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和尚多疯狂? 开夜店、玩摇滚、卖墓地, 还结婚生子……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8-05-27 20:46:08  点击:307  属于:海外观察

 

日本和尚你只知道“一休”哥?是时候刷新一下认知了。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唐僧牛仔

 

 

前不久,日本一个和尚,把自己曾经待过的寺庙告上了法庭。

原因是他在寺庙干活时间太长,过度劳累得了抑郁症,随后被鉴定为“工伤”。和尚要求法院,判寺庙的法人赔钱给他。

这本是一个普通的劳动合同纠纷,可因为它的主角是和尚和寺庙,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心。

毕竟,在国人眼里,寺庙是一块红尘之外、远离纷争的净土,和尚更是无欲无求、远离世俗的修行之人。因此,和尚“打官司”,寺庙“赔钱”,这些字眼怎么看怎么滑稽。 

其实,在日本,和尚是自由之身,谈恋爱、结婚生子、同性恋、玩摇滚……这些佛门boys的日常生活五光十色。日本僧侣的奇葩程度,远远超出了你我的认知。

日剧《朝九晚五》截图


玩摇滚、开酒吧,日本和尚也疯狂

 

也许是刻板传统、等级森严的社会秩序催生出了强大的逆反心理,日本青年的新潮与不羁,在亚洲甚至全球,都算是出类拔萃的。

这种情绪,也深深地影响着日本的佛门弟子。

许多僧侣的生活,早就跳脱出青灯古佛红尘看破。这些“斜杠和尚”拥有多重人生,除了是僧人,还可能是时尚界的知名化妆师,或是酒吧老板、电音DJ、摇滚青年。

和尚也走上T台走秀

2015年,26岁的日本青年西村宏堂,拿到了官方认证,成为一名正儿八经的和尚。除此之外,他另外的身份是:时尚界小有名气的化妆师,外加坦然宣布出柜的同性恋者。

西村宏堂

西村宏堂说,自己3岁时就发现喜欢的是男生,所以小时候并没有想过要当一名和尚。虽然在日本,僧侣被认为是一个不错的职业,但他却因为自己的性取向而犹豫不决。

直到高中毕业他去了美国留学,这个困扰才逐渐消散。从帮朋友化妆开始,他逐渐成了时尚界小有名气的化妆师。

如今,西村宏堂这位和尚“普度众生”的方式是,教人用彩妆造型找到自信和快乐,特别是他LGBT(注:非异性恋群体) 圈子里的人们。

如果说西村宏堂这个“花和尚”只在特定圈子里有名气的话,那下面这位办电音法会的和尚,可以算是个不折不扣的“网红”。

福井市的照恩寺,住持朝仓行宣把自家的寺院装修得金碧辉煌。如果不是大殿里的佛像,这儿看起来更像是个五光十色的夜店。

50岁的朝仓行宣,2年前从父亲手里接任了寺院的住持。做过DJ的朝仓大叔,看到来寺院参拜的年轻人很少,就琢磨着用铁克诺音乐(注:Techno music,一种电子音乐,发源于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和佛教音乐融合,来吸引更多年轻人来自家寺院。

五彩缤纷的灯光、电子舞曲+佛音的“魔性组合” ,再加上3D全息投影,电音法会让佛堂像极了夜店。

这还不过瘾,DJ和尚的“铁克诺法事”(テクノ法要),还和日本弹幕视频网站niconico(类似中国的B站)合作搞起了网络直播,把网友的弹幕直接投射在了佛像上。推特上的直播,人们留言大呼“太厉害”!

不过,“厉害”的和尚可不止朝仓一个人。“佛系摇滚”了解一下?

日本有个电音乐队,名叫“喫茶去(キッサコ)”。主唱兼吉他手,就是一个名叫药师寺宽邦的僧侣。

药师寺宽邦

出过5张专辑的药师寺宽邦,有自己的粉丝后援会,在演唱live的时候,迷妹们还会在台下拿着荧光棒打call。他自己编曲的《般若心经》不仅在日本国内和苹果音乐商店上架,前段时间还在微博上实实在在火了一把。

和尚音乐玩得溜,尼姑也不甘示弱。

从小梦想成为流行偶像的尼姑光誉祐华,除了是寺庙的继承人,还是个歌手。她用“元愛$菩薩”的艺名出道,成了个名副其实的跨界佛教明星。

玩跨界的尼姑光誉祐华

除了唱歌,她还为动漫担任声优、cosplay成如来佛祖娱乐大众。别说,果然吸引了不少年轻人。

光誉祐华cosplay成如来佛祖,以期吸引年轻人关注

除了以上玩文艺的僧侣,“体育僧”也是不甘下风。

比如,曾经在8年前广州亚运会上拿了2块马术金牌的佐藤贤希,就是来自长野的一名僧侣。佐藤的家里,世袭着一座规模不大的寺庙,在当地也算是富有的名门望族,家族产业里就有个马术俱乐部。

日本和尚佐藤贤希和他的美女马童在广州亚运会

同在长野善光寺出家的和尚矢沢一辉,是日本皮划艇冠军,代表日本参加过里约奥运会。这位“半路出家”的和尚,因为缺少训练经费,才在长野县皮划艇协会主席的推荐下,做了一名僧人。而这个皮划艇协会主席,恰巧也是一家寺庙的主持。

 矢沢一辉参加里约奥运会

除了这些有特长的僧侣,走进红尘“弘扬佛法”的僧侣不少,比如,有些和尚为了“生计”开起了酒吧。

如今全日本有四家和尚酒吧。最早的一家,1992年就开业了。不光老板是和尚,酒吧的员工也是来自不同寺院、不同宗派的僧侣。

“京都坊主BAR”虽然是后来者,却是名气却是最大的。酒吧老板羽田高秀,是光恩寺的第十六代继承人,也是家里的独生子,从小肩负着自家寺庙的传承责任。

可惜,光恩寺在京都三千社寺里默默无名,靠着信徒布施的香油钱难以维计。为了吸引更多人来寺庙,他从十几年前就开始尝试寺庙的多种经营:搞“马杀鸡”、开音乐会……但收效都不大。

于是,羽田高秀开起了这间酒吧,因为他觉得寺庙太严肃,还是在酒吧比较容易放松了思考人生。

怎么样,想不想来杯这间和尚酒吧特调的鸡尾酒“色即是空”,跟老板谈谈佛法,聊聊人生?

的确,在日本,佛教似乎已经被“玩坏了”,其花式远超你我的想象:僧侣模特秀,台下女性大呼“帅呆了”;

日本亚马逊上线“和尚快递”,能线上预约僧侣到家做法事;

日本寺院为和尚们举办专门的相亲会

和尚相亲会、尼姑上电视主持节目……恐怕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日本僧侣做不到的。


和尚很吃香,经营寺庙的生意能世袭

 

看过上面这些“城会玩”的僧侣,有心人会发现,许多人出家,都是子承父业,或是作为一份工作。没错,在日本,当和尚是种职业,经营寺庙是门生意。而且,他们不仅可以喝酒吃肉,还能娶妻生子。更让单身狗来气的是,和尚还颇受年轻女性的青睐。

日剧《朝九晚五》截图

前两年有部日剧《朝九晚五》,讲的就是一个日本和尚花式撩妹的故事。帅气多金的和尚开跑车送玫瑰,开私人飞机追女孩,简直就是佛门版《霸道总裁》。

日剧《朝九晚五》截图

和尚的钱从哪儿来的?当然,肯定不是国家给的。日本的寺庙多是私人产业,再加上宗教法人免税,所以日本古时就有“和尚赚天下”的说法。

最直接的收入,就是寺庙的香油钱了。当然,全日本那么多的寺庙,可不都是那么兴旺。特别是如今的日本社会,年轻人几乎很少去寺庙,这就影响了寺庙和僧侣的收入,以至于小庙的和尚跑去大庙“打工”,也才有文章开头的那桩官司。

就连捐香油钱,现在日本的僧侣也开始接受转账

不过,好在日本的寺庙,还有更大宗的收入,那就是卖墓地。

历史上,上至天皇,下到将军、诸侯,都有给寺庙赠送土地,表达祈福或者忏悔的惯例。所以,寺庙的主持可以说是大大小小的“地主”。

而且,在日本,墓地基本都是寺庙在“特许”经营。因为,日本人虽然现在更流行西式婚礼,可是到人生最后一步——葬礼,却有八成以上都是要在寺庙进行。

日本原本就土地稀缺,墓地更可以说是超越房地产的暴利行业,一块2~3平米,普通一点的墓地加墓碑大约需要花费200~300万日元,再加上葬礼,得花费约400万日元(约23.2万人民币),这可一点不逊色北上广的房价。

当然,亲人葬在寺庙的墓地里,家人还要每年给和尚交一大笔墓地管理费。这还不算,想让去世的亲人去到极乐世界,还必须到寺庙请和尚为死者起个法号,通常一个法号要花几十万日元。

不过随着日本社会经济衰退和少子化,如今的和尚们,也有近4成年收入不足300万日元(约17.4万元人民币)。考虑到还要养家养孩子继承寺庙,这收入还真心不算多。所以也才有那么多僧侣,变着法儿的跳入红尘为自家寺庙“推广”。宣扬佛法很重要,集聚人气增加收入恐怕也是重要的考虑吧。

日剧《朝九晚五》截图

不过即便是这样,僧侣这个职业依然是社会地位较高、工作和收入稳定,而且人品靠得住,在日本的相亲市场上,还是很抢手。

就在上个月(4月份),号称“日本林志玲”的混血名模森泉宣布奉子成婚,而男方是大她10岁,帅气多金的莲华寺副住持金子朋史。他的家族涉及宠物陵园、进口车经销、公寓出租、经营停车场等,仅经营的这些副业,年收入就有数亿日元。


能结婚的日本和尚,自由哪儿来的?
 

尽管日本佛教界还有很多僧侣,过着严守戒律专心研习佛法的生活,但是越来越多僧侣,却和我们固有的印象相去甚远,正变得愈发的世俗化。

当年佛教从中国传入日本的时候,可并不是这样的啊!是什么原因,让日本的僧侣,生活的如此自由?

事实上,一般的日本人和佛教发生直接关系大多只是在葬礼上和扫墓时。这个传统是日本佛教与社会联系最紧密的一个方面。

而寺院僧侣主管民众丧葬的传统,可不是来源于中国佛教,而是由几个不同时期的日本政府主导出来的。

早在江户时代早期,基督教在日本大肆传播,德川幕府感觉到传教对他们的统治有很大的危害。于是就开始用佛教压制基督教,利用寺院来管理民众。

德川幕府开始在每个村子修建寺庙,规定每个人都要属于特定的寺院,只有把祖先的牌位放在寺院,寺院才能证明这个人不是基督徒而是佛教徒。寺院还负责发放通行证、结婚证等文书证件。这种 “寺檀制度”管住了民众,也壮大了佛教。

明治维新之后,日本政府开始树立天皇的绝对权威,于是尊神道、贬佛教的神佛分离令诞生。可佛教在当时已经东渡了千年,民众基础十分稳固。政府想了招绝的,在明治5年颁布了《肉食妻带的解禁》的命令。

这项命令“允许”(其实可以说是强迫)僧侣,可以吃肉和结婚,政府还允许僧侣可以继承,孩子可以继承父业成为日本职业僧侣。于是,就出现了今天日本的许多和尚都能自由地娶妻生子、喝酒吃肉的奇特现象。

可惜的是,日本的僧侣拥有了世俗化生活的自由,虽然寺庙能靠子承父业传续下去,可是与民众之间没有了“寺檀制度”的维系,没有了信仰力量的支撑。

单靠僧侣们电音法会、摇滚佛音这些“新潮”的手段去引人关注,寺庙这门“生意”,恐怕今后越来越难做了。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