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之间,幼儿园上了热搜,关注孩子安全,更应该关注这群人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8-03-17 21:09:37  点击:1252  属于:教育

虐童案频发的背后,是什么把幼儿园变成了恶魔的聚集地?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顾景言

新闻背后,有你不知道的世界

等着、盼着,145天后,今天(3月17日)北京终于下雪了,迎来“有效降水”。

为期半个月多的全国“两会”也接近尾声。同样在今天,一条关于幼儿教育的“两会”消息上了热搜榜。

原来,此前一天,教育部长陈宝生在记者会上说,要实施好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办好普惠性幼儿园,到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占比要达到80%以上,毛入园率达85%。

孩子是所有中国父母关注的焦点,承载了一个家庭所有的期望。

另一方面,之前,幼儿园虐童案屡次发生。全方位保护自己的孩子不受伤害,显然已经成为中国父母的共同期望。

在全面放开二孩的背景下,优质的幼教资源必然会更加稀缺。我们真心希望,政策变为现实,让优质的幼教资源公平,普惠及每个孩子、每个家庭。

幼儿园虐童案已经不是新闻

2012年10月,浙江温岭某幼儿园教师颜艳红被曝光多次虐待学生,用胶带封孩子的嘴、倒插垃圾桶等方式折磨学生;

2015年12月,吉林省四平市红黄蓝幼儿园有将近30名孩子遭到该校教师扎针,并威胁孩子不得告诉家长;

2017年11月,上海携程幼儿园幼师推倒并殴打孩子,导致孩子昏迷,两天后还往孩子的嘴里塞芥末;

同样在2017年11月,北京红黄蓝幼儿园被曝出幼师用针扎孩子,多名孩子遭到虐待;

这些事件的曝光,不仅惊呆了全国人民,也在那些为人父母者的心上,刺上了大大小小不可弥合的伤口。一时间,网络上骂声四起,谴责声更是不绝于耳,人们愤怒于幼师做出如此令人发指的行为,更气愤幼儿园采取如此纵容包庇的态度。

可是,在谴责痛恨之余,却很少有人关注中国幼师的收入和生存现状问题。虽说人性本善,但不合理的制度和外部环境会让人心崩坏。幼师并不是一个冰冷的名词,而是一群活生生的人,我们每一个人都应当在愤怒之余,冷静想一想:究竟是什么,使这个群体屡次成为虐童丑闻的主角?我们应该怎样做,才能保护好我们的孩子?

四川某幼儿师范学校学生在参加技能比赛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让我们先来探寻一下中国幼师的生存现状。

公立幼儿园“一园难求”

私立幼儿园顺势而生

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城市里工人、国企员工、政府人员等体制内成员占多数,这些人吃的是“商品粮”,孩子大多数都被送入本单位的托儿所或幼儿园。

这些幼儿园毫无疑问都是公立性质的,里面的员工也都有编制。这就意味着可以吸引来高素质的幼师群体——一群优秀的中专毕业生。毕竟在那个中专生包分配的年代,家境贫寒成绩优异的学生,往往会选择进入中专,毕业后迅速获得一份安稳的体制内工作。因此,公立幼儿园老师的工资虽然并不算太高,但是也算是中等水平,旱涝保收。

广州某公立幼儿园

如果你认真观察,就会发现直到如今,公立幼儿园的幼师素质依然有所保证,收入水平在当地往往略低于小学教师,但是仍然享有医疗保障、固定寒暑假等隐性福利。

在这种情况下,公立幼儿园的丑闻几乎没有。

毕竟,谁也不愿意因为一时的冲动而砸掉自己来之不易的“铁饭碗”。

不过,不了解情况的人一定会有一个疑问:既然公立幼儿园老师素质高,那为什么有的家长不把孩子送到公立幼儿园呢?这种疑问,其实类似于白痴天子晋惠帝问那些吃不饱饭的饥民“何不食肉糜?”。

非不愿也,实不能也。

以中部省份一座普通的小县城为例,全县只有一所公立幼儿园,每年的入学名额都是香饽饽。这些名额的分配会优先给特定群体。

莆田市某公立幼儿园,距离摇号开始还有一个小时,门前早已挤满家长

还有一个问题,每年还有一些通过“递条子”入园的关系户,如此一来,普通打工者的子女就只能“望园兴叹”了,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将孩子送进私立幼儿园。

那么,为什么不扩大公立幼儿园的规模?

要知道,公立幼儿园老师待遇好、学生学费低廉的优势是由财政全额拨款造就的。简单来说,公立幼儿园其实就相当于一种社会福利,主要服务于体制内人员。

但是,在所有制变革的今天,公立幼儿园供不应求,根本无法满足市场要求,而财政又没有更多的拨款,公立幼儿园规模不可能扩大。以广州市为例,全市大概共有1500多所幼儿园,其中大概只有7%是公立幼儿园。

也就是说,想要进入公立幼儿园,难于上青天。

于是,在这样巨大的市场空缺下,私立幼儿园迅速发展起来。

私立幼儿园:老师的收入低到令人发指

我们都知道,资本天生具有逐利的本性,资本家要赚钱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私立幼儿园,老师的收入和学生高昂的学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令人感到心惊。

以一个二线城市的高端私立幼儿园为例,每个孩子每月要交5000余元的学费,每个班20名学生,但是幼师的工资却只有1800!五险一金更是想都别想,福利基本为零。

与此同时,幼师要干的活却一点都不比公立幼儿园的老师轻松,除了要带着孩子们学习和玩耍,还要动辄承受老板的指责和训斥,工作极其不稳定,随时可能会被炒鱿鱼。

在这种情况下,幼师们在物质和精神上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由于这个群体大多是年轻人,抗压性较弱,一旦情绪崩溃就会殃及无辜的孩子们。

于是长此以往,私立幼儿园的幼师就成了一个令年轻人避之不及的就业岗位。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实在找不到工作,没有人愿意去干这种又苦又累工资还特别低的工作。

这就导致了幼师行业素质的整体下滑,行业准入门槛也越来越低。比如,很多成绩太差考不上高中的女孩子,读个中专出来就可以轻松在私立幼儿园找到工作。要知道,现在的中专和二三十年前的完全是两个概念。而公立幼儿园的教师则往往被要求有本科文凭。

两者一比,高下自见。

私立幼儿园给予幼师的收入过低,也造成了少数优秀的幼师纷纷离开这个行业。可是,很多家长却对此一无所知。

我的一位长辈李女士在和外孙的班主任闲聊时才得知,原来这位工作了好几年的幼师一个月工资仅有2000元。李女士感到不可思议:“我们这些家长每个月往幼儿园交了那么多钱,结果老师的收入却这么低。谁都知道照顾孩子是个又苦又累的活,给的钱那么少谁能够每天开开心心地工作啊?”

家长的肺腑之言,足以见得幼师的收入是何其的微薄。当一个幼师挣到的工资只是保姆的一半,我们又怎么能呼唤优质人才来教育我们的孩子?当收入低、工作辛苦导致人才流失,低素质人群轻易进入幼师队伍这些因素确实存在,我们又怎能指望虐童事件就此终止?

如何破解这个困局?

有两种可行的方案。

第一种,由政府介入市场,保护幼师的利益,提高幼师的收入,以此吸引高素质的幼师人才。同时,对有污点的幼师建立档案,永远不允许其再进入这个行业。

第二种,则是人们期盼已久的,把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范畴。

我国当前的局面是,政府重视义务教育,教育资金使用中,小学和初中加起来占到了61%,而分配给幼儿园的只有可怜的4%,这不得不说是巨大的悲哀。

想要改变这种局面,将幼儿园纳入义务教育是最直接的办法。

全国人大代表贺优琳曾在2016年提出:“当年我国GDP总量不到10万亿,实现义务教育;现在GDP总量67.7万亿,多做三年义务教育不行吗?”

一旦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由国家进行管理,幼师们也有了稳定的编制,收入提高,虐童事件必然大大减少。

从教育部陈部长的讲话来看,现在重点还是发展普惠性幼儿园。至少说明,幼儿教育得到了决策层面的重视。也希望,在今后,实实在在的政策更多,政策执行更为有力。不仅杜绝虐童案,保护好孩子安全的这条“底线”,还要提高幼儿教育水平,让孩子身心健康成长。

孩子是一个家庭的希望,也是一个国家的未来。我们应该改善中国幼师的生存现状,给孩子们提供最好的教育,如此,才能让我们国家的未来不输在起跑线上。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