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来,日本老人潜入海底470次,却始终找不到他失踪的妻子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1-03-15 14:17:39  点击:150  属于:深度报道

前几天,是日本3.11地震10周年纪念日。

 

不仅让人感叹,

时间真快啊,你离开我好像就在昨天……

时间真慢啊,你离开我原来已经3654天,87696个小时,315705600秒了。

 

 

学校已经重建了,可是再也听不到里面朗朗的读书声了。

 

 

房子已经重建了,屋顶的瓦还是你喜欢的蓝色,能不能回来看看?

 

 

街道也重建了,跟过去一样,人来人往。

 

一切看起来好像没怎么变化,但又好像什么都不一样了……

 

原来,是你不在了。

 

那个给我悲喜,予我慰藉的人,被地震带走了……

 

明明灾难已经结束,家园已经重建,但是人们心头的“余震”似乎还未消散……

 

1

有人找了10年

 

他叫高松康夫,今年64岁,10年前的那场地震带走了他的妻子,至今下落不明。

 

回想起当天,仍旧让人无法释怀,明明早上还在热情地讨论着晚上吃什么,结果到了晚上,却只剩康夫一人。

 

原来一起吃顿晚餐这样稀松平常的小事,在地震之后也成了奢侈。

 

“你安全吗?我想回家。”这是妻子留下的最后信息,也是支撑康夫活下去的意义。

 

“我能感觉到她很害怕,我要带她回家。”

 

就这样,康夫怀着既期待又害怕的心理,先是搜寻了陆地搭建的所有避难所,随后又找遍了地震受灾的所有角落。

 

在搜索无果后,他将目光转向了深不见底的海洋。

 

此时的他已经年过半百,与同样失去亲人的成田正明(失去了女儿)商量后,两人决定一同去考潜水证。

 

“我从没有想过放弃,虽然我也在挣扎。”

 

2014年,康夫考取了潜水证,从那以后他每周至少下海潜水一次。

 

 

日本的樱花开落了7次,康夫下海了470次;在这漫长的搜索和等待中,他的想法也发生了变化。

 

从“什么都不做会让人很沮丧”变成了“最开始我只是想找我的妻子,现在我也希望能够找到其他人……”

 

爱和思念是一种力量,推着他们继续寻找和等待,即使希望渺茫,即使力量微弱。

 

“我的女儿就在这片海的某处。”说罢,她将手中的花束放在海堤上,动作轻柔得就像平常抚摸女儿的额头那样。

 

 

她叫成田博美(成田正明的妻子),今年60岁。没有那场地震的话,她现在可能正与独生女绘美吹着海风,说着话。而不是现在这样,一边给女儿的手机号码续费,一边日复一日地单方面发送短信……

 

“我永远也忘不了……每次我用凉水洗手,都在想绘美是不是现在也很冷……不管什么样子都好,我就想找到她,抱着她……”

 

没有你在的日子里,又好像哪里都是你。

 

2

 有人想了10年

 

在岩手县大槌町的一处小山坡上,有一座白色的电话亭。虽然它十分破旧也没有接通电线,但这10年间,打电话的人仍旧络绎不绝。

 

他们大多是地震遇难者的家属,希望通过风将思念与爱传递到海那一边,所以为它取名“风之电话亭”。

 

“爷爷,我明年就要上初中啦……”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真高兴能遇到你,谢谢……”

 

这样的话,每天都能在这里听到。也许那些言语和深情,跨越山和大海,早已在另一端被接收。

 

除了“风之电话亭”外,还有一位“银座路标”。

 

“我会一直为这些在灾难中死去的遇难者祈愿,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

 

说这句话的人,叫望月崇英,是一名普通的中年僧人。

 

他曾站在日本东京银座的街头,为受难者和世人祈福诵经。因为不接受布施,所以他一般早上打工赚钱维持生活,到了中午就站在四丁目街头祈祷,一直到晚上。

 

 

这张照片,取自2012年的《东京新闻》,画中身着袈裟,双手合十祈祷人正是望月。面对呼啸的海浪,他心无旁骛,仿佛一座站定的佛像。

 

没人知道尸横遍野的灾后现场对于一个心怀慈悲的僧人来说,冲击有多大,人们只知道他在银座街头一站就是10年,即使是在新冠疫情肆虐的情况下,他也风雨无阻从不间断……

 

今年1月,那个作为“银座地标”的僧人,再也没出现……

 

“绝对不要……”这个2岁的小女孩自从初见望月后,每周都要来见他一次,得知他因感染新冠去世后,小女孩哭着说道。

 

 

如果他还在,我想他还会像往常一样,俯下身子,笑着对她说,孩子啊不用悲伤,希望你能度过美好的一天……

 

3

有人消亡在了这10年

 

这场9.0级的地震是人类自有记录以来的第五高地震,造成了1.8万人遇难,2500多人失踪,3000多名避难者因地震相关原因而放弃生命……

 

光是看着数据,就足以想象那场灾情有多可怕,然而比这更可怕的是灾后民众对政府的失望。

 

 

这次地震造成了福岛核电站的爆炸。

 

日本国会事故调查委员会调查后认为,这场核事故是政府、监管机构及东京电力公司勾结的结果。

 

到目前为止,福岛核电站事故还未得到妥善地处理,100万吨核废水的去向还未商量出对策,福岛上空仍旧被核辐射的“阴霾”所笼罩,4.1万人在外避难无法归乡……

 

民众自发举行了反核示威活动,头发已经花白的宫崎骏老先生就在其中。

 

但是日本政府对此事并未做出交代,这无异于加重了灾后民众心理的负担……
 

樽川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民,他一直以栽培和贩卖有机卷心菜为生。福岛核电站爆炸后,使周围的环境受到了污染,这其中就包括了他的菜园……

随后,政府宣布,福岛地区的蔬菜禁止上市。

 

樽川无法面对一家老小和培育数十年的菜地,最终选择了自杀。

 

樽川的事迹令人唏嘘,但也同样引人深思。

 

民众和政府,应该怎样面对灾后的生活?是放任不管,终日逃避,还是借爱前行,奋力自救?

 

答案毫无疑问。

 

4

愿奇迹发生

 

10年光阴,物是人非。

 

那些地震遇难者的家属和地震幸存者们,有的已经长大成人,有的已经结婚生子,有的从乌乌黑发变成了两鬓斑白的老人,有的已经离世……

 

 

我想,无论外表如何变化,在他们心中,想念和爱未曾有一刻停止。

 

就在前段时间,还有地震遇难者的家属,在海岸边找到了亲人的遗骸。

 

 

也许在阳光也照不进的深海里,真的存在着奇迹,愿它发生……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79 bytes) in /usr/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