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都在等他的结果:完成世界首例新冠肺炎遗体解剖,有多危险?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0-03-04 20:31:11  点击:330  属于:非常人物

 

 

他是司法鉴定界的“福尔摩斯”,也是网红法医秦明的“老师”,作为尸语者,他追求精准地翻译,还事件以真相。

 

“钟南山院士给我打过电话,他说他们前线的医生就等我这个结果了。否则不知道治疗到底怎么办,治疗效果怎么评估。”

 

让钟南山院士苦苦等待的,正是新冠肺炎逝者的遗体解剖结果。

 

没有这个结果,就很难探讨病毒的传播途径,也弄不清楚病毒对人体究竟造成了哪些伤害。那么医生和病毒的战争,就处于盲打的危险境地。

 

 

好在上月28日,世界首例新冠肺炎逝者的遗体解剖报告公布,迅速刷屏了朋友圈,无数奋战在一线的医生们也终于可以舒口气。

 

而这个让钟南山院士宽慰的人,正是网红法医秦明的“老师”,有司法鉴定界“福尔摩斯”之称的刘良。

 


从一到九

 

当解剖结束后,记者询问他是否恐惧,刘良肯定地答道:

 

“对,还是恐惧,不恐惧是假的。虽然我以前解剖过SARS,也解剖过艾滋病,但是都是别人已经做过的情况下。”

 

“这个你做了以后14天之内什么情况不知道,你都不知道它的空气气溶胶(传播)到底有没有这个事情,所以这个是很冒险的事情。”

 

 

其实早在1月22日,刘良就呼吁对新冠肺炎的逝者进行病理解剖,并和团队一起递交了紧急报告。

 

但由于国家没有负压的解剖室,而且需要获得家属的同意,所以等了二十多天。

 

2月16日凌晨1点左右,59岁的刘良率领团队进入了手术室。面对着与遗体的零距离接触,他们采取了最高级别的防范。

 

 

戴着两层口罩,三层手套,两三层的帽子,护目镜加防护屏,再穿上防护服,周身没有一点暴露的地方,厚重得就像宇航员。

 

在开始解剖前,医生们向遗体长时间的鞠躬。这既是行业的规矩,更是从心底里感激逝者的深明大义,为全人类健康做出的贡献。

 

 

尽管已经做好了面对危险的准备,但情况比他们预想的还要糟糕。

 

首先里面的空气非常闷,再加上层层的防护,跟高原反应差不多,有种缺氧的感觉。

 

其次持续的时间特别长,由于是世界第一例新冠肺炎遗体解剖,他们特别小心谨慎,前后持续了将近三个小时,是平常的三倍。

 

当进行到后面的时候,这次解剖已经变成了体力上的较量。腰酸背疼,汗水不停地滴在衣服里,每缝上一针都要大喘气。

 

 

最让人担心的是,谁也不知道打开后的遗体会散发出多少病毒,而时间越长病毒就会越多。刘良的团队,就相当于进入了核幅射最严重的地方。

 

虽然危险重重,但这件事情必须有人去做。

 

在完成首例解剖后,刘良又马不停蹄地投入了下一场工作。

 

因为数据越多,对疫情的防控越有利。他们的报告,将深刻影响抗疫的进展。

 

迄今为止,刘良团队已完成了9例新冠肺炎遗体的解剖,占据了全国解剖数的3/4。

 


福尔摩斯

 

刘良是武汉人,出生于1961年。既是华中科技大学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也是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人、湖北省司法鉴定协会副会长。

 

然而这位法医界的大神,当年差点与法医失之交臂。1983年本科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了武汉协和医院的神经内科。

 

 

面对着这个别人羡慕的锦绣前程,他却闷闷不乐,因为在大四的时候他读了前苏联法医学家阿夫杰耶夫的著作《法医学》,从此对法医产生了浓厚兴趣。

 

巧合的是,两周后他遇到了一位同学。这位同学抱怨连连,对分配的法医工作十分抵触,他根本不想和遗体打交道。

 

刘良突然间灵光一闪,提出要和他调换工作。对方听后表示同意,两个人都欢天喜地地到了新岗位。

 

 

当他还只是一名助手的时候,就接到一个棘手案子。一个犯罪嫌疑人从派出所逃走,却在回家后死在了楼梯间。家属对此不依不饶,声称死者是被警察殴打致死。

 

当老法医将遗体打开后,并没有发现异常。正准备缝合时,刘良敏锐地观察到死者背部的脊椎向前弓起,有个像黄豆般凸起的点。

 

于是,刘良请求在死者的脊椎处划一刀。结果先是瘀血流出,然后脊椎椎体像张开的嘴巴一样断裂。刘良因此推测死者从楼梯栏杆侧翻,恰好撞在了木头上。

 

在证据面前,家属也交代了事实真相,跟推测的相同。刘良也因此声名大振,获得了“刘一刀”的称号。

 

“稍微马虎点,那个‘黄豆’可能就漏掉了!很多时候只是那么一刀,就能解决问题,因为那一刀就是案件的关键。”

 

▲ 周秀云案件

 

后来的刘良又协助警方破获了一桩桩案情。比如湖南黄静裸死宿舍案、农民工周秀云讨薪死亡案、某地公安干部捅自己11刀自杀案等等。

 

他也因此获得了“福尔摩斯”的称号,成为了法医中的顶尖王者。

 

 


敬畏传承

 

影视剧中,总是有反派想要收买司法鉴定人员。只需稍微改一下数据,就能够影响案情的进展。

 

“在鉴定尸体时,各方表态不一样,鉴定结果不利于哪一方,哪一方就不满意。法医的职责就是帮死者说话,把死者的语言翻译给不懂的人听。”

 

作为一名法医,刘良从来都用信仰和道德严格约束自己。人命关天的大事,容不得任何行为和心理上的偏差,他用“身败名裂”来警醒自己。

 

▲ 刘良(左)

 

对每一起案件,他都保持敬畏,并百分之百的投入。用自己专业的知识和经验,推断出最精准的鉴定结论。

 

在30多年的法医工作中,他不仅参与了17年前SARS患者的遗体解剖,更主持和参与检案4000余例,经他抽丝剥茧洗刷冤屈的案子不计其数。

 

由于他在司法鉴定方面的巨大贡献,CCTV把他评选为2016年度十大法治人物,是迄今为止唯一获此荣誉的司法鉴定人。

 

 

忙碌的他,经常天南海北地跑到全国各地做鉴定,回家变成了一件罕见的事情。而当他好不容易有空闲时,又为法医的职业推广普及操碎了心。

 

他不仅从事教学和科研,还经常应邀参加讲座,并参与编制了法学的教材。

 

▲ 《法医秦明》海报

 

现如今,他门下的弟子们“占领”了许多城市的公安局。连微博上有500多万粉丝的法医秦明,也自称是他的学生。

 

严格意义来讲,秦明并没有跟过刘良教授。但他的两个师兄,却是跟着刘良教授的博士生。而且他上大学时,读的教材正是刘良编著的。

 

有了这几层关系,秦明因此自认为也是刘良的学生。

 


巾帼英雄

 

法医的角色,就相当于战争中的侦察兵。必须冒险深入敌方内部抓一个“舌头”,抓回之后让各种人去审讯。只有知道了敌方的虚实,才能够有针对性地围剿。

 

而在中国,还有许多像刘良这样优秀的法医,其中有一位女士格外引人瞩目。

 

她就是在2003年“非典”爆发时,解剖了前两例遗体的女法医王慧君。

 

“17年前2003年,我已经忘记了几号,只记得是正月初十。当时还在家休息,忽然接到一个通知说我们要去做SARS逝者遗体的尸检。”

 

 

当时的情况比现在还要糟糕,根本就没弄懂对手是谁,很多人以为衣原体是致病的元凶。而且那次的解剖没有任何参照,也没有具体的指导措施。

 

王慧君一行,仅仅戴着两层口罩,外面套了一层隔离服,用防护眼镜代替了护目镜,甚至直接把鞋套套在雨靴上,就进入了普通的解剖室。

 

结果刚开始解剖,身边的助手就发生了手误,剪破了一根大血管,血直接喷射到脸上。等解剖完毕后,才用酒精消毒。

 

 

等到做第二例时,又有同事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感冒症状,那种情形只能用惊心动魄来形容。万幸的是,没有法医因此感染发病。

 

尸检取样后,王慧君又和团队一起做病理分析,发现这种感染并不像衣原体感染,病毒感染的可能性反而非常大。

 

正是这个突破性的发现,第一时间形成病理学报告,传达给了钟南山院士的团队,为后续的临床治疗提供了巨大帮助。

 

 

但当人们在后来赞扬她当年的事迹时,王慧君却表示:

 

“我的职业不可能推给别人,更何况我当时还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当时有担心,但没有害怕,也不想说这件事有多高尚,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因为她,“非典”被改写,但她的心态却一点也没有改变,依旧是身为医者的平常心。

 

 

虎穴蛟宫

 

由于艺术作品的宣传,法医确实给人一种神乎其神的感觉。还有些人因为种种原因,故意丑化法医。刘良则反复强调,法医只是一种职业,不要神化,也不要诋毁。

 

作为尸语者,他追求精准地翻译,还事件以真相,洗冤者之长恨,守天下之正义。

 

记者曾经问刘良:“为什么还要去争这个(遗体解剖),去当这个第一?”

 

刘良淡然地说道:“总得有人去做这个。在世界级的这种大灾之前,如果我们不在里面起点作用的话,我们就是羞愧的这种心理。”

 

▲刘良(左)和秦明

 

这种羞耻心,不正是古往今来所有仁人志士共同的品德吗?

 

当灾难发生时,多数人拼命逃跑,而他们却逆行奔往事发的地点,抵挡着汹涌的狂澜。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董卿在《朗读者》说道:“人的心灵应如浩渺瀚海,只有不断接纳希望、勇气、力量的百川,才可能风华长存。勇敢的人,不是不落泪的人,而是愿意含着泪继续奔跑的人。

 

▲刘良(中)和团队

 

人类所有的智慧,并不是苹果落地后的灵光乍现。而必须拥有深厚的知识积累,更需要进行一次次无畏的尝试。

 

有些尝试,如攀高峰采仙草,身后无底深渊;似入海底探骊珠,旁边怪兽潜伏。只有穿过了火海刀山,才有可能获得成功。

 

正所谓:探虎穴兮入蛟宫,仰天呼气兮成白虹。

 

而正是有这些人的存在,无边的黑夜中才亮起了灯火。

 

他们勇敢的身影,值得竖立起一座座供世人瞻仰的雕塑。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令狐空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71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