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患绝症, 她们仍坚持生下了孩子, 这样的母爱, 让孩子怎么办?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8-05-22 21:22:01  点击:202  属于:观点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强大的母爱可以让一个女人为孩子牺牲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哪怕那个孩子还未出生。可是,这种做法真经得起推敲吗?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张老六

见微知著,解读神奇世界中的必然

 

01.

生命原本脆弱,但在一种情况下,它会变得无比坚强。

那就是,母爱。

1985年出生在美国堪萨斯州的Danielle,是个户外运动爱好者。

平时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和丈夫到各地航行、旅游,到海边游泳、晒日光浴。

2010年,她的丈夫注意到她背上有一颗小痣。

起初,他们并不在意,只是去了皮肤科做了例行检查,医生告诉她,痣是良性的,不必放在心上。

不料一年之后,痣越来越大,越看越古怪。

他们决定在另一家皮肤科门诊就诊,结果活检后发现,痣成了黑色素瘤

什么是黑色素瘤?这里科普一下。

黑色素瘤是来源于黑色素细胞的一类恶性肿瘤,也是皮肤肿瘤中恶性程度最高的瘤种,并且可以扩散到身体其他器官。

最常见的征兆就是身体无端出现新痣,或是原本的痣出现了改变,而且颜色不只一种。

90%的黑色素瘤是由紫外线照射引起的,所以大多出现在阳光容易照射(或晒黑床)的肌肤,比如背部、腿部。

黑色素瘤已成为年轻人最常见的癌症形式,也是25-30岁女性癌症死亡的主要原因。

而且,它对孕妇和新妈妈来说更致命。

该研究表明,怀孕期间或分娩后一年内诊断为黑色素瘤的女性,死亡的可能性是平常的5倍。

科学家认为,在怀孕期间体内循环的荷尔蒙,即雌激素会增加发病的风险。 

据了解,黑色素瘤目前已是英国第5大常见癌症,英国每年诊断出约13,500例新的黑色素瘤病例。

2011年,Danielle对那颗黑色素瘤进行了手术,手术后,医生通过病理结果确认无需进一步治疗。

但为了确保无虞,Danielle每隔6个月就到医院接受了复诊,幸运的是她的皮肤没有发现新的黑色素瘤。

5年后,Danielle被认为痊愈了。

这期间,他们还生下了大女儿。

但上帝开了个玩笑,美好的时光,没有一直眷顾着幸福的一家人。

2016年,Danielle又怀上了双胞胎。

但这次怀孕,她明显感觉自己非常疲惫,经常头痛剧烈,记忆力严重衰退。

有一天,她的丈夫下班时,发现她竟然已经不能完整说出3个字以上的句子了。

Danielle被送进了急诊室,医生检查后发现她的大脑中有3个肿瘤,腹部有3个肿瘤。

而这几块肿瘤,都与2010年的那颗小小的痣有关——黑色素瘤扩散了!

情况非常危急,必须马上治疗。

但此时Danielle已怀孕17周,根本不能接受任何强化的药物治疗或物理治疗。

这个原本喜悦迎接双胞胎的幸福家庭,瞬时陷入毁灭性的境地。

医生给出的建议:最好的办法,当然是中止妊娠,然后开始一系列强化治疗。

但作为母亲的Danielle,根本不可能放弃腹中的胎儿。

几番思量后,她决定选择保守治疗,以保住腹中的胎儿以及他们的健康为主。

双胞胎在29周后出生,医生对2个早产儿进行黑素瘤检测(在极少数情况下,这种黑素瘤可能会传播给婴儿)。

好在两个家伙都非常健康。

产后,Danielle马上配合医生做各种强化治疗。

毕竟现在她已是3个孩子的母亲,孩子成长的路上需要她的陪伴。

但她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失去了原本有20%存活5年的机会。

尽管医生将化疗的药物直接通过输导管打入她的脑脊液(CSF),她还是在1个月后发生了感染。

Danielle最终没有选择将时间耗在所谓的治疗上,她把最后的时光,留下来陪伴丈夫和三个孩子,于2018年4月25日去世了。

她的丈夫希望大家提高对黑色素瘤的警惕时,无比心痛地说:如果她早一点治疗,我们就不会在这里了。

但不论是孩子,还是妻子,应该都不是他想要失去的。

02.

无独有偶,2017年国产纪录片《人世间》,同样有一位年轻的妈妈,为了生下宝宝而放弃癌症治疗。

来自上海、年仅26岁的张丽君已有5个月的身孕,却被检查出胰腺癌晚期。

医生说如果通过外科的途径去处理的话,宝宝可能保不住,建议她引产。

张丽君说,如果要她引产,她就从楼上跳下去。

在确认孩子不会被感染癌症之后,她决定要把孩子留住。

因为放弃治疗,张丽君的生命眼看就会走到尽头,负面的情绪随时向她袭来。

但腹中宝宝给了她无穷的力量。

每当消极时,她说,宝宝就会踢她两下,母子俩像心有灵犀一样。

在怀孕7个月时她面临着一个选择:如果延长一周再剖腹产,孩子成活的概率会更大,但张丽君自己的生命存活率却在缩小。

她怕:如果她不在了,谁可以代替她照顾好她的孩子,以及她的老公?

张丽君的老公哭成泪人:家里的喜字还没有擦掉。

为了尽快进入癌症确诊和治疗,医生决定两天之后就进行剖腹产,孩子出生提前了3个月。

幸运的是,7个月的早产儿活了下来。

但张丽君却被被确诊为一种恶性程度更高的癌症——印戒细胞癌——且不明原发病灶,手术已经没有意义了。

这是一个全世界都非常罕见的病例,医生只能尽可能让她的生命能够延长一段时间,让她跟宝宝在一起的时间能够尽量长。

但无论如何,孩子能健康地来到世界上,是张丽君最大的喜悦:他亲我脸的时候,我真的是激动的啊,感觉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这股力量是心底里最柔软的地方。

母性之所以伟大,是因为她们可以为孩子的生命,而选择无视自己的生命。

这是一种不假思索的爱。无论是Danielle还是张丽君,她们都在孩子面前,将自己置身于次要地位。

梁启超在《新民说》中说,女人“以其儿之故,可以独往独来于千山万壑中,虎狼吼咻,魍魉出没,而无所于恐,无所于避”。

为了孩子,哪怕前面是龙潭虎穴,女人也会视之为一马平川,面不改色地向前奔赴。

无可否认,分娩是所有物种中最珍贵和最美好的时刻之一,当然也是人类最珍贵的时刻之一。

不过,对于女性来说,她们愿意放弃一切去成全未出生的孩子,这种做法真经得起推敲吗?

而在孩子与大人之间,生命权真的只能是留给孩子吗?

我们是否应该反向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03.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每天大约有830名妇女,在怀孕和分娩期间出现并发症而死亡。

但悲剧并不止于此。

每年大约有450万婴儿无法活到他们的第一个生日,其中就有200多万的婴儿,是在他们的母亲去世后一个月内死亡。

而因为那些充满母爱的女性离去,她们的家人也将陷入持续的悲恸之中。

比如这位来自美国西部的妈妈Kathy Taylor,在怀第六个孩子时,被诊断出黑色素瘤。

Kathy Taylor决定不接受治疗,试图保护她未出生的孩子。

然而,早产儿出生两周后就死亡了。

而Kathy Taylor也因为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期,3个月后也离开了她的家人。

当Kathy Taylor被放入棺材时,她的另外5个孩子只能在教堂里紧紧抱着父亲,望着母亲的灵柩不知所措地哭泣。

这是一个双重悲剧。逝者已矣,生者何堪?

一个母亲的责任,应该不仅仅止于针对自己或自己想要的,而更应该面对依赖和信赖她的家人。

人性的欲望是本能的,母性的光辉也是必然的。

母亲为了孩子,放下自己的生命,这就是一种本能的母性欲望。

每一个当母亲的女性,都希望自己有能力将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看一眼甚至给他们更多。

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关于怀孕妈妈的故事,这些妈妈为了拯救自己的孩子,最后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人们将她们的死亡美化成英雄式的传奇故事,大肆宣传。

她们的勇气与牺牲固然令人无可争辩,只是,这样的故事更令人心碎。

为什么“最好的母亲”常常是“死了的母亲”?

那对于其他年幼的孩子和家人来说,这样的结局是好的结局吗?

那些已经快乐地活在世上的孩子,成长的路上,不是更应该享受到母爱吗?

甚至那些用母亲的命换来新生的孩子,未来的人生之路,就已经注定缺失一份感情。

一个孕妇的死亡毫无疑问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话题,我们也应该为这样美丽而悲伤的故事做出应有的祈祷。

但我更想说的是:牺牲自己,去保全孩子;或是为了保全大人,而去扼杀孩子,都不应该拿来当成伟大的事情来歌颂。

母亲的生命和孩子一样宝贵,一样受到尊重。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