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被患者砍伤的医生,写了首诗:我把光明捧在手中,照亮每一个人的脸庞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0-02-08 20:11:55  点击:217  属于:非常人物
今天(2月8日)是武汉封城的第17天,确诊、疑似、重症、死亡的数据仍然在上涨。
       
 
很显然,这场疫情远比我们预料的更凶猛。
 
不断有医护人员感染,甚至牺牲,也不断有医护人员被派往一线接替他们。
 
看着医生们如今的处境,不少人的内心都五味杂陈:这年头做医生,真是越来越难了。
 
这不由使我们想起了另一位医生,他是一名眼科医生,他叫陶勇。
 
2月6日,他朗诵了一首诗,他说:我把光明捧在手中,照亮每一个人的脸庞。
 
 
很多人看到这句话就哭了。
 
大家还清楚地记着,2020年1月20日下午,一名男子手持菜刀,疯狂砍向医护人员。
 
陶勇医生受伤最重,后脑勺,胳膊多处被砍伤,手掌肌腱及关键神经严重受损。
 
同行说,就算治愈,以后也很难拿着手术刀做精密度高的眼科手术了。
 
几十年的心血就这样毁于一旦。
 
 

 

 
要知道,他可是国内少数主攻葡萄膜炎的眼科专家。
 
1997年考入北京大学医学部后,他一直勤勤恳恳,从本科读到博士,之后专门前往德国海德堡大学附属曼海母医院眼科进修。
 
回国后,他一直扑在眼科一线做手术。
 
2016年进入北京朝阳医院眼科,担任主治医师。
 
 
有同事说,陶医生主攻的葡萄膜炎,大多数医生都不愿意碰,因为患有葡萄膜炎的病人大都免疫力低下,并伴有很严重的并发症。
 
他们都知道,这个领域投入多,回报少,经常都是吃力不讨好。
 
可陶医生不一样:
 
别人不想接的病人,他接。
别人做不了的手术,他做。
 
他还对师弟师妹们说,北医培养我们,不是让我们做一个会做手术的大夫就行,要学会思考,我们就要做点别人没做过的。
 
 
 
所以,他踏踏实实做手术,勤勤恳恳发论文。
 
他想用毕生心血帮助人们重见光明,也想以一己之力庇佑苍生免遭痛苦。
 
在医院官网的介绍中,他已经获得省部级成果奖励3项,已发表SCI论文57篇,中文核心期刊论文26篇,主持国际科研基金4项、国家级科研基金2项,省部级/市级科研基金2项,获国家专利3项。
 
还先后获得西城区百名英才称号、第二届医药卫生界“生命英雄”-“探索之星”称号、2015首都十大杰出青年医生称号。
 

 
除了医生的身份外,他还是博士生导师、教授,会给学生讲最新的理论知识,带着学生上手术台。
 
陶医生是80后,不到40岁就大有作为,很多人都说,他是人才中的人才,精英中的精英。
 
内行人估测,正常发展的话,陶医生未来会是国内Top5,某个分支领域Top1的眼科医生。
 
可就是这么一位优秀的医生,却在自己拯救了无数人的工作岗位上,惨遭病人袭击。
 

 

 

 

 
1月20日,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周一,那天,陶医生正好在出诊。
     
 
突然,一名患者冲了进来,挥刀砍向陶医生。
 
身中数刀的陶医生迅速逃离,被持刀男子从7层追到6层。
 
帮他夺刀的副主任医师被砍伤手部和耳朵,帮他挡刀的志愿者和患者家属不幸负伤。
 
最终,陶医生倒在血泊中。
 
行凶者的残暴程度,简直不能用语言来形容。
      
 
随后,朝阳医院安排了全国最好的神经科医生赶来给陶医生做手术。
 
他们都拼了命地想保住陶医生的手和神经。
 
“对于一名做手术极为优秀的眼科医生来说,手意味着眼睛和大脑。”
 
可惜他伤得太重了,手部手术完成后,还要进行开颅手术。
 
医生们哭着给他做手术,他们万万没想到,治病救人的医生被患者当作仇人砍伤,救人于危难的手术刀,如今保不了同伴安康。
 

 
他们在入医学院之前,曾经郑重宣誓: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当我步入神圣医学学府的时刻,谨庄严宣誓:
 
我志愿献身医学,热爱祖国,忠于人民,恪守医德,尊师守纪,刻苦钻研,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全面发展。
 
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

 

 
他们恪尽职守,唯恐辜负了“白衣天使”这个称号。
 
陶医生也一样,他早已将这份工作当成了一种使命。
 
病人看病钱不够,陶医生愿意自己贴,因为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病人瞎。
      
 
为了多看一个病人,他经常忙得来不及吃饭,大晚上的,饿着肚子给患者制定治疗方案。
 
 
坚持留在公立医院的他,一上午要看50个号,手术一做就是一整天。
 
除此之外,他还要带博士,做科研,经常忙到没时间喝水,甚至没时间上厕所。
 
即便如此,做起免费公益来,他一点也不嫌麻烦。
 
2018年去吉林省白城市开展免费白内障摘除手术时,陶医生做一只眼睛的手术只需要8分钟。
 
41个工作日,整个团队累计完成1207例白内障复明手术,98.84%的患者脱盲!
 
他带领着团队,让无数患者重见光明。
       
 
可就是这么一位宅心仁厚的医生,却惨遭患者“报复”。
 
事发后的第二天(1月21号),他原本还安排了一个手术。
 
听闻主刀医生还在昏迷中,患者走投无路,他们已经为这次手术做了太多准备了,迫不得已,他跑去别的医院急诊科问能不能做,得到的都是“不能”的答案。
       
 
行凶者的那一刀,不仅毁掉了陶医生的前途,也毁掉了无数人重见光明的希望。
 
更寒了不少医护人员的心。
 

 

 

消息发出后,有人在知乎上发起了一个问答:陶医生目前伤势如何?
 
一名在前线抗击疫情的医生说:给我们这些在前线抗击病毒的医生,心里泼了一盆冰水。
 
 
他们万万没想到,对他们威胁最大的,不是难以捉摸的病毒,而是他们愿意舍弃性命去救治的患者。
 
他们愿意用性命保护患者,可又有谁,愿意保护他们的性命呢?
 
更令人悲痛的是,直到现在,在疫情不断蔓延的今天,在医护工作者忙到晕倒在岗位上时,这样的事情竟然还在发生。
 
1月30日凌晨,就在抗击疫情的最前线,武汉第四医院。
 
一位患者家属接受不了自己岳母去世的事实,冲到医院隔离区,扯烂了两名医护人员的防护服,对她们拳打脚踢。
 
导致两名医护人员多处软组织损伤、跟腱断裂,脖子上还留下了长长的抓伤。
       
 
满身疲惫的医生怎么也想不到,还没来得及脱下隔离服,就遭到了病患家属的疯狂袭击。
 
我们理解,确诊的每一个人都有求生的信念,面对家属骤然离世,每一个人也都有悲愤的权利。
 
但我们不能理解的是,他们竟将自己的愤怒、悲伤一股脑倾泻在医护人员身上,拳打脚踢,甚至蓄意伤害医护人员的性命。
 
那些扑在前线,不顾生死,只为能多救一个患者的医护人员,该有多么心寒?
 

 

 

这样的心寒,我想陶勇医生一定也有过。
 
那天,当他被自己亲手救治过的患者提刀来砍,当他筋疲力尽,被患者从7层追到6层的过程中,当他最终倒下去,倒在血泊中时,内心该有多么悲凉。
 
这可是自己亲手救治过的患者啊!
 
在别人都束手无策时,他迎难而上,解决了最棘手的问题。
 
可患者仅仅因为对治疗恢复的结果不满意,就想要了他的性命。
 
却全然不顾,在他手中,有多少疑难病患重见光明,又有多少等待做手术的患者还心存希望。
 
我本以为陶医生会控诉世道不公,会抱怨命途多舛,甚至会要求舆论严惩施暴者。
 
他却没有。
       
 
一番抢救后,陶医生醒了。
 
虽然保住了性命,但肉体的疼痛却丝毫不减,他的器官还需要时间恢复。
 
看着身边陪护的人,看着自己满是血的身体,陶医生忍不住哭了。
 
之后,他口述了一首诗,以盲童的口吻讲述生活的无奈。
 
他说,自己想组织一群盲童进行巡演,让他们赚钱养家。
 
他还说,假如上不了手术台了,就去搞科研。
       
 
没有悲愤交加,没有心灰意冷。
 
医者仁心。
 
他心里想着的,依旧是怎样救治那些向往光明的人,他最挂念的,还是那批没来得及做手术的人。
 
他是一个多么好的人啊!
 
得知他的遭遇后,有患者家属给他留言,感谢他在其他医生坚持保守治疗的情况下,给奶奶做了手术。
 
今年年三十,奶奶已经可以和家人一起包饺子了。
 
老人家念念不忘陶医生,那些受过陶医生帮助的人,都想对他说无数句:谢谢您。
       
 
有妈妈给陶医生留言说:我给儿子讲了您的故事,儿子励志要努力读书,成为像您一样优秀的医生。
 
 
他还鼓舞了不少年轻人,有人说,自己专门将陶老师身穿白大褂,在医院走廊里一脸阳光的照片收藏了。
 
当自己感到迷茫愤懑的时候,可以看着这张照片,给自己打打气。
 
她还说,陶医生就是自己的榜样!
       
 
其实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超级英雄,我们所称颂的英雄,无非就是一个又一个普通人,将自己的所能拼凑起来,然后才有了划破黑夜的光亮。
 
陶医生是这样的人,千千万万在前线奋战的医护人员,也是这样的人。
 
就像陶医生在诗中说的那样:我把光明捧在手中,照亮每一个人的脸庞。
 
对于万千驻守在一线的医护人员来说,能让病人重获新生,是他们最开心的事情。
       
 
仁术仁心,大医精诚。
 
事已至此,我们只能希望陶医生能早日恢复。
 
希望他还能在他挚爱的岗位上发光发热,就像他在微博中说的那样:和同道一起,提升中国眼科疑难眼病的临床治疗和科研水平。
      
 
我们还希望,类似医闹会越来越少。
 
即便不能挑选患者,也至少让更多的医生能得到合理、合法的保护。
 
这样,他们就不用在不眠不休的问诊、连续十多个小时的手术后,还要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患者和医生从来不是对立关系。
 
当医生拼尽全力也要从死神手里抢人时,这群筋疲力尽的医生,理应被妥善保护。
 
不要再让更多的医生重蹈陶医生的覆辙了。
 
不要再让医生们心寒了。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鹿溪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1225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