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嫁中国的柬埔寨新娘:期待改变命运,不想却坠入深渊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0-12-18 20:14:22  点击:160  属于:深度报道
 
近日,一位柬埔寨女子通过脸书(Facebook)向洪森总理“求助”的消息,引发了外界的关注。
 
该女子称,自己只有20岁,老家在柬埔寨桔井省仕诺县,远嫁到中国河南省,但婚后却被限制了自由,还被限制和家人联系。

 

此外,该女子还在社交平台上公布了丈夫的详细信息,姓名、身份证以及家庭住址。

 

 
收到求助信息后,柬埔寨政府第一时间通过外交部与国际合作部,要求柬埔寨驻北京使馆调查此事。

 

随后柬埔寨驻北京使馆联系到了中国相关部门,最终成功找到求助女子。

 

目前获救女子,正在等待返回柬埔寨。

 

 
不过,该消息在柬埔寨当地曝出后,有人却提出了质疑,表示在中国根本上不了脸书,还有就是既然被限制了人身自由,却能够上脸书求助,逻辑上行不通。

 

 
面对这样的疑惑,网友也是众说纷纭,有人说可能是该女子求他人帮忙发的消息,也有人说估计是团伙作案,通过“结婚”手段骗钱。

 

不管原因为何,可以肯定的是这段跨国婚姻都是不合法的,结局就是求助女子被送回国,以后的人生未必好过,而她所谓的“丈夫”到头来却是“人财两空”。

 

其实,这样的非法“跨国婚姻”并不是新鲜事儿,这背后有诈骗罪行,也有让人愤恨的欺骗行为。

 

 

 

1、

 

早在多年前,柬埔寨女子就被简单粗暴地当成货物来倒卖,甚至形成了顽固的产业链。
 
不过更早以前,受骗上当的大多是越南女子,随着越南政府加强对婚姻的管理和大量的宣传,严厉地打击了贩卖新娘的犯罪行为。

 

于是不法分子就将目光锁定在了柬埔寨,这里不但法律松懈,大多出身底层社会的女性也没有危机意识,使得贩卖主更容易得逞。

 

 
这些贩卖主,往往都是团伙作案,他们以“介绍工作”,或者可以帮助女子找到中意的“丈夫”为由,将年轻的柬埔寨女孩骗到中国。

 

一旦柬埔寨女孩上了贼船,命运就不由自己掌控了,当她们知道真相后,一切都已成定局,自己嫁到哪里?嫁给谁?全凭“人贩子”决定。

 

这些“人贩子”基本都是柬埔寨当地人,他们身份也非常复杂,有些人有固定的组织,他们是团伙作案。

 

还有一些人则更可恶,她们原本是被卖到中国的“受害者”,但没过几年,她们自己竟然也加入到“人贩子”的队伍中。

 

这些人会回到柬埔寨,鼓吹自己嫁得多么好,生活多么富有,以此来打动那些想改变命运的女性。

 

 
为了得到女性的信任,他们往往会找到目标女性的亲属,利用他们从中做说客,然后再给那些牵线人好处费。

 

当然,好处费根本不损害他们自己的利益,因为每个新娘的利润非常可观,大概在10000~15000美元之间,如果新娘子长得越漂亮,人贩子得到的利润就越多。

 

那些柬埔寨女孩,原以为来到中国可以改写自己的命运,不曾想却坠入了万丈深渊。
 
这里不排除有嫁对的,但更多女孩的遭遇都是悲剧。

 

 

 

2、

 

因为是非自愿的婚姻,又因为是“金钱”下的交易,所以她们得不到丈夫的信任,不但会被没收护照,甚至会失去人身自由,有的还会被家暴。
 
有一位叫伦玛丽的13岁女孩,在一位中年妇女的蛊惑下来到了中国,但是那位妇女绘声绘色地说:“带她到中国嫁个好人家,找个好工作,过上好日子。”
 
单纯的伦玛丽甚至都没有告诉家人,就跟着中年夫妇走出了国门,但等待她的并不是什么幸福的人生,而是刚落地不久就被无情卖掉的结局。

 

 
丈夫一家人根本不把她当人看,对她非打即骂,忍受了6个月的非人待遇后,伦玛丽选择逃走。
 
之后,伦玛丽通过网上一位朋友的介绍,找到了“第二任丈夫”,但依然没有摆脱被打骂的厄运,手机也被“丈夫”没收。

 

多次被打后,伦玛丽再度逃离,还好后来遇到好心人帮忙报案,她才得以脱离苦海,回到了柬埔寨和家人团聚。

 

伦玛丽的结局算是乐观的,有些人就没那么幸运了。
 
一位叫Khai的柬埔寨女子,也是被诱骗来到中国的,更可恶的是,怂恿她的人竟然是她的叔叔。

 

 
叔叔说:“如果你能嫁给中国男人,你就可以给家里寄钱,这样你会成为一个好女人的”。
 
Khai是一个孝顺的女孩,想为家里人改变是生活条件,于是就同意了叔叔的建议,谁知叔叔转头就将她介绍给了人贩子,当时人贩子说:“到了中国可以找一份好工作,而且中国丈夫很有钱。”
 
到了中国后,Khai才知道压根没有什么工作,而要嫁的人也完全不由自己做主,人贩子告诉她:“工作没有,但必须要嫁人,否则就把她扔到大街上,到时候就被当成偷渡客。”

 

 
最后,Khai被迫嫁给了一个其貌不扬、不知道年龄的中国男子,除了登记外,他们没有举办任何仪式,Khai完全感受不到自己结婚了。

 

如果说被骗只是第一道坎儿,那结婚就是她噩梦的开始。
 
婚后她非但没有得到丈夫的尊重,反而成了这个男人的奴隶,不但要起早干活,还经常被丈夫殴打,甚至被强迫和丈夫睡觉。
 
如果她有丝毫的反抗,“丈夫”就会告诉人贩子,她随后就会接到威胁:“将她扔到大街上,同时没人会保证她的人身安全。”

 

 
伦玛丽和Khai的不幸遭遇,是众多被骗到中国的柬埔寨女孩的真实写照,有些人的经历更为悲惨,甚至被逼迫跟丈夫的兄弟、叔叔甚至父亲睡觉。
 
不能生育的女性则是最不幸的群体,没有生育功能就没有了价值,她们会被卖到妓院工作,一生都没有出头之日。

 

可在如此境况下,依然有很多柬埔寨女孩,经不住诱惑,抱着侥幸心理来到中国,而这背后都是“贫穷”惹的祸。

 

 

 

3、

 

柬埔寨是亚洲最穷的国家之一,有40%的柬埔寨人,每天的生活费不超过2美元,年轻女孩子的处境则更加艰难。

 

她们不但找不到任何高薪的工作,还要承担巨大的家庭生活压力,甚至要挣钱给兄弟们娶妻生子。

 

留在本国,她们的命运基本就定格了,干不完的脏活、累活,在社会底层艰难地爬行。于是她们渴望通过嫁人,改写自己的命运,中国就成为了首选。

 

 
据《柬埔寨》日报报道,截止到2016年8月,被“贩卖”到中国的柬埔寨女孩高达6900人,其中江西省人数最多,高达2000人。

 

尤其是江西凰岗小镇,随处可见“买”来的柬埔寨新娘,为此这个镇被称为“柬埔寨新娘在中国的集散地”。

 

凰岗小镇位于江西省潘阳县与景德镇市交界处,整个镇有20多个村庄,最明显的特征就是“男人太多”。

 

 
有些出身贫穷的人,面临着娶不上媳妇的压力,于是花低价“买回一个外国新娘”,就成了他们解决单身问题的最佳方法。

 

一名姓邹的男子,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成家的,他的妻子阿白也是在人贩子的蛊惑下来到中国的。

 

阿白是穷苦出身,她渴望多赚钱改善家人的生活条件,“婚姻介绍人”抓住她对金钱的渴望,就告诉她:“嫁到中国,可以得到1000美金”。

 

 
于是,不顾父母的反对,阿白来到了中国,当她第一眼看到凰岗农村时,知道自己被骗了,当即就提出“回家”的请求。

 

结果中介说:“如果要回家,需要付5000美金……”

 

如果阿白能拿出5000美金,又怎么会来中国,万般无奈下,她只能选择留下,最后嫁给了大她15岁的邹大哥。

 

 
邹大哥花钱娶她的目的很简单,为家里传宗接代,他们的婚姻没有爱情,没有温情,有的只是一场没有感情的“交易”。

 

自从结婚后,阿白先后为丈夫生了两个孩子,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最后得到了回柬埔寨探亲的机会。

 

但她活得并不开心,甚至对未来很迷茫,只不过有了孩子,她有了牵绊,只能在那个和自己家乡一样贫瘠的村庄,和自己根本不爱的丈夫,日复一日地生活着。

 

和阿白一起被骗来的还有她的妹妹阿莲,阿莲的遭遇要比姐姐凄惨。

 

 
结婚后,阿莲的丈夫经常打她虐待她,忍无可忍后她决定逃跑,最后被警方当成了偷渡犯抓了起来,最后家人凑齐了机票钱,阿莲才被遣送回柬埔寨。

 

在柬埔寨,离婚的女人很没有尊严,阿莲无法忍受村里人的指指点点,于是被迫离开家乡去很远的地方打工。

 

不管是成功生子的阿白,还是回到柬埔寨的妹妹,她们都是“婚姻交易”下的牺牲品,少女时代对婚姻和美好生活的憧憬,都成了不可能实现的奢望了。

 

 

4、

 

虽然现在国家加大了宣传力度,对不合法的跨国婚姻进行严厉的打压,但悲剧依然在上演。
 
婚姻原本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但当新娘被“明码标价”后,这就变成了赤裸裸的“金钱”交易,被捆绑的两个人,一开始就是不对等的关系。
 
所谓的“丈夫”更像是封建社会“奴隶主”,在他们眼里妻子不过是自己“买”回来做家务的奴仆,繁殖后代的工具,他们有打骂妻子、虐待妻子的权利。

 

 
被卖掉的女性,命运都是极其悲惨的。在异国他乡,面对对自己毫无感情的婆家人,她们既得不到关怀,也得不到尊重。

 

语言不通、生活习惯不同,无时无刻不在告诉她们,这里不是家,而是“囚笼”。

 

 
当然,那些靠买新娘摆脱单身的底层大龄男子,结局也未必乐观,有时候他们也会是“受骗方”,如果新娘跑了,他们半生的血汗钱也就打水漂,最后落一个无家无钱的结局。

 

买卖婚姻,原本就是畸形的存在,在这场没有人性的交易中,没有赢家。文/晨夕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1081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