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凶残的大学:学生都是杀人犯,却完爆哈佛学霸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9-03-28 22:56:07  点击:78  属于:海外观察

 

编者按:我们见过学渣逆袭学霸,可没想到罪犯也可以

作者:Crystal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在一场辩论赛上,一群杀人犯居然完爆了哈佛大学的学霸。
 


 

重刑犯的逆袭,这也太热血了。能够将哈佛学霸们打败,难道这些服刑人员都是高学历人群吗?
 


 

当然不是,不仅没有高学历,他们中间的很多人已经在监狱度过了大半辈子,也没有受过什么正规的教育,可能在被“改造”之前还是文盲。
 


 

从重刑犯到战胜哈佛学霸,可不是偶然,也不是他们运气好,而是因为他们来自于巴德学院监狱项目(BPI) 。这可不是一般的大学,直属巴德学院,老师都是哥伦比亚大学、杜克大学等世界名校的。
 


 

这个学院最早是一个叫Max Kenner的大学生在1999年发起的,专门招收重刑犯,学员都来自于纽约周边的6所监狱。
 

全都是重刑犯的学院,这听起来也太疯狂了吧!
 

可是在这里就读的学生,学习成果可是不容小觑。战胜哈佛学霸那都是小case,他们出去之后有人进入了耶鲁大学,有人做起来高管,都混得风生水起。所以别再丧了,看看人家监狱蹲上20年,出来依旧是好汉!
 


 

让重刑犯真正的获得重生,正是Max创立这个学院的目的。
 

剥夺自由,机械地让你参与劳动,难道能够去除犯人体内的暴力因子吗?
 

长期的监狱生活让你失去了与社会的联系,没有学习的机会不再符合工作的要求,就算在监狱改造,出狱后又能做什么?难道一次错误真的就给人生判了死刑?
 


 

所以他站在了这些服刑人员的面前,告诉他们:“你们可以像外面的人一样,获得良好的教育,开发自己的潜能,出去之后你们可以找一份好工作,不用再干以前的行当了!”
 


 

原本以为这些人游手好闲惯了会不愿意接受教育,可是没想到所有人的眼睛都在发光,这更加坚定了Max的信念。
 


 

想法是有了,可是落地实施难度却比想象的要大,开学院哪有那么简单,更何况是在监狱开!资金、师资都需要Max去解决,为此他奔波了两年。
 

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的母校巴德学院终于被他说服,成为这项计划的支持者。不但答应给学员们授课,还承诺颁发毕业证书,这意味着学生们毕业后也可以拿着毕业证书,开始新的生活。
 


 

虽然是一所监狱大学,但是想要考上这所大学可并不容易,要经过好几轮考试,最终的入学率只有2%,这可比很多名校的录取率还要低得多!
 


 

你是不是认为,给这些人上课,实用的技能更重要,让他们有一技之长,出狱之后还能养家糊口?
 

Max可不这样认为:“对于从小就没接触过良好教育资源的囚犯们来说,让他们了解世界的可能性,拥有自己的人生理想远远比一项糊口技能重要得多。”
 


 

所以这里的课堂跟普通的高校并没有区别,学习英文和数学,甚至还开设了中文课、哲学课,在宿舍说不定舍友之间还能双语讨论一下哲学,这样想想也是很有趣的场景。
 


 

理论学习是必要的,实践操作也不能够落下,学员们也会经常画一画,陶冶一下情操。
 


 

教授们在讲台上讲课的时候,学员们全都聚精会神地记着笔记,生怕错过什么内容,这可比大学课堂里的学生认真多了,想一想自己的大学生涯,有做到这样求知若渴吗?
 


 

就连来这里授课的老师都被他们的学习热情感染,开始还会觉得不自在,次数多了以后就跟在大学课堂上课没有任何区别了,甚至会忽略狱警的存在。
 


 

16岁就因为杀人而入狱的犯人,在监狱度过整整25年后,重新开始学习,对数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出狱后找到了自己满意的工作。
 

15岁就进监狱的 Denny Contreras通过学习,拿到了巴德学院的毕业证书,成为了家族三代人中唯一拥有大学学位的人。
 


 

2005年,巴德学院为“监狱计划”的学生们举行了第一次毕业典礼,这些学生们很多大概都是人生第一次拥有毕业证书吧。
 


 

台下的观众、老师、亲朋好友都给了他们热烈的掌声。
 


 

监狱学院计划项目被社会了解后,收到了很多鼓励的声音,可是质疑也在所难免。
 

“犯了错还能享受这么优越的教育条件,这难道不是在鼓励犯罪吗?”
 


 

巴德学院没有辩解,只是给质疑者提供了一份数据,政府统计纽约州的再次犯罪率下降到40%,巴德监狱大学的毕业生里,再犯率仅2%,要知道监狱收押一个犯人的成本在6到7万美元之间,折合人民币40万左右!
 


 

为这份数据佐证的,是一个个鲜活的例子,原本冷酷残忍的杀人犯,细心地呵护着植物,甚至爱上了种花种草。
 


 

15岁就被判了无期的少年犯,也不再颓废,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减刑处理。
 


 

还有人出狱之后开始做起了公益,原本杀人如麻的罪犯,也开始想着能发挥自己对社会的价值,这也让人有些惊讶。
 

还有人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找到了心仪的工作,成为了硅谷的高管,这可算是真正的逆袭成功了。
 

其实开设监狱学院这件事情,并不是巴德学院独有的,在德国维尔兹堡监狱也同样实行着监狱学校,要进入这所学校甚至比巴德学院还要难,11000名犯人中间只有五个人有机会。
 


 

服刑者一经录取,能够享受到的“特殊”待遇非常诱人,比如可以入住豪华的单人宿舍。
 


 

这样一个实验性的举动,却得到了非常好的反响,犯人们为了获得学习机会都会努力地改造,不断地提升自己。监狱的治安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城市的犯罪率也开始逐渐下降。
 

同样在美国,重犯关押地的圣昆丁监狱,The Last Mile最后一英里计划开创了美国监狱界第一门计算机编程课,教授学员们计算机技术。
 


 

这所学校的毕业的犯人没有一个再犯过,没错,一个都没有!而在之前他们的再犯率高达67%,很多人从这里毕业以后都靠着掌握的技能找到了心仪的工作。
 


 

更何况,事情并不只是让他们找到新工作这么简单,这里还培养出来一位编程的大师Kenyatta Leal。在业内很多人都称他为天才,看,天才和罪犯也许就差一个编程
 


 

从BPI到维尔兹堡监狱学院再到The Last Mile,都在向我们证明一个道理:错误已经发生,希望却依然存在。
 


 

最好的改造不仅是心灵的忏悔,而是让所有迷途者都有重启人生的机会;走过一道坎,才能成为更好的人。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