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懂的日本人: 一个90°的鞠躬, 比几个亿的赔偿还管用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7-12-22 21:21:52  点击:861  属于:文化交流

​在日本,道歉真的有用。可是这个最喜欢道歉的民族,却最不肯认错。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唐僧牛仔

全文2186字,读完大约6分钟

最近一段时间,日本的制造业可谓是多事之秋。从东芝财务造假到三菱汽车夸大燃油效率,再到神户制钢伪造产品数据、斯巴鲁汽车曝光品质检验造假,直到东丽化工最近被曝出从2008年开始数据造假,更改质检报告书……

人们在电视上隔三差五就能看到日企负责人集体道歉的画面。

东电的管理层因为福岛核事故集体谢罪

一时间,日本知名大企业的高管轮番上阵,你方鞠罢我登场。有不少人觉得,你看日本企业,“员工”犯了错,高层出面鞠躬道歉,向全社会赔罪,日本的企业家和管理者真是有担当,这样的民族怎么能不强大呢?!

可是,近乎90°的弯腰鞠躬,眼中“悔过”的泪水,一场又一场的道歉会,真的如我们想象的那样,代表着日本人的诚心悔罪、痛改前非?还是我们对道歉的理解,和日本人完全不同。日本人那么爱道歉,到底是因为什么?

神户制钢所董事长兼社长川崎博

想融入日本社会,先得会说“对不起”

日本人可以算是最爱道歉的民族了。无论是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日剧、电影或者动漫作品里,最常见的就是忙着道歉的日本人。日本人把“对不起”当成了口头禅用,曾有旅日的留学生说,想融入日本社会,要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道歉。

毫不夸张地说,日本人的一天,就是各种道歉与被道歉。如果走路不小心碰到别人,大概无论是撞人的还是被撞倒的,都要向对方道歉。撞人的道歉可以理解,而被撞到的人也道歉,因为自己挡了道,妨碍到了别人。请人帮忙之前,也是一定要先说“对不起”,因为自己给别人添了麻烦。

在网上有则“五种奇怪的日本礼仪”的帖子,里面排名第一的,就是日本的道歉。帖子里是这么描述日本人说“对不起”(すみません)的。

可能有些人觉得这还好,但我第一次听说的时候整个人都有点风中凌乱。在日后很多时候,当你想要感谢某个人的时候不必说谢谢你,而是说“对不起/不好意思”。比如别人给你开门,别人帮你把垃圾带出去丢,或者别人在车站接你。这时候你说“对不起”在中文里面听起来就很奇怪,可在日语里面就浑然天成。

“嘿,一起出去吃午饭吧,我请客。”“对不起!”“好,中午见。”

当然,日本人对道歉礼仪的重视,也是相当了得!新入职的员工,肯定是先要接受关于道歉礼仪的培训,如果学不会正确的道歉,那就等着在公司里被视为不懂礼貌的人,接收孤立排挤吧。书店里有专门介绍各种道歉信格式的工具书,甚至电视台也会专门请道歉专家为人们讲解正确的道歉姿势。

东京电视台的一档综艺节目,之前请到了道歉专家讲解正确的道歉姿势

日本人对道歉的形式细化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比如说,道歉之前该如何选择谢罪的礼物呢?在日本电视台一档综艺节目中,嘉宾从几种物品中选择了“馒头”(日本点心的一种),因为嘉宾的理解是“馒头”是圆的,可能包含希望事件圆满解决的意思。而节目组请来的礼仪师却说最好的选择是“羊羹”,因为羊羹有一定的重量,而给对方送羊羹更说明了“对于这次自己搞砸了的事情,由衷地接受批评”。赔礼就是谢罪,如果送的礼物包含“希望事件圆满解决”的意味,则是非常失礼的行为。

最认真的戏精,是我们一起去道歉

 

电视新闻的镜头里,那些除了问题的大公司在记者会上的道歉环节,包括公司高管说话的语气和表情,鞠躬弯腰的幅度等等细节,都像是同一个老师教出来的一样规范。没错,他们确实有“老师”在教如何道歉。日本有专门的道歉咨询公司,就是为客户提供全方位的道歉指导,从用词、语气、痛心疾首的神态,到道歉时鞠躬的幅度,都有专门负责道歉礼仪的指导者全方位把关,半点马虎不得。在正式上台前,还要彩排演练几遍,以便达到最好的效果。

除了这些咨询和辅导,道歉公司还负责代人道歉。毕竟,企业公开道歉,那是被逼到万不得已才会做的。道歉公司的业务,小到私事,大到公事都有。比如,一个店员惹怒了客人,找到道歉公司假装他的上司,给客人打道歉电话。

道歉公司要做的,就是既靠道歉解决问题,又能同时保住顾客的面子。如果遇到特别难缠的主,道歉公司里还有一个特别的“土下座部队”,就是在公共场合当众下跪,上身伏地道歉。在日本,这是最卑微的道歉姿态,一般做到这个份儿上,对方还不原谅的话,被道歉的人,会被人认为是完全不讲道理的人。

喜欢道歉的民族,却最不肯认错

 

日本人眼中,道歉不等于认错。

站在中国人的角度,道歉就代表着认错,是要为自己的错误去承担责任。日本人却不一样,虽然天天道歉,但道歉行为本身却没有多少意义。

在日本人的世界里,一个正确的道歉比任何赔偿都管用。比如说,在交通事故肇事方向受害者道歉后,受害方如果再提出民事赔偿,社会舆论是不会赞同的,因为肇事者的道歉,已经让受害者的“场”恢复了平衡。当然,如果肇事者逃跑,那受害者无论怎么索赔也不过分。10年前,同样是做假账,由于谢罪“诚恳”,涉案金额高达420亿日元的日兴公司得到饶恕,而涉案金额仅50亿日元的活力门公司,由于拒绝认错,公司领导者最后被判两年半徒刑。

曾经风靡的日剧《半泽直树》剧中的情形,不太可能出现在日本社会生活中

在资深的日本媒体人野岛刚看来,日本人热衷道歉,其实只是对礼仪的形式化。“日本的很多礼仪、礼节只是一种习惯,人们并不真正理解礼节背后的意思。”野岛刚说,最初日本人是通过中国的书本学习礼仪,学会了很多形式上的规则。比如日本人在离开家时要说“我走了”,回家时要说“我回来了”,但并不思考背后的含义,哪怕家里没人也照说不误。日本人吃饭要先说“我开动了”,如果一个人吃饭,就对着食物说这句话。

福岛核事故后,东电高管和福岛县知事道歉,双方互相鞠躬

“我们是形式化的社会。”犯了错误的人在记者会上道歉,“给大家添麻烦了,实在抱歉。”但这句话常常让人看不清到底是对谁道歉,对什么问题道歉,因为道歉的对象不是具体受害人,而是笼统的社会整体。而道歉本身,也只是解决问题的一个必须环节,至于内心是不是真正认识到了错误并加以改正,那可不是道歉要解决的。

道歉背后的“耻感文化”基因

 

这种过度道歉的根源,其实在《菊与刀》这本书中,就被透彻地分析过了。

日本人认为,耻辱为美德之根。耻辱在日本伦理中所占的重要地位,就像西方伦理中的“纯洁良心”“与上帝同在”一样。就像以前的武士如果失败的话会切腹自杀,并非是他们多么贞烈,或是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报以多么深重的罪恶感,而只是因为无法接受失败的耻辱而已。

这就是别于西方基督教“罪感文化”的日本“耻感文化”的体现。道歉的动力来自“他须推测别人会做出什么样的判断,并针对别人的判断而调整行动”。就是说,日本人不但要对别人的行为警觉地察言观色,还要强烈地意识到别人对自己言行的判断。“为了社会,一个人必须自重”,当然,“如果没有社会,就无需自重”。

也正是因此,为了避免“耻感”,“耻感文化”也就异化成了“隐瞒文化”“篡改文化”,这也就解释了日本企业能几十年如一日的造假,即便在被发现的时候,也能振振有词,“我们认为这符合公司的做法,并没有给别人带来什么不利的影响,所以我们并没有错”。

这就是集体的力量。在“耻感文化”下,整条利益链中的每一个环节都不愿自己受到舆论的清算,于是自觉或者不自觉地参与包庇与隐瞒之中。

只要不给别人添麻烦,就不会有耻感

任何一种文化传统都有利弊两面,日本的道歉文化也不例外。他们的道歉文化是以不给别人添麻烦为基础,虽说这样的文化传统让整个社会非常和睦,有效减少了人们之间的激烈冲突,也能增强组织的凝聚力。但是,日本却不像西方文明一样,人们可以产生内在的罪恶感,以此来约束自己的行为,很多日本人都缺乏罪恶感,只要不给别人添麻烦,就不会产生心理负担。

日本人质被ISIS杀害后,人质父亲向社会道歉。此举另中国人诧异,日本人却认为人质事件让整个日本担惊受怕,道歉是理所应当

在日本的AV行业中,很多女孩子在第一次拍AV时难免都会有抵触心理,星探除了用梦想、演艺圈发展这些说服刚入行的女孩,如果这些软的没效果,星探还有一招,就是利用集体的压力,比如,他们会说,“大家都是来工作的,有家要养,可以好好配合,让所有人都早点下班吗?”、“都来到这一步了,才要突然停止吗?这里这么多人,都被你麻烦到了呀!”

日本的耻感文化真正的含义是“做坏事不可耻,被发现了才可耻”。如果自己做了一件不道德的事,但只要没给别人添麻烦,完全可以当成没发生过,内心不会有任何罪恶感。可一旦给别人添了麻烦,当事人就会羞愧到无地自容。

一旦给别人添了麻烦,他们虽然内心会无比羞愧,但对事情本身没有任何的罪恶感,他们拼命道歉只是为了获得别人的原谅,而不是为了弥补过错。只要别人肯原谅他们,他们立刻就一身轻松,完全不会想着为事情负责。

我都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2015年,一位微博网友称自己在日本坐出租车遭遇拒载,愤而投诉。事后,日方出租车公司几位高管携道歉信登门道歉。一位高层难过地说,从业20多年第一次遭遇这种投诉,请求原谅!这个事情被许多人解读为日本值得尊重的典范。

但是,被拒载的当事人的说法,却并不那么简单。当事人把拒载一事反映给出租车公司,在要求出租车公司提供书面回复后,收到的却是个人名义回复的道歉信,直到当事人表示让出租车管理部门或媒体报道解决后,出租车公司三位高管才在第二天登门道歉,而对之前毫无诚意的道歉,他们解释是,“当天上午才收到汇报,刚刚获知”。

拒载事件发生后,出租车公司高管登门道歉

旅日作家、孔子第75代孙孔健认为:日本的道歉是为了保全自己面子的手段,日人“通过赔罪,乞求对方的原谅,可挽回自己的印象和尊严”。

所以,直到今天,福岛核电站的核泄漏事故发生后,虽然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东京电力公司和福岛核电站的负责人没少在电视上鞠躬“谢罪”,可并没有人出来承担责任。虽然今年东京电力公司前董事长胜俣恒久和两名前副社长,被以“业务上过失致人死伤罪”强制起诉。但是他们直到目前也没有身陷囹圄,反而认为自身是无罪的。

东京电力公司总裁清水正孝与公司员工一起跪在地上向避难所的灾民道歉

道歉归道歉,道歉之后该如何则是另一码事。在日本,“谢罪”并不意味着承担责任,甚至谢过罪后,就可以心安理得地不必承担实际责任,这也算是日本“道歉文化”的一大特色。

道歉能有这么大的用处,这也难怪日本人对道歉这件事,会如此认真了。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