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京《攀登者》被骂,你们知道60年前中国首登珠峰悲壮吗?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9-09-24 21:43:55  点击:814  属于:观点




 

向真正的勇者致敬。
 

“十一”渐近。
 

国庆献礼影片,吴京的《攀登者》即将上映,影片还原了1960年,中国登山队成功从北坡登顶珠穆朗玛峰,完成人类首次北坡登顶珠峰的故事。

 

▲《攀登者》海报
 

这是我国在人类历史上的一大壮举。
 

可没想到,这样一个回顾人类壮举的题材,却备受争议。
 

在某些人的眼里,爬个珠峰没什么了不起,一个登山的而已,有什么好看的,还拍成电影?
 


 

这样的言论,看得人既气愤又好笑。
 

的确,现如今,登顶珠峰容易了,一天就多达200多人。
 

于是,有人想当然地认为中国人首登珠峰,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今天登顶珠峰,又怎么能和1960年中国首登珠峰相提并论?
 

60年前,珠峰的故事是何其悲壮。
 

1
 

在人类历史上,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谁最先到达一片无主之地,谁就拥有这领土的主权。
 

英国、印度一直对中国的西藏虎视眈眈。
 

早在1921年至1938年这17年间,英国人就对珠穆朗玛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1922年英国珠峰队
 

他们曾尝试7次攀登珠峰,结果死伤惨重,最后不得不放弃,并扬言:人类从北坡登珠峰是“不可能的”。
 

英国人的梦破了,印度却始终认为珠峰是属于他们的。
 

特别是1953年5月29日,尼泊尔向导丹增·诺盖和新西兰登山家艾德蒙·希拉里,第一次从南坡登顶珠峰,完成了人类首次珠峰登顶。

 

▲丹增·诺盖(右)和艾德蒙·希拉里(左)
 

这一下,印度人可找到了理由。
 

因为那时尼泊尔是印度的附属国,印度人就叫嚣着:你们中国人从来没有登上过珠峰,它怎么可能属于中国?
 

看着新西兰的国旗第一次插在的中国最高峰上,当时国人的尴尬难以形容。

 


 

这关系世界第三极的属权之争,关系一个的国家主权,关系一个民族的尊严,也关系到一个国家的国力。
 

在当时,攀登珠峰的意义与影响相当于“两弹一星”。
 

为了征服世界第三极,新中国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从1955年,中国登山队就开始筹建,“这支登山队相当于4个集团军”。
 

为了输送登山的物质,国家修建了定日机场,以及一条从日喀则到珠峰大本营380公里的路。
 

光是大本营的气象台,就肩比一个省级的气象台。
 

登山队员是从全国各行各业选拔的精英,经过了几年的艰苦强化训练。
 

1960年2月,登山队正式成立,214名队员开始奔赴珠峰大本营。
 

▲《攀登者》剧照

 

2
 

1960年3月,登山队先遣队来到珠峰底下海拔5120米的大本营,做好准备工作。

 

▲珠峰大本营的升旗仪式
 

从珠穆朗玛峰北坡登顶的难度远远大于南坡。
 

地处尼泊尔的南坡,不仅地形平缓,而且面向太阳,气候条件也好于北坡。
 

而地处中国的北坡早就被登山界认为是“死亡之路”,别说人,就连鸟也飞不过去。

 

▲ 珠峰的南坡与北坡的对比
 

所以,世界都认为中国登山队北坡登顶,简直是痴人说梦。
 

面对困难重重、风险极大的北坡,中国登山队不仅需要勇气,还要有智慧。
 

中国登山队采取了4次适应性行军的渐进式的登山计划。
 


 

第一次行军:从大本营出发,到海拔6400米,建立第三号营地,然后回大本营。
 

第二次行军:从大本营出发,在海拔7000米,建立第四号营地。
 

第三次行军:从大本营出发,在海拔8000米,建立第六号营地。
 

第四次行军:从大本营出发,在海拔8500米,建立突击营。
 

这样做,既可以探路,为最后的登顶铺设道路,又可以建立提供补给的多处营地。
 

队员们还能逐渐适应珠峰地形和恶劣气候。
 

▲第二次行军,征服了珠峰的“大门”——“北坳”

 

▲在“北坳”铺设为以后登顶的绳梯
 

第三次行军中,由于遭遇恶劣天气,登山队损失惨重。
 

北京大学教师郭子庆牺牲。
 

50多名登山队员被冻伤,有冻掉手指的,鼻子的,耳朵的,也有失去整个胳膊的。
 

登山主力队员的一大半人马就这样废掉了。
 

受伤的队长史占春被送到了医院,大家都认为登顶无望。
 

正当队员们准备洒泪与珠峰告别时,听到了南坡的印度人也正向峰顶冲刺, 于是表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登顶!
 

为了珠峰的国家主权,队员们毫不在意个人的生命与荣辱......
 


 

3
 

主力队员倒下了,运输队员和后勤人员就站了出来,重组突击队。
 

5月17日,副队长许竞带着突击队,直奔珠峰最高点。
 

▲突击队登顶前的誓师仪式
 

23日晚,许竞等5人总算到了突击营,一看傻了眼:
 

营地已被暴风雨毁掉了,补给全没了,就连10瓶氧气中有2瓶也空了。
 

这就意味着5人中要有一人放弃登顶。
 

休息一夜,早上起来,一直负责开路的许竞又饿又累,体力透支摔倒,难以行走。
 

他含泪目送王富洲带着屈银华、刘连满和贡布冲击顶峰。
 

中午12点,四人来到最后一道难关——海拔8700米的“第二台阶”。
 


 

“第二台阶”其实就是十来米的垂直岩壁。
 

为了攀上这个绝壁,刘连满甘做人梯,让屈银华踩着他的肩,在绝壁打下两个钢锥。

 


 

因为登山靴底下有钉子,屈银华只能脱下靴子,他仅穿线袜的脚就暴露严寒之下。
 

屈银华也因此失去右手的食指和十个脚趾头,削去了后脚跟,日后走起路来就像“小脚老太太”。
 

▲屈银华回忆说,失去一双脚他太值了
 

登上“第二台阶”已经是黄昏,他们整整花了7个小时。
 

当人梯的刘连满爬上“第二台阶”以后,体力透支,连摔几次,再也爬不起来了。
 

刘连满就叫三名队友继续攀登,自己留在这里。
 

海拔8000米以上是死亡地带,如果长时间坐在这里,就意味着死亡。
 

▲海拔8100米,珠峰就在眼前却格外遥远,走几步就得吸氧
 

王富洲三人挥泪告别刘连满,向着最高峰艰难走去。
 

刘连满估计自己已无法生存,花了半个小时,写下最后的遗言:

王富洲:

……我知道我不行了,我看氧气瓶里还有点氧,给你们三人回来时用,也许管用。永别了,同志们!

你们的同志刘连满

1960年5月24日


三人明知道夜里在峰顶行走,危险极大,但他们还是义无反顾。
 

距顶峰只还剩下52米时,3个人的氧气用完了,死神已经临头。
 

但他们只有一个信念:继续前进,绝不后退。
 

北京时间5月25日清晨4点20分,三位英雄终于登上了世界最高峰的顶峰。
 

他们在峰顶停留了15分钟,并把国旗留在了山顶。
 


 

当3人回到海拔8700米处,竟然发现刘连满靠着强壮的体魄和坚强的意志,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刘的第一句话,就是让他们吸自己的那瓶氧气。
 

把队友的性命看着比自己还重,这样的生死之情怎么不教人热泪盈眶?
 

▲王富洲、屈银华、刘连满、贡布
 

1960年5月25日下午6点,四人总算回到了突击营地。
 

中国登山队胜利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全国,传遍了全世界。
 

尽管一些某些西方媒体表示怀疑,但也不得不承认:“荣誉被中国夺去了”……
 

这次登顶,让中国在以后的谈判中占据了主动权,从此珠峰北面属于中国!
 

一寸国土,一份无私的付出和牺牲!
 

4
 

山,还在那里;英雄,却不在了。
 

从上世纪末开始,登珠峰已经开始商业化了。
 

例如,2012年5月19日这一天,登顶珠峰的人数就达234人。
 

甚至产生了上百人排队登顶,造成道路堵塞的奇观。
 


 

为什么珠峰要面对如此不堪?
 

地球的第三极就这样被轻易征服了?
 

答案就是:今天的珠峰是用黄金铺就的世界之巅。
 

登顶珠峰,已然成了上流社会的一种荣誉。
 

征服世界最高峰,这牛皮够吹一辈子的了。
 

▲珠峰上的垃圾
 

在南坡,西方的评论家就说:“只要有钱,夏尔巴人能把你背到珠峰上去。”
 

而在中国的北坡想要登顶珠峰,就要找专业的向导公司,光门票的价格就是30万。
 

付的钱越多,得到的服务越好,还能得到一对一的服务。
 

甚至有人登上珠峰,给向导的奖励就有100万。
 

有专业人才的帮助,有先进的登山设备,利用已有设施,只要身体健康,稍加训练,普通人都能登顶。
 

甚至有人被质疑作假,使用直升飞机上去的。
 

其实,行业内部人谁都明白:没有专业人士和设备的帮助,把这些有钱人单独放到山上,他们几乎难以生存。
 

今天的登珠峰,只不过是有钱人的一种游戏罢了,只是为了个人的虚荣。
 

而留给珠峰的,是垃圾和污染。
 

▲失去脚趾的屈银华于2016年过世。生前过着普通人的生活,靠着残疾人摩托车出远门
 

面对登上珠峰的真正英雄,今天的“攀登者”不感无聊吗?
 

真正的勇者敬畏自然。
 

因为他们知道,这背后的付出,是生命。
 

珠峰有情,铭记真正的攀登者!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朗博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128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