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岁日本尼姑,喝酒吃肉沉迷男色,为什么称愧对中国人?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1-01-05 20:02:30  点击:114  属于:非常人物

在多数人的常规印象里,出家人理应是“看淡世事断了尘缘,只求四大皆空六根清净”的形象。

但在日本,有这样一位年近百岁的女尼姑,虽然已遁入空门40余年,有了法号、剃了光头、穿着袈裟,但她完全没有把佛门中的清规戒律放在眼中,依然过着喝酒吃肉、风流好色的生活。

▲ 濑户内寂听

因行为出格,她多次被人指责“违背伦理道德,不以为耻”,但这位老尼姑却丝毫不介意,照旧我行我素,将“放荡不羁爱自由”几个字,发挥得淋漓尽致。

这位让人大跌眼镜又钦佩不已的尼姑,就是日本传奇人物——濑户内寂听

1、

1922年,濑户内寂听出生在日本,父母为她取名为濑户内晴美。

濑户内晴美出生的年代,日本女人地位极其低下,基本过着“未嫁从父,既嫁从夫”的生活,晴美接受的也是日本传统教育,但她安分的外表下却隐藏着一颗叛逆、躁动的心。

这样的晴美注定不会像母亲那样,过着平淡的相夫教子的日子,她不断地追求新奇和刺激,为此不惜冒着被谩骂的风险,去挑战世俗的底线。

▲ 晴美母亲

不过,少女时代的晴美,还是一个“听话”的乖乖女。19岁那年,她听从家人的安排,和自己的老师佐野淳恋爱,并顺利结婚。

▲ 1岁的晴美与母亲

佐野淳是一位研究中国古典音乐的学者。1943年,他被邀请到旧辅仁大学(现北京师范大学)和北京大学任教,身怀六甲的晴美也同丈夫一起来到了中国。

到中国后不久,晴美生下了女儿,虽然身在异国,但他们一家没有丝毫的孤独感,相反日子过得很舒心。

但随着日本战败,他们的生活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时在中国的日本人基本都会被遣送回国,可是佐野淳和晴美无法面对祖国的侵略行为,故乡虽好他们却不想回去,甚至做好了死后也要葬在中国的准备,为此两个人偷偷地留在了北京。

▲ 年轻时期的晴美

遗憾的是,一年后他们被发现,随后被送回了日本。

回到阔别5年的日本,佐野淳为了养家去东京谋职,晴美则带着女儿留在家乡,也许是内心寂寞,不久后她竟然爱上了丈夫的学生木下音彦。

此时的晴美刚刚24岁,虽然当了母亲,过着有房有车有保姆的生活,但眼前的幸福却让她觉得乏味,就在她觉得人生无趣时,年轻帅气的木下音彦出现了。

木下音彦比晴美小5岁,和丈夫的学术派相比,他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气息,那种扑面而来的朝气感,让晴美沦陷了。

当时木下经常来晴美家请教拜访或者讨论学术问题,久而久之二人暗生情愫,随性的晴美冒着被指责和谩骂的风险,背着丈夫开始了一段“婚外情”。

纸终究包不住火,当佐野淳发现妻子偷情后,愤怒之下他经常对晴美进行家暴。原本晴美对这段婚姻就没有任何留恋,她干脆“抛夫弃女”和木下私奔。

私奔是一种浪漫而冒险的行为,对于已婚妇女而言,她需要承受来自家庭和社会上的种种谴责,甚至会身败名裂。

但晴美并不在乎,只要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只要生活不循规蹈矩,她愿意以身试险。

2、

为了木下,晴美放弃握在手里的幸福,只可惜这段爱情,并没有开花结果。

二人来到东京后不久,木下就爱酒吧的老板娘,甚至不辞而别。晴美用一段婚姻换来的情人,竟然如此不靠谱,伤心之余她只能独自舔着失恋带来的伤口。

在偌大的东京,晴美需要一个人挣钱养活自己,她是东京大学的毕业生,文笔也不俗,找工作并不是难事,最后成功被《文学者》杂志录用,开始了自己的写作生涯。

虽然被木下伤害了一次,但晴美并不排斥恋爱,或者说她的生命中不能没有男人,更不能缺少恋爱带来的刺激和激情。

任性的晴美永远都不走寻常路,这一次她爱上了有妇之夫小杉仁二郎,小杉是日本知名作家尾崎一雄的门生,也是一位比较有名气的作家。

▲ 晴美与小杉仁二郎

二人擦出火花后,开始了一段长达八年的“婚外情”。和小杉的恋情,晴美收获颇丰,她不但得到了小杉经济上的支持,又在小杉的引领和指导下,一步步走上了知名女作家的道路。

戏剧化的是,就在晴美事业有成的时候,昔日抛弃她的旧情人木下竟然又出现了。虽然多年未见,但木下还是一如既往的帅气,眉眼间还多了一丝男子汉气概。

面对木下的求和,晴美不计前嫌,欣然接受。随后二人瞒着小杉重新租了房子,这波操作确实是平常人不能理解和接受的。

从此后,晴美周旋在两个男人之间,小杉用自己的稿费保证晴美高质量的生活,晴美拿着情人的钱和自己的稿费,转头又去养木下。

▲ 30岁的晴美

这样非正常的“三角恋”关系,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以小杉的退出画上了终止符。

晴美虽然风流,但她对木下确实很用心,不但供养他吃穿,还拿钱给他做生意。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再次归来的木下,依然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他竟然拿着晴美的钱和其他女人谈起了恋爱。

恋情曝光后,晴美觉得人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有段时间她被这种愤怒和嫉妒折磨得几乎崩溃,于是她断掉了木下的经济来源,并和他一刀两断。

此时,晴美已经40多岁,从24岁出轨后,除了固定情人木下和小杉外,她还曾和多位男人有过关系,情史比电视女主还要丰富。

她自己也曾说,自己太沉溺于男色,甚至直言不讳地说:“爱情的美妙,就在于偷情。”

自古以来,女人们都羞于表达情感,即便是面对心动的男子,也很少主动去追求对方,哪怕到了今天,“矜持”仍然是许多女性特定的标签。

但晴美则不同,她毫不避讳地说:“我很好色,男人们要小心。”有人骂她伤风败俗,但也有人羡慕她活得无拘无束。

面对外界褒贬不一的评价,晴美懒得去辩解,更不会为了世俗人的眼光,压抑自己的行为和想法。

不乱于心,不困于情。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智者。

3、

经历过多段恋情,又两次被木下劈腿后,晴美突然觉得人生了无趣味,内心里好像缺少什么东西,深思熟虑后,她决定出家。

但晴美的出家之路走的很曲折,她原本想当修女,结果被拒绝,理由是行为不端,生活不检点,她转头又去寺院,想当尼姑,依然被拒之门外,理由如出一辙。

一直到1973年,晴美才找到愿意接收自己的寺庙,大师为她取法号为“寂听”,这个法号源自“出离者寂,然听梵音”这句佛典,意为内心安宁的寂静。

▲ 51岁的晴美剃度出家

虽然一脚踏入空门,寂听依然是特立独行的,除了不再迷恋男色,吃肉、喝酒她样样不落,别人问她:“出家人怎么能吃肉?”

她则说:“只要在吃的时候把袈裟脱了行了,这样就不算侮辱佛祖了。”

除此外,她还在公开场合大谈“性”事,完全没有遮遮掩掩或者觉得不妥的意思。从她嘴里可以听到各种各样惊世骇俗的恋爱观,比如,她说:“一辈子只守着一个人,时间长了总是要腻的。”

这样的言论听着似乎有悖于伦理道德,却备受日本女性喜欢,每当寂听在自己的“寂庵”开会时,都会吸引一大批粉丝,就算击破门槛她们也要来听。

出家人的生活,原本是安静的,但寂听的生活却很热闹,她经常上电视,甚至调侃年轻的男主持人,说他“太嫩了”。

如今年过九十的寂听,还有一颗童心,她敷面膜、做鬼脸、拍视频等等,俨然把自己活成了网红。

当然,寂听虽然看上去玩世不恭,甚至有些行为出格,但在大是大非上她非但不糊涂,还非常的清醒自律。

4、

当年,寂听为了生活踏上了写作的道路,不久后她就做出了成绩。

1956年,寂听就发表了自己的处女作,女同性恋小说《女子大生、曲爱玲》,并荣获新潮同人杂志奖,开启了自己的写作生涯。

在写作上,她同样大胆,随后发表的《花蕊》,露骨到连开放的日本人都难以接受,这部作品让她饱受争议,甚至被人称为“子宫作家”。

为此,寂听的写作道路一度停滞,直到1963年,她出版了小说《夏末时节》,并荣获女流文学奖,才挽回了声誉,确定了在日本文坛的作家地位。

出家之后,寂听依然没有放弃写作。

1992年,她出版的《问花》荣获谷崎润一郎奖(日本文坛最重要的奖项之一),随后她又用十年时间,将《源氏物语》翻译成白话文,并得到了明仁天皇授予的国家级文化勋章。

拿到奖章后,她却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得这个勋章。因为我的著作一直以来都是反帝制的,这其中自然也包含了天皇制。”

▲ 明仁天皇授予寂听国家级文化勋章

尽管外界众说纷纭,寂听却完全不在乎,她只按照自己的步调走脚下的路。而且,她还是一个非常富有爱心和同情心的人。

一直以来,寂听都是一个专注于反战的和平人士,她曾公开发言说:“为日本侵华战争感到羞愧,甚至觉得愧对中国人。”

晚年的寂听,一直致力于反战事业,她到处演讲,向年轻人传递反战思想,呼吁大家珍惜和平。

除此外,她一直坚持做公益事业,自掏腰包帮助战争中的国家和孩子,伊拉克战争时,寂听就动用自己的影响力,为当地人筹捐生活用品和药品。

虽然年轻时候的寂听,私生活混乱,但不可否认,她也拯救了许多迷茫的心灵,她呼吁和平、坚持做慈善,都是值得肯定和赞扬的。

现在的寂听已经98岁,走过近百年人生的她,早就看淡了生死,她经常说:“真希望自己快点死,最好在埋头写作时,静静地死去。”

或许正是这份好心态,才让她活得这么久,也许她还会创造一个长寿纪录,抛开放荡不羁和有些荒谬的恋爱论外,她的豁达和从容,都非常值得学习。

寂听这一生,饱受争议,有多少人恨她,就有多少人爱她,但对于寂听而言,她的一生是没有丝毫遗憾的。

这样的人生,又何尝不是一种成功。文/晨夕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1213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