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欧洲怎么了?花250万逃出英国,意大利网友刷屏求助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0-03-17 21:27:40  点击:141  属于:海外观察
null

 

 

疫情爆发后,一贯自信的西方医疗接近崩溃。

 

作者:花辞树

 

截至3月17日,意大利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7980,死亡人数2158,超过7%的死亡率高居全球首位。

 

大批患者涌进医院,医疗系统早就不堪重负。

 

大量被收治的患者都没有呼吸机,只能半裸着俯趴在病床上,勉强提高一点血液含氧量。

 

null

 

 

雷默纳医院的医生忽然都变成了上帝。

 

他们每天都在40岁中年患者和60岁老年患者之间取舍。被选中的患者,才能用上呼吸机。

 

见惯了生死的医生,经常为了一台呼吸机,在走廊里大哭。

 

毕竟他们中的每一位,都曾将右手放在胸口,宣读希波克拉底誓言:

 

为了病人本人的利益,我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诊断和治疗的措施。

 

null

 

 

如今他们,在一位患者面前是拯救的天使,可能在另一位患者面前就成了贻误病情的人。

 

医生们也很可怜,在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伦巴第大区,医护人员感染率已高12%。

 

如今的意大利,患者哀嚎遍地,医疗系统又因过载,濒临崩溃。

 

素来被我们羡慕的西方医疗体系,在这次疫情面前暴露了多少积弊?

 

 

1

 

2020年开年,新冠肺炎在中国大地投下一颗炸弹。

 

如今国内的硝烟渐渐弥散,整个西方陷入危机。

 

首当其冲的就是意大利。

 

早在去年12月底,大批肺炎患者在意大利就医,其中存在新冠肺炎患者。但医生只采用一般流感手段,进行治疗。

 

一个月后,意大利政府对内的防疫政策依旧毫无作为,只颁布了禁止中国人入境的新规。

 

直到2月20号,伦巴第大区才慢腾腾地确诊出第一位新冠患者。

 

null

 

 

这位一号患者为了治疗肺炎,先后四次就医,都只拿到了抗流感药物。

 

直到一个星期后,才安排检测。在随后等待检测结果的36小时,有关部门也并未对他采取隔离措施。

 

直到确诊,这位患者在完全暴露的情况下,已经接触了多名家人、朋友、医护人员,造成了严重的二次传播。

 

一号患者并没有中国旅行史,传染他的还另有其人,也就是说意大利“零号病人”还没出现。

 

然而神秘的“零号患者”,至今还是个谜团,仍未被意大利研究团队追踪到。

 

在疫情爆发之初,意大利民众对病毒嗤之以鼻,反对戴口罩,坚持贴面礼。

 

就连法国总统马克龙出访意大利,还特意在镜头前,跟意大利特使用贴面礼打招呼。

 

顺便呼吁法国人,“尽管意大利疫情严重,但绝不该对邻居心生畏惧。”

 

null

 

 

真不知道他们是心大,还是对病毒无知。

 

另一位意大利米兰萨科医院的主任玛利亚,先后多次在媒体上跟官方唱反调。

 

她认为,不必采取应急措施,否则造成恐慌,更给疫情添乱。

 

这时,已经有很多回过神的意大利民众开始反驳她了,可直到3月4日,这位玛利亚主任依然坚称:新冠病毒的传染性和病死率只是比流感强“一点”。

 

null

 

 

但就是比流感“强一点”的新冠肺炎,让意大利沦陷成了新冠肺炎重灾区,死亡人数破2000。

 

由于意大利疫情确认过晚,导致多条感染链秘密传播,感染者仍在激增。

 

世界顶级超级跑车制造商兰博基尼声明,暂时关闭在意大利北部的总部工厂2周。

 

意大利最高等级的职业足球联赛——意甲,也暂停比赛,甚至有提前结束赛季的风险。要知道,上一次意甲提前结束,还是1915年第一次世界大战。

 

null

 

 

政府也紧急颁布最严政令,疑似病例患者违规擅自外出,以涉嫌故意谋杀罪处罚,最高入刑20年。

 

历史上大大小小的传染病已经给了人类足够多教训,第一条便是充分重视,及时预防。

 

力挽狂澜,总好过什么也不做。

 

 

2

 

让我们把目光投向美国。

 

3月9日,美国新泽西州首位确诊者蔡敏在广播上呼吁美国民众要重视疫情。

 

null

 

 

蔡敏,是位华裔,在纽约某诊所当助理医师。

 

工作体面,生活稳定,却在2月底纽约时代广场附近参加会议时,不幸感染新冠肺炎。

 

腹泻、胸闷、发烧、呼吸急促,直到3月3日蔡敏终于转入新泽西医疗中心治疗。

 

而美国政府官员还公开宣称:50岁以下、无基础疾病的感染者,只会出现类似流感等的轻症状。

 

null

 

 

蔡敏用亲身经历反驳:“我只有32岁,没有任何基础疾病,也不吸烟,但是我现在的情况一天比一天糟糕。”

 

他说自己的呼吸正在逐步衰竭,很快就得插管治疗,希望能及时转移到纽约的医院。

 

然而院方却一再强调:“他正在舒适地休息,状态良好。”

 

 

 

蔡敏还在广播中提到,治疗中遭受医护人员的歧视。当护士测体温时,甚至有意背过身。

 

他曾建议医院采用中国的疗法,甚至主动翻译了中国的治疗方案,也被院方忽视了。

 

医学研究各自为营并不是上上之选,有时候合作才能出奇迹。

 

不过美国从新冠肺炎爆发之初,就没打算这么做。

 

中国疫情爆发伊始,美国疾控中心(CDC)便放弃使用世卫组织推荐的试剂盒,非要自主研制。

 

直到2月中旬,CDC将研制出来的试剂盒姗姗来迟。

 

分派给各州、地方实验室几百套后,却发现试剂盒存在重大失误。

 

将导致地方实验室根本无法判断核验结果,只能再将检测结果再寄回总部。

 

一来二去,大部分时间都耽误在了送检路上。

 

null

 

 

缺陷的试剂、官僚主义的检测流程,直接拖延了新冠肺炎患者的确诊 。

 

等到2月29日,在舆论重压下,美国药监局才授权各州实验室独立检测。

 

这时由于试剂盒短缺,美国已出现天价“检测费”。

 

一名从国外出差返回美国的居民主动去医院检测,值得庆幸的是,检测结果是阴性。

 

但收到的医疗账单却犹如晴天霹雳,高达3270美元,约2.3万元,还仅仅是检测费用。

 

一名美国网友不满地说:“中国政府建造医院,并且承担治疗费用,美国呢?”

 

null

 

 

目前NBA停摆、常青藤等名校停课、美国进入紧急状态。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发出警告:新冠肺炎的致死率是季节性流感的10倍,美国人不应认为新冠病毒会随着天气变暖而“消失”。

 

随后,美国干了一件事。

 

把从中国进口的口罩、听诊器、血压计袖带等医药用品,从加征关税的名单中清除了。

 

null

 

 

 

3

 

连日以来,英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一路飙升,机场仍未有测温措施,大型赛事照办不误。

 

3月12日,举办的一场欧冠联赛中,现场涌入了约3000名西班牙球迷。

 

而西班牙则是仅次于意大利的欧洲重灾区。

 

表面的热闹,并不能阻止病毒的蔓延。

 

null

 

 

一名生活在伦敦的24岁越南女孩,曾接触过一位确诊病例,并出现干咳症状,逐日加重。

 

她前往医院寻求治疗,院方却提出让她居家隔离,并且无法进行有效检测。

 

女孩父母担忧其安危,干脆花了250万人民币租了一架达索猎鹰8X公务机,直飞回了越南胡志明市。

 

在送往当地医院检测后,病毒果然呈阳性。

 

该女孩成为越南第32例确诊患者,目前已在治疗中。

 

及时的救治,得益于她有家财万贯的富商父母,肯砸重金从英国接出女儿,但不是所有患者都如此幸运。

 

卫生部长预计全英国将有80%的人感染,53万人死亡。

 

当民众寄希望于医疗中心时,官方却一盆冷水浇灭了希望。

 

干脆把伦敦最大的海德公园贡献出来,改造成太平间,我们能接受50万人的死亡。

 

null

 

 

面对毫无抵抗之心的官方,不知民众是否心怀悲哀。

 

很多国家在疫情面前反应迟钝,却能悬崖勒马及时补救。

 

也仍有国家将新冠肺炎与SARS类比,理所当然地认为,既然短时间内研究不出特效药,致死率又不高,干脆等到夏天。

 

到时候温度一高,新冠病毒自然会像SARS一样,消失在高温之下。

 

这种想法是非常错误的,钟南山院士刚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过:“冠状病毒一般在温度较高的夏天相对不活跃。”

 

null

 

 

不活跃,并不代表完全消失。

 

目前没有特效药,并不代表完全不能治愈。

 

西方感染者很多都是高管政要,也正能看出,对病毒的轻视是由上及下的。

 

目前波兰军队总司令确诊、葡萄牙总统和加拿大总理自我隔离、法国两名市长感染……截至3月15日,已有包括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等在内的16个国家确诊政要人数总计63人,死亡人数达到14人。

 

就连一向“乐观”的特朗普也终于宣布,“未来30天内,除英国外,所有从欧洲至美国的旅行(活动)都将被暂停。”

 

纵观欧洲疫情就像一只黑匣子,灾难之手正在覆盖大地,却不知要持续多久。

 

而他们本该从中国的疫情中,最早获得警示的。

 

 

4

 

WHO总干事谭德赛痛心疾首。

 

“我们为它(新冠)令人震惊的传播程度和严重性,以及各国令人震惊的不作为深感担忧。”

 

新冠病毒第一个袭击了中国,中国在一个月内查出原因,向世界公开病毒序列。

 

null

 

 

武汉率先封城,全国各省市县镇村封路,企业关闭,大中小学延迟上课,上亿居民不出行、不购物,共克时艰。

 

给世界“战疫”赢得了宝贵时间,却承受了全世界最多的指责,甚至将病毒丑化为“武汉病毒”。

 

如今有现象表明病毒源头并不一定来自中国,我们却没等来一句抱歉。

 

灾难无国界,人心更不该有隔膜。

 

前几日,钟南山院士不遗余力地向欧洲呼吸学会,分享抗疫成果与经验。

 

3月12日,5名中国抗疫专家从成都启程,驰援重灾区意大利。

 

热情的意大利网友连夜刷屏感谢。

 

null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我们还记得,2008年汶川地震时,意大利是首批向中国提供救灾援助的国家之一。

 

意大利捐赠了100万欧元现金、150万欧元物资。隔天还派遣了一所流动医院,和16名医疗专家,驰援汶川。

 

这才是大国风采,也是国与国、人与人之间的深切之爱。

 

疫情之初,我们也走过弯路,但拨乱反正方能顾全大局。

 

在我国疫情逐渐控制之后,中国也有强大的行动力,为世界分享战疫经验。

 

null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这是大国的胸襟,也是放在全人类视角看到的共存之道。

 

新冠病毒,给全人类带来了一场难以忘却的悲剧,是留在2020年记忆里的永恒伤疤。

 

这该是全人类携手攻克病毒走向下一个新时代的开端,不该是口诛笔伐同类的口水之争。

 

若说在历来的病毒面前,我们学到了什么,最重要的一点是:任何一种医疗体系都不该漠视生命。

 

悬崖勒马、力挽狂澜,总好过袖手旁观。当我们什么都不做时,灾难才真正降临。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82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