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名中国人在日本失踪: 揭秘支撑现代日本经济的“劳奴”制度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8-12-11 20:11:00  点击:196  属于:海外观察


 

近日,46名中国人在日本北海道集体失踪,这已经不是日本第一次发生集体失踪事件。这些人去了哪里?这背后的真相是什么?

 

· 世界华人周刊出品 ·

作者:霍耀林(旅日学者)

 

据日本媒体(12月3日)报道,继上月底11名中国人被拘留之后,与他们在同一现场工作过的46名中国人目前下落不明,且事发之前,这些中国人曾经工作的工地上曾经发生过工人病死事件。
 


 

而据《北海道新闻》3日下午报道, 北海道新闻记者在走访这些下落不明人员曾经居住的地方时,一名68岁的日本男性表示:“没有看过他们做坏事。虽然是冬天,他们却只穿着单薄的外衣,很可怜。”另一名71岁的日本女性则表示:“他们虽然不会说日语,但我教会了他们垃圾分类的方法,他们没有惹麻烦,都是好人。”
 

失踪的中国人住所(北海道新闻视频截图)


这已经不是日本第一次发生集体失踪事件,在北海道也绝非第一次出现。据北海道札幌入国管理局的数据显示,去年一年仅在北海道就失踪了88人,比前一年增加了33人。这些失踪人中越南籍有53人,中国籍34人,柬埔寨一人。而去年一年在日本集体失踪的人口则超过了7000人,比前年增加了40%。而其中,中国籍和越南籍的占了大多数。
 

这些集体失踪人口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技能实习生。
 

11人曾工作过的太阳能发电设施施工现场(每日新闻)


战后,随着日本经济进入高度成长期,日本企业开始向海外大肆扩张,而为适应海外扩张之需,将其海外日企中的当地雇员派到日本进行技术、管理经验培训,然后再派回原单位工作,收到了非常不错的效果,也收到了日本政府的积极评价。
 

但是,依据日本法务省《出入国管理及难民认定法》(以下简称入管法)规定,日本并不允许外国单纯劳动者和非熟练工人在日就职。为解决此类问题,1981年,法务省在签证类别上设立了“研修”的在留资格,每年允许以《外国人研修·技能实习制度》名义接收外国人来日本研修。
 

1991年,由法务省、外务省、经产省、厚生省、国土交通省等五省共同设立财团法人“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JITCO)”,全面负责指导外国研修生接收工作。目前,JITCO已和15个国家官方机构签署研修生合作备忘录。1993年,日本政府在研修生接收制度的基础上,又设立了技能实习生制度。
 


 

日本设立这一制度初衷是为发展中国家培养学习日本先进技术和技能的研修生及技能实习生,并通过这些研修及实习生向发展中国家转移日本先进的技术、技能、知识。这一制度以“技能实习”的在留资格,最长可以待5年时间,在企业一边工作一边学习技能。
 

但是事实上,这一制度从成立伊始就饱受日本国内一部分人及相关国家的诟病。因为这些技能实习生要以比日本工人最低工资还要低很多的工资,进行长时间高强度的劳动,完全被当成了廉价的劳动力,甚至被称为了现代的“奴隶”。
 

位于日本岐阜县的一家服装公司技能实习生的工作状况:
 

每天早8点工作到晚上11点,一个月只有一次一天的休息,周六、日都是连续加班,而月薪只有15000日元到27000日元(相对比的是普通日本最基本的初级工每月为20多万日元,小时工每小时都有900日元左右),而且还没有任何健康保险。8个月后,这些技能实习生因为无法忍受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而“失踪”。最后虽然在志愿者和律师的帮助下,通过司法途径,赢得了诉讼,但是依然没有拿回一文钱的补偿,因为该公司宣布倒闭。
 


 

而在农场及渔产等业的工作状况则更糟糕:每天工作14~15个小时,一年只有7天的休息,月薪只有7万日元左右,一些女工由于长时间浸泡在水里,手指发生溃烂,仍然得继续工作。
 

不仅工作时间长,劳动强度大,女工还不得不面临日本经营者的性骚扰。如果有违反合同的约定情况,还必须得面临强制回国。
 

日本法务省去年12月曾提交了一个技能实习生的“失踪”调查报告,该报告听取了2870多例的“失踪”动机,其中最多的是低收入、暴力、强制回国等,而其中有67%的技能实习生的收入低于日本最低收入。
 


 

调查结果还显示,其中2552人的技能实习生要向本国派出机构缴纳一笔不菲的费用。
 

这是这些技能实习生“失踪”的主要原因,他们必须从事非法的劳动,获取一定的报酬,偿还出国前缴纳给派出机构的手续费。
 

据统计,在日本,现在有包括超过27万技能实习生在内的128万的外国劳动者,如果没有这些外国劳力的话,日本的汽车业、农业、渔业、服务业都将面临无法维继的局面。
 

新华社记者蓝建中摄


由于日本当前劳动力的严重不足,日本政府正在考虑修改技能实习制度。而在上月26日众院预算委员会的集中审议中,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扩大接纳外籍劳动者的《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等修正案再次强调,“不考虑采取让众多国民感到担忧的移民政策”。他还就完善国内接纳环境称“将积极推进相关政策”。
 

这意味着日本对于低收入、纯劳动的留学生及技能实习生等处于较低位置的短期移民的依存度将继续增加。
 

1917年,北海道及九州的煤矿上,出现了严重的劳力荒。而从当时日本的总体人口来看,劳动力其实一直是在增加的。根本上来看,并不是劳动人口的不足,而是当时日本煤矿业的不合理雇佣,当时的劳动者是没有任何休息的概念,从早到晚都一直在劳动。日本政府并未纠正这种不合理的雇佣制度,而是以实验的名义,从朝鲜征用了700多的劳力。
 


 

日本三大报之一的《读卖新闻》在1917年9月14日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称,朝鲜劳动者的进入,并不意味着随着生产成本的降低而带来产品价格的下降,不过是资本家中饱私囊而已。因此,随着朝鲜劳动者的进入,日本内地人民的生活将降至和朝鲜同一水准也并非不可能。
 

《读卖新闻》的这一评论并非杞人忧天。日本这一实验的结果,就是愿意接受朝鲜劳动者的企业越来越多。三年多之后,《读卖新闻》又刊发了另一篇评论文章称,朝鲜劳动者进入日本后,经过一两年,思想就发生改变,表现出对日本当局非常不满的的情绪。
 

而朝鲜劳力思想变坏的最大的根源就是“有差别的歧视待遇,无论是学校还是工厂,每天都要遭受到来自日本人的歧视。即便这些朝鲜人有相当的地位和财产,但想要娶个在日本娶妻生子都是不可能的”。
 

这则报道的真实性暂且不论,但可以肯定的是,被称为劳力抑或是移民的这些朝鲜人所遭受到的差别待遇是由日本政府单向强加给的,这是毫无疑问的。当然从历史的角度上来看,岂止朝鲜劳动者,100多年前被差别待遇的还有众多的中国劳工等,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
 


 

100多年以来,日本经历了战败,经过了战后重建,在世界上,创造了经济腾飞的神话,建立起了所谓高度的社会文明。但是日本政府非但没有对曾经遭受差别待遇的外国劳动者制度进行反省纠正,而以“技能实习生”的制度重新剥削压榨外国劳动者的辛苦劳动。
 

即便如此,“技能实习生”也并非人人都可以。
 

其前提条件是,只有那些心地善良,能够独立从事劳作,拥有一定的资产或技能才可以。也就是说,只有品行端正的劳动者才可以进入日本。
 

而一般来说,技能实习生在进入日本前,必须要进行彻底的日语及礼仪教育。以保证其在进入日本后能遵规守纪,还能进行熟练的日语交流。而作为技能实习生,原则上不可以休假,不能中途离职,对工作必须认真负责,必须要乐意接受任何节假日加班。
 

但就是这些品行端正的日本人,在进入日本后一两年,有些甚至几个月便有可能因为遭受到差别的歧视待遇而变成所谓“思想发生改变”的外国人,不得不“失踪”。他们即便有资产或技能,也有可能会因无法忍受超长时间超大强度的劳动而怠工或罢工。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100年前,由于劳动力不足而雇佣的外国劳动者。
 

付出比日本人多多少倍的劳动,待遇却比日本人要差很多很多,他们为日本做出了如此大的贡献,但是却好像是“一次性”的一样,工作结束就不得不回国,有些甚至面临中途被强制遣返。也许一些日本经营者会理所当然地认为,外国人即使工资如此之低,他们也会任劳任怨、勤勤恳恳的工作。
 

在这些人眼里,技能实习生根本只是一个现代“奴隶”,而非普通的“人”。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