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印度: 一个国家, 极端分裂的两个世界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7-07-28 22:10:32  点击:2969  属于:深度报道

 

这是一个文明和传统并存,光明与黑暗共生的国度,而它,只不过是这个充满了悖论的世界的一部分。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张老六

 

全文3066字,读完大约4分钟

 

你对印度的最深印象是什么?

是电影《三傻大闹宝莱坞》中的印度理工学院——那里培育着世界IT精英,还是《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里的千人洗衣坊——他们世代不能受教育,是没有姓氏的“贱民”?

《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剧照

是他们自诩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主国家,还是他们等级森严、不可逾越的种姓制度?

是印度的亿万富翁人数在胡润全球富豪榜上名列第四,首富家里藏着290亿美元现钞,还是超过六亿的印度人在夹缝中求生,一天只能花一美元的窘况?

 

有人戏称,没有华人和印度人,就没有今天的硅谷。

近几年美国顶级科技公司出现越来越多印度裔高管,调查发现,在硅谷,有52.4%高阶是外国人,在这里面,又有25.8%的是印度人。

在美国眼里,抽象思维发达、擅长数学、热衷逻辑推理、巧思善辨的印度人,无疑是打造新经济的最佳人选。

譬如,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他是谷歌有史以来第一个非白人CEO;

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上任3年,微软股价上涨80%;

百事公司CEO卢英德,连续四年蝉联美《财富》杂志最有影响力商业女性第一名。

他们有个共同点:毕业于印度本土学院,后才到美国获取最高学位。

印度人的数理能力举世闻名,他们发明了从0到9的阿拉伯数字、小数点、十进位法、方程式。

著名的数学家拉马努金就是千年一遇的天才,他在人世间短短32年,总共写了3900个数学公式和命题,解答了人类当时不可能回答的问题,叫做宇宙中的黑洞,同时也解答了癌细胞扩散、海啸运动的一些理论,这些都是那个年代不可能出现的问题。

但天才也需要靠后天的努力,有人称赞他是天才时,他举起他又黑又厚的臂肘,说因为穷,买不起纸,所以只好夜以继日的在石板上计算,又因用破布来擦掉石板上的字太花时间了,就用肘直接擦石板的字。

印度铁路桥下的"贫民窟"学校

在印度这个国家,即便有5至6百万儿童的IQ超过130,但贫民想要给自己一个全新的人生、脱离社会底层,唯一的出路只有靠教育和学历的光环。

印度孩子早上4点半就起床,除了在课堂上反复进行心算训练,早晚还要上两次补习班,寒窗苦读十几年,就是为了不惜一切代价挤进被誉为“科学皇冠上的瑰宝”的殿堂——印度理工学院。

这所被称作“全世界最难考的大学”,只有不到1%的超低入取录,但即使如此,在印度,依然有高达好几亿的父母,宁可散尽家财也要送孩子上学。

因为只要踏入这扇校门,就等于拿到了成功人生的入场券;在这个人才济济的殿堂中,他们的阶级、背景、社会关系都不再重要,富人和平民可以平起平坐。

印度理工学院

全球一流的企业都会到印度理工学院征才,据《印度经济时报》报道,自印度理工学院建校开始,大约有2.5万名毕业生在美国工作。

但通过教育改变命运,在印度并非人人都能做,这个国家精英人才遍布全世界,却占有世界37%的文盲人口,甚至有一种人,世代不能受教育,他们被叫作“贱民”。

 

在孟卖,除了理工学院,还有印度的另一张“脸”——亚洲最大最古老的达拉维贫民窟,面积只有2平方公里,却住着150万人口,每15个家族,共用一根水管,1400人共用一间厕所 ,每天供水时间只有三个小时,苍蝇乱飞,老鼠乱窜,各种传染疾病频发,恶劣的生活环境难以想像。

尽管如此,这里却是那些身无分文的贫民安身立命的家园。

达拉维贫民窟

达拉维贫民窟大约有1.5万家小型企业,包括陶器厂、制衣厂、制革厂、废物回收公司等,这些企业加工出来的商品,出口到世界各地,一年产值竟高达6亿美元,光是皮革业就能创造4万个工作岗位。

这里还有一个全世界最大的露天洗衣坊——千人洗衣坊。

洗衣坊的工人每天要处理由孟卖家庭、饭店、医院等送来的衣物或床单,狭小潮湿的空间,大量洗剂产生的不明气体,没有电力供应,所有一切全靠人力操作,他们需要长时间的劳作,生活毫无品质可言。

更无奈的是,这份职业是世袭的,无论他们多努力,命运都不能逆转,永世不得翻身,一辈子只能在晒满衣服的空间里寻求温饱。

千人洗衣坊

3000年前,雅利安人入侵印度,为了确保执政权并且分配工作,创立了种姓制度,依据印度教的吠陀经,把人分成四个阶级。

第一等级婆罗门,通常是祭司或僧侣;第二等级刹帝利,是王室贵族或军人,世代守护婆罗门;第三等级吠舍,是政治上没有特权的商人,主要通过布施或纳税来供养前两个等级;第四等级首陀罗,是土著居民或仆人。

在印度,跨种姓的婚姻是绝对不行的,别说最高种姓和最低种姓通婚不行,就连第一种姓都不会和第二种姓结婚,父母是不会同意的。

除四大种姓外,还有一种被排除在种姓外的人,他们没有姓氏,即所谓的“贱民”。

这些多半是罪犯或是战俘的贱民被视为“不可触碰的人”,他们不能受教育,不能穿鞋,没有社会地位,只能从事清洁或是丧葬工作,贱民走过的足迹,需要清理,甚至连影子都不能与之重叠,他们的身份世代相传,无法摆脱。

尽管印度独立以来,已废除了种姓制度,宪法更是明文禁止歧视,但是在印度,你只要一说出自己的姓氏,就等于透露了阶级和身份。

几千年来种姓制度造成的种姓歧视在印度不少地区、尤其是农村仍相当严重,直到现在,在乡村还时时出现贱民被高种姓雇主打死的新闻。

贱民不敢跟地主作对,几乎所有的一切都是地主说了算,包括选谁做总理,所谓一人一票的“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就是个笑话,民主在种姓制度下,缺乏扎地生根的土壤。

 

人,生而不平等,而且永世不得翻身,种姓制度基本断绝了大部分印度人通过奋斗来改变命运的可能,这必招来他们的愤怒和反抗。

对此,印度文明借助宗教的手段来化解。

印度最古老的城市瓦拉纳西,是世界上仅存的几个从史前时代到现代持续有人居住的城市,被印度人称作“圣河”的恒河从中横穿而过。

印度教大力提倡转世教义,他们告诉信众,恒河可以洗清人身上所有的罪孽,死后,把骨灰撒进恒河里,也可以摆脱轮回,是上天堂的捷径。

中国人是“现世主义者”,只相信今生今世,所以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觉悟;而相信宗教的印度人是“来世主义者”,他们心甘情愿的通过苦修赢得来世的福报。

印度教的因果与轮回之说,让印度人畏惧神灵,安分守己,面对一条生死轮回的神圣河,他们不敢逾越,各个阶级认命地各司其职。

也许天堂在他们心中,对于外部物质世界他们并不介意,就像《印度的奇特崛起》一书中提到:“要是没有印度,这个世界将会贫穷到只剩下物质。”

然而,作为金砖国家之一,逐渐成为全球新兴市场的印度,又怎么可能只停留在精神世界呢?

生命不平等的另一端,是印度1%的富人,掌握着全国50%以上的财富,而全国50%以上的穷人,仅拥有全国财富4.1%。据调查,印度目前拥有30多个亿万(美金)富翁,居亚洲首位,百万富翁也超过10万个。

而印度的穷人和失学儿童,也居世界第一。40%的儿童遭受着贫穷、缺乏教育、营养不良,甚至每天面临死亡的威胁。

在贫穷地区,大约每4分钟就有一人轻生或饿死,同时,又因为贫穷落后地区的女性地位低下,平均每22分钟,就有一件性侵案。

一部《摔跤吧!爸爸》宝莱坞影片,探讨了触动人心的印度女性地位;一部BBC纪录片《代孕者》,揭示了地位低下的印度女性将代孕当成谋生手段。

她们只要怀胎十月,就能获得比劳作终身还要多的酬金,进而改善整个家庭的生活。

但,一个只能通过出租子宫来维生的社会,是在往前走,还是往后退呢?

这个人口仅次于中国、土地面积却只有中国三分之一的国家,先进而落后,富有且贫穷。

他们可以把一个带104颗卫星的火箭升入太空,破世界纪录,全国却有三成的人口是文盲;他们拥有10亿美元的世界级豪宅,但在豪宅的不远处,却是世界闻名的贫民窟;他们是民主国家,却等级森严。

他们有全球最恶劣的工作环境,却也是世界精英的练兵场;他们贫穷充斥,却是富有精神、哲学内涵的文明国家。

这是一个文明和传统并存,光明与黑暗共生的国度,而它,只不过是这个充满了悖论的世界的一部分。

微信扫描识别二维码  
关注世界华人周刊微信公众号(wcweekly)
可及时收到更多更新鲜的好文章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