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毒瘤”:比起日本的120万吨核废水,美军的危害更大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0-10-24 21:26:42  点击:153  属于:海外观察




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大搞生化试验,伤心的又何止是太平洋?

近日,日本前环境大臣原田义昭公开宣称,要将福岛核电站中的百万吨核污水排入太平洋。

此言一出,国际舆论炸开了锅。




自从日本福岛核电站2011年3月发生核泄漏事故后,国际社会就对日本核安全的质疑声不绝于耳。

此次,日本核安全问题再度成为国际焦点。

核废水当中含有大量的碘-131、铯-134和铯-137等超放射性有害物质,也是世界上目前辐射性最强的液体。

之前的核泄漏已经给环境带来了无法弥补的伤害,而这次更是高达100万吨高浓度的核辐射废水。




面对国际舆论的谴责,日本政府方面给出的解释是:储水罐设备将在2022年全部装满,实在是装不下了,最终决定稀释后排入大海。预计2022年秋天开始实施。




更令人气愤的是,原田义昭说:除了将废水排入太平洋稀释,日本已经“别无选择”!

其实早在几年前,日本政府就预见了今天的局面。

储水罐总有用尽的一天,然而污水却似乎永远处理不完。水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本元素,日本这样做,不仅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也是拉着全世界沦陷。

除了日本,最近美军污染太平洋、侵犯当地居民权利、破坏全球生态环境等一系列罪证也被曝光。


1

据英国《卫报》报道,英国记者乔恩·米切尔在梳理了1.2万页的美国政府文件,并采访了当地居民、退伍美国士兵以及研究人员后,出版了新书《毒害太平洋》。

书中详细披露了美军数十年来在其控制的太平洋各岛造成的严重污染。污染源包括放射性废料、神经性毒剂和橙色落叶剂等化学武器。

书中提到了一名名叫勒罗伊·福斯特的美国士兵,1968年他被派往关岛的安德森空军基地服役,抵达后第二天就接到一项危险任务:为阻止周围丛林生长,美军要向整个周边地区喷洒一种有毒液体——柴油和“橙剂”混合物。




“橙剂”,也称“枯叶剂”,是一种高效除草剂,因其容器的标志条纹为橙色而得名。它能导致先天畸形、癌症和其他致命疾病。

福斯特执行了任务,有毒液体不仅毁灭了丛林,也毁灭了他的健康。不久后,他开始出现严重的皮肤炎症、急性心肌缺血,33岁就患上了帕金森综合征。




受影响的还有他的家人,他的女儿在青少年时期患上癌症,他的孙子出生时长了12个脚趾。




2018年,福斯特去世。直到生命前最后一刻,他还在谴责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美国国防部。

然而,福斯特的遭遇并不是孤例。

关岛一研究报告显示,喷洒过除草剂地区的婴儿,死于出生缺陷的几率比其他地区要高得多。

关岛只是美军在太平洋污染毒害的众多岛屿中的一个,深受其害的还有太平洋中部的马绍尔群岛。


2

1947年到1986年间,联合国将马绍尔群岛交由美国托管。在美国托管期间,美国选择将马绍尔群岛西北部的比基尼环礁和埃尼威托克环礁作为核试验场。

据统计,1946年至1958年间,美国在马绍尔群岛一共进行了67次核试验。其中,对马绍尔群岛北部造成最大破坏的一次武器试验被称为“喝彩城堡” ,其威力相当于广岛或长崎原子弹的1000倍。




岛上还有一个圆顶形的建筑,说是建筑,其实就是一个核爆造成的深坑,用来填埋美军每一次原子弹试验造成的大量放射性废料,然后再用混凝土进行密封。目前堆砌的废料已经超过7万立方米,被当地居民称为“墓穴”。




受海平面上升和风浪的影响,从2018年开始,“墓穴”出现了变形裂缝,并且不断地向海里泄漏放射性物质。研究显示,当地辐射水平甚至比切尔诺贝利和福岛附近土壤中的辐射还要高。面对不断泄漏的放射性物质,当地政府和居民手足无措。




马绍尔群岛官员不得不向美国寻求帮助,但却屡次遭到拒绝。

历届美国政府都认为,该填埋场位于马绍尔群岛,就是马绍尔群岛政府的责任,美国已经为受影响的地区支付过相关的医疗费用,至于泄漏问题,与美国政府无关。

据《毒害太平洋》中相关资料显示,美军向太平洋倾倒了2900万公斤芥子气和神经毒剂等化学武器,还有454吨的放射性废料。

尽管全球都对美军在太平洋造成的巨大破坏批评不断,但美国并未停止在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化行动。2020年10月初,美国又在关岛设立了一座新军事基地。




其实,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大搞生化试验,伤心的又何止是太平洋?


3

针对美军破坏全球生态环境的行径,日本媒体近日也对美军进行了控诉。



▲ 驻日美军正在毒害冲绳污染了近50万日本人的饮用水

据日媒报道称,美军污染了冲绳县近50万人的饮用水,造成了冲绳县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环境污染。

造成污染的是一种叫做全氟烷基和聚氟烷基物质(PFAS),它通过饮食、饮水等途径进入人体,并且会在体内积聚,要数十年才能排出,会引发遗传发育、神经系统、心血管系统等多种疾病。

2016年,冲绳县当地政府检测到从冲绳县的饮用水中含有大量PFAS。

受污染的饮用水供应了近50万的冲绳人及前来旅行的数百万国际游客。相关机构在对居民进行检测时发现,他们血液中某些PFAS物质含量比全日本平均水平高出53倍。

冲绳县并没有生产或使用PFAS的大规模工业,那么,污染源究竟来自哪里呢?

据一份内部文件显示,2001-2015年间,嘉手纳空军基地释放了至少2.3万升消防泡沫,文件甚至标记出基地内含大量PFAS的区域。




为了居民健康,冲绳县政府要求对嘉手纳空军基地进行检测,却遭到了美军的拒绝。

今年4月,美军在冲绳举行烧烤派对时触发了基地的自动灭火装置,14万升PFAS消防泡沫和水溢出基地,对溢出的有害物质,美军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这件事再次点燃冲绳民众的怒火,冲绳民众纷纷走上街头抗议驻日美军,让他们滚出冲绳。




时隔四年,受美日《驻军地位协定》的制约,日本官员仍然无法进入美军基地进行检测,而日本民众不得不为美军的恶行买单。

美国国防部还承认,美国设在韩国、比利时和洪都拉斯等651个军事基地同样存在PFAS污染。就连美国境内的军事设施都检测到由泡沫灭火剂引起的PFAS污染。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不断制造环境事故和生态污染的同时,美国宣布启动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进程,成为至今唯一一个退出该协议的国家。

一个世界大国,在各国肆意放毒后,非但没有背负起应尽的责任,反倒将利己主义演绎得淋漓尽致。

不仅如此,在世界各国齐心抗疫之际,美国也是反其道而行之,宣布终止与世卫组织关系。

多行不义必自毙,霸道做派和甩锅避责从来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方法。

四处放毒,最终也只会害人更害己。

作者:阿小诺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78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