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豪雨致200人遇难,“世界最先进”防灾强国的光环去哪了?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8-07-14 20:51:55  点击:  属于:海外观察


 

日本发洪灾,这群人竟然说:我已经发了预警,逃不逃是你的问题;我开会商量了救援的事情,就已经尽到了职责;我送了自己的爱心纸鹤,有没有用不是我的事……
 

没想到,一场洪水居然冲刷掉这个国家的光环!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唐僧牛仔
 

从5号开始,日本许多地方遭遇了暴雨袭击。这场被称为“平成30年7月豪雨”引发的洪水,已经致超过200人死亡。
 

日本因为防灾预警机制完善细致、民众防灾意识强,素来被人们称为“世界最先进”防灾强国。可为什么这场暴雨,在早已预测将会形成洪灾的情况下,还造成这么多人遇难?
 

 


01.

年迈的老人和年久失修的堤坝

 

一场袭击日本西部地区的豪雨,如今已经夺走了200人的生命(截至7月13日),还有几十人下落不明。这已成为日本平成年代以来遭受损失最严重的暴雨灾害。而在遇难者中,有相当一部分是老人。
 


 

在冈山县仓敷市的真备町,小田川决堤淹没了河边的真备町大部分地区,这里已经确定有50人遇难,占了冈山县遇难人数的绝大部分。而真备町的居民中,老年人的数量占了很大的比例。
 


 

这真是令人扼腕叹息的悲剧。在很多人看来,日本有着相当严密的灾害预警措施,媒体也在报道中反复提及,造成严重伤亡的原因,是部分民众对预警信息认识不足,没有撤离造成的,却忽略了在灾难来临时,日本政府的主要任务,只是向民众报告灾情,进行“告知”,而居民要用自己的“积极行动”去应对灾难,靠自身的力量去避难。(这个后面会详细讲到)
 


 

在滋贺县,一位77岁的老大爷,和73岁的老伴一起去检查泄洪的排水沟,结果在清理水沟里杂物的时候落水丧生。这位老大爷的行动足够“积极主动”,但结果却是悲剧,因为他的行动超出了他年迈的能力。
 

比起行动不便的老年人,河流水库的堤坝等水利设施,也同样是“老态龙钟”。
 


 

7月10日,在对已经确定的死者死因进行分析时,发现泥石流、滑坡致死占60.5%,河水泛滥致死占26.6%。此后遇难人数不断上升,但这一比例依然占了大多数。
 

日本国土交通省统计的数据,冈山县等7个地点发生溃坝。日本中央政府管理的36条河流、道府县管理的83条河流,都发生了漫坝或是溢流。真备町的小田川有2处堤坝决堤,奔涌的河水毫无约束地席卷大地和民舍,夺走了数十人的生命。
 


 

虽然日本的国土交通省曾经制定了设想200年一遇、100年一遇暴雨的应对方针,但可惜的是,至今还没有一条河流完成应对工程。
 

这一切,除了应对暴雨的举措,相比地震等其他灾害明显薄弱之外,最大的问题还是钱。日本政府2018年度的治水项目支出仅为7961亿日元,与顶峰的1997年度的1.37万亿日元相比,少了近一半。
 


02.

“预言”精准的地图和播完了事的撤离警示

 

既然没钱整治河流堤坝,那么,就给民众发放洪水“风险地图”吧。
 

在伤亡惨重的真备町,早在2016年就曾绘制 “洪水泥石流灾害风险地图”。而这次被洪水淹没的区域,与“风险地图”中预测的几乎完全一致。
 


 

其实,在日本,被中央政府和都道府县的河川管理者指定为高风险的河流所流经的各市町村会基于《水防法》绘制灾害风险地图。内容包括将室内避难难以确保安全的地区划定为必须尽早进行撤离避难的区域,以及分析地区的水灾特性。
 

日本的国土交通省水防企划室呼吁民众“以此次暴雨为契机,确认自己所在市区町村的风险地图,并将地图活用于灾时避难”。
 


 

冈山市“避难地图(hazard map)”竟错将已有明显被水淹没风险的地点标注为安全
 

很显然,政府想通过强调事先预警措施完备这点,把救灾不力这个锅给甩掉。日本共同社之前的报道称,各地政府合计向大约600万居民发出“避难通知”。只是,避难通知不具强制性,不少人没有放在心上。
 

我们以前多多少少都在电视或是其他媒体上看到,日本在发生灾害时,警报一发出,民众立即排着队,秩序井然地撤离避难。这成了不少人称道的日本人 “高素质”“守纪律”的表现。
 


 

这是“日本式救灾”的理想状况。虽然日本有相当严密的灾害预警措施,但在灾难袭来的时候,政府主要的任务,就是向民众报告灾情、发出警报,然后居民基本要靠自身和自治组织的力量去避难。至于能不能撤出去、怎么撤这些问题,更多还是靠自己想办法。
 

在7月6日暴雨倾盆的夜晚,真备町被决堤的洪水吞噬近半,上千居民没有按照“警示”撤离。这在政府方面看来是民众很不“积极”,但是居民有什么疏散的交通手段呢?日本媒体报道,居民疏散只能靠自己的车辆,没有车的就只能用两条腿走。是在大雨如注中趟着泥水走进黑暗,还是选择躲在家里,这确实是个两难的选择。
 


 

针对这次暴雨洪灾的救援,有不少人在帮着政府洗白。环境防灾综合政策研究机构的松尾一郎副所长表示,“防灾邮件等行政通知当然是很重要的,但也要靠居民自己的努力。”
 

日本防灾士会东京都支部干事正谷绘美说,“几乎每次自然灾害发生后,受灾民众总不免抱怨政府反应迟钝、救灾不力等,其实当灾害来袭时,自救才是最为重要的。比如,当洪水发生时,当地的消防、警察等公共部门同样会遭到洪水袭击,政府只能从外地调派人员参与救援,加上交通设施受损,救援时间必定会延误。”
 

日本兵库县立大学的室崎益辉教授(防灾学)就居民避难不及时也说,“由于气象和避难相关信息愈发详细,是否避难由个人来判断,平时有必要进行训练,让民众和邻居商量决定是否避难,而不是自己决定。”
 

03.

安倍的晚宴和哭笑不得的赈灾物资

 

日本暴雨洪灾从5日开始,已经过去了一周多的时间。住在避难所的灾民,在忍受停水停电缺少物资中苦苦等待。在此间日本媒体更是曝出,首相安倍在多地遭受暴雨侵袭时,仍在与官员大摆筵席交流感情。
 


 

在自民党议员片山发的这条推特上,安倍正与防卫相小野寺五典等人和年轻议员们大开晚宴、交流感情。媒体披露,安倍的这场晚宴,主要目的是跟议员们联络感情,以便赢得9月举行的自民党总裁选举。
 


 

更可怕的是,除了安倍和防卫大臣之外,安倍内阁的灾害应对专家、本来该坚守防灾一线的内阁官房副长官西村康稔,也为了这场酒局而缺席防灾工作。他在推特上兴致勃勃地写道:“许多议员被问是喝安倍总理带来的獭祭酒还是喝岸田政调会长带来的茂鹤酒,虽然大家犹豫了一下但最后还是两瓶都喝了。然后和两位合照。自民党真好啊哈哈。”
 


 

防灾负责人西村在雨灾当晚的推特
 

面对各方指责,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却说,“只要把该做的事情做了”,聚会就没有问题。有直接救灾责任的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在10日的记者会上也辩解称,赴宴对指导救灾“毫无障碍”。
 

在暴雨洪灾来袭2天后,安倍终于在7日上午召开了有关暴雨对策的第一次会议。直到3天后,安倍才表示“将准备好预备费,迅速推进对灾民的紧急援助。”
 

7月10日,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就救灾问题在记者会上发言(图片来源:朝日新闻)
 

不过,救援的进程显然没有安倍说的那么迅速,也不像防卫大臣说的“毫无障碍”。据《日本经济新闻》7月11日报道,由于受灾面积较大,铁路和公路等交通设施恢复缓慢。
 

被洪水冲毁的桥梁
 

而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好不容易运到灾区的物资,除了急需救命的食物等,还有大量的“精神食粮”——千纸鹤!就连日本网友也看不下去了,纷纷在网上留言呼吁不要再往灾区寄千纸鹤这种没用的东西。
 


 

除了这么多送爱心的,还有件事也让受灾当地的政府头疼。7月8日,仓敷市的官方推特就发了一条,原来,许多个人送来的救援物资,堵了救援队伍的路。
 


 

有个源于日本的网络流行词“中二病”。主要指那些自我意识过盛、狂妄,又觉得不被理解,认为所有的事情都是别人的问题的人,尤其是那些“成形的价值观与尚未脱离的幼稚想法互相混杂”的成年人。
 

我已经发了预警,逃不逃是你的问题;我开会商量了救援的事情,就已经尽到了职责;我送了自己的爱心纸鹤,有没有用不是我的事……
 

纵然有号称全世界“最先进”的防灾系统,面对集体患上“中二病”的社会,坑苦的只能是水深火热中煎熬的灾民。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