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豪门史上最悲惨原配:31岁嫁给表哥,却在58岁猝死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0-03-05 21:08:20  点击:190  属于:非常人物
null

 

 

传奇里的爱情,大抵都会输给现实的人性。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荠麦青青

洞烛幽微,发掘名人世界的人性之光

 

“回忆这东西若是有气味的话,那就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块乐,甜而怅惘,像忘却了的忧愁。”

 

这句话出自张爱玲的散文《更衣记》。在她的笔下,“回忆”带着丝丝缕缕的欢愉,又间杂若有若无的怅然。

 

这大概是少女的清愁,也许对更多的人而言,回忆是漫长的,仿佛山中盘桓不去的积云。

 

 

null

 

 

但于如今90多岁的李嘉诚而言,“回忆”是对其一生辉煌经历的“复盘”,还是对亡妻五味杂陈的追念?

 

每每将记忆的闸门打开,他仿佛总能看见当年那个仓皇出逃的弱小身影,父亲挈妇将雏,他们一路踉踉跄跄,奔赴求生之旅。

 

null

 

▲年轻时的李嘉诚

 

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一年后,日军轰炸潮州,李嘉诚的家没能幸免于难,家被炸毁,无处存身,李嘉诚与父母逃难至香港,投奔舅舅。

 

操劳日久,父亲李云经患上了严重的肺病。

 

1943年的朔冬,父亲在弥留之际把李嘉诚叫到床前,谆谆告诫:求人不如求己,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null

 

▲李嘉诚父亲李云经(图片来源网易财经)

 

父亲的遗言成为李嘉诚艰苦创业后一直谨记于心的真经。

 

父亲去世后,为了养活母亲和弟妹,14岁的李嘉诚被迫辍学,去舅舅的钟表公司上班 。

 

null

 

▲李嘉诚舅舅庄静庵

 

舅舅庄静庵是香港中南钟表公司的董事长,在此之前,香港还没有钟表工业,庄静庵可以说是香港钟表的开山鼻祖,后成为享誉东南亚的钟表大王。

 

李嘉诚起初就在舅舅的店里当学徒,虽然干的都是泡茶扫地的杂活,但他手脚勤快,在与人打交道的过程中渐渐学会了察言观色、见机行事等为人处世的技巧。

 

null

 

▲香港“钟表大王”庄静庵(左一)

 

在这个期间,李嘉诚爱上了表妹庄月明。

 

庄月明是庄静庵的掌上明珠,不仅品貌端庄,而且聪明伶俐,精通英语、日语,先是考入香港大学,后来又留学于日本明治大学。

 

李嘉诚虽然是个穷小子,但气宇不凡,不仅谦恭得体,而且心思细腻,这对庄月明来说,无疑是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更难得的是,李嘉诚尽管出身寒微,仍然有着鸿鹄之志,做事奋勉,这更令她刮目相看。

 

于是,她为他罩上了一层动人的光环,在这个光环的照耀下,丝毫不嫌贫爱富的庄月明帮李嘉诚学广东话,补习英语。

 

null

 

▲青年时代的李嘉诚

 

两人青梅竹马,浓情蜜意,但由于学历与贫富的巨大差距,加之是近亲,当时庄月明的家人(包括李嘉诚的母亲庄碧琴)都不同意这门亲事,但庄月明心意颇决,甚至不惜以断绝跟家里的关系为要挟,执意要与李嘉诚在一起。

 

为了证明自己能够配得上庄月明,1947年,李嘉诚到一家五金厂当推销员,开始了香港人称之为“行街仔”的推销生涯。

 

一年后,由于出色的推销战绩,20岁的李嘉诚便升任塑料花厂的总经理。

 

1950年,年仅22岁的李嘉诚在港岛筲箕湾创立了长江塑胶厂。

 

工厂取“长江”之名,寓意为“长江不择细流,故能浩荡万里”。

 

当然, 靠着自己省吃俭用攒下的7000块积蓄,想开一家正规厂子简直是天方夜谭,长江塑胶厂最后之所以拔地而起,显然是有庄家人的鼎力相助。据说庄静庵当时出资了四万三千块。

 

null

 

▲当时的长江塑胶厂

 

千万不要小看这4.3万块钱,以上个世纪50年代初的物价对照,这不啻于一笔巨款。

 

办厂初期,曾经出过质量事故,李嘉诚在庄月明的支持与鼓励之下化险为夷。

 

5年后,长江塑胶厂步入“快车道”,业务从此蒸蒸日上。

 

30岁时,身家丰厚的李嘉诚投身于地产,因为赶上当时香港房地产的黄金期,李嘉诚的事业迅速崛起,其后,他的商业帝国版图不断扩张。

 

正所谓“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1963年,李嘉诚35岁了,业已立,家难为。彼时,庄月明也迈入了31岁关口。一心相爱的两个人,女不婚,男不娶。

 

null

 

▲1978年,李嘉诚与其母庄碧琴和妻子庄月明合影

 

最终,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两家人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就在那一年,李嘉诚和庄月明历尽千辛万苦,修成正果。

 

 

null

 

 

婚后,为了让爱妻过上舒适的生活,李嘉诚斥资63万港元买下一幢花园洋房,而这栋房子就是李嘉诚现在仍居住的深水湾道79号3层住宅。

 

1972年11月,“长江实业”上市,这是李嘉诚事业上的重大转捩点,庄月明及其家族倾力相助。

 

null

 

 

最初,庄月明出任长江实业的执行董事,是公司决策层的核心人物之一,李嘉诚不少英明果断和左右乾坤的决策都倾注了庄月明的智慧与心血。

 

庄月明的远见卓识令李嘉诚佩服不已。

 

一位熟悉李氏家庭的人士说:“人们总是说地产巨头李嘉诚,如何以超人之术创立宏基伟业,而鲜有人言及他的贤内助及事业的鼎助人庄月明女士。我们很难想象,李嘉诚一生中若没遇到庄月明,他的事业将又会是怎样的情景?”

 

但不喜欢出风头的庄月明始终保持低调,因此人们提起李嘉诚的成就时,很少会提及庄月明。

 

null

 

▲庄月明与李嘉诚

 

后来庄月明为李嘉诚生了两个儿子:小超人李泽楷和后来继承了主要财产的李泽钜。

 

庄月明生子之后渐渐回归了家庭,期间的“重出江湖”也是助夫一臂之力,功成即身退。也许在她看来,丈夫大业已就,她在家专心相夫教子,可以免除丈夫的后顾之忧。所以,“宜室宜家”的她慢慢地,成为了李嘉诚背后的隐形人。

 

琴瑟和鸣,鹣鲽情深,这是当时他们呈现给外人的印象。

 

null

 

▲李嘉诚庄月明一家

 

但世事无常。1989年12月31日,李嘉诚携庄月明出席在君悦酒店举行的迎新年宴会,次日,庄月明在家中猝然离世。

 

李家在第二天对外公布了死讯,内容却是语焉不详的寥寥几句,声明庄月明死于心脏病突发,经抢救无效去世。

 

但也有消息称,常常郁郁寡欢的庄月明,是因为受困于丈夫的一些传闻,她在服食药物自杀被发现之后,送医不治而殁。

 

在儿子李泽楷的记忆中,母亲长期失眠,而李嘉诚殚精竭虑于他的商业王国,并不能给予妻子多少陪伴,所以她只有每天给当时远在加拿大的李泽楷打电话,而与母亲感情甚笃的李泽楷非常希望“可以负起照顾母亲的责任”,并“一直认为她应该离开那个地方,离开香港,离开令她不愉快的人和事,离开她的忧郁与哀愁”。

 

有传记描述李泽楷在庄月明去世之前,每天恭候母亲起床吃早餐。在她去世的那天早上,“待得他悠悠醒转时,竟然发现,盖在他身上的,是母亲的晨褛。而母亲呢?她已不在......”

 

1990年,年仅58岁的庄月明在新年的第一天撒手人寰。

 

null

 

▲庄月明去世

 

据称,自从母亲走后,李泽楷在香港“最亲近的,就是外公家里,即庄家的人”。

 

庄月明的离世,多年后,似乎仍是一桩悬而未决的谜题。连同李嘉诚为纪念亡妻盖的庄月明楼,也被传其风水设计有“锁魂”之说。是无稽之谈,还是无风不起浪,时间也许会给出答案,也许不会。

 

中国人讲究盖棺定论,即便多少人为庄月明的早逝而叹惜不已,但斯人已去,墓草青复黄......

 

 

null

 

 

庄月明去世后,悲痛难抑的李嘉诚据说哭着在妻子灵前立下誓言,将终生不娶。

 

那时李嘉诚60多岁,精神矍铄,毫无垂暮之态,贵为首富的他让很多女子趋之如骛,他都再三表示不会续弦。

 

但终生不娶,不代表余生不会再梅开二度。

 

遇到周凯旋后,李嘉诚遂“改弦更张”。

 

null

 

▲周凯旋

 

上个世纪90年代,从普通职员做起的周凯旋,有杀伐决断之勇,为李嘉诚拿下王府井广场,立下了汗马功劳。而此前,周凯旋与李嘉诚见面后,仅仅用了5分钟就说服李嘉诚投资了这个项目。

 

北京东方广场项目是周凯旋的成名之作, 经此一役,这个当时只有三十几岁的奇女子名动江湖,成功入账几个亿,也正是通过这个项目,她让李嘉诚对其刮目相看,并委以大任。她也由此成为李嘉诚的股肱之将。

 

null

 

 

90年代末,互联网兴起,李嘉诚采纳了周凯旋的建议,二人合创了TOM公司,并于2003年力推其上香港创业板,在香港市场,李嘉诚一举捧红了周凯旋,当时仅以30万港元入股的她,上市后,身价飙升至127亿港元。

 

作为李嘉诚基金会的董事,中华关怀集团的拥有者,周凯旋曾被《华尔街日报》评为2006年“亚洲商界女性十强”之一。

 

1999年,李嘉诚到英国创办大学领取荣誉法学博士学位,周凯旋相伴左右,照顾有加。

 

七年后 ,李嘉诚和周凯旋一同前往罗马旅行,当时细雨霏霏,怜香惜玉的李嘉诚主动为美人撑伞以遮风挡雨。

 

null

 

▲李嘉诚与周凯旋

 

雨过初霁,两人又大大方方地牵手而行。于是,相差了33岁的忘年恋因此正式曝光。

 

周凯旋对李嘉诚非常崇拜,同时更关怀备至。

 

有一次,她知道李嘉诚要和某君开会,便特意打电话给李嘉诚,提醒道:“李生,小心啊,来和你开会的那位先生患了感冒。”

 

null

 

 

有时同行,一旦发现李嘉诚的鞋带松了,周凯旋即刻蹲下身为他系鞋带。

 

2018年3月16日,李嘉诚在90岁即将到来之际宣布退休:

 

“我12岁开始工作,到今天整整78年,换做普通人工作时间我已经超过100年。”

 

这个香港“超人”终于可以有更多属于自己的时间打高尔夫球了,也拥有更多的时间与红颜知己去游山玩水了。

 

两人如今相伴26载,他们的足迹遍布大半个地球,李嘉诚的很多重要时刻几乎都是周凯旋见证的。但无论走到哪里,年已耄耋的李嘉诚总是喜欢牵着周凯旋的手。

 

null

 

▲李嘉诚与周凯旋

 

但这些年,他也许为了保持自己痴情的形象,也许是出于家人的阻拦,也许因为关涉身后巨额财富的最终分割,一直没有与周凯旋结婚。

 

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有人问李嘉诚是否与周凯旋结婚了。见惯了大场面,一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李嘉诚愣怔须臾,旋即梳理好思绪,大打“太极”拳法:“这个呢,你问我会不会答复你呢?”随后又问:“你是哪一家的?我想认识你。”

 

会场百余家媒体会心大笑。

 

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结婚与否,已经意义不大,重要的是,他们早已成为彼此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他实现了她对强人世界与幸福的渴望,她满足了他对温暖和名节的需求。

 

“终有弱水替沧海,再无相思寄巫山。”

 

于是,庄月明被供上神龛,成全了李嘉诚爱妻的美名。

 

null

 

▲庄月明文娱中心

 

多年后,他仍宣称,最爱的是庄月明。

 

即便现在,每逢新年之际,但凡有时间,李嘉诚都会带着两个儿子一起去祭拜庄月明。

 

null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只是楼兰已破,高歌凯旋。

 

 

null

 

 

对于诺言或者誓言,我们都曾经看得无比重要,直至有一天,当它们被打破时,我们才会明白,原来,它们是有有效期的。

 

一日,好友到我这里哭诉:“我爸爸曾经那么爱我妈妈,甚至信誓旦旦地说,妈妈走后,他不会再娶,你看还不到一年,就背信弃义找了个老伴。”

 

“叔叔毕竟才60多岁啊,他对你妈妈再情深义重,哪怕他能力克劲敌三千,也抵不过他的空虚寂寞冷。你让一个孤独的老人每天靠回忆了此残生吗?”

 

“但他当时可没这个打算。”

 

“此一时彼一时,时过境迁。你看苏东坡虽然写下‘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的感天动地的千古悼妻诗,也不影响他在王弗去世4年后,娶了王弗的堂妹王闰之,并与之相守26年。回忆给逝者,新生给活着的人吧。”

 

null

 

 

就像在那个浪漫的传闻里,金岳霖为林徽因终身未娶,但实际情况呢?金岳霖在林徽因去世后也曾爱上了别的女子,两人差点结婚,只是由于某种原因而导致婚事作罢。

 

他敬献给她的挽联写道:“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无人能取代她在他心中的地位,但伶仃孤苦的他也渴望暮年的陪伴与慰藉。

 

历史或者江湖替他们立一个有情有义的碑,但并不妨碍他们转身去寻觅软玉温香。

 

null

 

▲金岳霖与林徽因

 

即便温柔乡是英雄冢,也不见得前赴后继的人就此止步。

 

万千豪情,最终,也许都会归于一盏灯火。

 

百姓人家,豪门贵胄,莫过如此。

 

所以,传奇里的爱情,大抵都会输给现实的人性。

 

只要有人的贪嗔痴在,这样的故事便会一直存在。

 

也许,在情义的江湖里,我们缔造出来的最幸福童话,莫过“永恒”,与其寄望于乌托邦的完美,不如赋予自己人生更丰富的意义。

 

 毕竟,对于翻云覆雨的命运,有时,我们才是真正的执行者。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83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