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趣用品已达千亿市场,谁在买,谁在卖?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9-02-19 18:57:54  点击:457  属于:海外观察
 

 

作者:青峰

 

尽管“情趣用品”和“”在今天,仍不能在文化相对保守的中国被大庭广众的讨论,但中国人对于这两件事的热情,却一直慢慢地高涨着。与之同时,一个不断蓬勃发展的网络情趣用品供求市场,已经悄然出现,推动这场消费的主力军,到底是谁?

 

 

1. 两位靠情趣用品发家致富的年轻人

 

 

情趣玩具测试师小美(化名),没想过自己最初打算办着玩的一个线下沙龙,会这样做下来,而且,还持续了6年

 

晚上10点过后,在北京某个被称作“生日派对”的私密聚会上,她面对着十几位年轻的女孩,哗的一下,把一箱子的情趣玩具都倒到了桌子上,几十个玩具一字儿排开,分别是:振动棒跳蛋情趣内衣……怎么用,怎么“保养”,她一讲就是4个小时。

 

 

要举办这样一场沙龙,通常需要3万~5万人民币的费用,场地、酒水都包括在里面。大家报名,最终参加者一起凑足这个费用,就可以请小美来主持派对。

 

在这里,20多岁的年轻女孩们可以提出任何平时不敢讨论的问题——如何找到自己的G点、什么样的情趣内衣更适合自己、如何巧妙地与另一半互动……

 

 

这样的派对,小美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举办了近500场。33岁,她在北京用自己的钱,买到了房子。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自己的性愉悦。”在过去15年中,小美自己就使用过上千款情趣用品,她常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年轻人开始知道先要取悦自己,再谈取悦他人。

 

 

2017,李一一(化名)和自己的死党坐在一间出租室内,相隔咫尺,却聊起了微信:

 

“你好,我是一名早泄患者,想咨询一下你们延时喷雾。”

“您好,我们的延时喷雾安全无副作用,见效快,保证您以前5分钟的,用完后40分钟都不射。”

“好的,给我先来一瓶吧。”

……

“您好,我们收集下用户的使用情况,请问您使用本公司产品后有什么改善?”

“挺好用的,老婆性福了,也以前更爱我了……以前对我很冷漠,每天不闻不问,现在特别殷勤,每天盼着我下班回家,夜夜都想要,还主动给我煲汤补身体,自己还买了情趣内衣之类的玩意。”

 

 

打完这些字之后,李一一把这段聊天记录截了图,分别发在了几十个微信号的朋友圈里,到了晚上,李一一就收到了西安某大学的一位保安的订单。

 

这一年里,他和死党就是这样,足不出户,每天换着不同微信号和不同的客户沟通,一年下来,他们挣了几十万。

 

2. 谁都知道、但谁也不说的市场

 

 

1993年,中国大陆的第一家性用品商店“亚当夏娃”在北京阜成门开张。在这大约20平方米的店面内,按类摆放着各种性用品。店主 “套爷”,在两周后才迎来第一笔生意,一笔“九块六角钱”的生意。

 

 

20多年过去后,中国已经至少拥有了1000家的情趣用品生产企业和20万家线上线下零售店,产量为全世界最高,约占70%。

 

其中,15万家以上的网上零售店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的选择。卖得最好的项目是提高性欲的产品,如刺激型避孕套,约占21.5%的市场份额。

 

 

数据显示,在2015年,买家中的90后人数占比就从2013年的17%增长到40%。而出生于90年至93年的用户数量,更是增幅达50%以上,2018年,天猫和淘宝发布了成人用品消费大数据:

 

30后老人仍会买情趣内衣;

60后最爱买润滑油,占他们情趣用品消费总额的76.9%;

70后对情趣用品无明显偏好,喜欢各种装备都来一套;

80后承包32.83%销量的振动棒;

90后承包38.73%销量的延时喷剂;

00后承包遥控跳弹53.12%,44.47%缩阴球;

 

 

“这是我第一次使用震动棒,高潮好几次,比我前男友强多了。”这是一位女顾客在“爱侣”天猫旗舰店下的评论。在现实生活中,中国人依然羞于直截了当地表达自己的性感受。

 

尽管中国人在现实中对性一向避之不谈,谁也不知道哪些人会买这些产品,但根据淘宝提供的数据,在淘宝网上购买情趣用品的人数以每年超过50%的速度增长。

 

 

2013年,在淘宝购买性用品的人数已接近2000万,是2010年的4.6倍。光是2014年的双十一当天,“情趣用品”的淘宝搜索指数就为15万多

 

 

创立于2003年、中国第一家情趣用品电商平台“春水堂”,在2015年就拿到了8000万人民币的B轮融资。比春水堂上线更早的情趣用品电商还有七彩谷、桃花坞、爱向上、他趣(原名“性价比”)等,与“春水堂”平分秋色,很多都拿到了千万级别的融资。 

 

 

“春水堂”的老板叫蔺德刚,花名“春叔”。他介绍:情趣用品是个暴利行业,传统渠道从厂家经手品牌商、批发商、零售商再到顾客手上,基本可以保持100%毛利空间;保守预计,电商渠道毛利也有50%。

 

他回想起自己最辉煌的年代,还是在2000年和2001年,三四千块就可以在北京很不错的位置开一个店,一个月下来,就能赚到差不多三四万块,一年下来就可以在北京买套房子……

 

 

2018年,中国成人用品B2C市场交易额,已经突破了200亿大关。对于消费市场而言,这是一个重要的信号,这意味着成人用品这一隐秘的行业,从真正意义上打开了暴利的风口,性产品的创业的黄金期已经到来。

 

中国情趣用品B2C平台企业市场规模预测

 

3. 爱自己,也爱自己的另一半

 

 

所谓“饱暖思淫欲”,古人先知先觉。

 

如果说对于中国的60后和70后而言,“性”更多意味着“生育”;那么对于改革开放后的80后和90、甚至00后一代,这个曾让上一辈人难以启齿的事情,则意味着“愉悦”——这也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尝试情趣用品的原因

 

 

在小美的情趣派对上,一位25岁的软件公司销售员张凯(化名)说:

 

“我希望自己在性方面是个有趣的人。”

 

大学时,张凯偶然在一期电台节目中听说了情趣用品,后来自己偷偷在淘宝上买了飞机杯(一种男用便携类性用品) 尝试。后来有了女友,他又说服女友一起尝试:“没见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她觉得很恶心,看到了之后却一直说好可爱。”

 

 

后来,张凯就给女朋友买了跳蛋、按摩棒、电动八爪鱼和缩阴球。如果有身边的人问关于情趣用品的问题,张凯也会热心推荐:“我一直觉得(玩具)可以增加双方的情趣和兴致。”

 

其实对于一部分中国男性来说,情趣用品已经成为了重新发现女性、尊重女性的途径。

 

“它让我放下了大男子主义,我意识到男人不能太自私了,应该主动去取悦女性,让女孩子满意。”和伴侣一起评测过300多款情趣用品的情趣用品测评师李言泽(化名)说。5年前,他心血来潮和女朋友试了一款跳蛋,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真正的快乐。”

 

 

而在性用品教父蔺德刚看来,相比前几代,中国现在的85后和90后因为物质生活的充裕而更少自我压抑,由此看来,性的压抑也会少很多。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中国,大部分情趣用品是由男性购买,女性使用——淘宝上三分之二的顾客为男性,但售出产品的五分之四为女性使用。而供女性使用的产品中,仅有1/3由女性本人购买。

 

杜蕾斯广告

 

当然,年轻人在使用这些情趣用品的同时,也应该明白:情趣用品的存在,不是因为可以完成某一个性行为而取代对方,而是为了增加性的快乐让对方更加不可或缺。

 

更多的时候,你应该学会如何协调好与另一个人的情感交流时,所遇到的生理、心理以及社会难题……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32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