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代, 需要什么样的围观群众?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8-06-27 20:57:36  点击:257  属于:观点

90多年前,鲁迅先生曾说:“我向来不惮用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这大概是对冷漠看客最犀利的指责了。如今,这句话重新被人们拿出来,用于表达对一个花季少女被逼跳楼的气愤与无奈。我们这个时代,到底需要怎样的围观?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顾景言

新闻背后,有你不知道的世界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最近,在朋友圈以及一些网络平台上,流传着一个甘肃女孩跳楼的视频。

她只有19岁,原本是甘肃省庆阳六中的学生,却在读高三的时候被自己的老师吴某猥亵,虽然女孩对其进行了公开检举,但吴某却并没有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反而招来学校的一片非议,这让女孩的心理遭受了极大的创伤,最终患上抑郁症,并出现多次自杀的倾向。
 

终于,在2018年6月20日傍晚,她对这个世界不再抱有期待,从8层大楼上一跃而下,选择用死亡来洗刷自己所蒙受的屈辱。
 

一朵本在盛放之际的花,就这样凋零了。
 

猥亵她的教师吴某当然罪不容诛,然而,在这个跳楼事件中最令人感到不寒而栗的,却是围观群众的大声怂恿。
 

当天,在围观女孩跳楼的人群中,“跳啊,怎么还不跳啊”“赶紧跳,看完我好回家”的声音不绝于耳,有人甚至举起手机在朋友圈进行直播。
 


 

当女孩最终跳下来的那一刻,参与救援的消防员撕心裂肺地痛哭,围观群众却爆发了欢呼和掌声。
 

在这些所谓的围观群众眼中,女孩跳楼,不过是一件值得在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八卦,他们肆无忌惮的嘲笑和怂恿,彻底抹去了女孩内心深处对这人世的最后一点留恋。
 

女孩亲笔控诉书
 

这件事在网上被曝光之后,全国各地的网友们愤怒地留言谴责这些围观者:“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围观群众”也瞬间成为一个恶意满满的贬义词。很多人甚至对我们的国民性彻底失望,认为举国上下都是鲁迅笔下麻木不仁的“看客”。
 

不过,在此时此刻,我们也不能忘记一些人。他们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绝大部分中国人是有情有义的,甘肃事件只是一个偶然的个例。
 

他们,也是“围观群众”,却让我们看到了人性的光芒。


中国的“围观群众”,曾让美国人纷纷点赞

 

2015年春天,北京朝阳医院的唐子人医生前往美国旅游。他是医术精湛的医学博士,在非典时期亲临一线救治病人,曾经多次从死神的手中把病人抢夺回来。
 

这一次旅行,其实是忙里偷闲,从繁忙的工作中暂时解脱出来放松一下。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这番旅途会遇到一段特殊的小插曲,使自己获得国内外群众的赞誉。
 

事情发生在圣地亚哥海洋公园。
 

在这里游玩的时候,被美景吸引的唐医生听到了一声惊呼,一个美国游客昏倒在了离他大约10米远的地方。
 

作为围观群众,还是一个外国人,唐医生完全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毕竟,美国的法律条文十分复杂,如果贸然进行施救,一旦出现失误导致病人病情加重,很有可能是要吃官司的。
 

但是这个昏倒在地不省人事的美国人已经心脏骤停,情况非常危险,如果不及时进行抢救,很可能救护车没有到达他就已经支撑不住了。
 

救还是不救?如果按照一般人对“围观群众”的印象,此时唐医生应该伸着脖子看热闹,不要去招惹麻烦。
 


 

然而,唐医生却几乎没有犹豫,迅速走到这个美国人的身边,跪伏在地上,不停地做胸外按压。这个动作坚持了十几分钟,直到美国当地的医护人员赶来,用除颤仪成功进行心脏复苏。
 

事后,圣地亚哥海洋公园的负责人十分感谢唐医生的善举,赠送给他丰盛的自助大餐,并让他欣赏了精彩的鳄鱼表演。
 

这位医生,作为围观群众,在万里之外的异国为中国人赢得了尊重。
 

围观,是为了给同胞讨回尊严和公道

 

当同胞受到侮辱的时候,也一样有一批围观群众站出来。
 

2012年8月17日,在郑州棉嵩山路,一辆牌照为“豫A187HW"的比亚迪轿车在行车路程中和一位中国妇女发生碰擦。
 

随后,车上走下来一名身穿沃尔玛工装的外国男人,二话不说就甩了中国妇女两个耳光,还往这名中国妇女的脸上吐口水。
 

在身强力壮的外国男子面前,这名中国妇女没有还手之力,只能任其羞辱。但是,旁边的围观群众都站了出来,纷纷冲向那名打人的老外,要动手为自己的同胞讨个公道。
 


 

被吓呆了的老外急忙躲回车里,反锁住车门企图开车逃走。然而愤怒的围观群众已经把车围得水泄不通,整辆车根本动弹不得。
 

人群中有人高呼“敢在咱们的地盘打咱们中国人,把车给他掀了”,还有人凑在窗子上看到外国男子身上的沃尔玛标志,敲着窗子骂道“美国鬼子”。
 

如果有人觉得中国所有的围观群众都是冷漠麻木的,那他真应该去看一看那天郑州街头的盛况。群众们大声呼喊,附近的人几乎都赶过来了,都要为那名被打的中国妇女撑场子。
 


 

群情激奋,外国人早就呆若木鸡。最后不得不让警察来“解救他们”。
 

可是警察赶到之后也很为难,因为围观群众拦住车不让警察把外国人带走:“他打了咱们的人,他却坐车里凉快!来中国打中国人,太狂了!”
 

民警不得不对围观群众立下军令状,许诺一定让打人的外国男子承担责任:“处理不好这件事情,我就辞职不干了!”
 


 

最终,车里的老外狼狈不堪地逃进了警车,仓皇离去……
 

保护同胞,捍卫中国人的尊严,围观群众当仁不让!
 

是盲从于众,还是保持理性思考?

 

看到这里,很多人难免会产生一种疑问,同样是围观群众,为什么差距就那么大?
 

为什么有的可以仗义出手救人性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有的却恨不得自己的同胞马上去死?
 

正义与邪恶,同情悲悯和幸灾乐祸,究竟哪个才是我们真正的国民性?
 

在120年前,力图挽救中国的维新变法失败了。当戊戌六君子被慈禧太后下令绑赴菜市口处死的时候,沿途的百姓也是欢呼着,往这些仁人志士的身上扔臭鸡蛋和烂菜叶子。六君子的人头落地,围观群众也是拍手称庆。
 


 

那时候的围观群众,我们可以理解是因为民智未开。但是120年之后的中国,还残存有这样的事情,我们该如何解释?
 

或许我们可以用法国社会学家古斯塔夫·勒庞来解释这一现象:“个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他的所作所为就不会在承担责任,这时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不受约束的那一面。"
 

当一个独立的个体身处于人群之中,成为“围观群众”的时候,很容易盲从于群体。因为服从与应和群体的意见,会让人感到有安全感。
 

此时此刻,“带头人”的影响就非常大了,如果有一个人率先去作恶,那么其他人很可能也会放任自己内心邪恶的一面展现出来,如果有一个人率先去做好事,那么其他人也往往会效仿。
 


 

然而即使如此,我们依然应该尽力在人群中保持理性和思考,坚持内心的正义、无畏和同情。哪怕做起来异常艰难,也应该始终严于律己,让这个社会多一些和谐和温情。
 

让像唐医生、郑州市民那样的义举再多一些吧!我们这个时代,最需要的就是这种能够给社会和同胞带来温暖的围观群众,而不是那些对同胞落井下石的败类!
 

生存在这个世界已有诸多艰难,如果连人性里最后的善都不能留存,那么这人间,则当真与地狱无疑了。
 

试想,如果在女孩跳楼之际,围观的群众不是一些冷漠的看客,而是如唐医生一样的热心人,女孩的命运,会不会有一个不同的走向?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围观可能导致悲剧,围观也能促进进步。
 

当我们抱怨现实礼崩乐坏,可曾反思下自己的言行。
 

你所站立的地方,正是我们的中国。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
 

社会的进步,并不宏大,就取决于我们每个人细微的善言善行。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