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以翔猝死前大喊“我不行了”:这样拿命搏眼球的综艺,别录了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9-11-29 14:50:57  点击:104  属于:资讯
高以翔猝死前大喊“我不行了”:这样拿命搏眼球的综艺,别录了

 

没有任何工作,值得拿命去换!
 

作者:华妹
 

责任编辑:华妹
 

今天的朋友圈,被一条令人心痛的消息刷爆了:高以翔去世。
 

前两天,韩国女星具荷拉因抑郁症自杀身亡,年仅28岁,她的死刚刚引发网友对韩国艺人生存状况的关注。
 

韩国娱乐圈的残酷和高压世人皆知,然而,高以翔的事件让我们把目光投向国内艺人的安全问题。
 

1
 

今天(11月27日)凌晨1点,网曝台湾艺人高以翔被爆料在录节目时晕倒送医。
 

有媒体致电浙江卫视工作人员,对方的回复仅仅是:等我们,感谢。而致电高以翔的经纪人电话时无人接听。
 

直到今天中午11点左右,高以翔的经纪公司和浙江卫视《追我吧》先后发表声明,在抢救了近3个小时后,高以翔还是因心源性心脏病不幸去世,年仅35岁。
 

高以翔猝死前大喊“我不行了”:这样拿命搏眼球的综艺,别录了

 


高以翔猝死前大喊“我不行了”:这样拿命搏眼球的综艺,别录了


 

据医务人员介绍,心源性猝死现场抢救的黄金时间,只有4分钟,然而节目组等了十几分钟,才让救护车过来,错过了最佳抢救时机。
 

高以翔猝死前大喊“我不行了”:这样拿命搏眼球的综艺,别录了

 

这个曾因电视剧《遇见王沥川》圈粉无数的演员,今年才35岁,原本前途无量。
 

高以翔猝死前大喊“我不行了”:这样拿命搏眼球的综艺,别录了

 

▲《遇见王沥川》剧照
 

他身高1米95,体重88公斤,常年健身,喜欢打篮球等运动,是什么节目,让一个身材健硕、正当年的男士会突然猝死?


2


让我们把视线转向这个11月8号才开播还名不见经传的节目《追我吧》。
 

这是浙江卫视的一档都市夜跑真人秀,需要嘉宾在节目中全程奔跑2公里,但不是在平地,而是设置各种关卡,可谓是“飞檐走壁”。
 

每个明星后面,还配有一个素人追赶,而这些素人,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人士。
 

《追我吧》节目的定位是“一档在酷炫的变量障碍和巨型装置间追跑的硬核综艺,带来前所未有的博弈感、悬念感和命运感”。
 

高以翔猝死前大喊“我不行了”:这样拿命搏眼球的综艺,别录了

 

▲来源:百度百科
 

所谓的“硬核”是啥呢?
 

是从顶楼划悬空绳索到对面的高楼
 

高以翔猝死前大喊“我不行了”:这样拿命搏眼球的综艺,别录了

 

惊险刺激到男嘉宾全程尖叫
 

高以翔猝死前大喊“我不行了”:这样拿命搏眼球的综艺,别录了

 

是徒手攀爬70米的大楼


高以翔猝死前大喊“我不行了”:这样拿命搏眼球的综艺,别录了

 

是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飞檐走壁
 

高以翔猝死前大喊“我不行了”:这样拿命搏眼球的综艺,别录了

 

是飞速跑过旋转滚筒
 

高以翔猝死前大喊“我不行了”:这样拿命搏眼球的综艺,别录了

 

其实在高以翔出事之前,就有网友和嘉宾的粉丝吐槽过节目的强度太过变态,但因为这个节目实在没有水花,他们的声音没有人听到。
 

变态到什么程度呢?
 

毕雯珺和范丞丞录到多次呕吐

陈伟霆曾连续三天录制,从70米高空速降

UNINE成员李振宁被扛到救护车上吸氧

就连体操奥运冠军李小鹏都直呼“不行了,真的跑不动了”


而在上一期节目中,奥运冠军邹市明不慎从旋转滚筒掉落至海洋球里,腿部抽筋失去知觉,当他淹没在海洋球里十几秒钟后,其他嘉宾都在担心他的安危,要求去看一下,工作人员才把他从海洋球里救了出来。
 

高以翔猝死前大喊“我不行了”:这样拿命搏眼球的综艺,别录了

 

如此高风险的节目,为何安全和急救措施做得如此之差?
 

同样令人心寒的是,据今天在录制现场的粉丝透露,在高以翔倒地前,他曾说“我不行了”,但是工作人员以为是节目效果,就没有理会。
 

除了高强度、低保护,这个节目还有一个奇葩之处。
 

节目组宣称,为了追求“不可复制的实景体验感”,只在深夜录制。
 

高以翔猝死前大喊“我不行了”:这样拿命搏眼球的综艺,别录了

 

▲来源:百度百科
 

据内部工作人员爆料,他们从昨天晚上8点半开始拍摄,预计拍到今天凌晨五六点,也就是说,连续八九个小时全线奔跑、爬高上低,这个强度,可想可知。
 

录制时间和档期太赶,必然会导致嘉宾过劳。据报道,高以翔在出事前连续录节目长达17小时,而且还在感冒中。深夜是人体的各种机能和反应都是最差的,这个时候太容易出问题了。
 

3
 

高以翔的死,令人心痛和惋惜,然而稍微回忆一下都能想起,这已经不是综艺节目第一次出事了。
 

2013年4月19日晚,释小龙的一名随行人员在跳水节目《中国星跳跃》现场溺水,经过4个多小时努力抢救,仍然没有挽留住他的生命,年仅18岁。他在无人看护的情况下从3米板跳下发生意外。
 

高以翔猝死前大喊“我不行了”:这样拿命搏眼球的综艺,别录了

 

2013年,《星跳水立方》《中国星跳跃》等跳水类娱乐节目曾风靡一时,目的是“推动跳水运动的普及和发展”,但邀请一群非专业的明星进行高空跳水,丫蛋、王丽坤等女星甚至连游泳都不会,纯粹是拿生命博收视率。
 

随之而来的,就是64岁的牛群跳下后闷在水下十几秒、韩庚先是被水压磕伤上颚又被水拍晕、黄征入水后满嘴是血,包小柏耳膜穿孔短暂失明……
 

高以翔猝死前大喊“我不行了”:这样拿命搏眼球的综艺,别录了

 

直到释小龙的工作人员溺亡,出了人命,这类真人秀才被广电叫停。
 

2014年10月,在录制《奔跑吧兄弟》第一季时,李晨被撞伤左眼眉骨,缝了20多针。
 

高以翔猝死前大喊“我不行了”:这样拿命搏眼球的综艺,别录了

 

2014年11月,钟汉良在迪拜滑雪场录制《极速前进》节目时,被要求坐在滑板上用身体撞击远处的十个保龄球,他先后几十次飞出滑板,脸部撞进雪堆,表情十分痛苦。
 

高以翔猝死前大喊“我不行了”:这样拿命搏眼球的综艺,别录了

 

2015年,在录制《真正男子汉》时,王宝强与刘昊然在独木桥上对抗时受伤,导致右脚骨折。
 

高以翔猝死前大喊“我不行了”:这样拿命搏眼球的综艺,别录了

 

2016年7月,在录制《我们的法则》节目过程中,吴奇隆为参加萨卡拉瓦传统的“瘤牛比赛”,在当地村民的指导下进行赛前训练,就在训练途中,吴奇隆不慎滚落牛车。
 

高以翔猝死前大喊“我不行了”:这样拿命搏眼球的综艺,别录了

 

2018年3月,张杰在录制《王牌对王牌》的一个危险环节时缺氧晕倒,半边脸拍在凳子上。
 

在场的粉丝爆料,大张伟怼节目组为什么把有问题的游戏往台上搬,导播笑了,大张伟接着又吐槽:“合着晕倒的不是你”,导播又笑。但是这段“插曲”被节目组要求禁止外传。
 

高以翔猝死前大喊“我不行了”:这样拿命搏眼球的综艺,别录了

 

曾几何时,为博眼球,博收视率,国内综艺开始模仿韩国综艺的成功经验,并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难度,而相应的安保措施却未能完善。
 

而明星们为了饭碗,也充分发扬拼命三郎的精神,置生命于不顾。
 

但屡次录制,屡次出事,不禁让人产生疑问,这类高强度综艺的意义何在?
 

我们希望看到的是艺人们在专业领域带来的视听盛宴,而不是这些毫无人性罔顾生命带来的刺激。
 

演员就专心演戏,歌手好好唱歌,不挺好吗?
 

敬业精神固然可贵,但游戏竞技、户外探险、极限挑战类的节目,在没有专业指导和安全保障的条件下,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太大了。没有什么工作,值得拿命来换。
 

4
 

高以翔事件不知会如何处理,但预防伤害远比善后重要得多。
 

在国外,也发生过节目录制致人伤亡的案例,但在欧美、日韩,对综艺节目制作有明确的要求,很多监管要求甚至被写进了法律。
 

一些户外竞技类节目录制,要求嘉宾达到一定的训练时长,且现场医疗保障要到位;参与节目录制的观众有明确的指引规范;节目搭建的装置需有明确的技术指标……
 

在综艺节目极其发达的韩国,节目录制时,快餐车、救护车都是自带的,所以根本不会存在十几分钟救护车才赶到的状况。
 

韩国著名综艺《Running man》节目组甚至研究过,录制节目时引起人群拥挤甚至踩踏事件时的预案。
 

但这些举措,都是用生命和血泪换来的。
 

1999年11月,韩国著名演员金成赞参加《挑战!地球探险队》节目摄制,在老挝的深山野林进行拍摄后,感染疟疾而身亡。
 

高以翔猝死前大喊“我不行了”:这样拿命搏眼球的综艺,别录了

 

▲右为金成赞
 

2004年,录制《星期天是101%》时,配音演员张正镇在吃发糕时,发生了卡喉事件。发糕落入呼吸道,呼吸道堵塞,当场死亡。
 

高以翔猝死前大喊“我不行了”:这样拿命搏眼球的综艺,别录了

 

之后节目被废除,引发了韩国全行业对安全保护的重视。
 

反观我们的综艺,不要只是学了皮毛,而忽略了最重要的人身安全。
 

高以翔去世后,网友在微博发起的#别录了#话题,要求叫停节目。
 

目前该话题已经登至热搜榜第一,诚如网友所言:这样草菅人命的节目,可以休矣!
 

高以翔猝死前大喊“我不行了”:这样拿命搏眼球的综艺,别录了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1061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