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探3》隐藏的东北故事:一个日本遗孤和他的2个母亲、4个父亲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1-02-21 20:27:59  点击:51  属于:海外观察




《唐探3》里提到的“开拓团”,是怎么一回事?

春节档电影《唐人街探案3》高开低走,评价不高。
 
电影中的小林杏奈,她作为日本开拓团后代的悲惨经历,让有的观众觉得假,有些脱戏。




特别是电影最后,来自中日泰三个国家的4个名侦探,看着漫天的烟火画面,耳边响起了迈克尔·杰克逊的歌曲Heal the world,这样“呼唤世界和平”的庞大主题,让人觉得突兀。

但如果了解日本开拓团这段历史,你就明白导演的用心了。
 
为了避免介绍历史的枯燥,我们通过一个日本人的真实经历,讲述日本开拓团历史。
 
故事的主人公叫做中岛幼八。



 

1
高贵的移民,悲惨的难民
 
中岛幼八出生于1942年,其父中岛博司是一家洗衣店的职员,生母叫中岛清江,姐姐中岛三子大他6岁,一家人本来过着平静的日子。



▲ 中岛幼八的生父中岛博司和生母中岛清江
 
1943年,受到日本军国主义的鼓动,抱着去“王道乐土开疆辟壤”的幻想,中岛一家四口来到“满洲”牡丹江长岭,加入了长岭八丈开拓团。
 
开拓团,实质就是日本向中国东北输送的农业移民团。

当时日本农村人多地少,危机重重,于是日本政府就在1932年到1945年间,向中国先后派遣开拓团881个,共32万人。

这些移民,平时为民,为日军提供粮食的保证;战时为兵,成为军队的帮凶。

名为开拓,实为掠夺,大肆抢占东北农民的土地和房屋。




500万中国农民因此失去家园,沦为日本移民的佃户,或四处流离,冻饿而死的人不计其数。

一次,中岛幼八的母亲去井边淘米,旁边的中国妇女就眼巴巴看着她。原来,日本规定非日本臣民禁止食用大米白面,否则以“经济犯”论处,所以中国人只能眼馋。




1945年7月,日军即将战败,幼八的生父应征入伍,被送至西伯利亚与苏军交战,成为了炮灰。

剩下怀孕的母亲带着幼八姐弟相依为命。



▲ 中岛幼八和姐姐中岛三子
 
8月,苏军进攻东北,日军全面溃败。日本东亚省做出了“鉴于过去的统治成果,以备将来,可变更国籍,留在大陆,努力忍苦”的决定,这实际上就是选择抛弃日本移民。

于是,幼八一家人成了日本军国主义的受害者。

长岭八丈开拓团的500多人,只能向苏军投降,进入苏军的集中营。

在路上,幸亏得到中国当地村民的救助,蒸了成山的馒头给他们吃。
 
而别的开拓团民一路缺少食物,不少妇女只能在路上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到了集中营以后,就变得疯疯癫癫了。
 
幼八一家人到了集中营,里面的情况惨不忍睹。

集中营只有16栋房子,却住4000多人,大部分只能住在牲口圈和鸡圈中,缺衣少食,麻疹流行,每天都有小孩死掉。

冬天来临,集中营的移民实在生存不下去,苏军同意长岭八丈开拓团回到原地。
 

2
这条小命,我来拉扯
 
当时,幼八的母亲挺着大肚子,带着两个孩子,跟着团长回到沙兰镇王家屯。

天气寒冷,又冻又饿,加上传染病,每天都有两三人死去。一个冬天过去以后,有130人死去。
 
不久后,幼八的母亲产下了一个女孩,连名字都没起,就死了。母亲产后非常虚弱,染上伤寒,奄奄一息。
 
小幼八瘦得皮包骨头,浑身青紫,肚子鼓鼓的,眼看就活不成了。




母亲只能把幼八交给一个中国货郎老王,让孩子找条活路。老王把3岁的幼八装在篮子里面,准备送给沙兰镇一个李姓人家。
 
李家一看,觉得孩子活不成了,拒绝收养。一旁的接生婆孙振琴见孩子太可怜,说“这条小命,我来拉扯”,将幼八抱回了家。

回到家后,孙桂琴把吃的东西嚼烂,嘴对嘴喂给幼八,然后每天早上都给孩子轻揉肿胀的肚子。

慢慢地,小幼八长肉了,终于活了过来。
 
孙桂琴的丈夫姓陈,面容和善,平日喜欢喝两口小酒,他给幼八起名陈庆和,乳名叫来福,寓意吉祥。

1946年,熬过了严冬的母亲奇迹般生存了下来。此时,中国政府决定将开拓团移民遣返回国。



▲ 1946年7月,由中国东北登船回国的日本侨民

回国前,母亲后悔将孩子送人,于是找养母想要回孩子。孙桂琴当然不干,抱着来福就跑,生母在后面追,动手要抢。

事情闹大了,交给当地的政府做决定。政府裁决倒很公平,把孩子放在两个母亲之间,孩子跟谁就归谁,结果来福跑到了养母那边,生母只能垂头丧气地离开。

来福8岁时,陈父被疯狗咬伤。临死前,他对孙桂琴说,我死了,你就改嫁吧。

失去了顶梁柱,孙桂琴的日子过得很艰难,便嫁给同村的一个姓李的农民。来福的大名也由此改为李成林。
 
来福的童年记忆全是故乡沙兰。 
 
“我每天到南石岗的河边放牛,在稍高的岭下找个树荫,享受我的自由世界。我带来小人书看个够,看累了,可以望天上的云彩。”    
 
“到了冬天,我们坐冰车,打陀螺滑雪,这春节印象深,我家把养的猪宰了,有了肉,我满足了。”
    
“(养母)从小我就知道我是日本人,她坐在炕上,跟人家聊天时,我就靠在她的腿上在那听,她就讲怎么抱给她的,瘦的什么样子。”



▲ 养母孙桂琴和第二个养父李希文
 
然而在来福13岁的时候,他平静快乐的日子,却被一封远方来信打破了。 
 

3
你的生母需要你
 
一天,来福看到养母神色慌乱,从不背着自己说话的母亲,竟然关起门来和李父说话,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第二天,养母带他来到区政府,几个陌生的大人郑重地问他是否想回日本。
 
来福非常恐惧,因为在他的印象中日本人都是凶恶的侵略者,他想不通自己为什么是个日本人。
 
来福坚决地表示不会回日本。“生母”这两个字对他来说十分恐怖,仿佛要把自己从养母温暖的怀抱中夺走。

养母孙桂琴并没有说话,只是抱住他流下了眼泪。
 
以后,生母经常给他寄一些照片,他都烧掉,想断绝和日本的关系。
    
小学毕业以后,来福没有考上中学,成为了一个放牛娃,前途成了问题。 
 
孙桂琴为了来福的前程,来到太平沟林场,给来福找了第三个养父赵树森,这也改变了他的命运。



▲ 来福与养父母赵树森、孙振琴

来福原来的农业户口转入了林业局,当时东北林业工人的待遇是很好的,是个金饭碗,来福的大名由原来的李成林改成了赵成林。
 
赵树森这位平凡的父亲真的很伟大,明知道孙桂琴“改嫁”于他,只是名义上的,纯粹就是为了解决孩子的前途。

等孩子成了非农业户口,孙桂琴就又回到了农村。
 
赵父依旧把来福当成自己的孩子,对他特别疼爱,一个月给他14元的生活费,让他再也不用过农村艰苦的日子了。
 
赵父鼓励来福,世界很大,应该走出去看看。
 
来福转入当地的七峰小学,继续学业,在这里,他遇到了自己的恩师梁志杰。



▲ 站着的是来福,坐着的是梁志杰

梁老师为他介绍了日本真实的情况,并告诉他:“你的生母需要你,中日两国之间的友谊也需要你。”
 
赵父和老师的话,为来福打开了一扇了解世界的窗户,他决定回日本。
 

4
没有中国,何有此生
 
1985年,来福回到了日本。在码头见到了生母,当他被母亲搂在怀里时“头脑一片空白”。
 
他也知道母亲回国后很艰难,姐姐三子死了,生母只能改嫁。



▲ 生母在码头接回到日本的中岛幼八
 
他在日本的生活很不适应,吃生鱼片要煮吃,吃三明治也要用大葱蘸着大酱来吃,显得与周围人格格不入。
 
他在中国的时候,并没有受到歧视,还得到了周围人的关怀。
 
但在日本,却遭到了冷眼。因为超龄,被日本学校拒之门外,是横滨的中华学校接收了他。
 
当时,日本人对这些日本遗孤并不友好,把他们称为“中国系日本人”,并且不让日本姑娘嫁给他们。



▲ 回日本后,中岛幼八与中国养父母和老师的通信
 
中岛幼八一直没有忘记梁老师的话,毕业后,就加入日中友好协会,当了一名翻译。

他一直与日本右翼反华组织进行斗争,曾数次被打得头破血流,也因为抗议几次被捕。

他日夜想念中国的亲人,从来没有忘记。

退休之后,他决定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书,纪念恩人,也“让日本人知道中国人有多么善良”。
 
他给书起名《何有此生》,没有善良的中国人,何有此生?
 



他自费出版了日文版,向日本人介绍开拓团这段历史,NHK、《朝日新闻》等日本主流媒体都对他进行了采访报道,他希望以战争受害者的身份,敦促日本政府反省那段侵略历史。
 
多年后,中岛回到中国看望养父母,然而老人们早已不在了。

他为养父母修了坟,在养父母坟前,中岛泣不成声地供上此书,“日本是我的祖国,中国才是我的故乡。”




《唐探3》结尾,曾经的开拓团移民渡边胜跪在了众人面前,那一跪,其实是表达对全体中国人民迟来的道歉和忏悔。



▲ 《唐探3》剧照

历史不应该被忘记,《唐探3》把这段历史表现出来未必是坏事。
 
历史长河中的一粒尘埃,落在每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无论对谁,战争留下的都是抹不去的伤痛。

日本人更应该看看这部电影,了解这段历史。文/朗博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1185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