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中小学的生命教育, 正是我们最缺失的一课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8-10-09 17:25:15  点击:98  属于:海外观察


 

越来越多的未成年人暴力犯罪背后,是我们对青少年生命教育的缺失,而在这件事上,日本中小学给了很好的示范。

 

作者:霍耀林

 

 

01
 

前段时间,看到两则报道:一名初中男生脱光了一名女同学的衣服,用刀将她的身体多处划伤,虽然凶徒当晚就被警方抓获,但因其未满14周岁,很快被释放,而且按照规定其不需负刑事责任。
 

另一则发生在今年3月底,湖北孝感的初二女生小静,放学后回到家楼下。被躲藏在楼道里的同学黄某,持刀抢钱。在尖刀的胁迫下,小静被迫脱光衣服搜身,反抗过程中脖子、手臂和腿上都被男同学划伤。整个施暴过程长达1个多小时。然而,行凶的黄某出生于2004年9月,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根据规定,警方对案件不予起诉。
 

黄某的撤案证明。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雷宇/摄


在网上检索后发现,让人感到震惊的岂止是这两起案件,类似案件近年仅被曝出的就有许多。
 

2016年6月,四川金川县13岁的小金,仅仅为抢一部手机,竟将一瓶汽油泼向素不相识的一名女教师,并掏出打火机点燃,熊熊火焰瞬间把老师全身吞噬。经医院抢救,年轻的女教师捡回一条命,但属于“特重度烧伤”。她的手被烧得像黑炭一般,大部分的手指也坏死,要截指。而小金因未满14岁,依照法律,次日就被释放回家。
 

女教师大部分的手指要截指。成都商报


2016年7月,广西岑溪一名13岁男孩沈某,离家出走,靠偷东西过日子。见到村中有三姐弟在玩耍,便哄骗他们到偏僻之处,想威逼小孩讲出家里藏钱的位置。沈某未得逞,害怕事情败露,便萌生杀人念头,残忍地用石头和刀将这三姐弟击打致死,并把尸体抛进废弃水井。经过警方追捕,逃跑的沈某落网,但由于未满14岁,仅被收容教养。
 

犯罪嫌疑人沈某某指认现场


这一起起血案,其暴力性让众多的成年人都不敢想象,更让人感到愤怒的是小暴徒们由于有了“未成年”的身份,在犯罪后能够轻易脱身,逍遥法外。一边是受害者的权利无法保障,一边是加害者不需要负责。这之间的反差不得不让人思考,特别是在法律规定无法撼动的情况下,我们对青少年的生命教育更值得关注。
 

《亲爱的弗洛伊德》中有句话说:没有是非观的孩子,是这个地球最可怕的生物,他们有好奇心、行动力、破坏力以及《未成年人保护法》。如何引导、教育、培养孩子的是非观、道德观、生命观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课题。毕竟,这些活生生的案例已经清楚地告诉我们,如果一个孩子缺乏对生命最基本的敬畏,其释放出的恶是多么可怕。
 

但是,放眼当前国内,由于教育资源分布不均衡及地域经济发展不平衡,导致全国各中小学的“生命教育”也参差不齐,很多地方的生命教育都流于形式,甚至是完全缺失。如何更好培养学生从科学的视角认识生命、珍视生命,树立生命第一的伦理观变得越来越重要,也越来越紧迫。
 


 

02
 

具体来讲,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随着日本经济的高度成长,日本的现代化和城市化发展取得巨大的成绩。
 

但同时,日本国内校园暴力、“不登校”(因为各种原因不去学校或不能去学校)、自杀等现象逐渐增加。日本的生产、生活方式、居住环境也发生巨大的变化。日本中小学孩子与自然的接触机会也相应大幅减少。
 

为改变这种状况,日本提出教育改革应该培养学生的“生存力(生きる力)”:即”能够自己发现课题、独自学习、独立思考、自主地作出判断并行动,更好地解决问题的素质能力。同时,开始提倡并推广实践体验活动计划,让孩子们亲自走进自然、深入社会生活,“通过感动、惊奇、挫折、克服等各式各样的体验累积,培育出强而有力的生命力”。
 


 

与此相适应,从幼儿园起,日本就非常注重培养孩子们对四季更替、自然轮回的认识。无论走进哪所幼儿园、小学,院子里,都会种植有各种花、草、蔬菜、水果;每个教室都养着各种各样的小昆虫,当然还有一些小兔子、小鸟等小动物。除此之外,每个小朋友都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花盆,每年都会在老师的指导下种植小西红柿、黄豆、牵牛花等小植物。
 

学校就是想通过栽花、种植蔬菜让小朋友们感受到四季的变幻,通过接触那些小昆虫和养育小动物,让小朋友们学会感受生命、尊重生命。不仅如此,每个幼儿园、小学大小不同,都会有一块小农场,每年老师都会率领全体小朋友去田里种植一些果蔬,收获的季节再和小朋友们一起去采摘,然后再在学校里隆重的举行由孩子们参与的烹调活动,感受劳动换来的收获。
 


 

从耕地、播种到采摘,最后集体煮食、品尝,每个环节小朋友们都亲力亲为。正是通过劳动使孩子们形成正确的劳动态度,培养学生吃苦耐劳的品质,也让孩子们能从中感受生命成长的历程。
 

自1984年起,日本中小学、幼儿园都普遍设置有“自然教室”活动,即组织学生到大自然中去过有规律的集体住宿生活,通过野外宿营增加学生野外集体生活的体验,使学生有机会亲近、深入大自然。通过这样的活动锤炼学生刻苦、忍耐、自立的良好品德。而这些活动随着“生命教育,道德教育”的提出,内容更加丰富多彩。
 

以京都市为例,京都植物园、动物园见学、京都花脊山、比叡山、鞍马山、大文字山等登山活动,是无论哪所幼儿园还是小学都不可或缺的活动。而被称为“自然之家”的京都的花脊山上则更是为了迎接来自市内各中小学幼儿园的自然体验活动,专门修建了作为保护自然、保护环境第一步的野外活动设施。山上设有宿营地、游戏场、冒险森林、野鸟森林、天体观察所、多功能运动场、创意广场等。在这里不仅可以体验到集体的食宿生活,还可以通过山上设立的设施,充分体验回归自然的生活,感悟生命与自然的和谐。
 


 

进入本世纪后,日本还制定出台了人权教育及相关的法律。很多中小学、幼儿园为此每月还专门设置有“人权日”。每月都会通过各种各样的活动让孩子们认识到每个生命个体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存在,学会珍视自己,爱护他人,与周围的人友好相处。而很多学校也将“不让身边的每一个人悲伤,大家一起幸福生活”,作为人权活动的主要目标。
 

除此之外,日本的中小学包括幼儿园都会定期开展一些服务社会、奉献社会的志愿者活动:包括回收各种废旧书、报刊,回收各种塑料瓶盖、各类企业参与的积点商品的标志回收活动等;也会组织一些参与各种社会捐赠捐款,打扫卫生,帮助照顾老人等的活动;还会组织小朋友去参观学校附近的保育院、让小朋友们从更小的孩子那里感受到自身的成长足迹,学会感恩父母,尊重生命、珍视生命。
 

03
 

最近引起众多网民关注的一个关于日本岛根县的出云农林高中一堂生命教育课的纪录片,则会更加加深对日本生命教育的理解。
 

这堂课其实就是把鸡蛋孵化成小鸡再吃掉它的课程。据报道,这堂课在该校开设已经有60多年。这节课让一代又一代孩子挣扎、痛苦、恐慌、无助,甚至崩溃。而开设这门课的老师则宣称:“我们养育、终结、吃掉生命,通过这一连串的过程,希望学生能认识到生命的可贵。”
 


 

如果单从结果来看的话,这门课其实也很平常,不过就是几只鸡被吃掉的事而已。但是正因为这门课是从几只鸡蛋开始,到鸡宝宝出生,再到孩子们的精心养育,然后在某一天被送到屠宰场,由孩子们亲自宰杀,切成鸡块,到锅里烹饪,最后再一口一口地被吃掉。这一系列的过程中,孩子们体验到了生命的神圣、脆弱、宝贵、不可逆。
 

半年的时间里,在将毛茸茸的小鸡养育成一只大鸡的过程中,孩子们与小鸡之间已经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对许多孩子来说,小鸡俨然已成为她们的宠物。而这种在生命养育过程中建立起的深厚感情,在小鸡被宰杀的那一刹那,让很多孩子甚至瞬间情绪崩溃,看着自己精心饲养的小鸡被宰杀,切成鸡块,孩子们内心也在挣扎、痛楚、无助,一只小鸡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其他。
 


 

其实,这样的生命教育课在日本绝不是孤例,只不过是将小鸡换成了小猪或者其他动物。无论是哪种动物,重要的在于,这些动物在和孩子们平日的相处中,已经深入孩子们的生活,在养育的过程中,它们占据了孩子们的内心,孩子们对这些小动物倾注了自己的爱,而当这些动物被宰杀,两者之间的情感被破坏,孩子们内心的崩溃是可想而知的。
 

生命是如此的宝贵,尊重每个微小的生命,敬畏每个生命的存在,此时,毋庸再多言,恐怕早已经深入孩子们的灵魂深处。难道这不就是生命教育需要达到的目标吗?
 

网上有一句话说得真好:“最好的教育永远是,用生命影响生命,用爱温暖生命。唯有爱,不会辜负生命。” 也惟愿我们能从中获得更多的反思,让国内学校的生命教育课堂能够真正践行。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