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妈在殡仪馆上班,你不要再来上课了!”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9-01-30 22:16:32  点击:159  属于:海外观察
 

 

 

编者按:我们应该承认还有一些老师,不知道哪些是他不能做的,不懂得对学生、家长、职业报以尊重......

 

作者:木蹊

 

2019年的1月28日,当听到女儿的班主任蒋老师在群里宣布自己被停职后,她心里石头终于落下了。

 

不过,她也因为帮女儿换了老师,被群里的的家长们视为了“异类”。随之刷屏的,是一众家长对这位老师的挽留:

 

哭哭哭;

无法接受;

一个人影响了班上其他54个孩子,54个家庭;

屁大点事,弄得好夸张;

强烈要求蒋玉芬老师回来;

……

 

难道这位蒋老师真的是被冤枉的吗?

 

 

 你给好孩子换个班吧!

 

回想起这一个学期的忐忑不安,她最早和“老师”结下梁子的,还是因为自己特殊的职业。

 

 

当初,她本来想实诚的和这位蒋老师坦白自己的职业,以及自己是单亲母亲可能在照顾孩子的能力上有所欠缺的事实,但这个老师却在第一时间开启了“百变精灵”模式。

 

老师的逻辑似乎是:

我要看你车牌号,我要知道你是干什么的

哦,殡仪馆的啊——那换个班吧,

别在我们班——我怕怕,

我不敢“爱”你的孩子了——我很想“爱”她,

但是他在我们班会影响我“爱”她

你不换,我帮你换!

啥?还不换?那,走着瞧吧。

 

被这样的一套组合拳打下来,她被呛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过,她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对方是自己女儿的班主任。

 

 

至于接下来的剧情走向,我们不敢妄自猜测,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位蒋老师一定很“怕”这个学生了,怕到了什么程度呢,怕到该老师因此而要求全班同学都不得与该学生说话……

 

这位蒋老师是班主任,班主任不喜欢的孩子,久而久之,这个孩子在其他老师那里都不得好。

 

蒋老师还说:

 

把老师当成保姆的,亏的是你们!

你们看不起我们,那您的孩子,我们拭目以待哟!

我们的聪明,估计您都想不到;

你骂我,我骂你小孩,

你责问我,我责问你小孩,

……

 

这是何等的威风啊!

 

 

看看这个老师的厉害之处吧,她推理似乎无懈可击,你骂我我承受得住,可你的孩子,受不住哟……

 

 

至于她呢,当想和家长们反映这个老师的问题时,得到的不是赞同,而是冷嘲热讽。只有一位家长私下给了声援:蒋老师私下向家长售卖红糖,并承诺只要家长购买红糖就可替孩子换一块“免罚金牌”……

 

忍无可忍的家长最后向校长举报,内容是:

 

孤立其孩子;

公开在家长群辱骂威胁家长;

在学生群向家长兜售红糖并与奖惩挂钩;

组织校外培训;

传播不良价值观……

 

经过教育部门的考察,以上内容属实,即日暂停该教师班主任职务。至此,正义貌似得到了伸张,可让人想不到的是,她也因此却被班里其他学生的家长给“标记”了……

 

 

看到你女儿,我就会害怕

 

在蒋玉芬老师被停职之后,大部分的家长们都帮着老师说话:

 

支持;

喜欢的,从心里喜欢……

 

 

仿佛他们都是这位蒋老师的脑残粉一般,但是他们是真心支持吗,还是屈服于自己孩子仍在“老师”手上的淫威,我们不得而知。

 

但我们知道的是,这位老师,即使被停职后,依然笑靥如花我们之间有误会,我依然爱你们的孩子……

 

这位蒋老师有多爱孩子呢,事情发酵后,一些她身边的熟人和学生也开始纷纷曝光她的行径!

 

 

 

我只想为孩子讨个说法!

 

每一个历经过中小学教育的人都知道,绝大多数孩子在学校受到老师不公正的对待,回到家里告诉父母,没有几个家长敢于去向学校老师讨个说法的。

 

甚至有些家长会对孩子说:"老师这样做是为了你好。"

 

其实,家长们都是明白人,更多的时候,他们愿意买上两瓶好酒、两条好烟送给老师,他们的考虑是功利的——自己孩子的命就捏在老师手里,"小不忍则乱大谋"!

 

 

在那封检举信里,这位家长写出了关于蒋老师的这样一些事实:

 

在朋友圈卖自家东西;

询问每个孩子自己父母的职业;

组织校外培训,说是有利于孩子成绩;

故意在家长面前透露自己的喜好和生日;

随意辱骂,体罚孩子;

……

 

似乎,这些熟悉的场景不仅仅发生在蒋老师的身上,它被越来越多的家长所默认,而家长们也会想,何必呢,忍一时风平浪静。

 

可这,又会在孩子的心灵里种下什么种子呢?——没有对错,只有权威!

 

 

可想而知,当这位殡仪馆工作的家长孩子落到这样的老师手里,会面临着什么,至少纸面上看,她已经被孤立了,更严重的,还会受到班级集体的欺凌!

 

 

而当那些忍无可忍的家长,站出来时,他们又能得到多少声援呢?我们相信更多的家长心里想的是:自扫门前雪,不顾瓦上霜……

 

久而久之,我们看到,像这位蒋老师一样的教育工作者越来越多,并且肆无忌惮,这样教育的危机已经严重到了什么程度,我们相信,这并不是一家两家的问题。

 

 

如果我们能够发起一个问卷,来收集一下有多少孩子曾遇到过像蒋老师这样的教育工作者,我相信,结果一定是触目惊心的。

 

我们总说,教师是人类的园丁———至少在孩子的心目中是这样的。

 

许多年来,我们强调重视教育,大力办学,强调尊师重教,但是,我们有的老师常常无视学生的自尊,他们把孩子当成“待宰的羔羊”,同时毫不顾忌地贬低和伤害孩子与家长们的自尊。

 

请问,是谁,给了他们这样的权力?

 

 

教育最悲哀的境地就是,现在的学校,不是要求老师应当做到什么,做得多么好,而是要求老师不能做什么!

 

哪一个孩子不需要鼓励和关心!尤其是在义务教育阶段,孩子的心智并未成熟,如果有这样的老师,随意打骂他们,随意孤立他们,他们又怎么会得到健康的成长?

 

当生产线上出现废品,我们可以发现排查,把机器换掉。但教育的源头出现问题呢?我们不敢想象!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