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人数超新冠死亡人数:在日本,它比病毒更可怕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0-12-04 20:33:11  点击:163  属于:海外观察

疫情爆发至今,日本的情况一直不容乐观。

最近,日本新一波疫情持续爆发,引发关注。

新增感染人数、重症患者人数和死亡人数都在不断创新高。

据日本NHK官网消息,截至12月2日,日本累计确诊151030例。

而因新冠而死的日本人就有2193人。

目前,新冠疫情对于全世界来说,都是首当其冲的严峻任务。

纵观其他国家的疫情影响,没有哪一个国家看上去是轻松应对的。

但疫情对日本的影响远不止于此,也略有不同。

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引发心理健康危机,失业危机在日本更为突出。

从而使得笼罩在疫情之下的日本,显得有几分悲凉。

1、崩溃的日本女性

近日,日本政府公布了一项令人震惊的数据:

光是今年10月份死于自杀的日本人数,就超过了因染疫而死的总人数。

今年10月,日本自杀死亡人数达到2153名。而截至上周五(11月27日),日本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为2087名。

▲ 截止10月日本自杀死亡人数

自杀的人中,女性与学生最多。

数据还显示,女性自杀人数与去年同期相比上升了83%,男性则增加了22%。

此外未成年自杀人数也明显增加。

日本这一现状令人让人毛骨悚然,为什么这么发达的国家,自杀率会那么高?

众所周知,日本是自杀率较高的国家之一。

早在21世纪初期,日本政府就开始大力推行“防止自杀”的相关措施。

虽然一定程度上在减少,但整体效果并不理想。

▲ 1978-2019年日本人自杀统计

尤其到了2020年,疫情突然爆发,这让原本突出的社会问题更是雪上加霜。

日本早稻田大学研究自杀学的教授上田真知子就表示:

“和其他国家相比,日本的抗疫政策相对宽松。我们甚至没有封锁城市,但自杀人数还是在疯狂增加。”

在疫情越来越严重的今天,更多的日本人因失业、贫穷、家庭压力、绝望,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疫情,让日本人再次走上“绝路”。

▲ 疫情下的东京街头(Getty Images)

小林恵理子在她48年的人生里,曾尝试过四次自杀。

第一次自杀发生在22岁。

也是这一次自杀让她在医院昏迷了好几天。

当时她做着一份全职工作,可微薄的薪水不足以支付房租和个人花销,这使得她的生活更加水深火热。

被抢救回来后,小林惠理子并没有感到幸运,被救回来意味着生活还要继续,可生活对于她来说,只剩下无助和绝望。

此后的20多年里,她又尝试过三次自杀,但都没有成功。

后来,小林恵理子慢慢调整自己,她在一家NGO(非政府组织)谋得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也将自己的心路历程写成了书。

但是,今年疫情的爆发,48岁的她又被重新拖回绝望的深渊:

“我被降薪了,我看不到希望。我开始时不时感受到一种危机,我可能会再一次陷入贫穷。”

其实不难看出,新冠疫情期间,这一现象在女性身上尤为突出。

日本女性多从事酒店业、餐饮业和零售业,疫情导致大部分企业裁员,小林的许多女性朋友都被解雇了。

在接受CNN采访时说,“日本一直忽视女性,”她说,“当发生不好的事情时,最弱的人会首先被社会淘汰。”

2、日本自杀率居高不下

不仅如此,日本受各种因素的影响,甚至连日本名人都接连自杀:

近几个月来,艺人三浦春马、芦名星、藤木孝、竹内结子都相继自杀。

而自杀的原因无从得知。

可日本民众知道,越是如此,引发的连锁反应就越令人感到恐慌。

5月23日,日本女摔跤手木村花自杀去世,那一个多月来,日本娱乐艺能界持续低迷。

因为木村花生前疑似因参加综艺《双层公寓》而遭受网络暴力。

日本粉丝不分昼夜地谩骂,他们指责她“丑女”“拜金”,认为她“小题大做”“人品太烂”,甚至还有人粗暴留言说,“希望你去死”。

▲ 网络上对木村花的攻击

对木村花这样铺天盖地的谩骂,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月。

5月23日凌晨,木村花在社交平台上发出了一张自残的照片并配文控诉自己所遭遇的网络暴力:

“每天近100条坦诚的意见。我不能否认我受伤了;

谢谢妈妈给我生命,但我感觉我要死了;

感谢所有支持我的人,这是我渴望的生活;

谢谢大家,我爱你们。再见。”

最终,在这一场“暴力”中,22岁的木村花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或许有太多的不甘心,但那不重要了,她用尽最后的挣扎也没能和这个世界和解。

自杀,在日本不仅常见,似乎还会引发连锁反应。

芦名星,干净温柔,清纯靓丽,曾是那代人心目中的女神。

此前在采访中她曾说,自己每天会做300个俯卧撑,150个卷腹。为了好身材,可以拼命。

但就是这样一个积极乐观、自律豁达的人最终选择了在家中自杀。

日剧黄金年代的最后一位女王,曾两夺视后,三提日本电影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竹内结子,她的命运也是如此。

9月27日,她被曝在家中自杀身亡,消息一出震惊各界。

年仅40岁的竹内结子在2020年初才刚产下第二胎,并在9月份宣布产后复出。

看似幸福美满的人生,没想到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传来了自杀身亡的消息。

更令人悲伤的是,她生前最后一部电影《行骗天下JP:公主篇》是和三浦春马合作的。

而三浦春马在7月18日就已经自杀离世了。

当时两人在片场吃着冰淇淋,笑容满面,结果在今年两人先后以同样的方式先后离世,令人唏嘘。

短短几个月,日本艺人接连自杀,网友们纷纷感叹:

自杀真的会有连锁反应吗?疫情影响下的日本到底怎么了?

其实相比于普通人来说,明星的经济压力要低得多,可即使这样,他们依然无法继续保持对这个世界的热爱。

纵观整个日本,那些普普通通的人,尤其是女性,她们的处境更是难上加难。

3、女性生存压力很难改变

这次疫情带给人们的心理重压,远比比想象中更大。

失业、降薪、社会孤立,都加重了生活压力。

而这几乎成了日本女性面对的共同现状。

除此之外,

在日本,男女承担的家庭责任非常不对称:

一般情况下,女性在家庭事务上所花费的时间大约是男性的5倍。

对于日本很多女性来说,传统观念的束缚从没让她们感到过一分自由。

由于疫情反复,随之而来的是长时间居家隔离,女性的家庭事务变得更加繁重。

最终导致她们睡眠时间减少、身心俱疲,甚至绝望到自杀......

▲ 日本东京,人们戴口罩出行

21岁的大学生大空幸星,今年创立了一个24小时心理咨询热线——“属于你的地方”。

他每天能接到超过200通电话求助,其中大部分电话来自于女性。

她们通常会在晚上十点到凌晨四点打来电话,坦承自己濒临崩溃;

她们中很多人丢了工作,没有钱,却还要养孩子;

有人说,丈夫甚至想杀了她。

她们很多人都尝试过自杀。

▲“属于你的地方”心理咨询站

总之,女性在与日俱增的压力下早已显得力不从心了。

前段时间,联合国妇女署最新数据显示,这场新冠疫情,可能会让全球的性别平等工作倒退25年。

联合国妇女署副执行主任Anita Bhatia甚至说:

“我们在过去25年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可能在一年之内失去。”

更令人担忧的事情还有,许多女性都无法再回去工作了。

男女平等、尊重女性,这样的呼声总是一浪高过一浪。

但实际上,女性无论在家庭还是社会中,仍然遭受着种种不公。

疫情肆虐,这种不公的现象谁又能知道会持续多久?

4、低欲望社会下的日本

即使那些目前生存现状好一点的人,也并不乐观,因为这类群体中的人对于未来的计划却几乎是空白。

日本经济学家大前研一在自己的名作《低欲望社会》中就指出:

现在的日本,已变成了一个不想消费、不想上进、不想约会、不想结婚、不想生育的社会。

人口越来越少,而且看不到改变的方向。

还有人一针见血地总结了目前日本社会现状:

这10多年里,日本不管哪个阶层,实际年收入都减少了,他们已经到达了一个穷而且充实的时代。

换言之,就是日本人越来越崇尚“低欲望社会”。

不结婚、不生育、不消费、享受宅生活,没有物欲和成功欲。

从而导致越来越多没钱的年轻人,因为生活拮据而不想改变,也就变得毫无欲望。

反观有钱的日本老人呢?因为过去生活的不安而导致越发地寻求安稳,继而忙着存钱养老。

低欲望或是一种美德,但对于目前的日本来说,却是一种灾难现象。

除了无欲无求的生存现状,更要命的是日本人内心的孤独感和羞耻感。

2010年,HNK电视台曾播放了一档纪录片《无缘社会》。

在这部纪录片里,有在公司20年无休却一夜之间流浪街头的工薪族,有一生未婚的女性,有缺乏子女陪伴的孤独空巢老人,有只在网络交友的年轻人。

这部纪录片,不但在日本社会引起了哗然,在中国也获得了不少的关注,并在豆瓣上被打上了8.3的高分。

有一条高赞评论:

“那些没有工作、没有配偶、没有儿女以至于最后孤独死去的人,曾经都不过是和你我一般的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

日本冰冷刺骨般的社会现实,刺痛了千千万万的日本人。

最终在这样的背景下,自杀好像成了一种自我解脱的方式。

无力改变社会,更加无力改变自己,生命也不再会被点亮。

这或许是每一个日本人最真实,最辛酸的写照。

事实证明,疫情,又重新给日本蒙上了一层阴影。文/夏格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2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