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用1385元,卖掉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她们为何会沦为生育机器?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9-12-08 21:25:00  点击:310  属于:深度报道

 

 

 

 

 

最近,有则新闻,实在令人唏嘘感叹。

 

尼日利亚警察从一间“工厂”里解救出19名女子,她们被诱骗、拐卖到这里,被迫怀孕生子。

 

生下的孩子会被卖掉,男婴能卖到3万人民币左右,女婴的价格,差不多只是男婴的一半。

 

这间工厂,也因此还有另一个名字——“婴儿工厂”。

 

 

 

 

这些被解救的受孕女性中,有些是迫于生计,但更多人是被拐骗到这里来的。

 

她们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5岁,最大的也不过28岁。

 

▲ “婴儿工厂”内的妇女

 

一名受害者被解救后,这么跟记者说:

 

“我的朋友告诉我,在这里有人招家政服务。所以就借钱从乡下来到这里。一位女性从公园接我到这里,她告诉我,必须在这儿待满一年才能离开。”

 

那么在这里,她过的是怎样的生活呢?

 

很多人用这个词来形容:“囚禁”

 

没错,一旦落入“婴儿工厂”,她们完全由不得自己做主,住的是铺着草席的屋子,吃的是不能果腹的饭菜。

 

进来的第一天,手机就被没收了,四周的高墙上安装了无数尖锐的玻璃片,甚至还布满了铁丝电网。

 

就这样,她们完全与外界隔绝了。

     

▲ 落入“婴儿工厂”内的妇女

 

她们只需要做一件事:怀孕。

 

有受害者说,在自己怀孕之前,已经被迫与7个男人发生关系。

 

一旦怀孕,就算完成了第一步,接着,冒充护士的嫌疑人会监视她们,直到成功分娩。

 

生产的过程也同样艰辛。

 

有受害者腹中的胎儿才7个月大时,就被要求生产了。

 

她生了整整三天,痛不欲生。

    

 

生出来的孩子通常是不愁卖的,那些买孩子的人,要么是没有孩子的家庭,要么是对男婴女婴有特定性别要求的家庭。

 

在这里,这群女性的人生轨迹被限定,被强暴——怀孕——生子,之后重复这个过程,直到没了生育功能被遗弃。

 

这里没有人性,她们没有尊严,如果一定要给她们一个界定,很多人都说:她们已经被迫论为一个个“行走的子宫”。

 

 

 

 

很多人第一次听到“行走的子宫”这个词,源于一部叫《使女的故事》的电视剧。

 

电视剧讲述的是因为环境被污染,人口出生率直线下降,有生育功能的女性被强制抓走,为管理阶层生孩子的故事。

 

她们成了国家资源,也有了共同的名字——“使女”

 

她们的活动范围被严格限定,获取信息的渠道也被掐断。

 

生育成了她们唯一的“使命”。

      

▲ 电视剧《使女的故事》截图

 

看似是“使女”,但她们很卑微,即使同房时也不能对视对方,不然会被挖掉眼睛。

 

而一旦丧失生育能力,她们将被丢到辐射区等死或干脆被贬为“荡妇”。

 

就这样沦为“生育机器”。

 

▲ 电视剧《使女的故事》截图

 

很多看过这部电影的人都会说,好残忍啊,还好只是一部电影。

 

它的原著甚至被归类为“科幻小说”。人们都觉得,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在现实中的。

 

▲ 电视剧《使女的故事》截图

 

但现实令人大吃一惊。

 

电影中的场景,不就跟那些被囚禁的尼日利亚女性一样吗?

 

可悲的是,我们曾以为这只是电影,是虚构的,如今却真真切切发生在了我们的生活里。

 

并且,还广泛存在于世界各地。

 

 

 

 

菲律宾就是其中一个。

 

但令人感到最不可思议的是,在菲律宾,贩卖孩子,是很多母亲生孩子的初衷,她们会专门寻找贩卖孩子的机构。

 

为什么呢?

 

一个原因是:菲律宾的法律不允许堕胎。

 

另一个原因是:这里的人很少控制受孕。

 

有数据统计,在菲律宾,65%的女性不使用避孕药,这么一来,菲利宾的生育率大大提高了。

 

可孩子多了,就得面临养不起的问题。在菲律宾,很多妈妈只能通过中介机构,把孩子卖掉,获取一点维持生计的钱财。

 

如果说非洲的“婴儿工厂”是一个封闭起来的血汗工厂,那么在菲律宾,甚至东南亚,婴儿买卖,就是一个遍布整个国家的地下暗网。

 

在这里出生的婴儿,大都会通过Instagram、Facebook等社交平台出售。

     

 

从菲律宾首都的贫民,到公立医院,甚至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人口买卖“供应链”。

 

在当地的贫民窟里,有超过六成的妇女,都认识出售婴儿的人。

 

一个名叫露西亚的妈妈,就用10,000比索(约1385元人民币)的价格,卖出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

 

其实她原本是不想卖的,但孩子是早产儿,又患有心脏疾病。医生说,如果想让孩子健健康康长大,要花费不少钱。

 

贫民窟里长大的她四处借钱,借了足足三个月,她妥协了。

 

扣除给中介机构的费用外,她只到手一半的钱,不到700人民币。

 

 

为了赚取更多的钱,这群人甚至开始“制造”婴儿。

 

外面的市场告诉他们,蓝眼睛的婴儿很受欢迎,经销商们就想方设法让外国男子和婴儿护理人员发生性关系。

 

如果运气好,生产出的蓝眼睛婴儿,可以卖出100,000比索(约合13850元
人民币),足足是普通婴儿的10倍之多!

 

露西亚也是这么想的,等到生第二个孩子时,她完全像变了个人,虽然孩子不是蓝眼睛,但她一直想着,要将孩子卖个好价钱。

 

孩子10个月时,有人给她介绍了对本国夫妇,出价5,000比索(约合692元人民币),露西娅拒绝了,她觉得至少得把孩子卖去国外。

 

她心里还想着,将来等孩子长大了,也许会帮她离开菲律宾。

 

但未来真如她想象的那么好吗?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只知道的是,一旦这些孩子没卖出去,亲生母亲又没有钱来抚养的话,这群无辜的婴儿会被卖给非法的孤儿院,在这里沦为性工具。

 

小小年纪,便要遍尝人间疾苦。

 

 

 

 

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驻菲律宾首都办公室发言人曾说,在菲律宾,很多女童都沦落为童妓。

 

据不完全统计,菲律宾大约有6万到10万名儿童深陷卖淫圈中。

      ▲ 停止儿童性交易的海报

 

其中一个受害者乔伊,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为了赚到更多的钱,自己15岁那年就被这样对待了。

 

 

“我先是被迫吸毒,然后每天要接客20人。如果拒绝,他们就威胁将我送入没有食物的监狱。”

 

而一些没有被送去“卖淫”的孩子,生活又是怎样的呢?

 

英国当局曾在一名恋童癖的电脑中,搜出大量儿童色情录像,经过一番调查发现,这些录像正是来自菲律宾。

 

其中年纪最小的儿童,只有5岁。

 

随着案件的不断扩大,人们发现,除了犯罪团伙外,菲律宾很多偏远地区的小木屋里,指导孩子做出讨好动作的,正是他们的家长。

 

孩子的面前,就是通往世界各地的摄像头。

 

摄像头对面,是一张张观赏她们身体的面孔。

 

▲ 英国当局在恋童癖的电脑中,搜出的儿童色情录像

 

孩子们当然也害怕,她们会看到各式各样的裸体,对着自己做各种动作。

 

也很不解,为什么要让自己做这些事?

 

甚至还有点恶心。

    

▲ 纪录片 Dark Net 截图,受害者接受采访

 

但她们不敢说出口,因为她们无路可选。

 

在纪录片Dark Net 中,有人曾问这些小孩:你为什么会同意呢?

 

小孩是这么回答的:

 

“因为我们走投无路了,我们甚至没钱买米。”

 

▲ 纪录片Dark Net 截图,受害者接受采访

      

成熟得令人心疼。

 

孩子们的身体上,被压上整个家庭的生计。

 

为她们感到悲哀吗?当然悲哀,但无可奈何。

 

因为那些逼迫孩子做出这样动作的家长,会理直气壮地说:小孩没有与人有身体接触,拍摄这些视频没什么问题。

 

这些孩子就这样,成为他们谋取利益的工具。

 

幸运的是,尼日利亚19名怀孕女性被解救了出来,这世上多了些不必遭受厄运的母亲和孩子;

 

不幸的是,类似事件还广泛存在于落后国家的土地上。

 

只有我们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出来……

 

文/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鹿溪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7093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