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最强女间谍:从富家千金到脱衣舞娘,她是怎么走上不归路的?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0-11-28 19:40:38  点击:197  属于:要闻热点

提到女间谍,人们总是赋予她们神秘的色彩。

在世界间谍史上,有一位美貌的女间谍,死后她的头颅被放进博物馆,却离奇失踪。

她的一生可悲可叹,关于她的评价众说纷纭。

她的名字叫做玛塔·哈丽(Mata Hari),让我们穿过百年的历史烟云,一起走进她的故事。

1、落魄千金

玛塔·哈里原名玛格丽莎·泽莱,1876年出生于荷兰的一个富足的白人家庭,作为家中最小的女儿,自小便被全家人捧在掌心,无忧无虑地长大。

玛格丽莎长到13岁的时候,父亲的生意日渐萧条,又在一次股票的投机生意中损失惨重,只能变卖家产偿还债务,一家人从豪宅搬入了贫民区。

一夜之间从天堂到地狱,父亲不堪忍受失败,到大城市寻找东山再起的机会,却一去不复返。

1891年,玛格丽莎15岁,母亲在痛苦中与世长辞。玛格丽莎和哥哥们被迫分离,分别被亲戚或教会收养。

几年后,玛格丽莎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报纸上一则征婚广告引起了她的注意。上面写着:“一位休假探亲的军官,希望寻觅一个性格开朗的女孩”。

孤苦无依的玛格丽莎就像汪洋中的一只孤帆,渴望遇到一艘大船,拯救她于狂风骤雨。

她试着联系上了对方,在见到对方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得救”了。

那名军人叫鲁道夫,他曾骁勇善战,屡获战功,但他比玛格丽莎足足大了22岁,和她父亲的年龄相仿。岁月和战争在他身上留下了残酷的印记,胡子花白,身子也不再健康,糖尿病长期困扰着他。

但玛格丽莎太渴望一个家了,她被鲁道夫的军人风度和佩戴的勋章所吸引,两人很快坠入爱河。

1895年,19岁的玛格丽莎嫁给了41岁的鲁道夫。一年后,他们的儿子出生。

▲ 玛格丽莎和鲁道夫结婚照

玛格丽莎以为终于找到了后半生的港湾,然而换来的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她的丈夫并没有因为结婚而放弃单身时的恶习,经常和各种各样的女人在外面厮混,到凌晨才醉醺醺地回家。

变本加厉的是,他开始家暴,甚至在玛格丽莎怀孕的时候也没收手。

后来鲁道夫工作调动,一家人搬到了陌生的爪哇岛。

他甚至公开迎娶了一个当地女人为妾,并告诉玛格丽莎,在这里,这种习俗是很常见的,她必须适应。

▲ 玛格丽莎和鲁道夫

这一切,玛格丽莎都默默地忍耐着。

1898年,她生下了第二个孩子。本以为女儿的降生能够挽回他们岌岌可危的婚姻,但上帝的恶作剧并没有就此作罢。

一个夏夜,睡梦中的玛格丽莎被孩子凄厉的尖叫惊醒,她冲进房间,发现两个孩子浑身抽搐,口吐白沫。她痛苦地意识到,那是中毒的症状。

最终,小女儿抢救了过来,儿子却不幸身亡。

没有人知道是谁下的剧毒,周围都传言是某人的报复,可能是一个曾经被鲁道夫冤枉的仆人,但因为没有证据而不了了之。

这对不幸的夫妇,并没有因为共同的创伤而互相慰藉,而是各自陷入了各自的泥沼。

玛格丽莎经常呆呆地坐着不说话,一坐就是几个小时。而鲁道夫却把怒火转向她,把儿子的死归咎于她,不是冷嘲热讽,就是拳打脚踢。

随着儿子的夭折,1903年,两人的婚姻也走到了尽头。

在那个年代,一个女人要求离婚是可耻的,但玛格丽莎向法庭提出了分居申请。

法院裁定鲁道夫每月支付赡养费,但鲁道夫不肯出钱,还在当地报纸上刊登了一则启示:恶毒的妻子抛弃了他,请求所有人不要向他的前妻提供工作或帮助。

身无分文,人生地不熟,又找不到工作,玛格丽莎只好把女儿交给前夫抚养。

她没有技能,没有丈夫,没有孩子,没有工作,没有收入,这世界似乎已经没有了她的容身之所。

她渐渐变得沮丧,难道自己就要这样度过一生吗?难道下半辈子只能靠救济勉强过活吗?

2、命运转折

绝境之中,玛格丽莎鼓足了最后的勇气。在亲戚的帮助下,她凑够了钱,来到了梦寐以求的巴黎求生。

这座城市和她梦想中的一样耀眼夺目,她去了一家马戏团做骑师,还兼职做艺术模特。

为了迎接新生活,她给自己起了一个新名字:玛塔·哈里。梵语意为“神之母”,印尼语则是太阳的意思。

她开始试着表演充满东方风情的舞蹈,为此,她给自己编造了一个神秘梦幻的身世——她称自己是一位印度僧侣的后人,从小在湿婆神的庙里长大,还被奉为圣职,学习印度教的神圣舞蹈。

和白人的白色皮肤和金发碧眼不同,玛格丽莎自小就拥有浓密的黑发、黑色眼睛和小麦色皮肤,所以她编造的谎言显得真实可信。

1905年3月13日,她在巴黎吉梅博物馆首次演出,凭借带有东方文化的神秘和充满诱惑的身体,折服了所有的观众。

表演结束后,全场掌声震耳欲聋。

“玛塔·哈里”这个名字一夜成名,此后她又拍摄了很多衣着暴露甚至裸体的照片,还在舞台上跳起了脱衣舞,这种惊世骇俗的做法刺激了人们的感官,受到热烈追捧。

她凭借充满诱惑的气质、性感妩媚的形象,成功地将整个巴黎的娱乐业带入了一个崭新的境界,并将她的表演带到了欧洲其他国家。

她也借此接触到不少富人权贵,为了金钱财富,她的私生活越来越放纵,渐渐地从舞女变成交际花,甚至妓女。

而不断周旋于法国、德国和俄罗斯等国的军政显要之间,彻底让她走向了不归路。

3、双面间谍

一战期间,荷兰为中立国,作为荷兰国民,玛塔能够自由地来往各国之间。

而正是因为这个特殊的身份,使她引起各国军方的注意。

据玛塔回忆,一个偶然的机会,她获得了英国军情五处军官接见,并答应他成为法国军队的间谍,以此获得丰厚的报酬。

为了获取情报,玛塔成为德国一个高级军官的情妇,从他那里获取了大量德国军方的情报。

谍战场上向来诡谲云涌,戏剧的一幕发生了。

1917年1月,德国军队向柏林总部发送了一封电报,这封电报描述了一个代号“H-21”的德国间谍的所采集到的大量情报。法国情报人员截获了这份情报,并破译了全部内容,很快判定出H-21正是玛塔·哈里。

玛塔被认为是两头吃利的双面间谍,1917年2月,她在巴黎家中被法方逮捕。

玛塔极力否认她是双面间谍,她从始至终都是在为法国效力,而德国是在借刀杀人。

尽管没有确凿的证据,但军事法庭上,法方判决玛塔死刑。

在场的人都很同情这个美艳魅惑、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纷纷请求法庭宽大处理,她的律师甚至跪在法官面前。

后来也有历史学者猜测,或许真的如玛塔所说,德国是有意地实行反间计。

当时法国在一战中正处于极度被动的地位,士气低落,几十万协约国的将士战死,所以法国政府急切地需要寻找替罪羊。

玛塔·哈里正是最合适的人选,如果她是德国的间谍,那么自然对数万士兵的死亡负有责任。

然而这些都是后话了。

1917年10月15日清晨,玛塔被捆绑着走向了刑场,终年41岁。

▲ 玛塔被执行枪决前

玛塔死后,她的尸体无人认领,因此送到医学院,用于医学用途。她的头颅经过防腐处理后,存入了巴黎解剖学博物馆,直到2000年,保管人才发现头颅已经丢失,至今不知去向。

关于玛塔的评价褒贬不一,后人为她翻案,认为她被法国人处决很可能是严重的司法不公,并称她是“世纪最强女间谍”。

她的故事被搬上大银幕,著名女演员葛丽泰·嘉宝、玛琳·迪特里希和珍妮·莫罗都曾演绎过她的故事。

▲ 1931年嘉宝主演的《魔女玛塔》剧照

她的经历被美化、戏说成各种版本,历史不过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玛塔·哈里究竟是死有余辜的双面间谍,还是政治的牺牲品,我们已不得而知。

但纵观她短暂的一生,从千金之躯沦为妓女,从家人离散到儿子夭折,从天真无邪的少女到贪得无厌的间谍……命运的车轮不停地在她身上碾压,一切都是可悲的,但一切也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如果是你,会作何选择?文/喻汀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2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