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非洲人做疫苗试验”?全球疫情下,我看到了赤裸裸的种族歧视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0-04-08 19:44:22  点击:533  属于:深度报道

 

如今,疫情的发展已经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其中,贫穷落后的非洲就像一个定时炸弹。张文宏医生曾呼吁“全世界要团结,帮医疗资源不充足的国家抗疫。可偏偏有的人,想在非洲人身上大做文章。

 

疫情当前,虽有侠客除魔卫道,但挡不住鬼怪太多,霸道横行。
 
前几天,法国人将种族歧视上升到了新高度。
 
“非洲没有口罩、医疗或者重症监护室,不如将那里作为疫苗试验场。这就好比有些艾滋病研究在妓女身上做试验,因为很明显,她们高度暴露,也不怎么保护自己。”

 

一名法国医生如是说。
 
 
你没有看错,就是用贫困地区——非洲——的人口做新冠疫苗试验。
 
在21世纪,还能听到这样的言论,感到震惊且耻辱。
 
 
底限
 
说出这句话的人,是巴黎科钦医院重症病房部主任让·保罗·米拉。他不是在网络上私人发表,而是在录制电视节目时公开表示。
 
可怕的是,有这种想法的专家不止他一个。他的言论一出,紧接着,法国国家医学科学院研究部门主管洛克特就在网上附和:“你说得对。”
 
 
但凡有良知的人,听到后都会怒目圆睁,甚至拍案而起。
 
摩洛哥的一个律师团体,准备以种族诽谤罪起诉米拉。足球明星迪迪埃·德罗巴愤怒回复:“非洲不是测试场”。法国紧急反种族主义组织也谴责道:“非洲人不是豚鼠。”
 

 
在各界的强烈批评下,米拉终于道歉,“我为我笨拙的话语道歉,向那些因为我的话感到被冒犯或者受到伤害的人说一声对不起。”
 
道歉,道歉,还是道歉。这种道歉除了对他本人有益之外,对受害者毫无用处。
 
为什么法国的权威科学家会有这么诡异的想法呢?原因很简单,几百年的殖民思想在作怪,对待弱者从不留情。
 
 
你也许不敢相信,西方发达国家一直在非洲做艾滋疫苗的试验。而且在金钱的引诱下,非洲人是自愿的。
 
比如美国曾在2016年,从南非各地招募了约5400名18~35岁的健康成年人。他们在18个月中接受了6次注射,但疫苗完全无效,有252人依然染上了艾滋病。
 
 
为什么西方不在自己人身上做试验呢?显而易见,因为药物试验存在着很大的风险。
 
如今米拉的言论,只不过更大胆、更公开、更无耻而已!
 

弱者
 
在一些西方人看来,弱者只是不计死活的垫脚石,可以踩着他们的肩膀爬出深坑。而眼下最软的柿子,无疑是非洲。
 
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看,非洲都在这次疫情中处于不利的局面。
 
仅仅罗列几组问题,你就会知道新冠病毒在这里能多么如鱼得水。
 
 
5000多万人口的肯尼亚,只有550张重症监护床位。
 
马里共和国,平均约100万人才拥有一台救命的呼吸机。
 
在撒哈拉以南的许多非洲国家,连隔离病房都没有,医生也寥若晨星。
 
连我们说的勤洗手,在此也是难题,因为这个大陆的多数区域严重干旱。
 
▲ 东非国家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贫民窟
 
更不用说非洲大多数国家如影随形的贫穷,即使战胜病毒也可能倒于挨饿。
 
就像尼日利亚最大港市拉各斯一些年轻人的抱怨:没有足够的存款支撑两周的封锁。
 
乌干达财政部长卡塞加则直接表示:若疫情爆发,将使约260万人陷入贫困。
 
狡猾的新冠病毒,特别擅长从薄弱处攻击。而非洲不是个别薄弱,是普遍薄弱。
 
 
▲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据统计:非洲拥有全球17%的人口,承担了23%的疾病负担,但只有1%的医疗支出。
 
一旦失控,谁也预测不到后果。
 
非洲疾控中心7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非洲确诊病例累计超过1万例,达10075例,累计死亡487例,累计治愈913例。
 
▲ 图片来源:微博@新华视点
 
新冠病毒已经攻陷了非洲52个国家,只剩下科摩罗、莱索托2个小国未报告确诊病例。
 
“未报告”这三个字,已经完全失去了公信力。究竟有没有病例,谁也不敢打包票。
 

赌注
 
上周,世界新增了50万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绝大多数来源于欧美发达国家。
 
疫情的大爆发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如果发达国家的疫情都这么疯狂的话,非洲更加不堪设想。
 
而且,非洲不仅面临新冠病毒这么简单。这个饱受疟疾、结核病、艾滋病等疾病困扰的大陆,还经历了2014年和2018年两轮埃博拉病毒的攻击,又在今年遭遇了超级蝗灾。
 
▲ 图片来源:联合国粮农组织
 
伴随着各国宣布封锁,国际航班停飞,原本就因为抗蝗焦头烂额的非洲之角地区,因为缺少进口灭蝗药,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粮食危机,有可能比病毒还要可怕。
 
当灾难结伴而来,彼此间会相互照应,制造出数倍的伤害。原本就难以控制的疫情,变得更加凶险。
 
▲ 张文宏教授接受采访
 
张文宏教授为此忧心忡忡:“印度和非洲出现新冠疫情流行将是人类的灾难。全球疫情的缓解取决于控制得最差的国家,不取决于哪个国家控制最好、最早。”
 
他因此呼吁:“全世界要团结,帮医疗资源不充足的国家抗疫。”
 
▲ 张文宏教授接受采访
 
有一些国家和组织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积极伸出援手。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准备筹集5亿美元,用于支持以非洲为主的100个发展中国家对抗疫情。
 
世界银行执行董事会批准了19亿美元的首批新冠疫情紧急援助项目,支援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刚果共和国等国家。
 
中国更在自身遭遇重创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寄出了一批又一批的物资。
 
▲ 当地时间4月6日,中国援助非洲的医疗物资包机抵达加纳
 
比如4月6日,满载手套、防护服、呼吸机、N95口罩的飞机抵达加纳,多达40吨的医疗物资将支援18个非洲国家。
 
从小看武侠长大的国人,普遍向往仗剑天涯,鲜衣怒马,快意恩仇。侠做肝兮义做胆,遇弱者兮施援手。
 
但某些国家的思想却是:你的凄惨,与我无关。
 
他们不仅无动于衷,还想着落井下石,拿弱者的生命做赌注。
 

人性
 
其实又何止是非洲呢,中国也同样在这次疫情中受尽歧视。用《三体》的话来说,人类不感谢守护和平的“执剑人”罗辑,反而痛恨罗辑。
 
打开现在的新闻,你都怀疑生活在100年前。虽然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有些国家的傲慢一点没变。
 
美国议员吉姆·班克斯建议让中国免除国债,以赔偿美国在疫情中的损失。
 
印度国际司法协会和律师协会向联合国起诉,要求中国赔偿20万亿美元。
 
 
英国15名保守党党员要求政府重新审视中英关系,并向国际法庭起诉中国,索赔3510亿英镑。
 
澳大利亚议员克里斯滕森则提出,让中国割地赔偿!这家伙还有点自知之明,考虑到无法强迫中国割地,又提出了一个损招:
 
“全面收回达尔文港和中国公司在当所租用的农用耕地,用这些来作对澳大利亚在疫情之中的损失补偿!”
 
 
看了一下时间,确定现在是2020年,没想到还能看到“割地赔款”这样的字眼。即使过去了100多年,有些国家仍散发着殖民的恶臭。
 
爱因斯坦说:“有一个现象的明显程度已经让我毛骨悚然,这便是我们的人性已经远远落后我们的科学技术了。”
 
这也就意味着,人性极难改变。而坏人一旦做恶,规模将远超以往。
 
在疫情的这个特殊时期,有些人选择了光明,有些人投身于黑暗。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但是,凭什么卑鄙者畅通无阻,高尚者尸骸遗路?一切只因为弱小。
 
假如中国像非洲一样贫穷,我敢说某些西方国家也会喊出:在中国人身上做疫苗试验。他们当然不会得逞,因为中国走向了强大。
 
落后不一定挨打,那只是因为强者今天不想打人。
 
▲ 图片来源:动画片《那年那兔那些事儿》
 
永远记住八个字: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很多时候,道理是讲不通的,因为道理从不靠讲,而是依靠实力。
 
惟有自强,才能逆天改命,消除天下的不公,为那些傲慢家伙的眼睛做手术。
 

同天
 
几天前,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曾说:“如果非洲没有打败新冠病毒,这种病毒将再次攻击全世界。”
 
在这个全球化的年代,看似偏远的非洲,也和世界紧密相连。非洲每年的航空出入境达到7000万人次,谁也不知道病毒藏在哪个航班。
 
 
即使你能够独善其身,也无法彻底锁国,杜绝境外的输入。只要世界上有一个角落存在感染者,这场战争就没有停止。
 
就像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所说:
 
 
“种族歧视言论不会起到帮助,只会破坏团结。非洲不能也不会作为任何疫苗的试验场,疫苗或治疗方法的研发要在全球范围内遵循同样的规则。这种沿袭下来的殖民地思想要停止,世卫组织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一直觉得,国家是地球的孩子,虽然有穷有富,但关键时刻绝不能兄弟阋墙,而是应该相互扶持、共渡难关。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在大海里独踞;每个人都像一块小小的泥土,连接成整个陆地。”
 
假如同一颗树上的枝叶相互辱骂,那么森林将只剩三分生机。
 
假如同一花园中的花朵相互厮杀,那么春天将失去七分美丽。
 
每个人都是一盏烛火,当大家手牵着手,盏盏烛火将照亮黑夜,吓走一切飞禽走兽,使陆地比星空更耀眼。
 
希望某些西方人放下虚无缥缈的傲慢,好好学学这个词:人类命运共同体。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令狐空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600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