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御用医生被查:白宫医生的一个决定,可能影响数百万人生命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0-06-09 20:31:28  点击:179  属于:海外观察

null

 

 

左手是医术,右手是权谋。

 

再过几天,就是特朗普74岁生日。

 

比起生日祝福,美国民众更关心他的健康问题。一个体重超标的古稀老人,视垃圾食品如命,还以身试药,服用过一疗程羟氯奎。

 

而羟氯喹已被证实,对治疗新冠无效,还会造成心脏问题,引发心律失常。

 

这回,全世界的吃瓜群众都按捺不住,催着特朗普体检,想看看羟氯喹到底是否对他产生副作用。毕竟,美国宪法规定,一旦特朗普身体有异,便不能再担任总统。

 

6月3号,万众瞩目的总统体检报告姗姗来迟。报告显示,特朗普健康状况良好,体重略有上涨,以及羟氯喹未产生副作用。

 

null

 

 

特朗普幸运地度过了服药危机,但放纵他滥用药物的两任白宫医生却被调查。

 

《纽约时报》警告白宫医生:“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患者,你们的决定影响了数百万人的生命。”

 

看来在白宫给总统当医生,并不像表面那么风光,有时候甚至还困难重重。 

 

 

1

第一重困难:最难管的病人

 

总统和白宫医生,这简直是世界上最难处理的医患关系。

 

我们都知道遵医嘱,是件很严肃的事。但是白宫医生地位就尴尬在,他们的病人是总统。

 

直接管总统,怎么可能?但是放任不管是失职,那最后到底是管还是管,这是一个薛定谔难题。

 

还是拿特朗普举例,他曾高调宣称自己在服用羟氯喹,尽管世卫组织已经停止了该药临床实验,FDA(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也发出用药警告。

 

null

 

 

但特朗普觉得有用,于是回家跟白宫医生进行了一番探讨。一位误导美国民众喝消毒液抗疫的“医学白痴”总统,跟医学博士探讨最前沿的药物治疗,画面是不是很黑色幽默。

 

你以为他们的对答科学、严谨,但其实画风很潦草。

 

特朗普:你觉得服用(羟氯喹)怎么样?

白宫医生:好吧,如果你喜欢的话。

特朗普:是的,我喜欢,我想服用它。

 

特朗普提出这么荒诞的理由,白宫医生也没有拒绝,直接给了羟氯喹。事后为了挽尊,在声明中说:“我们认为治疗的潜在好处超过了相对风险。”

 

null

 

▲ 《纸牌屋》截图

 

总统嘴炮一时爽,白宫医生们却要在骂声中,额外增加工作量。每天监测心电图,严密观察可能出现的不良反应,这恐怕是世界上最卑微的医患关系了。

 

也因为如此,白宫医生们眼睁睁看着特朗普的体重年年超标,却根本束手无策。他们为特朗普制定了科学减肥计划,管住嘴,迈开腿,但明显总统“对饮食部分比锻炼部分更有热情”。

 

特朗普唯一爱好的运动是高尔夫,美国新冠肺炎死亡破10万,都挡不住他出行打高尔夫的热情,可惜高尔夫并不能天天打。

 

null

 

▲ 一名美国民众持标语在高尔夫球俱乐部外抗议

 

既然锻炼行不通,白宫医生只好从饮食下手。

 

前任医生杰克逊为此操碎了心。他曾偷偷把菜花搅拌到土豆泥里,甚至把冰淇淋藏到总统不易找到的地方。

 

结果是,今年体检特朗普又胖了。往后,所有白宫医生恐怕更焦头烂额。

 

除了任性的特朗普,另一位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也不让人省心。

 

服务过三任美国总统的白宫女医生康妮·玛丽亚诺“吐槽”,克林顿是最难搞的“第一患者”。

 

null

 

▲ 克林顿和康妮·玛丽亚诺

 

克林顿精力旺盛,又喜欢外出,每天都要按照自己的时间表活动。但是有一次,他刚做完修复四头肌肌腱手术,就要求出访。

 

手术结束才过三天,白宫医生都不建议他这么做,但总统只当耳旁风。

 

别无他法的玛丽亚诺只好搬出希拉里:“总统先生,我想我不得不去告诉第一夫人了。”

 

“好吧,好吧,我听。”在白宫工作,第一夫人是制衡总统身体健康的杀手锏。

 

null

 

▲ 克林顿和夫人希拉里

 

但有时候,就连第一夫人也不得不得罪一下。玛丽亚诺观察到希拉里的腿部肿胀,希望她能做一次检查,但是希拉里总是说“等等看”。终于有一次,希拉里同意检查,便查出腿部出现了血栓。

 

普通人觉得每天都私人医生陪护是一件幸福的事,很多疾病都能早发现早治疗,但对于自信满满的总统和生活在白宫的家人来说未必。

 

他们每天从早到晚,都要被迫接受这些随行医生的医学指导,很难不产生抵触情绪。在这种不被欢迎的氛围中,医生们必须如实给出建议,哪怕次次看起来像在反对总统。

 

null

 

▲ 《纸牌屋》截图

 

给总统当医生,并不像面对其他患者那样是非分明。但作为医生,如何守住职业道德,又保住白宫的饭碗,则见仁见智。显然这一届特朗普的白宫医生们智慧不足,软弱有余。

 

CNN新闻评论员毫不留情地说,白宫医生(给总统羟氯喹)的做法严重违反了职业道德。

 

 

2

第二重困难:最复杂的工作

 

白宫医生现在隶属于白宫医学部,但最早只是总统私人医生。1789年,美国第一位总统华盛顿刚就职6周,便病倒了。

 

 

null

 

 

于是,他把当时最知名的医生塞缪尔·巴尔德请到总统府看病,后来巴尔德便一直为华盛顿总统提供医疗服务。

 

也可以说,巴尔德就是美国第一位白宫医生。直到1928年,国会正式批准“总统医师”职位,这一传统便延续了下来。

 

但起初似乎没有人定义,白宫医生该做什么,因为一切关乎生命健康的问题都交给了这群人,甚至小到一块创可贴。

 

null

 

▲ 奥巴马在白宫医疗部接种疫苗

 

康妮·玛丽亚诺作为白宫医生,第一次跟随老布什出行打高尔夫,没人告诉她需要准备什么,于是她在医疗包里装了大量高科技的医学用品,可以应对枪击、心跳停止、生化武器等等。

 

听起来很酷,对不对,但是大多数时候,根本用不上这些,那天让她急得紧张到冒汗的工作内容,只是一片创可贴。

 

老布什那天穿了一双磨脚的新鞋,需要一片创可贴,她把医疗包翻到底,才找到一片被压得皱巴巴的创可贴。

 

 

null

 

▲ 老布什

 

给老布什贴好之后,在场的一名中校对她说:“欢迎你加入白宫,医生。在这里,任何不起眼的小事都很重要。”

 

作为白宫唯一一名女医生,2006年,她还为时任第一夫人劳拉·布什切除了一个皮肤癌肿瘤,直到多年后她才能公开披露这件事。

 

 

除了服务总统和他们的家人,某些场合下,白宫医生还要充当外交角色,为外国首脑和其他政要提供医疗服务,拉近国与国的距离。

 

玛丽亚诺就跟随几任总统见过不少名场面。

 

巴以和谈时,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腿部受伤,玛丽亚诺亲切地为他进行检查。直接让阿拉法特感动得跪地,并吻了玛丽亚诺的手。

 

null

 

▲ 2000年,巴拉克、克林顿与阿拉法特在美国戴维营

 

还有一次,白宫举行国宴期间,一位外国贵宾被虾卡住气管,玛丽亚诺立刻抱住他的上身,在众目睽睽下为他实施海姆立克急救法,帮他恢复了呼吸。

 

null

 

▲ 康妮·玛丽亚诺在白宫

 

最尴尬的一次,是玛丽亚诺派助手去男洗手间,给危地马拉总统注射治疗痛风的药物。恰好克林顿去洗手间看到这一幕,误认为两人在吸毒。

 

幸好,特工认出白宫医生,解释了一番:“总统先生,这是医学部的埃德·卢米纳蒂。我敢肯定,他正在为病人注射。”

 

危地马拉总统尴尬地立刻提起裤子,去跟克林顿握手。这几乎是两位总统最毫无预备的一次会面。

 

白宫医生们的工作看似琐碎,但潜藏着巨大的风险。周旋在这些大人物之间,几乎面临着同等危险,一旦总统遭受外界袭击,离总统最近的他们也是最容易受伤的人。

 

 

null

 

 

所以,他们随总统出访都穿便服,在不可预知的高压风险下,尽量保护好自己,及时替总统们提供医疗服务。这无疑是世界上最复杂又危险的职业之一。

 

 

3

第三重困难:最多的诱惑

 

白宫医生主要由现役军医组成,因为只有军医能在医院以外的地方,实施灵活地医疗救助。

 

同样地,替病患们保守秘密,也是他们的天职。

 

前白宫医生伯恩斯坦就犯了大忌,他在报纸上揭秘,特朗普吃过生发剂,治疗过酒槽鼻,闹得全美国人尽皆知。

 

null

 

▲ 哈罗德·伯恩斯坦

 

于是当天,特朗普私人秘书就打电话解雇了他:“你还想当白宫医生?别做梦了,你没戏。”

 

伯恩斯坦丢了饭碗之后,接替他的便是尤尼·杰克逊。杰克逊在白宫的绰号是“糖果先生”。

 

null

 

▲ 尤尼·杰克逊

 

他的甜言蜜语总是戳在特朗普心窝上,比如他曾说,特朗普能活到200岁,因为他有特别优秀的基因。这段话让特朗普高兴了一年,还念念不忘。

 

null

 

▲ 《纸牌屋》截图

 

“糖果先生”,不仅嘴甜,他给病人发药也像发糖一样随便。在杰克逊主管期间,医疗部几乎成为拿药就走的地方,他甚至在长途航班上给白宫的人分发安眠药。

 

会说话的人飞得更快,因此杰克逊日前被提名担任退伍军人部部长,一旦成真,杰克逊将成为第一位从政的白宫医生,且官职不低。

 

但很多人并不买账,《纽约时报》吐槽:作为堂堂总统,特朗普喜欢自己的圈子里是熟悉的面孔,只要他觉得好,就给他们封个官。

 

null

 

▲ 《纸牌屋》截图

 

被解聘的伯恩斯坦、巧言令色的杰克逊,两位前任白宫医生都让我们看到,这份身处权力中心的工作,从来都不只有看病行医这么简单。

 

另一位知名的前白宫医生玛丽亚诺,风头最盛的时候,掌握着全美各个区域的重要医疗资源,夸张点说,她一个电话,就能立刻召集起一个高级医疗救助小组。

 

null

 

▲ 康妮·玛丽亚诺,菲律宾裔,第一位白宫女医生

 

但她的牺牲也是沉重的,玛丽亚诺终日守在白宫,几乎是第一家庭的编外成员,长期分居的丈夫再也受不了,提出了离婚。

 

据玛丽亚诺说,每一次随总统出行,只是看似风光,她要准备重达数十公斤的医疗箱,在别人安然入眠的时候,她因压力过大失眠,还不能服用安眠药,自己的健康也亮起红灯。

 

null

 

 

这些巨大的牺牲让她成为了那一批白宫医生中的佼佼者,可是玛丽亚诺最终辞职,选择离开白宫,去一家私人医院开始了新生活。

 

null

▲ 玛丽亚诺辞职后写了这本书

 

白宫医生是全美最有前途的一群医生,在最难搞的病人面前,处理着最复杂的医患关系,每天都能近距离观看大人物之间的权谋博弈。

 

但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要在白宫这片土地上,坚持医学判断还是顺从站队,远离政治权谋还是涉身其中捞一杯羹,很难有人保持自我。

 

一群走在钢索上的白宫医生,左手是医术,右手是权谋。两者在这里无法分开,又有几人能坚持远离诱惑,做出医生最光明的判断。

 

 自古伴君如伴虎,几千年过去了,在大洋彼岸另一座宫殿里,同样的故事还在上演。

 

白宫医生的职责与使命,远远超出了医生两个字所能容纳的范围,但又不外乎“人与权”三个字。

 

 

作者:花辞树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2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