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用900万公款打赏女主播:网红有多火,背后的男人就有多寂寞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9-08-03 19:18:41  点击:158  属于:海外观察


 

低俗网络直播,是很多网民的“精神赌场”。
 

作者:古尔齐亚
 

近两日,一个名为“萝莉变大妈炒作策划”事件登上了百度热搜榜的第一名。
 

而中国网民的智商,也在整个事件中遭受了一次又一次的侮辱。
 

首先,这个名为“乔碧萝殿下”的账号出现在网络直播平台斗鱼上,以用软件遮住脸的方式进行直播,同时在各种社交媒体账号上传高颜值美照,其实都是各处偷的图片,再修图,许多人因此成了她的粉丝。
 

紧接着第一次反转来了:在一次与其他主播的同台直播中,因为软件的问题,“乔碧萝殿下”一不小心露出了脸,并非是年轻美女,而是个大妈,许多粉丝顿时觉得受到侮辱,愤然离去,这就是“主播萝莉原是大妈”。
 

到此,可能大家仅仅觉得这又是一出“无知寂寞网友被美颜软件欺骗”的老套故事,没什么新意。
 


 

可很快,第二次反转出现,“乔碧萝殿下”自己承认,这是一次精心策划的炒作,她花了28万,策划导演了这么一出“萝莉变大妈”,让一个完全不知名的账号,瞬间爆红,她在斗鱼平台短时间涨粉70万,仅是打赏最多的前十名粉丝就共打赏6.8万。
 

也就是说,网友在得知她骗人之后,非但没有唾弃她,反而追着围观,让她涨粉,给她打赏。
 

斗鱼平台很快澄清,与这个“恶意炒作”无关,并永久封停了她的账号。
 

第三次反转就是,被封号的“乔碧萝殿下”毫无愧疚和歉意,坦诚从头至尾都是策划,就是想做一个“人设崩塌的网红号”,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她发微博说:“仅仅花了28万,做到这样的爆炸新闻……”
 


 

言外之意,她很得意,还说尽管斗鱼账号被封,还会移到其他平台,甚至自己建平台。
 

显然,她赚到了真金白银,所以对封号、嘲讽和批判也都无所谓了,甚至还想厚着脸皮继续作案。
 

是谁给了她如此的底气?
 

当然有直播平台自身内容监管的这样那样问题,但笔者想到了跟野生动物有关的一句话: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
 

没有那些明知被骗、还要去砸钱打赏的粉丝,就不会有如此嚣张的“乔碧萝殿下”。
 


 

低俗网络直播,就是很多网民的“精神赌场”。
 

负面新闻不断,粉丝却死追“网红”不改
 

“乔碧萝殿下”其实并非网红直播的第一个负面新闻,也不是最后一个,随手一搜,就满屏都是网红们的“翻船黑历史”。
 

“抖音一姐”莉哥被直播平台虎牙以4000万的天价签约后不到一个月,因为恶搞国歌被网友举报,莉哥被上海市公安局行政拘留;
 

▲ 莉哥
 

而莉哥之前的“抖音一姐”温婉,因为一条车库蹦迪视频几天涨粉千万,可是3天后,因为被爆多次整容、未成年就去酒吧蹦迪、傍富二代等黑历史,被抖音删号;
 

▲温婉
 

以喊麦大作《一人我饮酒醉》火遍大江南北的人气主播MC天佑,因为吸毒被全网禁播,数千万粉丝账号一夜间消失;
 

▲ MC天佑
 

斗鱼平台十大女主播之一的网红“陈一发”,也被爆出曾在过往的直播中调侃南京大屠杀等惨痛民族历史记忆,被多个中央级媒体点名批评。
 

而在去年9月,网红saya因为遛狗冲突殴打孕妇,最后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并处罚。
 

▲ 网红saya
 

王思聪对“saya事件”的点评却非常精准到位:美丽的皮囊,碰到丑陋的心灵也会变得一文不值。
 

然而,“乔碧萝殿下”萝莉变大妈的成功炒作,成功吸粉数十万,恰恰说明了有相当数量的直播粉丝都不是王思聪那么想的。
 

他们为了几张虚假的美颜照片、视频中P得变形的假脸,就可以打赏上千,为了围观“萝莉变大妈”的丑态百出,更是不惜自己的宝贵时间和精力。
 

在很多直播死粉的眼中,哪怕假的也是好看,甚至哪怕恶意骗人,也是好看的。
 

尽管几乎每个月,都可以见到网络直播平台出拳整治、封号的新闻,但不得不说,直到如今,很多平台中的很多火爆直播内容,依旧还是走低俗风或低俗风的擦边球,随便点开某直播平台,听到的全是东北话的相互谩骂。
 


 

就在前不久,一位斗鱼男主播为了答谢一位一出手就打赏1100元的粉丝,生吃蜈蚣和壁虎,结果吃完不久不治丧命。
 

粉丝们对猎奇、低俗、变态的恶趣味心理,以及相应的高额打赏,往往成了主播们不走正道的最直接原因,甚至是在利诱逼催他们去恶搞。
 

还是那句话,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重赏之下,必有变态。
 

火爆直播,空虚单身男性“过瘾之地”

最能够体现直播网红世界内在逻辑的经典翻车事件,莫过于2017年的“冯提莫会计门”
 

曾经被称为斗鱼平台“一姐”的女主播冯提莫,被爆出收到男粉丝打赏超过160万元,并与该男“网友见面”,但随后央视新闻曝光,该名挥金如土的男粉丝,实际上是某公司的会计,他挪用了单位的公款,把自己伪装成富二代的样子,大肆挥霍,给直播平台的女主播打赏,其中最多的打给冯提莫160万元,打赏给其他主播770万元。
 

事情败露后,该男子企图自杀,但被救治。该男子最终被法院判处7年徒刑,并处罚金。
 

▲ 冯提莫
 

而不久之前,冯提莫却成为了重庆市共青团宣传工作推广大使,发布了个人首支单曲,成功从直播主播进军音乐和娱乐圈。
 

男粉丝用挪用来的公款,在网络直播间里打赏挥霍,满足自己的“富二代梦想”,过帝王的瘾,这几乎是很多直播男粉丝的共同追求。
 

当然也有“土豪男粉丝一晚上打赏104万,女主播直接退出直播与该男子奔现交往”的故事,但可以相信的是,在所有的打赏粉丝中,土豪毕竟是极少数。
 

▲ 土豪男粉丝一晚上打赏104万
 

根据艾媒咨询的中国直播产业分析报告,2019中国直播观众数预计超过5亿,2018年像YY和斗鱼等头部平台的客户端日均活跃用户数都超过500万人,其中男性是用户主体。
 

以虎牙直播为例,男性用户占到了79.66%;斗鱼的男性用户更高,占到了80.90%。各大平台尽管用户性别比例略有差距,但总体男性占到了六成多。
 

同时,这些男性观众中的绝大多数,又都是中低收入群体。
 

还是以虎牙平台为例,用户中月收入3000以下的,占36.89%;3000到5000的,占35.78%,也就是说,月收入五千以下的总计占比超过70%。
 


 

斗鱼平台的用户月收入5000以下的总计占到了65%左右。
 

而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廉思课题组的报告中指出,网络直播63%的观众为男性,73.9%的观众为未婚,未婚观众中有62.6%没有男(女)朋友,即单身。
 

六成多是男性,七成左右月收入在5000以下,三成多月收入在3000以下,还单身,这些关键词描绘出了中国网络直播观众主体人群的画像。
 

简单说,就是没钱也没人爱。
 

他们在日常生活中无法寻求到家庭、爱情、权力、金钱、事业和社会地位给自己带来的成就感、满足感和慰藉,所以在网络直播的世界里通过打赏斗富,来过过瘾。
 

所以网上有个十分形象的段子说:这个月月薪2000,1900打赏给了女主播,自己留100块吃泡面。
 

虽然辛酸了点,可至少,他的钱是自己赚的,还不是挪用的公款。
 

虚拟网络直播,很像是精神的赌场
 

人们常用“赌场无赢家”、“十赌九输”这些话来劝慰赌徒们,应该珍惜生命,远离赌场。
 

其实网络直播又何尝不是,不但吞吐了许多金钱,还吞吐了许多时间。
 

在艾媒咨询的调查报告中,即便有如此多关于网红主播的负面新闻和信息,还是有过半的人对直播平台的内容表示满意,觉得有趣。
 

甚至有超过18%、将近五分之一的用户表示,即便有负面新闻,也不会放弃直播平台。
 

这是爱得有多深沉?
 

就像是上了赌桌的赌友,无论输赢,都觉得是自己的问题,绝对不是赌场的问题。
 

更令人不安的数据是,几乎所有直播平台,24岁以下的用户群体,都在60%以上,最高的高达79%,近四成是24岁以下用户。
 

他们不再喜欢阅读,不再爱看影视,不再钟情户外运动,不再与家人相伴,而是每天围在手机前看“萝莉变大妈”,并打赏真金白银。
 

在廉思课题组的调查报告中,40.1%的观众看网络直播的诱因,是“生活乏味”,36.6%是为了“缓解压力”。
 

而对于自己直播对粉丝的作用,51.5%的主播认为“直播能够缓解粉丝们的压力”,33.9%认为“直播能够消磨粉丝的无聊时间”, 25.8%认为“直播能够填补粉丝的空虚寂寞感”。
 

一方有压力空虚寂寞冷,一方表演给你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只是其实舒缓压力和打发无聊的事情其实有太多,没必要去看人生吃蜈蚣死没死,萝莉变大妈,相互谩骂,或是打低俗的擦边球。
 

▲ 办公室小野
 

前不久的一条新闻倒是很令人欣喜,Youtube视频网站中国区点击和粉丝量最多的几位博主,办公室小野、李子柒、滇西小哥,他们或是用新奇创意,或是用乡野美食,或是用接地气的乡村生活,让全世界正面了解中国,也得到了回报,办公室小野据推测每年可得到广告分红超过5000万人民币。
 

Youtube也曾出过“不良网红”,它的整治办法很简单,提高了“网红赚钱门槛”,只有那些长期维持高人气、有质量不被举报的内容的主播,才能拿到广告分红,想“萝莉变大妈”骗人爆红变现,或是骂骂人就吸粉赚钱,门都没有。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32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