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央嘉措: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9-02-13 18:55:17  点击:349  属于:非常人物

 

佛法像一缕虚无缥缈的清风,只能感受,却无法抓住。尘世中的爱情倒是触手可及。

  • 文/倪志峰

 

曾经,他是一位受万人顶礼膜拜的活佛

 

曾经,他是一个满楼红袖、浪漫不羁的浪子

 

白天,他坐在玉堂金马风光无限的宫殿里,享受着锦衣玉食。在庄严的法螺声和氤氲的香气中,阅读着艰深晦涩的佛经。

 

夜晚,他又化身为一名风流倜傥、胸中笔墨万千的才子。流连在勾栏瓦肆之中,笙歌曼舞,雪月风花。他那些清新自然、感人肺腑的情诗,化作一片片琼瑶玉屑,随着岁月的风尘,抵达到你我的心间。

 

端坐在布达拉宫,他是雪域中的圣者;寻迹在酒肆茶馆,他是世上最美的情郎。

 

经幡鼓荡,梵音洞天。推开宫殿的赭红色大门,里面,传来了阵阵浑厚清明的钟馨之声。他愿在涤荡灵魂的梵音里,在暮鼓晨钟的陪伴之中,追求内心的祥和和安宁。

 

 

可是布达拉宫里焚香青灯的寂寞清冷却无法锁住仓央嘉措那颗炽热的春心。他挟着惊艳的才华,以放浪不羁为矛,以慈悲为生命的底色,用最不能窥探情爱的身份来追求恋情,在万丈红尘里演绎着一出出乱世情缘。

 

 

左边,是命中注定无法选择的法缘;右边,是魂牵梦绕生生世世的情缘。仓央嘉措左手画圆,右手画方,戴着镣铐起舞。快乐和悲伤并存,满足与遗憾毗邻,两者注定不能双全。

 

“我左眼皮上竟然跳着你,

到处都是被称为我的你。

你右眼皮上依旧跳着佛,

互相用眼睛煮着对方。

……”

——仓央嘉措

 

在命运的罗盘里,仓央嘉措注定是一个提线木偶,无论他如何挣扎,也逃不开做一只笼中鸟的宿命,多情的仓央嘉措注定为情而殇。

 

于是世人演绎了仓央嘉措的诗: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

寂静,欢喜。

——扎西拉姆•多多

 

袅袅兮秋风,江河波兮木叶下。透过时光的远景镜头,在血色的让我们把目光穿过历史的城堞,在荒草萋萋的夕阳下,去触碰这位世上最美情郎的指尖。

 

1.

 

清顺治年间,为了平衡西藏各派的利益,顺治皇帝分别给西藏的宗教领袖五世达赖喇嘛和蒙古的固始汉各一份金册金印。达赖负责宗教,固始汉负责政务。

 

身为蒙古人的固始汉不方便直接管理西藏的政务。于是他和达赖共同推选出一人作为西藏王,但这人必须听从他们的指令。

 

年仅26岁的桑结嘉措粉墨登场成了西藏王。但这颗五世达赖精心布下的棋子,却将成为他转世之后的六世达赖一生悲剧命运的缔造者。

 

1683年,在西藏一个名叫门隅的世外桃源之地,一颗菩提子降生在一户贫苦的农民家里。

 

 

家人给男孩取名为阿旺嘉措。据说男孩降生时天上出现了七个太阳。阿旺嘉措的父亲不但满腹经纶,还是一位情歌高手。母亲则是一位贤惠勤劳的家庭主妇。

 

阿旺嘉措的童年是快乐的。父亲教他诗歌,故乡滋养着他的情感,虽然生活贫苦一些,可在阿旺嘉措的心里,始终萦绕着如诗如画的浪漫情意。

 

几年后五世达赖圆寂。痴迷于权力春药的桑结嘉措对外封锁了五世达赖去世的消息,并秘密派人到处寻访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

 

有一天,一位年长的喇嘛走进门隅。当他看到阿旺嘉措时,问男孩的母亲愿不愿意送孩子去巴桑寺学经文。

 

此时阿旺嘉措的父亲已经去世,家里只剩下母子二人。当母亲听到儿子有机会接受教育时,就欣然同意了老喇嘛的恳求。

 

 

于是9岁的阿旺嘉措和其他几位被选中的孩子一起走进巴桑寺学习经文。5年之后,14岁的阿旺嘉措离开巴桑寺,来到藏有更多经书的贡巴寺。

 

在贡巴寺阿旺嘉措不但学习高深的佛理,还学会了不少诗歌。他真切地感受到诗歌散发着一种无法言语的魔力,可以把艰深晦涩的经文讲解得更加生动有趣。尤其是韵律,好像父亲生前唱的情歌一样。

 

一次偶然的邂逅,让阿旺嘉措结识了美丽的少女仁增旺姆。仅仅是惊鸿一瞥,就使得两只正处于情窦初开的彩蝶,翩然起舞,惊醒了整个春天。

 

 

一个心中的爱意蜿蜒连绵,另一个心里的倾心亦悄然绽放。他为她写下一首首情诗,她为他立下有生之年绝不离开的誓言。

 

正在阿旺嘉措和仁增旺姆满心风光旖旎之时,康熙知道了五世达赖去世的消息。惶恐的桑结嘉措立即确立阿旺嘉措为六世达赖。

 

同时阿旺嘉措也被改名为仓央嘉措。

 

2.

 

15岁的仓央嘉措在信徒的簇拥下不得不离开仁增旺姆,远赴拉萨,在布达拉宫的金顶下开始了活佛的生涯。

 

从那以后,仓央嘉措每天都坐在金碧辉煌的宫殿里,接受信徒的膜拜,享受着锦衣玉食。在袅袅的佛音和深沉的法螺声中,阅读着一本本厚重的佛经。

 

学识渊博的桑结嘉措成了仓央嘉措的老师。他倾尽全部心智悉心教导仓央嘉措,希冀把他打造成一名真正的活佛。

 

 

布达拉宫困住了仓央嘉措的肉身却无法困住他对恋人的思念,仓央嘉措写下了一首首率真感人的情诗。可是桑结嘉措却十分担心仓央嘉措的情诗会成为政敌的把柄,给自己招来麻烦。

 

而且身为一派教主,仓央嘉措也不能拥有婚恋的自由。命运使仓央嘉措成了一只终生养在华丽鸟笼里的金丝雀。

 

狡猾的桑结嘉措告诉他仁增旺姆已经嫁人。虽然仓央嘉措半信半疑,可是作为一名活佛是不能像凡人那样去实地调查的。仓央嘉措只得无奈地接受了失恋的现实。

 

收回跌宕起伏的春心,仓央嘉措将自己融入到佛法中去求索那些云雾深处的清明。耳畔边响起的层层叠叠的梵音,眼前一场场庄严肃穆的法事,让仓央嘉措逐渐领悟和参透。他看到自己的心中开出一朵小花,清风拂过一片婆娑的疏影。

 

可是过不了多久,俗心未泯的仓央嘉措忍受不了每天枯坐高台的生活,他再次披上俗装,去追逐耀眼的红尘烟火。

 

于是,在拉萨的酒肆茶馆,一个名叫宕桑旺波的高贵青年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他身穿华丽的长袍和精致的高筒牛皮靴,风流儒雅,浑身散发着超然脱俗遗世独立的气质。

 

宕桑旺波就是仓央嘉措。在如黑铁般坚硬的生存空间里仓央嘉措找到了一丝缝隙,他想将山林掩映的寺庙布景换成秾华缛丽的风景,在这丝缝隙里寻找美,。

 

 

仓央嘉措花天酒地的生活引起了桑结嘉措的担忧。他派一名老喇嘛去管住仓央嘉措的钱财,但这样却令仓央嘉措更加放纵自己。一切能够让身心愉悦的方式,他都尽情地去尝试。

 

很快,一名酿酒女走进了仓央嘉措的生活。可仓央嘉措很快就发现自己与对方无法做到心意相通。这时,美丽又具有艺术气质少女的琼卓嘎出现了。

 

她爱慕他的曼妙才情,他欣赏她的心有灵犀。他为她写下了“三箭与三誓”的情诗,以梦为马,恣意地享受着这一段浓烈的爱情。

 

“那个女子,

满身都是洗也洗不尽的春色。

眸子闪处,花花草草,

笑口开时,山山水水。”

——仓央嘉措

 

这段流光溢彩的时光如同天边那一缕云彩,终究太过短暂。桑结嘉措知道此事后马上让仓央嘉措进山静修,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冷却恋情。

 

3.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仓央嘉措的风流韵事也传到了拉藏汉的耳里。拉藏汉是固始汉的孙子,他敏感地意识到这是扳倒政敌桑结嘉措的绝佳机会。

 

因为仓央嘉措说到底只不过是是桑结嘉措为自己设立的一块挡箭牌,只要敲掉这块不合格的挡箭牌,桑结嘉措自然就没了把持权力柄杖的理由。

 

拉藏汉对外宣布仓央嘉措不是真的六世达赖,而是一个冒牌货。惶恐的桑结嘉措恳求五世班禅为仓央嘉措立即进行受戒仪式。夹在两派政治势力之中的仓央嘉措成了一颗筹码。

 

在五世班禅面前,仓央嘉措哭着说他不想受戒,只想过世俗的生活。这是仓央嘉措发自内心的呐喊,他不愿意自己终生做一名“囚徒”,一名显赫的囚徒。

 

但现实却由不得仓央嘉措选择。回到布达拉宫后,桑结嘉措派亲信每天跟着仓央嘉措,千方百计地阻止仓央嘉措与琼卓嘎会面。仓央嘉措只得趁夜晚偷偷溜出去寻欢。

 

可是纸终归包不住火,偷欢的事情终于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暴露了。仓央嘉措在雪地上留下的脚印让整个西藏都知道了高贵的六世达赖每天夜晚都溜出布达拉宫与情人约会。

 

 

可朴实善良的老百姓并没有觉得心中敬仰的活佛这样做有什么不妥,相反还觉得仓央嘉措的行为更贴近他们的内心。倒是在贵族和僧侣的眼里,仓央嘉措的行径是莫大的耻辱。

 

仓央嘉措把这些铺天盖地的流言蜚语像灰尘一样轻轻抹去。可拉藏汉却趁机偷袭了这一对恋人。为保护琼卓嘎,仓央嘉措不得不选择与之分手,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对方安全无虞。

 

悲情的仓央嘉措如同一片树叶,孤零零地在政治的漩涡里挣扎。他又好似一个黑洞,任何人只要靠近他就会被吸进黑不见底的深渊里。

 

如同仁增旺姆一样,琼卓嘎很快也失去了音讯。经历了两次痛彻心扉的爱情洗礼,仓央嘉措终于明白,真正的爱是慈悲之爱,真正的佛法是永坐在心中。只要心中烙刻上爱的印记,无论彼此是否在一起,都能达到心心相通。

 

仓央嘉困顿的心灵得到了解脱。他选择与命运重归言好,与坎坷不计前嫌,他达观而释然,朴素而圆润。心中之花盛开,之前所所受的凄苦也变得云淡风轻。

 

4.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息,命运开始对仓央嘉措露出了獠牙。拉藏汉把仓央嘉措的风流韵事汇报给康熙,并再次坚称他是冒牌达赖,康熙派一名喇嘛去检验这个六世达赖的真伪。

 

经过甄别,这位喇嘛得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结论:他既肯定了仓央嘉措有圣体的法相,但也称从其身上未能找到五世达赖的身影。最终这个闹剧不了了之。

 

可是拉藏汉与桑结嘉措的斗争已愈演愈烈,两人从暗斗发展到明刀明枪的对峙,僧人的槁木之心已弃之一旁,拉萨的天空布满了战争的阴云。

 

 

经过几次你死我活的拉锯战,桑结嘉措最终兵败被杀,仓央嘉措也沦为囚犯,拉藏汉准备把仓央嘉措押解到北京。

 

藏民得知此事后开始罢工罢市,哲蚌寺的喇嘛们索性抢走仓央嘉措。恼羞成怒的拉藏汉派出重兵包围哲蚌寺,并发出最后通牒,三日之内不交出仓央嘉措就血洗寺庙。

 

为保护一寺僧人的性命,仓央嘉措毅然决然地走向拉藏汉。他要用一人的生命去换取千万生灵的平安。这位年仅24岁的活佛,用人生中最美的绝唱诠释了佛教大爱的真谛。

 

不久,康熙收到了仓央嘉措病死在青海湖的消息,这位多情的活佛就这样在无情的青海湖边结束了自己悲情的一生。他的性灵漂浮在拉萨的天空中与光同尘,他的情诗穿越过时光隧道,抵达到你我的心间。

 

在仓央嘉措的心里,他对佛法始终充满着敬意,可佛法像一缕虚无缥缈的清风,只能感受,却无法抓住。尘世中的爱情倒是触手可及,可摆在他面前的选择只能是其中一种。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情爱和身份两者的剧烈冲突犹如两条冷硬的缰绳,来回撕扯着仓央嘉措。他的心好似被一刀一刀地切割,无处遁逃。

 

仓央嘉措的一生犹如一首悲凉华丽的情诗,命运赐给他无以伦比的高贵显赫,却让他永生永世得不到真爱。他一直都困锁在没有真爱的命运的沙漠里,在世俗与高贵的夹缝间,将一生化成凄婉的美。

 

一颗心,一首诗,一片尘,一个人,几番欢喜,几番苦忧,缘深缘浅,情短情长,了却爱恨,了却情仇。这世间,总有人为情而殇。

 

 

无际的岁月随风飘逝。情僧仓央嘉措,以他旷世的才华,奔放洒脱的性情,慈悲的胸怀,静静地浸润着历史那发黄的纸张。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

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朱哲琴《信徒》

 

作者:倪志峰,热爱写作和酷跑,喜欢用文字记录心灵的轨迹。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79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