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幕改变命运背后, 没说出的真相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8-12-14 18:10:28  点击:1232  属于:观点


 

这两天,我们通过朋友圈认识了“一块屏幕”,无数孩子因为它改变了命运,然而这块屏幕背后,还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 世界华人周刊出品 ·

作者:鹿溪

 

昨天(12月13日),一篇题为《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自媒体文章,刷爆了朋友圈。
 


 

248所贫困地区的中学,通过组织学生观看成都七中的课堂直播,改变了一群孩子的命运。
 

这些早先连考一本都是个位数的学校,走出了88位考上清北的学子,有的学校,甚至出了省状元。
 

消息一经爆出,不少人都为之感动,在看到教育差距的同时,也为深夜苦读的孩子们,和兢兢业业陪读的老师们而动容。
 


 

大家都希望,这么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能尽快在全国推广,好让那些地处偏远的学子,不至于一年又一年,去做那些重点学校孩子们的陪读生。
 


 

文章用一条主线,让两条原本的平行线有了交点,一条是我们所熟知的天之骄子们,他们有着不少贫困地区孩子们所羡慕的家境,他们可以分分钟来一场国外游学,考上一本,甚至清华北大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条条大路通罗马,他们就是那群生在罗马的人。
 

另一条则是文中那些,由于没有好的教育资源,只能靠成都七中老师们的直播课来提高成绩的的孩子们了,他们没有优渥的家境,也没有出国游这样的待遇,为了考高分,考名校,他们甚至连业余爱好都不配有,听直播课的这三年,他们的生命中只有一件事:学习。
 


 

他们也因此被称为“寒门贵子”,可每个人寒门的孩子,都有幸来听三年直播,这样的模式,真的消灭了教育不公的模式吗?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因此今天,我想说说,这块屏幕背后,另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01

直播背后的故事
 

这样的直播班,也并非只设立在云南,广西百色市,早在之前已经尝试了这种模式。
 

要筹办这么一个看似条件简陋的直播班,光是搭建卫星设备,就花了30多万。除此之外,每个班每学期还要额外多收7万块钱,对接机构——成都七中东方闻道网校,在第一年给平果中学搭建的时候打了折扣:每年3万元。如果平摊到当年入读的35名学生身上,平均每人要比其他学生多交1000多块钱。
 

1000多块钱,可不是每一个农村家庭说拿就拿得出来的。
 

而有了这1000多块钱还不够,开学前的家长会上,面对家长们的疑惑,老师和校长是这样说的:“直播班是全校成绩最好的班级,别的学生想进都进不来。”
 

平果中学 来源:Vista看天下微杂志


筛选的标准,正是“中考成绩+中考前3次模拟成绩”,不得不说,能享受直播班待遇的学生,都是学校千挑万选出来的“优质学生”。
 

为了保证这群千挑万选的好学生,能最大限度享受优质资源,学校将他们的教室安排在了顶楼,据说这里的信号最好。优质的桌椅和教师配备自不必说,在楼下的学生,挤在炎热的教室里吹着电风扇时,顶楼的直播班,早已用上了空调,在楼下的学生挤在食堂打饭时,顶楼的直播班,已经有了专有的小食堂。
 

平果中学顶层的设备 来源:Vista看天下微杂志


谁能想到,原本平等的教育,因为直播班的突然插入,有了阶级之分。
 

谁又能想到,那些入了直播班的学生,就这样成了楼下学生们眼巴巴望着的“天之骄子”。
 

除了这样的“阶级之分”外,这根网线背后,还有这么一家公司——成都七中东方闻道网校。根据网站上的介绍,这家公司是由成都七中和成都东方闻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02年联合发起的一所远程教育学校。
 


 

其中,东方闻道的法定代表人是王红接,注册资本1500万人民币。
 


 

而这其中,更是有不少说不清道不明的股权变更模式,但从认缴资金中不难看出的是,这家公司的实际收益人都是个人。
 


 

作为公益行为的教育,却通过收取网络教学服务费,将盈利的收入塞进了个人的腰包,而作为授课的老师与听课的学生,却成了他们压榨的对象,不得不说,商人的盈利心本无可厚非,可将盈利的手伸向一个个贫困县,用教育来填满自己的腰包,这样的模式令人唏嘘感叹。
 

如果将这样的模式照搬,毫无疑问,类似的“阶级差异”会出现在每一个所谓的贫困县中学,这也将又一次加剧教育的不公模式。
 

02

那我们该怎么办,坐以待毙吗?
 

那么,这样的网络直播课模式,就要这样被扼杀在摇篮里了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就算目前存在不可调和的利益纷争,就算还不能惠及更多贫困县的孩子,但至少,现代技术打通了向上的通道,也让我们看到了教育公平的希望。
 

在这一点上,或许我们可以借鉴国外的优秀模式,一家教育性非营利组织——可汗学院。
 

2004年,为了远程给表妹辅导功课,萨尔曼·可汗开始试着通过互联网来授课,没想到,上传到Youtube上的课程受到了很多人的喜爱。2009年,他干脆辞掉风生水起的金融业工作,全职从事课程录制。
 


 

为了方便孩子们理解,可汗学院将每段课的长度限定在10分钟左右,由易到难,可重复播放。
 

同时,课程还配备了相应的练习系统,及时反馈学生们在学习过程中遇到的各类问题。
 

可汗学院的“知识地图”


如今,可汗学院已经通过在线图书馆,收集了关于数学、历史、金融、物理、化学、生物、天文学等科目的教学影片3500多部,截至目前,全世界已有5600万人次观看他的“教学录像”。
 

更重要的是,这些教学录像,全部免费!
 

可汗就这样将自己的宗旨——让地球上的任何人都能随时随地享受世界一流的免费教育——完美地融入到了每次课程中。
 


 

为了支持可汗将这一模式推广下去,惠及更多享受不到优质教育资源的孩子,2010年,比尔·盖茨夫妇的慈善基金捐助学院500万美元,接着,谷歌公司又赞助了200万美元。
 

有了这些赞助,可汗将现有视频翻译成了西班牙语、法语、俄语、汉语等10余种语言,就连我们中国的孩子也能享受到啦!
 


 

凭借一己之力,可汗如愿地借助互联网平台,将高品质的网络课免费送给渴望知识的人,不少人都认为,这样的课堂模式,正打开“未来教育”的曙光。
 

03

我们也可以,拉更多井里的孩子上来看看
 

那么,在国外已经有相对完善的免费网络课模式后,我们的直播课又该怎么做呢?
 

网易CEO丁磊给了个法子:200多所学校是不够的,应该有2000所,甚至20000所,为此,网易决定拿出1个亿。
 


 

我们不难想象,当200所学校变成20000所学校时,所带来的教育的变革是巨大的。
 

因为,只有将享受优质教育的权利覆盖到每个贫困县,这样的“特权”才会被消灭,只有让更多的孩子受到好的教育,原先贫困县城里蔓延的“读书无用论”才会被彻底打破,而这种正向激励的作用对孩子的一生都将产生深远影响,这样的影响甚至是无穷大的。
 


 

就像冰点周刊写的那样:“那种感觉就像,往井下打了光,丢下绳子,井里的人看到了天空,才会拼命向上爬。”
 

也许等他们爬到了地面,看到了更多站在高山上的同龄人,会突然丧失了生活的意义,就像云南禄劝第一中学的孩子们,拼尽全力也比不上成都七中最差班的成绩后,会有种绝望的感觉。
 

可明知追赶不上,他们依然奋起直追。
 

直播班的孩子正在观看直播视频 来源:Vista看天下微杂志


就像这些直播班的孩子们,在“为理想和尊严而战”,他们彻夜苦读,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他们的成绩也慢慢地从高一的勉强及格,到高三的140分(满分150分)。
 

虽然不可能人人都能考试清北这样的顶尖学府,但就像报道所说的那样:“一些直播班学生,历经3年全英文教学,口语出众,在大学获益良多。”
 

只是“获益良多”这四个字,就足以成为他们一生的勋章。
 

因为,教育从来不是百米冲刺,虽然穷尽这一生,他们也无法和站在山巅的人比,但不必慌张,也不必抱怨,因为这样也很好,相比于井下的黑暗,地面的风景已经足够美丽。
 

而我们所期待的,就是希望更多的孩子能从暗漆漆黑的井里出来,好好欣赏欣赏地面的美景。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337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