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公主高阳:我只想拥有一份真正的爱情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9-04-10 18:16:43  点击:473  属于:非常人物


 

她是一位庶出的公主,但是却备受李世民的宠爱,造就了她骄纵的个性。
 

文/倪志峰
 

大唐649年冬天的某一个傍晚,长安西的菜市街上,无数老百姓将刑场围得水泄不通。因为在今天,长安城里最有才华且最年轻的辩机和尚将被处以最残酷的极刑——腰斩。他们想亲眼目睹,一个高贵的人遭受这种最肮脏的死法时究竟会是怎样的一个场景。
 

一只蝼蚁悄无声息地爬上辩机和尚的芒鞋上。只见这位丰神俊朗的辩机和尚缓缓地弯下腰,小心翼翼地把这只蝼蚁移出鞋面,然后轻轻地放在地上,辩机的眼神里充满了数不尽的怜爱。
 

周围幸灾乐祸的嘲笑声和责骂声愈发肆无忌惮了,辩机低眉阖目,双手合十,平静安然地向亮晃晃的铡刀走去。他的内心,依然是静水深流;他的身后,是一抹血色的残阳。
 

仅仅过了半年,正值盛年唐太宗李世民驾崩了。这个曾经给高阳公主带来无限宠爱和无限痛苦的人死了,可是在女儿的脸上竟然看不到半点哀容。(“主益望,帝崩无哀容”)
 


 

她恨父皇,恨极了。因为他夺走了她的辩机,亲手毁灭了她心灵的唯一寄托。虽然现在的她表面上依然是一名高贵的公主,玉堂金马,礼炮鲜花,风光无限,但在精神上她却是一名乞丐。她的心早已在辩机被腰斩的那天死了。
 

一个是大唐的高僧,玄奘大师最器重的弟子,助其翻译西行取回的经文和撰写《大唐西域记》;
 

一个是璀璨夺目的公主,不仅容貌艳丽无双,还深受父皇的宠爱,连她所嫁的丈夫也比其他驸马高人一等。
 

或许命运给这两人的眷顾实在太多了,连上苍都要妒忌。从那一次的偶遇开始,一出悲剧就已经在不远处埋下了伏笔。
 

作为唐太宗李世民的第十七个女儿,高阳公主一出生就备受父皇的宠爱。(“主有宠于太宗”)
 

锦衣玉食就不用说了,连外出打猎这种一般只有皇子才能享受到的待遇,父皇也会特地带小高阳同行。
 

久而久之,小高阳养成了刁蛮任性、一切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即使长大成人之后也是如此,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超级巨婴。(“主负所爱而骄”)
 


 

高阳公主的骄纵个性注定她的一生不可能永远顺风顺水,谁都无法预料命运的彩蛋,究竟埋在什么地方。
 

命运赐给高阳公主的第一场考验就是她的婚姻。李世民将其作为政治筹码,嫁给了朝廷重臣房玄龄的次子房遗爱,目的自然是为了联系各派势力,巩固自己的权力。
 

房遗爱就是高阳公主命运里的第一枚彩蛋,不过这枚彩蛋是苦的。史载这个男子“诞率无学,有武力。”只是一介孔武有力的武夫,缺少文化。
 

一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高阳公主怎么可能会爱上这样一个大老粗呢?这个肆意妄为的女人,感觉脚底下的舢板被抽空,第一次尝到了呛水的滋味。
 

怨恨,开始在高阳的心里滋长。
 

洞房花烛夜,高阳就利用公主的威仪,勒令房遗爱不得碰她。房遗爱不傻,他知道自己得罪不起眼前的这个女人,只有哑忍。
 

一个春暖花开的下午,高阳公主和房遗爱等人一起出去到野外游玩。玩得乏累了,高阳公主准备休憩之时,只见一位僧人从一座草庵里走了出来。
 

他玉树临风,眉宇间熠熠生辉,举手投足间更有着一种不染俗尘遗世独立的气质,宛如一朵绽放的青莲,在微风中轻轻摇曳。
 


 

卓尔不群的辩机触动了高阳公主心底的那根情弦。她饶有兴趣地上前攀谈,仅仅几番言语,隐藏在高阳公主心中的一个个块垒就被辩机的智慧化为无形。
 

从那一刻起,高阳公主就认定眼前的这位僧人是属于自己的,她等候已久的恋人就在眼前,任何人都不能把他从自己的身边夺走。
 

于是,任性的高阳公主当着房遗爱等人的面,命令随从的侍女将携带的帐床等用具抬进了辩机的草庵。(“初,浮屠庐主之封地,会主与遗爱猎,见而悦之,具帐其庐,与之乱。”)
 

就这样,高阳公主怀着对婚姻的不满与挑衅,怀着对真爱的执著与渴盼,将命运赐给自己的第二枚彩蛋——辩机揽入怀里。
 

从此,他化成了她心中的一粒朱砂痣,她也成了他那段时光里的不可磨灭的印记。他成了她的佛,她成了他的劫。
 


 

辩机绝不是一个贪恋美色的花和尚。或许他是慑于对方身份的威严,或许他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那一份纯真,总之,辩机最终没有守住佛心,而是陷入了一张越缠越深的情网,只要投身于这个绝世佳人温软馥郁的胴体,辩机那颗疲乏寂寞的心总能得到片刻的休憩。
 

为了安抚房遗爱——这位名义上的丈夫的情绪,更主要的是为了堵住他的嘴,高阳公主亲自挑选了两名美女给房遗爱,还屡次在父皇面前为房遗爱邀功,为他谋取更大的官职。
 

就这样,高阳公主和辩机和尚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在一起整整度过了八年美好的时光,两人鹣鲽情深,如胶似漆。
 

命运在每一份的馈赠背后都早已贴上了昂贵的价码。八年后的某一天,上苍终于对高阳公主和辩机两人露出了獠牙。
 

一名小偷被治安官员逮捕,官员在他的住处里搜到了一只金宝玉枕
 

不要说普通人家,即使是富甲一方的大户人家也不可能拥有这种价值连城的枕头的。
 


 

小偷很快招出了枕头的来处——他是从弘福寺辩机和尚的就寝处偷来的。治安官员见此事蹊跷,立刻汇报给上级。经过层层上报,最终报到了唐太宗那里。高阳公主和辩机的地下恋情被公之于众。
 

唐太宗震怒了。他万万没料到自己最宠爱的女儿竟然跟一名野和尚私通,这让皇家的颜面何以保存?他将辩机处以腰斩这一最残酷的极刑,连高阳公主身边的十几名侍女也被连累处死,并下令高阳公主永远不得入宫。(“太宗怒,腰斩辩机,杀奴婢十馀人。”)
 

一段惊世骇俗的恋情就以这样惨烈的方式结束了,大唐帝国一名才华横溢的僧人断送了自己的性命,而高阳公主也从最宠爱的女儿沦为最怨恨的女儿。
 

起先,高阳公主天真地以为除了父皇之外,天底下没有她得不到的东西。辩机的死让高阳公主明白了,原来自己的一切全赖父皇所赐,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提线木偶,连最爱的人都保护不了。
 

从辩机身上高阳公主领略到了智慧和美好,她找到了真爱,她把生命里的全部热情与希望都倾注在辩机的身上,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可是三纲五常这张密不透风的大网连这点都不肯给她保留,这一对如玉璧人最终成了这张嗜血大网的佐料。
 


 

自从辩机处死之后,高阳公主变得愈发任性疯狂。她怂恿房遗爱陷害自己的同父异母哥哥,想把他拉下皇位,另立新君。
 

可是高阳公主有足够的能量发泄怨恨,却没有足够的智慧和手腕赢得权力的游戏。最后,在长孙无忌等朝廷重臣的彻查下,高阳公主等人的谋反计划以失败告终。
 

一尺白绫结束了高阳公主短暂的一生。她死时年仅27岁。她的儿子也被贬为庶人,流放岭南。这位集真性情与狂放不羁于一体的奇女子,犹如大唐天空中的一抹艳阳,消失在深沉广阔的岁月里。
 

本文图片均来自电视剧《大唐情史》

作者:倪志峰,热爱写作和酷跑,喜欢用文字记录心灵的轨迹。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83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