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被员工告上法庭, 歧视亚裔, 这事儿不能惯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8-03-19 21:28:29  点击:246  属于:文化交流

在多样化问题上,谷歌又双叒叕出问题了……

作者:鹿溪

一说起谷歌,不少人都好感连连。这不,前阵子一篇《终于,谷歌成功返回中国》的文章,只是简单介绍了谷歌地图正式回归,就令大家伙儿红着眼眶,落了泪,激动得立马掏出手机试了下,生怕错过这历史性时刻。

毕竟,想当年,谷歌的便捷程序,逆天功能,早早就俘获了我们的芳心,如今一别八年,我们都甚是想念……

然而,就当我们沉醉在对谷歌的怀念不能自拔时,一则消息突然跳了出来,什么?谷歌被自己的员工告了!因为歧视白人和亚裔?!

图片来源:搜狐网

Excuse me??没搞错吧,难不成,我们苦苦期待谷歌的回归,人家却打心眼里看不起我们?

带着这份疑虑,我仔细地通读了这则消息。

我爱你深沉,你却无端开除我

 

根据《今日美国报》报道,今年1月,谷歌旗下YouTube公司一位前招聘管理人员阿恩·威尔伯格(Arne Wilberg),向美国加州圣马特奥县高等法院提交了一份起诉书。

他在诉讼书中这样写到:过去这些年,Google一直推行限额政策,为了提高女性和少数族裔的员工比例,Google对男性白人和亚裔的申请人存在歧视行为。

为了落实这一政策,2016、2017年间,他和同事多次被告知,如果对方不是女性、黑人或拉美裔,就可以毫无理由地驳回他们的求职申请。

2017年3月, YouTube网站的招聘经理又给各位HR们写了一封信,告诉他们,“继续招收L3人员,并从历史上的弱势群体中吸纳新的L3人员”,还宣称“我们应该只从弱势群体中考虑人选。”

对此,他感到很不舒服,于是,在一次例行谈话中,他随口向部门主管抱怨了下,自己对于人事招聘中“非法和歧视性招聘规定和做法”的不满。

没想到,去年11月,已经在谷歌和其分支机构YouTube工作了7年的自己,在没有任何工作失误的情况下,竟然被主管解雇了!

 图片来源:美联社

好端端地却被开除,Wilberg气不打一出来,一气之下,他将来龙去脉呈上了法院,希望能得到公平的处理。

看到这里,我心里也纳闷,按说,保护弱势群体,给他们提供合适的工作机会,本身是件挺好的事情,可如果正如Wilberg讲的那样,谷歌是打着保护弱势的幌子,“明目张胆”地限制并歧视亚裔,缩减他们的工作机会,这难道不会成为另一个层面的歧视弱势吗?

毕竟,亚裔求职者因为歧视而逼得走投无路的案例,比比皆是。

他们看到的,只是我这张亚洲脸

早先,美国劳工部就曾起诉硅谷创业公司Palantir Technologies,说它们系统性地歧视亚裔应聘者。劳工部举例说,Palantir评估了130多名工程类实习工作的应聘者,其中73%的合格者是亚裔。然而,等到最后公布结果时,Palantir雇佣了17名非亚裔应聘者,亚裔只入选4人。

如果不是歧视的话,发生这种情况的概率大概是十亿分之一。

看到这个冷冰冰的数据,不知道那些在美国苦读为进硅谷各大创业公司的孩子们,内心作何感想?

然而,能进入评估系统已经算是好的了,大多数亚裔求职者,只是在简历筛选的最初环节,就因为带有亚裔姓名被pass掉了。

根据多伦多大学与怀雅逊大学联合的一项调查数据:拥有亚裔姓名的求职者,面试机会比白人求职者少20%—40%不等,即使亚裔求职者拥有硕士学历,所得到的面试机会仍然会低于学历较低的白人求职者。

只是在筛选简历的第一环节就困难重重,难以想象,过五关斩六将好不容易获得面试机会时,当HR看到求职者长着一张亚洲脸时,又会无端pass掉多少才能学历远在求职要求之上的亚裔求职者?

或许有人说,求职这种事情不好说,毕竟,任何一个国家都会优先录取本国闲置劳动力,上纲上线到种族歧视,未免太严重点。

可下面这个故事,不由令人心生寒意,因为,不管你拿着哪里的国籍,只要长着一张亚洲脸,连订个房子也会遭到歧视,来自美国的亚裔旅客Dyne Suh就是个例子。

去年,她和未婚夫计划去洛杉机附近的滑雪热点大熊湖附近渡假,并在Airbnb上预订了一间山中树屋。

不料,之前明明沟通得好好的,可快抵达时,房东竟用一连串充满攻击性的种族歧视词语谩骂他们,“就算你是地球上的最后一个人,我也不会把它租给你。因为你是亚洲人!”接着便取消了订单。

Suh也很纳闷,怎么好端端的,遭到这样的谩骂,回看与房东的聊天记录时,这才发现:原来是自己黄皮肤黑眼睛的头像惹的祸!

虽然在后续的处理中,Airbnb退款并补偿给他们另一间房,可一行人却再也提不起旅行的兴趣了。

在后续的采访中,Suh满脸悲痛地说:“不论你处于社会的哪个阶层,不论你是否受过教育,不论你是否是美国公民,他们看到的,只是我的亚裔长相!”

是啊,当社会不断变革,当时代不断进步,当地球以“村”称呼时,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依旧以肤色、面容作为评判标准,这样简单粗暴的一刀切行为,令不少长着亚裔脸的民众,饱受煎熬。

因为不堪歧视,他们备受煎熬

去年,一位就读于昆士兰科技大学(QUT)的中国留学生闫同学,通过Facdbook向大学主页发布了一条消息。

在这则消息中,她不仅为学位花费的金钱而担忧,同时也流露了因屡遭歧视,自己身心俱疲,甚至流露出轻生的念头。

她说,“这里的人充斥着种族主义,亚洲人并不受欢迎。”

在学业压力与不受欢迎的大环境中,女孩从原本的乐观阳光到如今的消沉自弃,很难想象,满怀希望出国留学却不受待见的她,内心经历了怎样煎熬。

还好,朋友们看到后,这则消息立刻转发扩散开来,大家尽自己最大努力来安慰、劝说她不要放弃这大好时光。

最终,女孩去了紧急救助中心接受救助,好在,目前一切正常。

可另一位美籍华人就没那么幸运了,前阵子,她在微博里写道:如果你作为华裔被老板歧视,被指派做很多本质之外的工作,被老板冷嘲热讽,被瞧不起,被骂黄皮猴子,怎么办?给相关部门打电话投诉老板种族歧视,非常好用,保证以后你的老板绝对不敢歧视你,也不敢骂你。

本以为这样的言论会令不少人扬眉吐气,可是,微博底下,却有一群人来怼她。

有人说,就是因为博主这种投诉的人太多了,所以美国人才看不起中国人,有人说,如果你勤奋工作,老板怎么会歧视你,肯定是你自己整天消极怠工钻空子,还有人说,忍一时风平浪静,想想当年韩信的胯下之辱……

也许,正是由于我们一直信奉的“中庸之道”,信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信奉吃亏是福,因此,当遭遇不公正的待遇时,大多数人选择默默忍受,殊不知,正是因为一次又一次的退缩、忍让,给了对方变本加厉的机会。

65年前,罗莎·帕克斯坐在白人专座上,并拒绝为一位粗暴的白人男子让座,因此被送上法庭,引发了一场全国性的黑人民权运动,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使得1964年出台的民权法案,禁止在公共场所实行种族隔离和歧视政策。

55年前,马丁·路德·金写下《我有一个梦想》: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

在他们的努力下,大众对黑人的歧视少了很多,即使有,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当面痛斥了。可对于亚裔,这样的情况却鲜有改观。

或许,短时期内对种族的歧视不可消解,但至少,我们团结起来,多向前走一步,多为自己发发声,也许,几十年后的那一天,我们的后代就能快乐地生活在这个不以肤色作为评判标准的世界里。

权利和平等从来不会无端出现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想要在异国他乡获取更多应得的福利,做好本职工作是远远不够的,只有团结一致去发声,去争取,去让他国意识到我们这一族群的重要性,这样我们的利益才会有所保障。

希望未来,这样的现状会有所改善。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