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3万, 美女陪玩的背后, 不为人知的“潜规则”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8-08-28 22:19:22  点击:  属于:海外观察


 

华哥说

美女+游戏陪玩,光是脑补画面,就容易让人想跑偏,也正是靠着这股撩人的气息,一个新兴的行业诞生了。
 

 

作者:Grace梁奚溪

 

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如今,“游戏陪玩”这份职业可谓是越来越吃香了。
 

早在2013年,某软件就推出了“游戏大神陪玩”的服务。
 

具体而言,就是玩家支付一定的费用,就可以跟一些游戏高手一起玩游戏了~
 

正所谓,高手在侧,屠龙宝刀一秒刷,手打钻石不是梦。
 


 

本来,游戏网站推出这个业务,初衷是为了赚一些游戏菜鸟的钱,陪练的那些“大神玩家”也都是很正经的陪练,一般会帮玩家上个分、练练技术。
 

可是,渐渐地,行业中开始出现了一大波人美歌甜、身材性感的“女神”陪练。
 

说起来,也是陪练,带你上分教你技术,但其实,有的妹纸的技术比你还烂。
 

从这时开始,技术已经变得不重要了,因为,“大神陪练”这份工作的重点,已经从“大神”变成“女神”、“练”变成了“陪”。
 


 

现在,如果你在百度上随便搜索“陪练”的信息,映入眼帘的网站封面上,几乎没有几个技术好胡子渣的游戏大佬,反而是一些笑容撩人、看了就想恋爱的小姐姐~
 

那么,这种需求从何而来呢?
 

这就得谈谈游戏行业的火爆了。2017年,国内电子竞技市场规模突破650亿元,2018年,电子竞技正式入选亚运会竞技项目,央视新闻还专题报道了那些“游戏大神”的幕后故事。
 

可以说,国内的游戏行业正处在一个高速发展的井喷状态,大批用户的加入,使得人群泛化,而这又导致了需求的泛化。
 

于是就出现了有人喜欢看女神直播,更希望提升在游戏中的美好体验的需求。
 


 

而那些陪玩“小姐姐”们,她们虽然不是职业玩家出身,但经过后天训练,有着一定的游戏基础。同时,线上的陪玩师作为声优,拥有甜美且吸引人的声音与话术,线下的陪玩师作为美女,拥有撩人的身材和美貌,也确实让用户愿意为这类消费买单。
 

随着美女+游戏陪玩模式的走红,越来越多的网咖开始挂着“美女陪玩”的旗号招揽客人,上海、北京、广州、成都等大城市都有这样的网吧,他们推出的服务大概就是一帮穿着美丽的年轻女孩坐在玩家的电脑旁,时而捶捶背捏捏肩,时而端个茶送个水,时而讲个笑话哄玩家开心……
 

价格也不是很贵,一小时的价格普遍在20~100之间(视颜值、身材而定)。当然也有贵的,比如一些有名气的网红、博主、主播陪玩,价格便在300~1000甚至以上。
 


 

其实这样的“陪玩”,我们并不能说它有什么错,人家不偷不抢,也能算得上是个正儿八经的服务行业。
 

存在即合理,有市场便有价格,既然有人愿意花大价钱,几十万,几百万的打赏女主播,那么这些看似“玩玩“就能挣到钱的职业,也无可厚非。
 

毕竟,中国的古代就开始有这种服务项目,比如街头卖艺,有客官给一文钱的,也有客官给100两的。
 

而在互联网时代,卖艺的形式变了,但“有钱的捧个场”,这句暖心的话,没有变。
 

只不过,随着行业的发展,陪玩的性质变了。
 

比如,“陪玩女郎500包夜”、“陪玩少女深夜上演仙人跳”等新闻逐渐出现在人们的视野。
 


 

这些新闻的内容大概就是一些“陪玩”小姐姐,在接到“陪玩”订单之后,直接跟客人联系,要求在宾馆里进行“陪玩”服务。
 

宾馆里陪玩?是玩游戏还是玩小姐姐?一些被曝光的视频里,小姐姐一见面竟然直接脱起了衣服~
 

还有一些“矜持”的美女,在玩了几个小时游戏后,就提出要提供一些更“攒劲”的节目,不过,相应的费用也要翻上几番,至于是什么节目,懂得人自然懂。
 


 

当然,我们不能看到那些陪玩网站上“搔首弄姿”的照片,就断定整个陪练行业都是污的,只是“色情”这个东西,确确实实存在,而且渗入到了这个圈子里。
 

来听听这些从业者的声音:
 

陪玩小姐姐“为谁惆怅”就发表了这样一个帖子:
 

 

我今年22岁,家庭条件比较一般,或者说,是很多人口中形容的“穷”。

没工作经验,更没有背景后台,出去找工作也只能是四处碰壁,就算好不容易进入公司,也是拿一点可怜的工资,在现在的社会,根本不够花,逛个超市都觉得自己寒碜,这种感觉是你们那些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根本不能体会的。

所以,你们又有什么资格来评判我们?相反,这份工作让我比同期大三实习的同学赚得更多,我可以买很多他们用不起的东西。

对自己的长相方面我一直比较自信,有句话说得好:女人,长得好看是一种优势,聪明的女人知道如何去利用这种优势。我只是恰好利用了自己先天的外貌资源,很多女人在批判我们的同时,又有多少敢拍着胸脯说不是在嫉妒吗?男人就更不用说了,

看到美女就荷尔蒙激增!


 

约玩网的陪玩师“喵喵”(化名):

 

小时候,爸妈离婚了,别的小朋友打架有爸爸撑腰,我不行,只能自己上,把别人打到哭。

高中的暑假,我在星巴克当收银员,在快餐店做服务员、在咖啡店做咖啡师、在小酒吧做歌手,两个月挣将近3000块钱,这就是我一个学期的生活费。

后来,我靠着打工的收入上了大学,从家乡的四线小城来了深圳,第一次置身于国际大都市中,周围的同学来自五湖四海,不乏家境优越的。

第一天来学校,我发现同宿舍的人谈论的衣服品牌我都没听过。

现在,我靠着陪人打游戏,一个月能拿到3万以上的收入。虽然与直播平台的大网红动辄几千万的收入不可比,但已经足够幸运了。我没有靠山,我只能往前走。

今年年初,我在老家买了套房子,首付12万,用的是自己做游戏陪玩挣的钱,家乡是四线海滨小城,市中心房价5000多块,按照交房预期,我和妈妈能在2020年搬进新房子,那里再也不会有冬天铁器上的白霜。

暂时的人生规划:在家做陪玩、拿毕业证、拿驾照、上班、买车、结婚。

我就想朝着自己的目标一步一步走去,这本身就是一种幸福不是嘛。


 

说到“陪玩”行业的本身,我们不难发现,这个看起来似乎“乌烟瘴气”的职业,浓抹胭脂的表面之下,背后也有很多心酸和苦衷。
 

时代在变,几年前,老师父母都在教小孩不要上网,要戒“网瘾”。几年后,成年人的饭桌上,大家也都是拿着个手机,新老两代,绝口不提“网瘾”之事。
 

而打游戏——这种曾在十年前被视为不知上进的活动,现在也逐渐被主流所接纳。
 


 

我们开始知道,一个家境普通的穷小子,也能通过被选拔进入职业战队甚至国家队或是在网络平台上做主播,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
 

我们开始知道,一个漂亮可爱的小姑娘,也能通过自己的“色相”,在合理的界限内,为自己赚到第一桶金,积累到实现梦想的物质基础。
 


 

游戏陪玩是这个时代的产物,正是有了一帮人需要“陪”,才有了这个行业。时下最为流行的网络游戏,拥有目前最为庞大的玩家群体,而这些玩家群体,大多数又以宅男玩家为主。
 

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宅男玩家不善言辞或腼腆,希望有女孩陪自己打游戏,正是看到了这种商机,才会有人从事这一行。
 

往更深了说,在讲究“美女经济”的这个时代,这类互联网产品的出现,离不开男女对异性的一种渴望。毕竟性,既是人类原始的欲望,也是消费的原动力之一。
 


 

但正因如此,这些行业太容易走偏,太容易变成心术不正之人的赚钱工具,太容易变成很多人满足欲望的手段。
 

对此,我们希望相关人士可以做到严于律己,也希望相关部门对此进行严厉地监管。别让一个新兴的行业,一开始就走向黑色地带。
 

同时,我们更希望大家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待这个行业,毕竟他们没有偷没有抢,只单纯凭借一种模糊的认知和印象,就将这些行业里的从业人员一棍子打死,也是不明智的。
 


 

鲁迅先生在《小杂感》里曾经写道,“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国人的想像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
 

时代在变,但无论何时,揾食不易这个事实,不会变。
 

希望大环境能对年轻人宽容一些,但也希望年轻人能够牢守道德底线,真正做到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