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堆”里捡男友的马思纯,暴露了爱情的残酷真相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1-04-02 22:25:57  点击:116  属于:非常人物
最近,马思纯成了风口浪尖上的人物。

一次是关于她的抑郁症,一次是她的恋爱事件。

作为一名首先应该拿作品说话的演员,这两次的热点话题都与此无关。




虽然看似无关,但如果去仔细梳理马思纯的人生和性格脉络,就会发现,在整个逻辑链条上,很多事情的发生其实并不奇怪,甚至,那是一种环环相扣的因果必然。


1

马思纯近日的恋爱话题出圈,是因为在很多人眼里,她的这次恋爱太不靠谱了。

她的男友张哲轩是盘尼西林乐队的重要成员。

这支乐队于2018年,获得了第9届中国摇滚迷笛奖最佳年度摇滚新人奖, 2019年5月,该乐队还参加了音乐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 。

作为主唱的张哲轩,才华稍许,相貌不敢恭维,但最令人诟病的则是一堆黑历史,圈内风评一向很差。



● 马思纯与张哲轩

在各路人马掘地三尺的爆料中,这显然是一个与马思纯极为不搭的情侣组合。

1988年出生的马思纯虽然已过而立之年,但一直都像一只小白兔一样纯良:经历简单,爱情至上。



● 马思纯与母亲蒋雯娟

母亲蒋雯娟,是著名演员蒋雯丽的胞姐,也是她的经纪人。



● 马思纯与蒋雯丽

对于这个一手扶持与打造了她的亲姐姐,蒋雯丽心中充满了感激,因此对自己的外甥女格外疼爱和关照。

1995年,蒋雯丽主演《三个人的冬天》,需要找人扮演她的女儿。在小姨的大力举荐下,7岁的马思纯出演了个人的首部电影。



● 《三个人的冬天》剧照

2000年,导演郭宝昌邀请蒋雯丽在《大宅门》中演白玉婷一角,蒋雯丽借此契机积极为外甥女争取角色。



● 《大宅门》剧照

那时的蒋雯丽刚主演完《牵手》,名声大噪,面对蒋雯丽的推荐,郭宝昌欣然允诺,他让12岁的马思纯在剧中饰演了少年白玉婷。

因此,作为童星出身的马思纯,资源不愁,一路畅通无阻。

随后,她听从母亲的建议,考入了中国传媒大学的播音系。上大二时,马思纯被沈严导演挑中出演电视剧的女一号,正式进入演艺圈发展。

在这之后,她陆续出演了《恋人》《我们天上见》《摩登新人类》《岁月无声》等影视剧。



● 上图:《恋人》《我们天上见》剧照;下图:《摩登新人类》《岁月无声》剧照

2014年,马思纯与欧豪、杨洋联袂主演了苏有朋导演的处女作《左耳》,她在片中出演了个性张扬放肆、敢爱敢恨的黎吧啦。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她直言“我为了她已经豁出去了!”



● 《左耳》剧照

这个与她以往的角色大相径庭的人物形象,让马思纯演绎得颇为惊艳,赢得了观众和市场的一致好评。

在《左耳》中演技大爆发的她,被提名为金马奖最佳女配角。

2016年,一部《七月与安生》,更是将马思纯一举送上了事业的巅峰。成为第53届“金马影后”的那年,她才28岁。




电影里的马思纯,把七月的温柔与倔强表现得非常真实到位,她终于凭不俗的演技和沉甸甸的奖项证明了自己:长大后的马思纯,不再是那个靠小姨的小女孩了!




但此前一路有小姨和母亲保驾护航、过于一帆风顺的马思纯没有经历过什么挫折,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她更像一株温室里的花朵,在获得“金马影后”之后,马思纯的演艺事业并没有乘胜追击,高歌猛进。

去年在许鞍华执导的电影《第一炉香》里,马思纯扮演的葛薇龙,无论是外形还是从气质都与原著中的描写相去甚远,被人评价为“民国社会人的生活百态,马思纯演不出书中人物的味道。”



● 电‍‍‍‍‍‍‍‍‍影《第一炉香》剧照

此前甚至因为她在微博中发布《第一炉香》的读后感,错误地理解张爱玲的文字,而遭到群嘲。




尽管她表示虚心接受批评,但这几年来,公众对她事业上的止步不前,还有对其恋爱脑的质疑和嘲讽从未止息,这对她的心理冲击无疑是巨大的,直到最终以抑郁症的形式爆发。


2

大家称马思纯为“恋爱脑”,是从她与欧豪恋爱及分手开始的。

演艺圈里的恋爱大多真真假假,雾里看花,可一拍即合,亦能一拍两散,能谈得酣畅淋漓,也能谈得潇潇洒洒,即便有朝一日分道扬镳,也会不痛不痒地说上一句:“我们祝福彼此。”



● 马思纯与欧豪

但马思纯呢?她显然和其他女明星的恋爱谈得太不一样了,与欧豪恋爱期间,始终快乐得像个孩子,根本藏不住自己的喜怒哀乐。

最后两人的分道扬镳,对她无疑是一场灾难。

她曾在《我就是演员》中,和佟大为表演完《李米的猜想》后,仍沉浸在剧情之中难以自拔。




直到李立群老师问她“谈过恋爱吗”,她情不自禁地崩溃大哭,她说:“我有过很幸福的恋爱,所以失去了,才会很难受。”




主持人又问她理想中的感情,马思纯则回答:“我要的很简单啊,只要我爱他,他爱我,这样就很好了。”

她以为爱是最简单的,其实,爱是最奢侈的。

如果所托非人,更难圆满。

2018年,马思纯在参加《心灵捕手》后的采访里坦言:“我的社会经验很少,会喜欢江湖气息很重的人,正好互补。”

那个时候,她的恋人还是欧豪——那个看上去一脸“痞气”和“坏小子”劲儿的男孩。




而最近她选择的张哲轩仍有这样的特质,只是与欧豪相比,他的气质与做派充满了莫名其妙的抽象性与油渍感。

这样的男生和她的性格几乎是完全不一样的,是和她的圈子完全不同的,她从小就受到正规化的教育,她的世界被保护得密不透风, 她循规蹈矩,她从不敢越雷池一步。

她曾说,“我想干嘛,首先要跟身边的人,比如我妈说一声。我还是太害怕出错了。”

她单纯、乖巧、懂事,是大家眼中的淑女,是标准意义上的好女孩,亦如《七月与安生》中她扮演的七月,文静安分,是永远的“优等生”。

但所谓“乖巧”“懂事”,很多时候是以放弃她内心的真正需求为代价的,是以小心翼翼的讨好去维持一个有口皆碑的大众品评,亦如七月,在小家碧玉的外表下,心里有十分叛逆的一面,只是为了满足别人的期待,不断压抑自己。




著名的精神分析学大师弗洛伊德曾说:“压抑之后的孩子,容易形成自卑心理。”

即便在《左耳》中,她扮演过叛逆女孩黎吧啦,大红唇,重眼影,抽烟喝酒,一个典型的“非主流”女生,她在其中过足了戏瘾,释放了自我,但回到现实里,她又重新做回了那个乖乖女。

她只是短暂地实现了自己不为人知的幻梦。

但与之相反的另一面,是她对自由不羁的向往,对无拘无束的向往,对勇敢做自我的向往, 因此像欧豪、张哲轩这样的“坏小子”,在她看来就是帅气十足,就是酷劲十足的,满足了她性格中被打压被隐藏的一面。




心理学大师杨格认为,每个人都身具“显性”与“隐性”人格,换言之,每个人除了表现外在众人所见之“显性人格”外,还有个正好相反,潜藏心底的“影子人格”。

于是,当一个人遇见一位身具自己影子人格的异性时,心中常会有欢喜雀跃的感觉,因为对方彰显出自己所缺乏(或已被压抑)的人格特质。

著名演员兰伯特曾经谈到他出演的《枕边的男人》中的情节:“女主人公是一个瘫痪病人,而我是一个酗酒的前任拳王。她拥有头脑,我拥有身体。我们都是残缺不全的人,但当我们在一起时,才是一个完整的人。”

而按照著名心理学家武志红的说法,就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负人格”。

这个“负人格”往往鲜为人知,却往往代表了我们内心的一种真实需求。


3

从另一个角度看,马思纯之所以选择与她并不般配的男友,不仅是一种源于差异性人格的吸引与互补,更像是她对那个不自信的自我,对那个深陷抑郁状态的自我的救赎。

在众人眼里,她是幸运的宠儿,天时地利人和,众星捧月,资源加持,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但她在采访里曾说:“我的前20年都是不自信的。”



● 马思纯主演的抑郁症短片《救》

这种不自信不仅来源于她天生的性格,源于她的成长背景,也来源于,她的条件和资质在竞争激烈、血雨腥风的演艺圈,并不占据绝对优势,也来源于一次次的挫败和外界对她的非议和攻击。

因此,她也曾想通过不断的努力来弥补缺憾,来赢得众人对她本人实力的认可。

但经常事与愿违。

与周冬雨同时获得“金马影后”之后,她并没有在事业上获得更大的进步,和周冬雨演技精进,一路开疆拓土,捷报频传相比,她的进取心和“运道”显然是双双下滑了,甚至就像一颗流星一样,刹那的璀璨之后,归于沉寂。




在舆论的汪洋大洋里载浮载沉,加之不断的自我否定,还有此前恋爱的伤筋动骨,她并不强健的心理防线全面崩溃。

此前,马思纯曾在节目中表示自己靠吃药来控制情绪,药物的副作用导致她三天胖了八斤,情绪最差时身体会变得僵硬、腿软,从床边走到门口都走不过去。

抑郁最严重的时候,她不仅是发胖这些外形上的改变,还有短暂性失明的刺激,更有对自我价值和生存意义的怀疑。

马苏在《吐槽大会》上曾直接问马思纯:“妹子,你都这样了,咋还抑郁呢?”




言外之意,她并无理由和资格抑郁,这与很多人对她的冷嘲热讽如出一辙:你得到的够多,你拥有的够多,你不配抑郁!

几十年前鲁迅先生的那句名言“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直到今天仍有普适性。

其实, 每个人的人生中遇到的课题都可能不尽相同,正像甲之砒霜,乙之蜜糖一样,别人眼中云淡风轻、不成问题的,到了当事人那里,就是重如千钧的,甚至,有时就是难于逾越的。

事实上,越是被寄予极大期许的人,越是自我压抑和自我要求高的人,越是光环笼罩的人,越是道德感强的人,遭遇到的心理困扰可能就更严重。

尤其是当外人不能理解她的这种精神压力时,反倒认为她脆弱,矫情,这对她来说,是更大的伤害。

现身吐槽大会时,她一上场就自我调侃:“我有病!”并拿别人奚落她的梗,开玩笑说自己“不配喜欢张爱玲,只配喜欢李诞”。




二月的第一天,她发微博说:“你看,我又重新笑开花了。”

她在努力地走出抑郁的阴霾,努力地找回曾经拥有过的快乐。

包括这次她与张哲轩的牵手,尽管在无数的人眼里,这是一个非常不明智的选择,但她就是喜欢啊,就是能满足她意图摆脱情绪困扰,填补她内心巨大的沟壑,获得哪怕是微小幸福的需求啊。

爱情的美妙之一,也许就在于它的非理性,这种非理性往往像服用了“致幻剂”,那种忘乎所以、罔顾其它的沉醉感,常常会导致非现实性的考量。

想当年,王菲嫁给李亚鹏之前,有人劝她重新考虑,因为以她华语乐坛的天后位置,当时事业平平的李亚鹏显然是不匹配她的高度的。

在很多人眼里,一贯清醒独立的她,难道意识不到他们的巨大差距和不般配吗?




但她如实回答:

“你知道现在让我有感觉去爱一个人是一件多难的事,你说亚鹏他有可能骗我,有可能会辜负我,可是我如果一辈子都找不到爱一个人的感觉,那我多辜负我自己啊。”

对于结束上一场让她千疮百孔的婚姻,饱受情伤的王菲来说,李亚鹏的浪漫、温暖、体贴与执着,无异于是彼时彼刻的她的精神“吗啡”,是对她遭受过心灵重创的一份莫大的慰藉。

别人都注意的是她头顶的光环,只有他照顾和满足她作为一个女人的需要。他将她打捞上岸,无疑是给她重新来过的勇气和信心。

后来王菲接受杨澜的独家专访,面对为何要演唱电影《将爱情进行到底》的主题歌的询问,王菲坦然回应,“当然是因为他(指李亚鹏)出演了这部电影。”

“因为爱情 简单的生长                          
依然随时可以为你疯狂
因为爱情 怎么会有沧桑
所以我们还是年轻的模样…… ”

尽管最后,他们以分手而告终。但他帮助她完成了一个女人的涅槃与成长,见证了爱情可以创造的奇迹。

对于马思纯来说,张哲轩的出现也是适逢其时,作为旁观者,观众的火眼金睛看到的都是他的黑料,是他的一堆负面新闻,但她置身其中,感受到的,却是她最需要的轻松和快乐,释放天性的自由自在——而这,才是她目前最匮乏的也是最渴望的东西。

因此,众多粉丝,还有家人皆“恨铁不成钢”,哪怕纷纷劝她“回头是岸”,她目前都是听不进去的。




尽管爱,是一种伟大的疗愈力,然而也正像有人指出的那样:“抑郁患者,如果将自己的情绪治疗仅仅寄托在爱情里,会让另一方变得无比沉重,而且这段爱情一旦瓦解,很有可能会让自己万劫不复。”

还有她一厢情愿地以为只要足够包容就能改变一个男人,她的卑微和讨好,她对爱情的天真与偏执,都可能成为她感情世界里的陷阱。

但爱情这一课,成长这一环,无人能替代,在历练的课题里面,往往包括有益的经验、不菲的代价、甚至惨重的教训。

甜美的芬芳、痛苦的毒液,甚至天堂与地狱,都是爱情制造出来的。

难怪有人感叹:“我以为爱可以填满人生的遗憾,而制造更多遗憾的,偏偏是爱。”

因此,享受其美妙,承受其后果,是面对爱情的两种必备素质和能力。




《心探索》杂志执行主编赵晓梅曾说,“不死不生。对于一个渴望摆脱旧日模式,重新生出一个自己的人来说,勇气总是第一位的。这个勇气包括不怕试错,不怕被黑,被死千回,还能重新活过来的力量。”

无论这股力量是趋向真正的光明,还是前途未卜的远方,也许都是一份探索的力量,一份让自己在淬炼后强大起来的力量。

当有一天,她能彻底意识到自己需要的到底是什么,能拥抱自己的脆弱,接纳自己的不完美,不期待不依靠别人的拯救,以丰沛饱满的生命力去疗愈自己的身心时,她才算真正成长起来了。

这不仅是她,也是每个在爱中修行的人,都应该上的一课。文/荠麦青青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20 bytes) in /usr/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