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白上了?这些汉字拼音修改,揭露了一个难以解决的矛盾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9-02-20 19:50:19  点击:578  属于:文化交流

 

 

一个争论,揭开一个难以解决的难题。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朗博

 

 

近日,有关字词拼音的话题火了。

 

这个话题上了热搜,引起网友的广泛关注、争论。

 

 

原来我们早已习惯的一些字词读音,竟然是错误的!

 

难怪很多网友感慨:“怕是上了个假学”。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一篇文章引发的争论

引起这场争论的是一篇题为《注意!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的文章。

 

文章说,我们以往读这三句古诗时,是这样的发音。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cuī)。”

 

“远上寒山石径斜(xiá),白云生处有人家。”

 

“一骑(jì)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但正确读音应该是:衰读shuāi,斜读xié,骑读qí。

 

现在,要把习惯的错误拼音改回去。

 

此外,还有很多拼音我们也“读错”了。

 

例如,原读音确凿(què zuò),后因从俗改为确凿(záo)。

 

(qián)麻疹错读为荨(xún)麻疹。

 

呆板(ái bǎn)应读为dāi bǎn

 

铁骑(tiě jì)改为tiě qí,但其实tiě jì才是古代发音。

 

说服的正确读音“shuō fú”  ,而不是“shuì fú”。

 

此外,“被读错的字词读音还有很多……

 

我们小时候的“规范读音”现如今竟变成了“错误读音”,网友能不懵了吗?

 

要不要把我们习惯的读音改过来,网友的看法也分成了两派,展开激烈的争论。

 

反对改过来的人认为:统一规范语音,对于教学普及,有着重要作用。

 

不然,以后教师怎么教,学生怎么学?

 

支持改过来的人,认为这是对传统文化的伤害。

 

不过这场激烈的争论,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

 

因为《咬文嚼字》主编黄安表示,这些字的读音来自于国家语委2016年的《征求意见稿》。

 

至今尚未发布,即便发布,也不应该和原稿一样,没有必要担心。

 

原来是虚惊一场!

 

可是,这并没有解决我们心中的困惑,到底是应该尊重传统文化呢,还是按照约定俗成的来?

 

要想明白这个问题,就要搞清楚字词读音为什么会发生变化。

 

 

语音变化就是各地方言争老大

读音的变化,就是普通话与方言的矛盾。

 

秦始皇统一中国,也统一了文字、货币和度量衡,但还会遇到什么问题?

 

当然,就是方言问题。

 

想象一下,当时秦的朝廷里面有来自各国的大臣,大家都操着南腔北调,谁也听不懂谁的呀,怎么讨论国家大事?

 

 

于是,就要选择一种方言,当成官话,这就是普通话。

 

如果你是秦始皇,会选择哪一种方言当做官话呢?

 

毫无疑问,就是选择自己的家乡话。

 

所以,秦朝的官话一定是带有浓厚陕西关中方言的“普通话”。

 

刘邦推翻秦朝以后,还能让官话带有秦朝的口音?

 

于是,汉代的官语就改成“洛语”,那时的普通话就是“洛阳话”。

 

还好,南宋之前,中国政治中心大多都在洛阳与长安一带,所以,洛阳话一直是官方的普通话。

 

古代洛阳, 九朝帝都

 

从元朝开始,经历明、清两代,到现在,首都大多建在了北京,当然北京方言就成为了普通话。

 

笼统而言,现在汉字语音的变化,就是洛阳的方言转变为北京方言的历史痕迹。

 

例如,“远上寒山石径斜”一句的“斜”,在唐诗宋词中都读xiá,是洛阳话。

 

元朝建都北京,北京方言成了普通话。

 

“斜”的发音发生了变化。

 

关汉卿的元曲《南吕·四块玉》中,“凭栏拂袖杨花雪,溪又斜”的“斜”,读作xié。

 

元曲作为戏曲开端,是为社会底层表演吟唱的,相当于那时的流行歌曲,更容易为广大群众所接受。

 

山西,元代的戏台,当时人们在此演戏和听戏

 

所以,“斜”从元朝到今天,就一直读xié。

 

明代陈第《毛诗古音考序》中说:“时有古今,地有南北,字有更革,音有转移,亦势所必至。”

 

所以,字词的不同读音,就是不同朝代普通话的变迁。

 

哪个地方成统治中心,哪个地方的发音就是社会主流,成为普通话。

 

而其他地方的话,就成了方言。

 

 

了解了语音的历史,你觉得“斜”到底应该读什么?

 

 

不要太为难孩子了

看到这里,北京人一定会赞同“斜”读xié。

 

但河南人更想把“斜”读成xiá。

 

这样争论下去,各地方网友怎能保持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

 

再者,“斜”在先秦的《诗经》中里面读sia。(这发音好复杂呀)

 

要是完全按中国古人的发音,要骂娘的就是中国亿万学生了。

这一下,语文的学习量又不知道增加多少倍。

 

如果在考试中,回答“斜”发什么音,难道要把三个答案都写上?

 

即便你把古诗中“斜”读对了,但是那么多读音改变的字,怎么办?

 

按照唐宋的发音,又有谁能听得懂?

 

不信听听宋朝人的发音:

《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中古汉语读音

 

中国三千年文化太博大了,学之不尽。

 

例如,“叶公好龙”的“叶”的读音,和这个成语的意思早就发生了改变。

 

“叶”读“shè”,“好龙”其实指的他喜欢修水利,即“水龙”。

 

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如果这样抠下去,叫孩子还怎么学习应用语文呢?

 

 

其实,语音的最大功能是交流。

 

随着中国经济发展,人们打破以往地域的局限,为了方便交流,就要推广约定俗成的普通话。

 

这才是语音最基本实用的功能。

 

对于大多人来讲,把现在的字音全部搞清楚就已经很不错了。

 

 

广东人是从哪里来的?

当然,我们也不能忽视方言,更不能不重视各地语音,及其演变过程。

 

方言是历史文化的活化石。

 

还是这个“斜”字,在现在广东梅县、深圳安宝、台湾四县腔等方言中发sia的音。

 

天呀,这竟然与先秦《诗经》中的发音一模一样。

 

现在东南地方的发音,为什么与两千年前中原大地的发音相同?

 

在古代,中原大地上生活着的真正的汉族人,为了躲避战乱,逃难到东南沿海这些地方,至今一直保留两千年前的发音。

 

 

这些古代中原人因为客居东南他乡,故名“客家人”。

 

客家话,很有可能就是两千年多年前孔子时代的普通话。

 

我们研究各地方的方言,就能发现中华民族各个姓氏家族迁徙的道路。

 

顺便很遗憾地告诉河南人,现在的河南话,已经不是千年前的普通话“洛语”了。

 

经过南宋和明朝的战乱,大量人口迁移,口音早就发生了改变。

 

 

也许,东南沿海的某个地方的方言,才是一千年前标准的河南话。

 

中国,是世界上三千年唯一文字没有中断的国家。

 

借助文字,研究语音的变迁,就可以完整推演出我们华夏民族的文明史。

 

自豪吧?这是我们文化的优势。

 

所以,重视和保护方言,就是保护我们的历史文化传统。

 

 

强森原来是中国人的后代

再说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

 

美国的影星道恩·强森是波利尼西亚人。

 

 

现在南太平的群岛,包括我们熟悉夏威夷、新西兰等地,这些群岛土著都是波利尼西亚人。

 

 

2010年,一些波利尼西亚人来到中国福州寻根,认为他们自己是中国人的后代。

 

这并不是毫无依据的,其中重要的依据之一,就是这些南岛语系的音素与福建古老的方言相同。

 

 

远隔千里,环境封闭的波利尼西亚,为什么有些发音竟然与福建的一样?

 

这当然不是巧合。

 

每一种语言,也是本民族历史文化的记录,一旦消失,全部湮灭。

 

保护方言和抢救濒危语言,就是保护多样性的民族文化,这样利于人类文明的传承和发展。

 

可是,随着当今全球经济一体化、互联网和信息化的高速发展,正加速着语言的消亡,现在语种的多样性已经遭到破坏。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预言到2050年,90%的人类语言将从地球上消失。

 

这正是现代文明社会所面对的文化难题。

 

 

一个难以解决的矛盾

同样,我们中国现在也面临这样的问题。

 

我们既要适应人们交流的需要,推进普通话的推广,但又要保护各地方方言。

 

 

对于普通人来说,学好普通话,有利于中国的各地方沟通、交流与合作。

 

对于语言专业的人来说,现在保护方言,也是迫在眉睫的大问题。

 

 

这次有关字词拼音改变的争论,也正是普通话与方言所存在的矛盾。

 

可是如何解决这个矛盾呢?

 

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32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Data/runtime/yunxingshi.php on line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