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 全球第一个农业被孟山都摧毁的国家, 同样的事件正在其他国家发生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7-05-09 16:32:55  点击:630  属于:史海钩沉

基因改造的代价,远比人类想象的更难以承受,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正在改变你我的世界。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张老六

古语有云:民以食为天。

管仲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

可见,农者,天下之大本也,黄金珠玉,饥不可食,寒不可衣。这是无论古今、中外都不可忽略的事实。

但面对竞争日趋激烈的国际环境,就有国家在“进步”的名义下全面失去粮食自给能力,例如,阿根廷。

1980年以前,阿根廷人民的生活水平是令人称羡的,这个南美洲第二大的国家,国土面积有五个法国大,他们拥有悠久的农耕文化,富饶多产的土地,广袤苍翠的草原,农产品不仅能够自给自足,还能大量剩余,他们的牛肉出口曾经是世界第一。

然而,一场因石油价格暴涨引起的美元债务危机让这个国家一度背上破产的恶名,再加上1996年狂牛病席卷整个欧洲,更是让畜牧大国阿根廷腹背受敌。

不得已之下,阿根廷与世界上最“邪恶”的公司做了交易——让阿根廷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转基因大豆实验基地。

从此,转基因大豆被视为阿根廷最重要的经济收入来源之一,一年为这个国家赚进200亿美金。但同时,转基因大豆也摧毁了阿根廷传统的农业生产方式,单一种植大豆的农作方式迫使数十万农民离开土地,大片的森林被砍伐,植地被破坏,水源被污染,甚至引发了社会动乱,治安恶化。

这家被称作世界上最“邪恶”的公司,名叫孟山都(Monsanto Company)——全球最大的基因改造公司,世界上90%的种子都是他们的专利。

孟山都是最“邪恶”的公司,地球人都知道。可孟山都却不这么想,它认为自己是拯救世人的“上帝”。

因为根据联合国预测,2050年世界人口将超过百亿,问题是在气候变迁和土壤沙漠化之下,可耕农地正在急剧减少。

粮食的需求和供应失去平衡,孟山都于是将基因改造食物以“解决饥饿”的名义,推上了国际舞台。

其实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生物学家就发明了基因重组技术,例如,将北极鱼体内的耐寒基因,放进番茄中,演变出耐寒基因改造番茄;将蝎子基因放进马铃薯内,演变出耐旱马铃薯。

1994年,转基因番茄在美国进入商业化生产,这是地球上第一个转基因食品,从些,各国争相进行转基因研究。

显然,孟山都,这家市值420亿美元、全球两万两千多名员工的种子公司,除了擅长通过基因改造组合来截长补短,创造人们所需要的作物粮食,还是个老谋深算的商业推手,他们面对世界庞大的农业市场以及日益增长的人口数量,喊出的口号是“提高作物产量、让更多人吃饱”。

而且事实也证明,这20年来,大规模的种植基因改造植物,确实增加了全球的粮食产量。

孟山都于是将基因改造食物以“解决饥饿”的名义,推上了国际舞台

只是,违反大自然的定律,把不同物种的DNA进行重组,真的百利而无一害吗?孟山都在生物技术领域的这场转基因变革,真的拯救了全人类吗?

回溯孟山都的过去,也许能帮助我们来看清事实。

孟山都成立于1901年,原本只是生产人造糖精供可口可乐使用。

约翰·奎尼:孟山都创始人

后来跨足了化工领域,据孟山都被挖出的机密文件记载,1966年,孟山都的科学家把鱼放入含有PCB(多氯联苯)的污水排放雪溪中,所有的鱼在3分钟内死亡。

反对多氯联苯的居民

从1961年到1971年,孟山都凭借着该公司的主要产品“落叶剂”和为美国核武器提炼钚元素的军事契机,与美国政府搭上了线。

当时美军为了扫荡一直躲在森林里神出鬼没的越南游击队,将4000万公升的“落叶剂”洒在越南的森林中,让抵抗战士无所遁形,使300万人受到污染。

1966年,美军飞机在越南南部丛林地带喷撒“落叶剂”,防止越共利用密林伏击美军

“落叶剂”这种化学武器不但能使植物的叶片掉落,其主要剧毒成分“戴奥辛”更对人体造成极大伤害,虽然越战已经结束40年,但这种毒素引发了癌症、遗传等问题让越南人民饱受其害,据统计,越南有百万儿童因此污染而畸形致残。

使用落叶剂后的惨象

1974年上市的孟山都核心支柱产品“草甘膦除草剂”,是当时全球销量最大的除草剂,且在中国农民当中处于“普及式使用”,用量极大,它能杀死一切绿色植物

直到1980年遇上了全球粮荒,一心想要摆脱“制毒”帽子的孟山都,开始研发基因改造工程,他们发现,一种叫“矮牵牛”的植物能够抗草甘膦除草剂,孟山都就将“矮牵牛”的基因植入大豆、玉米、棉花等作物中。

如此一来,当农民喷洒了他们家的专利除草剂,就必定要使用他们家的种子,否则,任何植物都无法在草甘膦这种强烈的农药环境之中生存下来。

其首款转基因生物产品,是获得专利的草甘膦抗性“Round-up Ready”大豆,于1994年被美国农业批准。

不得不说,这项技术是个创举。但这些连强力的、能杀死一切绿色植物的草甘膦除草剂都杀不死的大豆,能吃吗?

基因改造到底好不好,一直是争议未休的问题。不过,早有大量科学研究报告证明转基因食品会损坏人体肾脏和肝脏,破坏人体免疫系统,而且会导致生育能力下降:

 

1999年,美国康奈尔大学研究者在英国《自然》杂志上发表报告,用涂有转BT基因玉米花粉的叶片喂养斑蝶,导致44%的幼虫死亡;

2005年,英国《独立报》批露了孟山都公司,以转基因食品喂养老鼠出现器官变异和血液成份改变的现象;

2008年,美国科学家证实了长期喂食转基因玉米,小白鼠的免疫系统会受到损害,该研究成果发表在同年的《农业与食品化学》杂志上;

2009年,法国科学家发表了新的研究结果并证实,孟山都公司出产的转基因玉米对大鼠的肝脏和肾脏具有毒性;

2010年,俄罗斯科学家公布新的独立研究成果,证明仓鼠食用转基因大豆三代,就会绝种;

2012年,法国卡昂大学的实验更发现,小白鼠吃了二年基因改造的玉米出现肿瘤的比例,比吃正常小麦的老鼠高出两成。

但这些触目惊心的数据根本无法阻挡孟山都成就全球种子帝国霸业的野心,孟山都已然成为全球转基因食品的始作俑者和无可争议的霸主!

从1995年到1998年间,孟山都总共花费80多亿美元,以风卷残云之势,收购了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范围的至少10家大型种子公司,因此很快控制了美国一大半农业种子市场。

1996年,孟山都开始销售抗除草剂大豆,那时美国只有2%的大豆含有孟山都的专利基因。

到了2008年,美国有9成以上的大豆都含有孟山都专利基因。

此外,如果一块田种了孟山都的转基因种子,假如这些花粉吹到其他传统作物(非基因改造)农田,就属于侵犯了孟山都专利,而农民必须提供证明,证明他没有侵害孟山都专利。

孟山都深深知道,控制种子,就可以控制整个农业的生计。

传统上,农民会将收成最好的一部份农作物储存起来,成为隔年的种子,但是,由于孟山都为基因改造种子注册了专利,因此,合约上并不容许农民储存种子。

虽然农民反对这种做法,但由于孟山都基因改造种子确实能抵抗虫害及增加收成,农民还是纷纷转用了基改种子。

一开始,孟山都只是雇佣许多隐形机构来监督农民是否私自留下作物种子,一旦发现,就索取巨额赔偿金。

后来孟山都发现,法律上禁止农民保留种子并不足够,为了赚取更多的利润,孟山都采用了最恶毒的一项技术——种子的“不育”技术,浑名叫“终结者”!

2007年,孟山都收购了三角洲松兰公司,掌握了这项被称为“终结者”的种子专利技术,所种出来的植物,不会开花、不会传播花粉,只会结出果子。

这导致农民每一次收割后都无法保留作物种子,还要继续向孟山都购买新的种子。很大程度上,这项技术造就了孟山都如今无人能够撼动的转基因种子垄断地位。

在占领美国本土大部分种子市场份额、完成资本原始积累之后,孟山都将触角伸向海外,他们首先盯上了南美洲的畜牧大国阿根廷。

据阿根廷官方给出的资料称,从1996年到2011年间,转基因作物在阿根廷创造了超过180万个工作机会,农业占GDP30%,为全球消费者节省890亿美元的开支……

大量的黄豆出口,的确让一度濒临破产的阿根廷的经济再次活起来,但代价太大了,外表风光的同时,苦果也悄悄来临了。

因为阿根廷的基改作物种植高达2000万公顷,必须要以飞机来喷洒农药,但负责每天把除草剂放进飞机的工人,没有做任何的防护措施,也没有受过专业训练,所以在长期的暴露之下,短短六年,他竟然变得骨瘦如柴。

除草剂中的草甘膦成份,可不是专家口中的温和除草剂,透过风力,这些污染也传送到空气以及饮用水当中,当地的新生儿开始出现畸胎的状况,有人一出生全身长满了痣,还有妈妈生下了患有水脑症的孩子。

讽刺的是,种植大豆田的农民,收入虽然明显直升,却抵不过医疗开销以及生命的消耗。

孟山都把阿根廷当成自己的实验农场的同时,又将目光锁定印度——另一个饱受苦果的重灾区,基改面积排名全球第五。

为了进入印度市场,孟山都以高于24倍市场价值的代价收购了印度最大的种子公司。

印度于2002年开始引进内含杀虫毒素的基改棉花,目前印度全国有95%的棉田都在种基改棉花,这让印度一跃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产棉国。

孟山都几乎控制了印度整个棉花种子市场,但孟山都显然骗了所有农民,他们所说的“它自身能产生杀灭棉铃虫的杀虫成分,提高棉花三成的产量”,实际上彻底失败,不论哪一种棉花,70天至90天后,都必须喷药才能消灭棉铃虫,BT棉(转基因棉花)也一样。

基改作物的神话终究崩坏了!然而印度的种子公司早已被孟山都收购,他们根本买不到传统的作物种子,印度农民依旧被基改的商业逻辑控制,面对高出传统作物数倍价格的基改种子,无计可施。

2011年一部纪录片《苦涩的种子》(Bitter Seeds),就记录了骇人听闻的真相:在开放基改棉花到2011年为止,印度已经有超过30万农民为债务所逼,喝农药或是上吊轻生,印度农民的自杀率竟一度高达每30分钟就有一名农民轻生!

令我们痛心的是,早在2002年,孟山都转基因农产品就已经“安全”进入中国市场——“世界绿色和平组织”调查显示,我国曾经拥有世界上90%以上的野生大豆豆种,是真正控制大豆品种的国家!

而就在2000年,孟山都向全球包括中国在内的101个国家申请了64项转基因大豆专利,所以,今后我们购买转基因大豆都要向孟山都支付高额的专利费。

农民因为种植孟山都转基因作物,不得不普遍喷洒孟山都的“草甘膦除草剂”,它除了可以杀死一切绿色植物,还会在土壤里面残留很长时间,因此,种植了转基因农作物之后,想再转回种植传统作物已经不可能了。

这从根本上破坏了几千年农民与土地之间的共生关系,人类正一步步透支着未来!

在这场粮食变革当中,孟山都始终扮演着“上帝”的角色,他们认为自己拯救了这个世界,因为他们得利用少得可怜的可耕农地和仅有的资源来实现粮食翻番的目标,才能足够养活2050年的世界人口。

瑞士的反孟山都游行

但这显然是一种“矛”与“盾”的关系,它使孟山都“谁掌控了食物供应就能控制世界”的贪婪面目暴露无遗,他们榨取穷人的最后一分钱,他们侵占森林和传统作物的植田,他们污染了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威胁着人类的健康……基因改造的代价,远比人类想象的更难以承受,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正在改变你我的世界。

  • 参考资料:法国纪录片《孟山都公司眼中的世界》

欢迎关注:世界华人周刊
微信公众号:wcweekly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