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垫底的东北, 为啥能成为网络直播重镇?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7-05-15 14:54:47  点击:1538  属于:要闻热点

 

东北人成功地抓住了移动直播的先机,东北籍的年轻人似乎找到了新的突破口,而直播行业是否能够长盛不衰,却还是未知数。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书剑为酒

 

前一段时间的黄鳝女主播事件刷爆朋友圈,甚至一度盖过国足赢球的热点新闻,网络直播的热火已经是无可辩驳的事实。而在直播江湖里,一个惊讶的事实显示,来自东北的主播占领了当下最火热的移动直播行业,根据《北京青年报》的统计显示,在花椒直播、陌陌直播、一直播、9158、6间房、KK直播等多个素人秀场类平台上的“最热门主播”中,东北人占据了近一半、甚至超过一半的位置。

网络主播Mc天佑,来自辽宁锦州

有趣的是,目前秀场类直播平台上超过80%的热门主播都是女性,而其余不到20%的男性主播,几乎都来自东北。同时,在斗鱼、虎牙、龙珠、战旗等以游戏为主的直播平台中,东北主播在游戏主播中并不多见,但是依然存在诸如“小智”这类炙手可热,激流勇退的人物。可以说,东北主播占据了国内秀场类主播的半壁江山。

一向在互联网领域发展成果不大的东北地区,却一夜之间占据了移动直播平台,成为网络直播大军中的中坚力量,那么为什么东北人多产大主播,又有如此多的从业人员?

 

东北三省的经济寒冬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作为曾经的老工业基地,东北地区曾经长期作为我国经济增长的龙头地区,1978年,辽宁省的GDP总量高居全国各省区第二位。但是如今的东北地区却是廉颇老矣,顷刻三遗矢尔。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口号喊了好多年,但是东北三省依然衰落。

数据显示,2015年东三省的GDP增速在全国垫底,辽黑吉三省分别是全国倒数第一、第三和第四,而在2016年第一季度中,辽宁省GDP则出现负增长,继续垫底。这些统计数字背后是糟糕的经济形势和稀少的工作机会,去年上半年辽宁省省会沈阳失业率达7%,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从历史发展来看,上世纪90年代末的国企改革,有接近四分之一的下岗职工在东北,这也是电影《钢的琴》的现实写照。从现实来看,东北的经济结构则更加依赖投资和制造业,投资行业自不必说,对普通人的影响力微弱,制造业倒是门槛不高,但是平均薪资水平也不高,这就严重制约个人消费能力。除了经济下行带来的整体经济寒冬之外,东北的居民收入和生活水平也在下降。

从数据上看,东北三省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辽宁省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黑龙江省和吉林省则低于全国水平,更不用说和北京上海这些发达地区相比。在用人单位的工资水平上,东北地区则长期徘徊于全国榜单的最末位。在中国的科技互联网版图上,东北地区也几近空白,除了东软集团,能喊得出名字的科技公司寥寥无几,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等新兴业态严重滞后于全国,而种种原因造成的就业危机,也导致大量东北年轻人出走外省。

当传统的工作和总体的经济形势无法给年轻人们提供更好的生活时,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找出路,移动直播行业在近两年迅速兴起,给迷茫和跌撞的东北年轻人打开了新世界,他们几乎是第一批进入移动直播行业的主播。而在直播平台上,这些东北小伙,或是姑娘们聊起来自己为何做主播时,理由千篇一律,“没工作,没钱给家人看病,想要更好的生活”,理由已经接近直白——没钱。

而直播行业的高收入是吸引大量的东北籍主播入行的最重要原因,当下一普通的全职主播扣掉平台的抽成也保持着5000元左右的月收入,或许这些钱在一线城市生活艰难,但是在三四线城市却足够支撑起不错的生活。

 

东北牌草根文化

东北人的性格是爽朗率真的,有句玩笑话说:除了山海关,全是赵本山。在性格上,东北人能说会道和表现力强,完全不同于南方人的温婉秀丽,风格是直接火辣劲爆的,这刚好符合直播行业的传播准则,往往东北主播从小白能够迅速成为受欢迎的主播也通常是这类的原因。老话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年轻貌美的女性主播是各个平台上最常见的类型,她们的武器就是姣好的面容,正如映客直播的那句广告语: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

赵本山女儿赵一涵

东北则是多产美女的地方,哈尔滨连续三年高居中国十大美女城市榜首,大连也是著名的美女产地。东北女孩容貌姣好,身材高挑,曲线动人,大多数大眼珠子高鼻梁,非常适合直播镜头。而这些女孩子们在直播治愈的闲话家常,卖萌和发嗲则会让更多的受众把眼球投射到这儿来。而男性主播里,东北男生擅长神侃的特性在各个平台上被无限放大,各自的直播间里,抖机灵,讲段子,评论时事等脱口秀模式来吸引粉丝。

赵本山和女儿一起直播

东北的黑土地上滋长出来的独特草根文化和民间文化是东北籍主播受欢迎的又一原因。提起东北一定要说赵家班,赵本山曾经是中国春晚的小品王,虽然已经告别春晚几年,但是赵本山带来的喜剧作品曾经是中国春晚的压轴作品,这极大地改变了观众们的观影感受。在语言方面,东北方言和普通话接近,容易传播,易于理解,并且东北话和东北味儿普通话里带有的“赵本山气息”使观众们更容易放松和喜爱。

不光是直播行业,电视电影领域里,作为东北戏剧文化代表存在的赵家班在各个领域都有涉足,并且产生了众多能够独当一面的喜剧明星,如宋小宝、小沈阳、刘小光等人在综艺节目的大受追捧也能反映出这种草根性的文化的群众基础有多强。这些东北籍演艺明星充当了“文化大使”,将东北文化传播到了全中国,给人们留下东北人热情、幽默、接地气的印象。

广大的东北籍主播门很好地运用了这种文化上的熟悉感和认同感,他们大多不介意用方言表演,或者是乐于用方言表演,东北方言天生带有的幽默性以及主播们选择的直播形式都让其充满了草根气息和趣味性,而这些元素又刚好和移动直播工作的传播要求高度吻合,东北人最熟悉的草根娱乐形式和同样以草根形式野蛮生长的直播行业一拍即合。他们在直播间隙的瞎侃、唠嗑和拉家常类似于二人转表演中的拉场戏说,性格开朗热情的东北人对这份工作的契合度极高。

 

抱团取暖的传帮带

在直播行业内是具有地域性特点的,如在各大平台上见到的双主播形式,即两名主播远程连线,一同出现在一个直播空间内,两名主播可以一起聊天、唱歌、跳舞或者是一块游戏,两人的高度配合会给观众们带来更加精彩的直播内容。而双主播的形式中,东北主播通常占据主动地位,通常会负责带动气氛,拉拢粉丝,和粉丝互动。

而在主播之间,相互的互刷互带也是目前常见的现象。这类现象和东北人喜欢抱团,东北文化内的浓厚师徒制有关系。传统的师徒制度是中国的典型技艺传承方式,父子相传,师徒相授主要以口传心授的方式进行,在东北地区这种师徒文化则更加盛行,如非常有名的辽宁省民间艺术团,或者说叫做赵家班。赵家班长久存在并且作为一个团体蒸蒸日上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以传统的带江湖气息的师徒制度作为成员之间的纽带。深受这种文化影响的东北主播们也常见抱团和互带现象。如赵家班的很多演员都在直播,赵本山本人在直播平台的人气也很高,赵本山的女儿曾经刷新过映客直播的日收入榜单,狂收88万,其重要原因就是赵家班在直播平台上的抱团取暖。

直播行业依旧火热,互联网又一波的浪潮中,东北人成功地抓住了移动直播的先机,东北籍的年轻人似乎找到了新的突破口,而直播行业是否能够长盛不衰,却还是未知数。
 

微信扫描识别二维码  
关注世界华人周刊微信公众号(wcweekly)
可及时收到更多更新鲜的好文章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