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个日本学生里就有1个吃不饱饭?现在情况更严重了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0-05-19 20:46:29  点击:80  属于:海外观察
 



一场疫情,掀起日本受教育群体关于“贫困”的暗潮。

随着时间的推移,新冠肺炎在全球各地逐步陷入了持久战。邻国日本继上百家企业倒闭后,又面临着教育领域的严峻考验。



近日,日本学生团体“高等教育无偿化项目FREE”在网上发起的问卷调查显示:

受疫情影响,有超过20%的日本大学生因父母收入减少,自己完全失去打工收入等原因面临退学危机。





谁承想,一场疫情,会掀起日本受教育群体关于“贫困”的暗潮。


1
日本大学生:
学费太高,快坚持不住了

据悉,自1970年代中期开始,日本大学的课业费便开始急剧上涨,私立大学一年仅课业费就高达70万~110万日元(约4.6万~7.2万人民币),不少大学生需要靠半工半读的形式来完成学业。

可受疫情影响,很多学生的打工收入锐减,难以维系在大学的开销,急需政策上的援助。


为了帮助日本贫困大学生渡过难关,学生团体“高等教育无偿化项目FREE”的代表,在4月29日特地前往东京参院议员会馆,递交了一份详细的问卷调查结果,以及有10663人联合签名的“免除一半学费”请愿书。



请愿书上这样写到:“照此下去升学和在籍将面临危险,一整代人的未来将被夺走。”

日本琦玉县一名大四学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目前打工收入锐减,为了维系日常生活,她每天的生活费必须控制在300日元以内(约20元人民币)。因为蔬菜价格太高,不敢买,只能选择吃面包或者冻乌冬面之类的主食。



《长崎新闻》记者在长崎一家超市内,看到一名22岁的研究生将一盒肉放入购物车后犹豫一番又放回冰柜,另外挑选了一包价格为20日元(约1.3元人民币)的豆芽。

被采访时该学生表示自己从4月开始就失去了打工收入,目前必须节俭度日,幸好房东没有催收房租。



在日本,大学生除了高额的学费外,还需要支付房租、话费、交通费等基础开销,生活成本和学习成本都很高,疫情让一部分学生更快陷入了贫穷的泥沼。

日本全国大学生联合协会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有超过80%的学生对未来感到不安,其中有4成的学生表示“非常不安”。

面对大学生切实面临的困境,日本各高校并没有袖手旁观,纷纷给出了力所能及的援助政策。

早稻田大学将为受疫情影响生活陷入困境的学生发放每人10万日元(约合6614元人民币)的“紧急补助金”。



民治学院大学则表示将为每个学生发放5万日元(约合3307元人民币)的补助。

东海大学愿意为近3万名学生提供网课补助,每人补贴1万日元(约合661元人民币)。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日本为学生提供了紧急补助金的高校已超100所。

尽管如此,日本整体上只有5所高校有望给学生减免学费,临时发放的补助金额度也非常有限,高等教育的大环境对于贫困学生而言依旧严峻。



日本政府在疫情爆发后很快也预留出了7亿日元(约4600万人民币)的应急资金用于减免学费,可日本的在读大学生约有290万人,这部分补贴可谓是杯水车薪。

除了大学生群体外,日本儿童在疫情危机之下也受波及,一部分孩子连吃饭都成问题。


2
日本贫困儿童:
谁来解决我的一日三餐?

印象中,日本作为发达国家,儿童的生活成长环境应该十分优渥,可事实上,日本约有350万儿童,皆处于相对贫困状态。

350万是怎样的概念?在日本17岁以下的学生中,平均每6人中就有1人吃不饱饭。



早在2012年,日本儿童贫困率便已达到16.3%,并呈逐步恶化趋势。



不少贫困儿童因为父母失业、在家代替妈妈照顾弟弟妹妹等原因不得不放弃学业,有的甚至无法保证自己的一日三餐。

面对如此的窘境,一位名叫近腾博子的日本女士萌生了为社区贫困儿童做饭的想法,成为了日本开办“儿童食堂”的先驱者。



近腾博子本是一名牙科保健员,后来在社区开了一家蔬果铺。在经营小店的过程中她发现身边很多小孩都存在吃不饱饭的困境。

为了让社区的孩子们得到多一点的饮食关照,近藤博子萌生了免费给孩子们做饭吃的想法。



2012年在东京大田区某改建居酒屋内,日本第一家“儿童食堂”诞生了,孩子们只需要付100日元(约6元人民币),便能在每个周四晚上吃到一顿可口的晚餐。



近藤博子的爱心之举经媒体报道后,很快得到日本各地公益组织和爱心人士的响应,“儿童食堂”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日本不同的城市。

截至2018年,日本“儿童食堂”的数量已经达到2286家。2019年,“こども食堂ネットワーク(儿童食堂网络)”网站上线,用户们能便捷地搜索出各地儿童食堂的位置和营业时间。



虽然“儿童食堂”的营业时间和收费标准并不统一,但大抵价格不超过300日元(约合20元人民币),部分地区甚至免费营业。



不少爱心人士会定期捐赠蔬菜,有的志愿者还会在餐后留下来给孩子们辅导作业,给这群受贫困威胁的小孩提供力所能及的关爱。



疫情爆发后,日本中小学全线停课,原本在学校可以享用的午餐福利也连同着消失不再。此时,“儿童食堂”的存在像一抹微光安抚了不少贫困儿童内心的不安,也让他们切实感受到了来自社会的温暖。

然而,“儿童食堂”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其低价甚至免费供餐的运营模式很容易陷入资金短缺的经营危机。缺少足够的人力物力是不少“儿童食堂”难以克服的难题。



近日,受疫情影响,为减少聚集,日本多地“儿童食堂”被迫停止营业。与此同时,不少贫困儿童的父母又面临失业压力,儿童的基础温饱再次成为一大急需解决的问题摆在了政府面前。


3
疫情关头,共克时艰

面对受教育群体在疫情期间遭遇的困境,日本从政府到个体都努力在弥补和援助。



5月12 日,日本自民党向政府提出了紧急提案,建议给生活出现困难的大学生(包括海外留学生)每人提供10万日元的经济援助,用于学生疫情期间的生活开支,或者是网课费用。

至于被迫停课在家抗疫的中小学生,有日本公益团体联系金融机构高盛发起了送贫困儿童10000份“家庭学习支援包”的活动。这个支援包中包含了符合该年级使用需求的文具、2000日元(约130元人民币)购物卡、减压小册子等,细节很是暖心。



在日本静冈市骏河区,一家人气拉面店的老板和店员们主动选择在周末加班贩卖便当,只为给被迫滞留日本的中国留学生小胡募捐生活费。经过店员们的努力,最终募集到了30多万日元(约2万人民币),老板将这笔钱全部转交给了小胡。



困难面前,不分你我,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在东京一家便当店门口,近日忽而出现了一则特殊的售卖告示,上面写着:

“直到学校重新开放之前,在每个星期一、星期四和星期五的上午11点30分到下午6点,我们会提供儿童便当,每个售价250日元(约合人民币16元)。如果你是钱不够的孩子,你可以晚一点再付。

如有需要的话,你可以在长大之后再回来付。如果等到你长大时,长男堂已经关门了,那么就请用这些钱帮助其他人,或捐给有需要的人。”



世道虽艰,但爱心长存,即使是一份小小的便当,足矣让身处困境中的孩子感受到社会的善意。

这个世界,即使是处于疫情的危机下的时刻,也从未缺少过爱与期待。希望日本贫困学子们能顺利渡过难关,守候新生活的到来。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余叶子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32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