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韩国男人都是犯罪者”:韩国丑闻的热度竟然盖过了疫情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0-03-24 20:47:14  点击:516  属于:海外观察

作者 :喻汀

事实证明,现实,永远不像韩剧里那么梦幻和光鲜。

 

就在全世界都在忙着抗疫的时候,一条爆炸性新闻如平地惊雷,震惊了韩国社会,也令每一位闻者触目惊心。

1. 平地一声雷

 

 

这就是惊动韩国青瓦台的“N号房”事件。

所谓“房间”,就是指社交平台Telegram里的聊天室,它有一个特点,就是上面发的所有的消息,只要你看到就会自动消失,无法保留任何证据。

2018年,一个ID叫“godgod”的人创建了一个聊天室,在里面发布淫秽视频或图片,供会员观看并收取会费。

两年的时间里,聊天室不断发展壮大,由一个发展为N个,会员多达26万。

 

null

 

 

“N号房”的受害者主要是未成年人,截至目前,警方所掌握的被害女性多达74人,其中16人为未成年人,最小的只有11岁。

 

从N号房创立到东窗事发,这些受害者在地狱中待了2年的时间。

 

去年年初,韩国《国民日报》的记者和两名大学生开始对N号房进行卧底取证。

 

因为Telegram的隐蔽性,在经历了几次波折后,他们才成功地潜入了N号房。

 

null

 

 

“N号房的门打开后,只在几分钟里我们就明白了。取证已经不再重要了,这是生死存亡的问题。”在事后的调查报告里,他们这样写道。

 

除了商业拍摄的色情片,更多的是强奸儿童的非法视频。淫秽信息一天达到15000条左右。

 

卧底期间,记者一天平均逛了30个群,所有的群里基本都有数千名加害男性参加,最多的一个群里达到2.5万人。每天每间房出现的受害者数多达数百人。

 

null

 

 

我亲眼看到像狗一样叫的孩子们,甚至亲眼看到裸身躺在男性公厕地上的孩子们。凝视着摄像头自慰的视频是最基本的,每个视频都露出了性器官,她们似乎是根据指示亲自拍摄视频并上传发送的……那天晚上,我做了个地狱般的噩梦。

 

卧底记者的描述让人不忍直视,我们无法想象,那些亲历者经受过怎样的非人折磨。

 

2. 这不是人,是恶魔

 

 

聊天群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应该会有一个孩子死掉才是,没听过有人死的,只要有一人死了也会成为榜样呀,警察天天就只知道玩”。

 

下面,请记住这三个人,godgod、watchman、博士。

 

godgod创建了N号房,而他,竟然是一个高中生。

 

最开始,godgod在推特上物色上传过自拍照片、裸照、约炮信息等淫秽信息的女孩,然后冒充警察给这些人推特私信:

 

因为你散布淫秽色情信息要进行调查,发个人信息给我,否则就告诉你的父母。

 

但当她们交出个人信息开始,地狱之门就打开了。“因为必须确认身份,所以把露脸的照片发过来”,然后就要求全身照,露胸或脱掉上衣的照片等。如果拒绝,就会把之前的裸照发给亲友看。

 

这些未成年人,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成为了奴隶。

 

null

 

▲ 受害者们

 

之后godgod要高考,将运营权交给了watchman。

 

watchman是一个38岁的公司职员,原本主管“高墙房”,这是一个考核房间。只有完成了一定的任务,才有资格进入N号房。

 

考核指标就是必须分享新的淫秽视频或者图片,参加性骚扰性质对话,否则就会被强制退群。

 

如果分享亲自拍摄的非法视频,不但能快速进入N号房,还能得到一笔不错的收入。

 

2019年9月,watchman突然消失(其实是被捕了),N号房由“博士”接管。

 

博士重新开了3个付费奴隶房间,收费人民币1000元~8000元不等。

 

null

 

▲ “博士房”的群公告

 

在博士房中,受害女孩被称为“奴隶”,她们的身上被刻上博士、奴隶等字样。

 

她们被迫喝马桶水,在下体放入幼虫,赤身裸体将内裤套在头上……

 

比godgod更“魔高一丈”的博士,通过发布高薪兼职招聘来吸引需要赚钱的未成年女性,最初以做模特,做网上约会兼职为诱饵,吸引受害者拍摄一些不太露骨的照片,然后以签约为名收集对方的个人信息。

 

讽刺的是,博士今年25岁,大学毕业生,在校期间成绩优异,为人热情善良,经常参加志愿活动。

 

null

 

▲ 某志愿团体网站上展示的赵某(左第一)的照片,赵某在该团体担任残疾人支援组组长

 

请记住这三个道貌岸然的人,不,他们不是人, 而是恶魔。

 

3. 239万人请愿,公开26万人名单

 

 

这件事曝光后,韩国举国哗然。

 

虽然偷拍、性教育等丑闻在韩国屡见不鲜,但涉案人数如此大、影响如此恶劣的大型犯罪案件还是头一遭。

 

2020年3月16日至19日,“博士”赵某及13名共犯先后落网,警方在赵某家中搜出上亿现金。

 

null

 

▲ 3月19日晚,“博士”被捕

 

韩国民众群情激奋,因为赵某的背后,是庞大的26万犯罪群体。

 

3月18日,韩国民众在青瓦台问政平台上发起请愿,要求公开26万名罪犯的名单。截至23日晚8点40分,参与请愿人数达到了239万,创下史上之最。

 

23日,韩国总统文在寅下令彻查该案,并承诺政府将删除所有涉案视频,并为受害者提供法律、医疗等所需援助。也要制定杜绝网络性犯罪的根本对策。

 

当晚,韩国新闻公开了“博士”的真实信息。

 

null

 

▲ 赵洙斌(音译),25岁

 

对于全某,韩国检方要求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6个月。

 

全某从去年4月到9月被捕前,通过聊天室向用户发放超过1万件的淫秽物。

 

从去年11月开始到今年3月为止,在3次的审判过程中,共提交了12次悔过书。

 

根据韩国现行法律,以盈利为目的贩卖、分发儿童淫秽物者将被处以10年以下有期徒刑。

 

但可怕的是,像全某这样的初犯,又认罪态度较好的,在公判中量刑会减少。

 

null

 

 

至于创始人godgod,警方推脱说尽量不要影响未成年人的生活,不然回到学校会很麻烦。

 

这时候,需要和罪犯谈感情吗?他可是切切实实地犯罪了啊。

 

这样的结果,无不令韩国民众胆寒。

 

而这个事件本身,最最可怕的地方,是对韩国所有女性造成了巨大的冲击,是女性们对男性本就岌岌可危的信任之墙,彻底崩塌。

 

4. “我们没错!”“那我们又做错了什么呢?”

 

 

26万,这个数字像一道匕首,刺痛每个韩国女性的神经。

 

韩国总人口才多少人?据2020年最新的数据,5223万人。

 

而韩国男性共2600万人左右,也就是说,每100个男性里,就有1个在N号房里。

 

null

 

▲ 3月23日,韩国女性发起修改性暴力处罚法的请愿

 

算下来,基本每个女生都接触过这样的男性,这样的男性,可能是同事,是朋友,甚至是家人。

 

从新闻留言中,可以看出她们的冲击。

 

现在这篇文章说的都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吗?不管我怎么读都无法相信。这还是人会对人做的事情么,我真的不知道。

 

我在读这篇报道的时候总在想是我看错了,还是我没读懂,同样的句子看了好几次……刚开始很生气很恼火,现在则是觉得凄然和悲伤。

 

就判死刑吧。90%的国民同意。

 

然而,那些看过视频的男性,却大言不惭地发帖狡辩。

 

在一个标题为“N号房会受罚吗”的问答下面,有一条点击率过万的回答。

 

 

我太委屈了,委屈得睡不着觉。我又没有犯罪,只是交了费,观看正当的成人影片,这也是错吗?比起惩罚N号房的参与者,不更应该惩罚那些上传自己身体视频的淫乱女吗?如果她们不上传视频,就不会有26万受害者了,我认为女性们的错误更大。换个角度看,明明交了费,却没看到视频,运营者和淫乱女是不是有欺诈罪?最大的受害者明明是参与者们,居然还要惩罚?

 

是的,他恬不知耻地把自己与那26万人一起,称为“受害者”。

 

在后续对N号房参与者的问卷调查中,只有19%的人表示同情,而25%认为是自找的事,还有39%认为,都怪文在寅?

 

null

 

▲ 来源:@哎一股清流

那些加害者永远意识不到,不管是付费、观看、传播,还是在茶余饭后谈论,都在将受害者一步步推向地狱。

 

如果他们没有做错,那她们又做错了什么呢?

 

为什么这种事情,受伤害的总是女性,而为过错买单的,也是女性?

 

null

 

▲ 韩国电影《女警》截图

 

因为将女性物化,在韩国这样畸形的男权社会,是一种常态。

 

5. 韩国女性身处在一个怎样的世界?

 

 

都说韩国女性日常恐男,韩国女性到底有多难?

 

去年,韩国小说《82年生的金智英》成为现象级书籍,并改编成同名电影登上大银幕。

 

书中呈现了一个普通韩国女性从出生到长大成人过程中,所遭受的种种的歧视和不公,但可悲的是,人人都视为正常和理所当然。

 

对韩国稍有关注就知道,偷拍已经成为屡禁不止的难题,无处不在的针孔摄像头,让韩国女性连外出上厕所都无法放松警惕。

 

null

▲ 这些被卫生纸堵上的洞都是被发现的摄像头

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中有一个情节令人印象深刻,一天,尿急的金智英刚想去公共厕所方便,但突然想到同事告诉她的厕所针孔事件,便打消了念头,一路忍到家。

null

▲ 韩国最常见的“禁止偷拍”提示

然而就在韩国女性饱受“色狼”的偷拍之苦时,发现偷拍她们的,不是陌生人,而是她们的孩子。

 

近两年,韩国小学生间突然流行起了“偷拍妈妈”,为了吸引眼球,他们将偷拍妈妈的视频上传到YouTube上。

 

null

 

▲ YouTube偷拍视频截图

 

该事件一曝光,就有韩国网友发出绝望的呼喊:“这个国家完蛋了”。

 

然而,还有比偷拍更可怕的,有人用女性的身体去交易,形成更黑暗的产业链。

 

还记得去年3月的“胜利门”吗?就是从偷拍、分享性视频开始,牵扯出一系列“连环瓜”,导致韩国各大娱乐公司股票暴跌,还陆续曝出多名艺人,以及政商界的丑闻。

 

null

 

 

与此同时,因被迫“性招待”而自缢身亡的张紫妍的悲剧,又重新回到大众的视野。

 

null

 

 

从张紫妍到李胜利,从“妈妈偷拍”到“N号房”,韩国女性一直身处在一个魔幻的世界,每个女性都是男权社会里的“金智英”。

 

她们上街静坐、游行,去请愿,捍卫着自己可怜的权益。

 

她们甚至举着“所有韩国男人都是犯罪者”这样的文字,以表达她们的愤怒和绝望。

 

null

 

 

但现实是什么呢?或许一次次震惊韩国的丑闻就能说明一切。

 

于是,韩剧里,男性对女性小心呵护、至死不渝的情感,都成了自我意淫的A片。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32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