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相成:从靳尚谊名作的“借鉴”看叶永青作品的“模仿”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9-03-11 16:43:08  点击:208  属于:海外观察

冯先生的油画展

 

导读:艺术家叶永青事端的出现,出自于艺术作品结果认知的不和谐,如果是产品知识产权的纷争很正常,但放在艺术家作品上出现,其实大可不必。它的出现,属于符合情理的容度,艺术标准衡量模糊,也无严格的尺度界限,更加没有法律程序的规定。该事件的出现,不应该和道德及艺术划等号。


作者:冯相成(Daniel)
 

加拿大华人艺术家,法兰西美术家协会会员
 

新骑士当代抽象绘画联盟主席

冯相成先生

 

冯相成(Daniel),加拿大华人艺术家,法兰西美术家协会会员,新骑士当代抽象绘画联盟主席。系中国著名油画家冯法祀侄孙。南京艺术学院油画系毕业,留学德国杜塞尔多夫美术学院,在克莱门教授工作室学习绘画创作。曾在国内外多次外举办个人画展,获巴黎东西方国际美术展最佳创作奖。很多作品被国内外艺术机构、美术馆和私人收藏。

 

 

靳尚谊《青年女歌手》纵74厘米,横54厘米

 

 

油画,在中国经过百年发展,已经融入中国人的精神生活,在题材内容、审美情趣、表现方式等方面具有深厚的本土文化。

 

在百年兴起和延展中,中国当代绘画在“艺术化”市场催生和蔓延下,其中的纷繁复杂现象,模糊了我们的视觉纯度,让人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艺术。现在是该回到本来的品格和艺术生态的自觉状态的时候了。

 

艺术家叶永青事端的出现,出自于艺术作品结果认知的不和谐,如果是产品知识产权的纷争很正常,但放在艺术家作品上出现,其实大可不必。它的出现,属于符合情理的容度,艺术标准衡量模糊,也无严格的尺度界限,更加没有法律程序的规定。该事件的出现,不应该和道德及艺术划等号。

 

中国当代艺术起步晚,具象绘画、抽象艺术、当代艺术本来就是舶来品,或许就可能是模仿,这实际上暴露了建国以来大国、穷国之人向来的习惯和弱势思维,也是不自信的表现。

 

达芬奇《蒙娜丽莎的微笑》纵77厘米,横53厘米

 

 

靳先生1984年的这幅《青年女歌手》肖像作品,在我看来就是达芬奇《蒙娜丽莎的微笑》的中国版,当然以年轻时的彭丽媛的形象成为模特儿,今天来看,其政治意义超越了其学术价值,可当时美术界却没有争议。当然,对作品艺术性的考量,在80年代还没有受到诸如当下洪水猛兽的商业化冲击,毕竟在借鉴之中,作者也饱含对油画这一世界艺术语言的崇敬之心,民族艺术复兴之路必须有“拿来”。绘画学习的提高过程可以包含适度的模仿,以便自己风格的生成。 

 

我们更需要宽容和理解,比起商业炒作,这算是很简单朴素的行为过程,也是必经之路,何况艺术家是要一笔一笔画出来的。

 

可谁知道商业化的运作如此来势凶猛,并没有搞清楚作品的由来,就盲目推高价格,那只能是价值的泛滥和亵渎。如果不是价格在作怪?如果模仿的只是一般的行画之作?如果模仿的只是几百年前的大师,那又会怎么说?!

 

中国社会的长期浮躁,急于求成,造成中国艺术生态圈的不良繁殖,使得所谓的艺术名嘴也都为之不顾艺术良知,这是哄抬的乱象!

 

比利时媒体对叶永青(左)和希尔文(右)的作品进行了对比

 

艺术起源于模仿学,而模仿是艺术提高的必然,当然不能照搬,否则就失去了创造性的动力延伸。在中国,由于开放迟,艺术资料阅读匮乏,何谈当时的自创和原创。但这之中,我们需要用良知判断,即艺术行为和市场价值的人格定性,从而让创新的驱动力根本解决这个现象的频繁出现,运用智慧来完成伟大的借鉴,在利益化的驱动下达到内心的高度自律。

 

艺术的直觉是指不必进行理性和分析,就能直接领悟到事物真相的一种能力。

 

每一个艺术家真诚面对作品,学会正确地补充和吸收,走属于自己的道路,是心灵的一种赋形力、创造力和表现力。从心灵的深暗地带提升到凝神关照界的明朗,更好地解读当代艺术思想空间和发端,明确判断艺术价值根基和脉络,精确提供视觉的准确经验,为当代艺术发展注入新的持续性艺术能量!
 

延伸阅读:叶永青事件原引

2019-02-27 18:37  来源:澎湃新闻
 

比利时艺术家克里斯蒂安·西尔万(Christian Silvain)近日向当地媒体表示,他在近日发现中国艺术家叶永清抄袭他的作品,而且抄的质量并不好。克里斯蒂安·西尔万发现,叶永青抄袭了他于1980年代创作的作品:“鸟、鸟巢,鸟笼、红十字架、飞机......一切都在那里!除了我的名字,否则看起来根本就是一样的!” 

 

对于被指抄袭一事,叶永青今天通过媒体回复称:“我们正在争取与这位艺术家取得联系。”他并没有彻底撇清与克里斯蒂安·西尔万的关联,并表示对其影响至深。对于如何解释二人风格的相似等问题,叶永青表示暂不回应。

 

比利时艺术家克里斯蒂安·西尔万是何许人也?在维基百科上,只有这位艺术家的法语和德语版词条,“澎湃新闻”从一家代理其作品的比利时画廊Galleri GKM网站上找到了他的简介:克里斯蒂安·西尔万1950年生于比利时奧伊彭市,是一个自学成才的艺术家,早期受到同为比利时人的超现实主义艺术家保罗·德尔沃(Paul Delvaux)的影响,之后,他一直以超现实主义作为其创作的风格。1980年代,他开始了解那些由精神病人(包括成人和儿童)创作的素描和油画,并深受这些画作的启发。除了比利时的几家画廊,西尔万在美国纽约、法国巴黎、德国科隆举办过展览,并参加过几次欧美的艺术博览会

 

和西尔万相比,叶永青的知名度和艺术品的市场价值显然更高。西尔万也在采访中向外媒表示,自己的一幅画最多能出售6000欧元,“但是抄袭后的作品会是100倍以上的价格。最近一次叶永青在克里斯拍卖行上的画作最终以60万欧元成交。”

 

叶永青生于1958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绘画系油画专业,在“85”美术新潮阶段时期,叶永青即为“西南艺术群体”的代表人物。除了艺术家的身份,叶永青还是著名策展人、艺术活动家、四川美院教授。

 

2018年,叶永青在上海余德耀美术馆举办个展“1982-1992无中生有的年代”,展出其1980至1990年代的作品,这是他以艺术家的身份开启创作生涯的第一个十年,这一时期的作品囊括了他受到印象派、立体主义以及自然风景等启发而创作的一系列油画、水彩、素描、版画等等。至于克里斯蒂安·西尔万在指责中提到的“鸟”元素,则是叶永青自2000年以来作品中重要符号之一。

 

 

2007年,叶永青曾在北京一空间举办个展“画个‘鸟’”,根据当时的展览陈述,“从2000年开始,叶永青开始减少他作品中的内容,他抽取了那些涂鸦作品中的局部和个别符号,决定从两个极端入手:杜尚的认定立场和图式的文人化。他抽取一些符号、图形,经常是那些涂鸦作品中的鸟……”对于鸟这一意象的解读,关于展览的陈述中则写到,“草草涂鸦的‘鸟’看上去生动之致,却是在恒定长期的填充之后出现的图形。它是一种逻辑上的颠倒,看起来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快的东西,实际上却是非常慢的、复杂的方式创作的。”显然,对于被西尔万指责为抄袭的“鸟”元素,无论抄袭是否属实,叶永青早已有自己的一套阐释体系。

 

据了解,克里斯蒂安·西尔万(Christian Silvain)的永久画廊老板Jos Depypere表示,“西尔万比叶永青早六年创作这些作品,我们可以清楚地证明这一点。因此,我们认为(对方)参加了在巴黎举办的西尔万的展览获得了宣传册,他才开始以同样的方式创作,” Depypere说。“与此同时,他已经通过复制Silvain的画作赚了数百万。而且,他并不局限于模仿整幅画,有时他会放大一些局部或细节,他竟然还拿着这样方式创作的作品在布鲁塞尔参加画展。”

文  |  冯相成

图  |  网络

编辑  |  冬濡(linjingyu1989)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