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上新郎被撞飞: 中国式闹婚, 什么时候才能停止?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9-01-02 20:38:31  点击:369  属于:海外观察

无尺度的“婚闹”,不是民俗,是恶俗。
 

作者:木蹊

 

直到救护车带走满身墨汁的新郎,这个倒霉的婚闹故事才开始清晰起来。
 

2018年11月25日,贵州遵义,新郎官艾光涛全身被涂得漆黑,这本是自己人生的一次小巅峰,按照当地风俗,他要陪着朋友们闹上一会。
 

来源:贵阳晚报


中午11 点,新娘乘婚车来到男方家不远处,她要等男方一起进门。但她没想到,自己等来的,却是村里人的惊叫!当时,她的大脑一片空白,自己还没等到拜堂,就得去医院寻找自己的新郎官。
 

新郎官艾光涛今年24岁,平时以打零工为生。婚房都简陋不堪,小两口连婚纱都没舍得拍。打工了几年,好不容易有了点积蓄,艾光涛与新娘的感情走得艰难。
 

来源:视频截图


同样艰难的,是这段领媳妇过门的路,从他家到媳妇家,要兰海高速下的涵洞穿过,步行不过20来分钟。但着一路上,他遭到了好友、同学投掷鸡蛋、啤酒、墨汁的别样“欢送”,甚至还有人用胶带将他固定在电线杆上,用竹条抽打……
 

“我看着都疼,他被围在高速公路边一处死角里,无路可走。”三姨陈小敏后来回忆说,这些朋友“依然没有放过艾光涛”。
 


 

他为了摆脱朋友的“婚闹”,转身跑上高速——因为只要穿过高速公路就能很快回到家,见到新娘,朋友就拿他没办法。
 

但在这条无情的高速公路上,迎接他的却是一阵惨烈的刹车声和沉重的撞击声。当亲友们跑过去时,艾光涛已经躺在地上,发着痛苦的惨叫,一只鞋子飞至数米以外,身边的一辆宝马轿车也因为撞击遭到损坏,之后艾光涛痛昏了过去……
 

来源:贵阳晚报


医院里,新娘见到了被撞昏的丈夫,全身被涂得漆黑,身上是大片大片的淤青,背、腰、臀等部位甚至血肉模糊。
 

来源:贵阳晚报


一时间,双方家人围在急诊室旁,悲痛不已,谁也没想到,一桩喜事会变成这样。
 

近几年来,这有关婚闹闹出的事件,不断见诸各大媒体,有闹新婚夫妇的,闹伴娘的,闹爹妈的,还有闹出伦理、人命官司的。
 

来源:视频截图


这些过分的婚闹令人反感和气愤,尽管婚闹一直算是一些地方的民俗,人们都说要尊重民俗,但是,恶俗的东西本不应该生存。
 

在过去,我们看过各种“奇葩”“龌龊”的婚闹习俗。
 

有的是把男方父母化装成丑角,穿上戏服,绑上小辫,满脸涂上锅底灰、面粉、鞋油等,招摇过市。
 


 

有的,是借各种猥琐不堪的理由,吃新娘的豆腐,更有甚者,客人们还要求观看洞房现场。
 


 

每年都有这些令人不齿的画面,就在你以为人性已经够恶心的时候,他总能让你更恶心一点——原来人是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的!这让我们不禁怀疑,这样的“习俗”真的应该延续下去吗?
 


 

通过翻阅资料,我们发现,在中国,闹婚的行为据信可以追溯到汉朝,最初仅是以闹洞房的形式出现。
 

而关于闹婚习俗的来历,一种说法是称闹婚源于驱邪避灾,另一种说法称,闹婚首先出现在以游牧为主的北方,人们相信在新婚时能忍受棒打可以证明一个男人是合格的大丈夫。
 

但事实上,闹婚习俗在古代中国能得以流传,更多的还是因为古代的新婚男女缺少婚前交往,有的甚至是洞房前才见第一面,而闹婚时,人们以“为难”新郎新娘的方式迫使陌生的他们相互配合并亲近依赖对方,只是为了鼓励新人更快进入夫妻角色。
 


 

然而,近些年许多地方却对这种“自古有之”的“中国式婚闹”进行了不恰当的发挥,以至于“为难”变成了伤害,好玩变成了恶搞。
 


 

从一组图片中,我们可以看到,新婚夫妻被要求全裸躺在床上,衣服全都被一旁围观的亲友拿走;途中还有一名女子手伸入棉被,要求他们当场嘿咻,最后在亲友的鼓吹下,新娘趴在新郎身上时,竟有人直接把棉被拉开,导致新娘、新郎直接全裸示人。
 

一些网友看完纷纷留言:

太低俗了

农村就搞这些恶俗的东西,看着就不爽

老公是什么感受啊

居然还笑得这么开心

我是女生一定翻脸

玩就算了还拍下来上传……


有人说,“中国智障千千万,闹婚起码占一半”,完全不懂这种庆祝方式的意义何在,只觉得越来越低俗辣眼睛。
 

是的,这不是“风俗”,而是“低俗”;这不是“传统文化”,而是“下流违法”。
 

明星包贝尔的婚礼婚礼上,新郎伴郎合力抬起伴娘柳岩,并试图把她丢进泳池


当施暴者成为受害者,受害者又变成施暴者,一代代的循环。让这种病态的婚闹习俗带给新人的并不是什么传统与祝福,而是一颗颗复仇的心,还有感情破裂的开始。
 

河南男子遭闹婚,扮成“兔女郎”闹市发红包。来源:网易新闻


如今,失去实际意义的“婚闹”,在中国婚礼中已然变成一种取悦众人的游戏,成为闹婚者们的宣泄方式。在年轻一代之间,被恶搞的婚闹游戏充斥着性暗示,人身伤害,甚至升格为超出道德底线的人格侮辱。
 

陕西安康,男子穿文胸被绑泼汽油扔鸡蛋


更有一些“过了度”的闹婚方式,为了在公共场所“博人眼球”,不仅让人“辣眼睛”“跌下巴”,还破坏公共秩序,甚至对未成年人造成不良影响。
 

山东潍坊,一新郎被绑上电线杆。来源:网易新闻


其实,“婚闹”本应有更文明的仪式,在大城市,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新人,有着既体面又有不失欢乐、情趣的表演。
 

比如,让新郎新娘拿凳子坐到桌面上,共饮同心酒;比如要新郎猜新娘正确的农历出生年月日,答错了做马让新娘骑;还有在床单下放置大量的气球,让新郎新娘一起躺下,以表示爱情坚贞,共渡难关……
 


 

这些形式,既文明又热闹,还给了新婚夫妇一种别样的浪漫回忆,难道这样的“婚闹”就不能算是“婚闹”吗?
 

反观一些地方令人不齿的“风俗”,他们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历史渊源,大多是在一些相对贫困落后的地区,肆意“安排”。既体现不出新婚夫妻的恩爱,也起不到热闹现场的目的。更多的是留给新婚家庭的双方,一个难以抹平的痛苦回忆。
 

婚姻本是一件庄重的事,它应该是充满欢乐和幸福的,而参加的人,送上的也只能是祝福。只有当公众文明意识的开始觉醒,那些低俗的“婚闹”才会失去生存的土壤。
 

无尺度的“婚闹”,不是民俗,是恶俗。
 

恶俗,我们必须抵制!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