坐修禅

 

在硅谷,正念早已成为一种主流的减压方式,也帮助人们更好地激发创造力。

 

谷歌、脸书、推特等知名企业也开设正念课程,作为员工福利。

 

一行禅师也因此成为当今国际社会最具宗教影响力的僧侣之一,被称为“正念之父”。

 

他一直赴各国弘法,其出家弟子在世界各地有700位。

 

● 一行禅师在世界银行弘法

 

著述百余部,《佛陀传》《体味和平》《正念的奇迹》,被翻译成40多种文字,两次进入欧美畅销书排行榜前十名,而且是唯一的非小说类畅销书,这在世界出版史上都是非常少见的。

 

2019年1月,92岁的一行禅师回到了少年时出家的地方——越南慈孝寺。

 

大概是预感到自己大限将至,他从此再未离开过慈孝寺,直到三年后圆寂,为人生画上了一个完满的句点。

 

 

 

 

不知从何时起,网上流行了一种说法,叫做“乱世不见佛,盛世不见道”。

 

意思是“乱世道士下山救世,和尚关门避祸;盛世道士闭关修行,和尚开门迎香”。

 

● 越南慈孝寺

 

这种说法并非完全妥当,但在一定程度上,确实代表了许多人的心声。

 

对此,一行禅师并不认同。

 

因此他提出了“入世佛教”,修行不是在山巅冥想,不是闭门反省,而是入世救济,面对社会问题,勇于承担社会改革的责任,尤其是对于追求社会正义,更要勇于投入。

 

 

一行禅师的观念,对我们或许是一种启发和警示。

 

近年来,随着名山被上市、寺庙被承包、僧尼被假冒、和尚开豪车、寺庙宰客、僧人打人等乱象的曝光,佛教频频被推上风口浪尖,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强烈反响。

 

原本清净的佛门圣地,充斥着铜臭味,出家人则变成了“利”字当头的商人。

 

种种乱象,让很多佛教修行者、居士大失所望,也让一些对佛教心生好感并准备皈依佛门的善男信女,彻底放弃了皈依的念头。

 

 

传承2500多年的世界三大宗教之一,似乎一下子颠覆了人们的传统认知,变得“离经叛道”起来。

 

如何解决信任危机,是每一个佛家弟子,需要思考的问题。

 

但同时,我们也不能否认,一些佛家弟子已经或正在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

 

被周总理赞为“上马杀贼、下马学佛”的佛学家巨赞法师,一面弘传佛教,一面抗日救国,为抗战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成为开国大典上唯一登上天安门城楼的僧人;

 

● 巨赞法师

 

五台山“和尚连”,1000余人参加抗日,在战斗中伤亡惨重,战争结束后,生还者脱掉军装,再度投入佛门;

 

● 五台山僧人抗日“和尚连”

 

南京大屠杀期间,栖霞寺寂然法师,冒死营救2.4万名幸存难民,苦苦坚守4个月,终因积劳成疾,憾然辞世;

 

● 寂然法师

 

中国台湾的证严法师,心系天下苍生,建立慈善帝国“慈济功德会”,兴建医院、学校,帮助了60多个国家的穷人;

 

● 证严法师

 

2008年汶川地震,罗汉寺住持素全法师,接连破“荤腥戒”“血光戒”,将数百个待产孕妇接入寺院。在震后的3个月里,共有108个婴儿在寺院出生,这些婴儿被人们亲切地称作“108罗汉娃”……

 

● 素全法师

 

在国家存亡、民族大义面前,总有德行高尚之人挺身而出。

 

其实,无论道教还是佛教,都只是信仰的称谓,它们从未改变,改变的从来只有那些代表它们的信徒。

 

但愿那片清净之地,少一些肮脏恶臭。

 

但愿一代代如一行禅师这般的大德者,能不舍众生,将智慧与慈悲长留人间。文/牧龙闲人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